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我买不起您的门票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耶利米            无论这个世界科技如何进步,国家如何发达,福利如何完善,占据金字塔底部的穷人总是大多数。究竟上帝的祝福是让人富有,还是贫穷?上帝更保佑富人,还是穷人?这些问题我一直想不通。 旧约里面反复要求以色列人善待寄居的人(或称外邦人),而且理由非常简单:以色列人在寄居埃及的时候,约瑟时代的法老也善待他们。寄居的人,没有土地,没有房产,无论有没有手艺,其困难可想而知。中国人常说:搬家10年穷。我移民到加拿大,别的民族的情况,我不甚了解,华人新移民的苦衷,我有实在的切肤之痛。            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夫妻带着孩子,从踏上加拿大的土地开始,就没有工作,也就没有收入。国内的积蓄,要除以6来用(6块多人民币,才能换1加拿大币)。没有了工作,如同旧约时代的人没有土地、没有羊群;没有房子,如同没有了帐篷。旧约时代的以色列人,还可能为寄居的人提供一段时间的居住和饮食。加拿大这里的居住和饮食,却完全靠移民本来就不丰富的积蓄。更糟糕的是,我们国内的学历、工作经验,没有人、没有公司承认,满腹经纶,却没有人理睬。            旧约要求以色列人收割粮食时,必须留下一些给穷人捡。这里的穷人,包括寄居的人、寡妇和没有父亲的孩子。新移民到加拿大来,捡别人的旧家俱、旧电器、旧衣服、旧鞋子的,不是少数。这些事,要是国内的父母听了,一定伤心透顶──孩子在国内有让人羡慕的学历、工作,却放弃了,到海外去干苦力、捡破烂。            话题再叉开一些,有一次,我们去参加一个著名布道家的布道。他在讲台上“训斥”信徒,说信徒的奉献里面有很多硬币,是对他这个“著名”布道家的“看不起”。            作为受洗多年、一直渴慕上帝真道的基督徒,我伤心到了极处。新约中耶稣对穷人如此怜悯,寡妇的两个小钱,让祂如此称赞。可是,现在的牧师讨厌硬币。硕士、博士在加拿大干苦力的,比比皆是。有时还能听到华人同胞跳楼。他们的压力,无论是心理的,还是物质的,都到了“不如一了百了”的地步。却还有人计较他们奉献的是硬币。我如何能不伤心?            如果你经历过长时间没有收入,储蓄一点点减少如同沙漏,孩子要这样、那样,你只是重复“No”(不)的时候,你也会有我这样的感受。            身为基督徒却没有工作,心里格外难过。做礼拜的时候,奉献袋传到你身边,非常矛盾:一方面,不能空手来见上帝;另一方面,不知道下一个月房租如何对付。给少了,怕牧师瞧不上眼,更怕牧师在讲台上“训斥”;给多了,实在给不起。这样的贫穷并不荣耀上帝,却不知这样的贫穷还要持续多久。            我的移民到加拿大,是想读神学院、做牧师。可是我们夫妻没有工作。神学院的学费,再加上生活费,会让我们雪上加霜。多次的祷告,多次的祈求,最后决定放弃读神学院。            虽然我明白,自己有潜质成为“有使命感的华人牧师”,但是加拿大神学院的门槛,对我而言,太高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在垃圾箱中,捡到渴慕已久的两种版本的圣经,这样我就不用拿孩子面包、牛奶的钱去买了。我不明白这是上帝的恩赐,还是嘲讽。            再见了,神学院,我实在买不起您的门票。            而且,我内心多次祈求,不要让我说:再见了,教堂,因为我无法面对您的奉献袋﹗ 作者来自江苏,移民来到加拿大多伦多。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在失业中成长

梁梅 本文原刊于《举目》38期          我的先生又要失业了,已接到公司正式通知。先生的收入是我们家的主要经济来源,他失业对家里的冲击极大。 (一)         我先生在高科技行业工作,行业竞争激烈,不时遇上公司外移,或缩减开支,或关闭……屈指一算,从他完成博士学位至今十几年,已七次觅职,其中四次是因为失业。         然而,每一次失业,对我们而言,都是经历神信实的机会。正如圣经说的:“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8:28)这个益处就是让我们的灵命成长。         记得14年前,我刚信主,而先生还是个慕道友。他因过不了“神是否真实存在”这一坎,仍在救恩的门外徘徊。那时他在英国读博士,论文早已写好,寻找工作也近一年。虽有过几个面试的机会,却未得到任何工作。         一天晚上,我从查经班回到家,兴高采烈地对先生说:“耶稣说:‘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太》18:19)让我们一起为你找工作的事祷告吧。”         于是,他与我一同闭上眼睛、低下头向神求。从此,我俩每天晚上都为这件事祷告。在我们一同祷告的第五天,先生拿到了第一个聘用通知,两天后又有一个。一个月内,他共得到美国、南非和新加坡的四个工作机会,而且连面试都省了。美国的两个工作,甚至都不是他本人直接申请的。          对此,我们实在难以用“巧合”来解释。这是神怜悯我们,让我这个属灵的婴孩经历他的信实,让还在怀疑的先生看到他的又真又活。         我俩手拉着手走在剑桥河畔的林荫道上,向着蓝天感谢神! (二)          到美国后,我先生在俄亥俄州立大学,跟从一位教授做研究。这位教授不喜欢手下的人离开他的实验室另谋高就,但又迟迟不肯为这些研究员申请绿卡,想以此迫使人在他的实验室长期工作。         一年多后,先生准备另找出路。老板得知后,命他立刻结束工作。这下可麻烦了,我刚生下女儿不久,买的是学校的廉价保险,医院帐单还未理清。更严重的是,先生若不在短期内找到工作,身分不保,就得马上离开美国。可我们连买三张回中国的机票的钱都不够,怎么办?          我们所在的哥城华人教会普通话团契的弟兄姊妹,用主内的爱心和祷告支持了我们。团契的沈弟兄得知我们的状况后,送给我们一张$2,500的支票,支票上写着“gift”(礼物)。李弟兄则对我们说:“你们若有什么需要,团契的弟兄姊妹会想办法帮助你们的……”         我的心,被主内弟兄姊妹的爱温暖著,更加愿意亲近神。我每天早起,读经、祷告、寻求神带领。神也特别恩待我们,一周后,先生在另一位教授的实验室,找到了工作。 (三)          几年后,我们搬到了加州硅谷。我们想买房,但不想买太贵的房子。那年头房价节节高升,同一幢房子,一年竟然涨了十多万。我们虽然看了不少房子,可是越拖就越 买不起,心境也因此常受影响,甚至有时心生不满。我们知道这样的心境是不讨神喜悦的,却无法战胜。我俩就一同求神带领我们离开硅谷。         不久,先生去德州奥斯汀市面试新工作。那是两家半导体公司的合作研发项目。先生对奥斯汀市感觉不错,也挺喜欢那份工作。但神没有开那扇门。         […]

No Picture
成长篇

等候

大卫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在美国工作,“失业”是司空见惯的词汇。特别是近几年,因高科技泡沫经济的破灭,失业率持续上升,达到几十年来的最高峰。常听见的一句戏言是:失业的程式员比扫大街的工人还多。足见经济形势之险峻。 六个月,太长吧?         我是在资讯(IT)革命轰轰烈烈之时,转行投入IT行业的。起初,“失业”只是一个概念。直到有一天,表情严肃的老板,下午四点钟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递给我解雇信,失业才变成一个残酷的现实。从那时起,我才感受到失业所带来的失落感和羞辱,是那么地刻骨铭心和难以接受。         离开公司,去孩子的褓姆那里,接二岁的儿子。这些每天例行的事情,在那一天却变了样子。天不再蓝,心情不再轻松,前面的日子还是未知。但儿子看见我时,笑脸依旧,喜乐而纯真,没有一丝的阴影……         接下来的几周,确实很忙碌,为了省钱,自己做起儿子的褓姆。每天先要陪他玩、讲故事,趁他看图书馆借来的卡通时,我就打开计算机上网,改写简历,在各个职业信息网站上张贴,发传真到一些我认为在征才的公司,打电话给职业介绍所登记,寻求面试机会……         周末在团契和教会里,许多热心的弟兄姐妹得知我失业,有的为我祷告,有的和我分享找工作经验,有的向我引荐相关人士寻求机会。一位弟兄说:“不要着急,我们 为你祷告,神会安排看顾的。我的太太去年失业在家,拿失业救济金快六个月时,神就给了她一份工作。”六个月是失业救济补助的最长期限。我想,六个月啊!那 不是太长了吗?         慢慢地,日子似乎变得漫长起来,每天上网找事,打电话给职业介绍所……可发出的几百封简历都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音。偶然有一个技术测试或面试,谈完后也都不了了之,音讯全无。         失业前,我和妻子本来计划一起回中国探亲访友。尽管失业给了我很多空闲时间,但却使我有一种“无颜见江东父老”之感叹。于是我劝妻子自己带儿子回国,我则留下来找工作。         妻儿走后,一人留在家中,日子变得更寂寞难熬。虽然每天都尽量学一点新概念、新技术,但是在IT这行,如To know every new thing is impossible. But you may lose all if you miss […]

No Picture
成长篇

翻滚列车

撒母耳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游乐场上       几年前的一个夏天,我们阖家到美国旅游。在Six Flags(六旗魔术山)的游乐场中,我们乘坐了翻滚列(Roller/Coaster)。当列车翻滚让人突然失重时,游人本能地发出惊叫,但却没有恐 惧。因为人们知道,乘坐翻滚列车是安全的。但是,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时,人们可不愿意经历这种“翻滚”或其它的惊险,因为那种经验是没有安全保障的。          在生活中我们也常经历一些惊险,因不知是否能安全通过,我们就有许多恐惧和抱怨。但我们若深知作为神的儿女,我们是生活在神的爱中,生活在神的日夜看护之中的,我们的心里就有平安。虽然在突发事件来临时,我们仍会本能地惊慌。但想到神不变的慈爱,我们便能安然度过。 林中静思          因为北美经济的衰退,大批高技术人才下岗。我也在2001年10月,从电讯公司中下岗。我虽然知道神对我有新的带领,但心理和生理上都对突然的失业有较大的反应。 恰好在我失业后的第一个周末,加拿大校园团契和《海外校园》杂志社在渥太华举办“灵命塑造营”,在这个营会中,我有许多时间安静默想。          我独自坐在树林中思考自己的捆绑,并祷告求神将其一一拿去。但是我的祷告,就像是平时的谢饭祷告那样肤浅,也没有觉得我的捆绑消失。          当我来到河边静静地思考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时,一位教会弟兄来到我的身边说:         “你有很多重担。”并且用手扶在我的肩膀上安慰我。他走后我问自己:我有重担吗?仔细一想,我的确有许多重担。家里有八口人,其中一个还是未出生的婴儿。我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四个多月后将失去收入,靠着失业金是不够生活的。          我虽然靠着主,常在弟兄姊妹和慕道友面前表现得很坚强,并且在自己失业时还能安慰其他失业的同事。而现在我在神面前有什么可隐瞒的呢?面对微波粼粼的水面,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就在神面前我承认自己的软弱时,包在我心上的硬壳碎掉了,神的真光照进了我的心。         思考着自己的捆绑,它们已经在暗暗地破坏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虽然人们看到我是个不错的基督徒,也有好的见证,但我内心里的东西只有神才能看到。在神的真光照耀下,我看到自己心中的黑暗面,深深感到自己对神的亏欠。          我在主的面前失声痛哭,祈求主的赦免。此时我亲身体会到了《路加福音》7:36-50节中,那个女人如何用眼泪给耶稣洗脚。耶稣对那个女人说:“你的罪赦免 了。”这话也是对我说的,我感到这些捆绑已经不再缠绕我了。我用先知以赛亚的话对神说:“神啊!求你用红炭沾我的心思意念,洁净我,差遣我!” 结局起伏         我本想这样的祷告是讨神喜悦的,因此,我就期望神会很快赐下新的工作,让我不要失业。但红炭是烫的,沾在心思意念上是痛的。不经历实在的痛苦,是学习不到功课的,我也不能被神所用。          我开始了找工作的过程。我首先参加了一些转换职业的训练课程。学习如何分析自己的长处,如何写履历、如何面试、及如何商讨薪水,等等。          因我有多年做医学软件的经验,我便瞄准渥太华的医学公司。神的确有预备,一个月后我便得到了一个公司的聘书,但薪水比我原有的薪水减少了许多,我反复祷告,问神是否可以与雇主重新商讨薪水,并且希望神可以帮助我。祷告后感到很平安,我便试着使用课堂里学到的样板,和雇主商讨薪水。但万万没有想到,雇主因此而声明聘书作废。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失业”团契

颜妮娜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6期         去年秋天,当位于北加州的“基督之家第五家”教会发现,自己教会内失业的弟兄姐妹逐渐增多, 便决定成立一个“工作转换”小组,希望由此帮助失业的弟兄姐妹走过难关。这个小组的成员是由正在失业,以及有过失业经验的弟兄姐妹组成。目的是借着神给我 们每个人各式各样的恩典,将祂的爱彼此分享,帮助有困难的弟兄姐妹。         该小组开了几次筹备会议后,决定举办一系列活动,从灵性以及实际需要 上,来帮助弟兄姐妹。他们请了牧长去教导如何了解神的旨意,如何依靠神走过难关。另外也办了一系列的讲座,教授找工作的技巧,例如如何面试、写履历表等, 并指导如何申请失业救济金,如何处理健康保险,以及如何在经济上如何预备。该小组又邀请了在大公司任职的会友,介绍该公司文化、所需人才以及雇人管道。同 时更建立了自己的网站,介绍工作机会,提供相关资讯。         目前,我们成立了两个小组:互助小组和科技小组。互助小组的目的,是彼此鼓励,交换资讯。科技小组则每周有一个最新的科技专题短讲和讨论。希望借着这些聚会、讲座,使参与的人充实自己,装备自己,用神的话彼此鼓励。         这些方式显然颇有成效。该教会有一位姊妹,从明尼苏达州到当地找工作,却长期未果。她参加了“工作转换”的课程后,修改了履历表,最后经由小组的网站,找到了一份合适的工作。         神说:“你们虽不见风,不见雨,这谷必满了水,使你们和牲畜有水喝。”(《王下》3:17)神是信实的,在眼下这段困难的时间里,愿弟兄姐妹们都能安静等候神,并像这“失业”团契的弟兄姐妹一样,“同心,彼此体恤”(《林后》3:8),就必能度过难关。 作者来自台湾,现住北加州,在IBM上班。

No Picture
成长篇

失业中的预备

王健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6期         我失业了。这次失业,严格讲起来并不是第一次。1990年从学校毕业的时候,我就已经尝过了“毕业就是失业”的滋味。然而,与上次不同的是,我有了信仰,我看到了神给我的丰富的预备。因而我能通过“失业”这件“不幸”,在这半年中,对神有更深一层的认识。 生命上的预备          十年前,神怜悯我,把救恩赐给我,使我有了耶稣基督的新生命。正是这个新生命,使我懂得了“在世上有苦难,在主里有平安”,使我在主里有盼望;使我不再依靠自己,而依靠主。 家庭上的预备         我失业以来,我太太从来没有说过抱怨的话,也没有讲“你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她只是一再地安慰我,说这次失业是神让我休息一段时间,“神要你休息,你就 休息;神要你工作,你就工作。”并且,她也主动出去找事做,神就给她一个基督教学校教师的工作,让她有机会向小孩子传福音。我为此非常感谢神。(我的另一 个深刻的体会是,亲爱的朋友,如果你的亲人失去工作,你的安慰对于他们度过这段困难时间,是非常宝贵的。) 教会中的预备         教会的牧长和弟兄姐妹对我失业非常关心,为我祷告,与我交通,替我介绍工作,向我传递消息,教我写个人简介。有一次,还有一个曾经失业很久的弟兄,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是不是有时心会痛?我知道!”当时,我真觉得受到很大的安慰。         我失去了工作,却有了时间。怎样可以不浪费宝贵的时间呢?神有一系列预备。神让我用更多的时间来读圣经,神也给我预备两门神学课程:《基督教伦理学》和《以弗所书》,还有一门《新约希腊文》。我也参与了更多的服事。说老实话,如果不是失业,我是根本没有办法完成的。 金钱上的预备         这次失业有一点意外,因为公司本来宣布已经有资金了。所以,我们就决定拆换我家屋顶。就在我们与承包商签合同几天后,我就接到裁员的通知,使我能够及时撤销合同,省下一万多元来帮助我们度过这个难关。         失业后,我在院中开垦出一块种蔬菜的地,挖了两个树坑。我们家座落在小山坡地,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开荒挖坑”的工作真让我流了不少的汗。我和太太还把家中的一些地方,包括厨房浴室的柜橱都重新油漆一遍。我身上的肥肉去掉了很多。         失业几个月后,神给我预备了一个短期的合同工作。这一方面使我们有一些收入,另外我也能学到一些以前未有机会接触的知识技术。 新工作的预备         半年后,在世界经济一片萧条的景况下,神却出人意外地为我预备了一份正式的工作。有意思的是,原本人事部门安排我于11月16日上班,后来却因电脑和家俱没 有准备好,就让我延迟到感恩节后再上班。我相信,神这样做是要我先感恩,再工作。于是,我就在教会感恩节的聚会上,向大家做了这个见证。         圣经上说:“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意思就是耶和华必预备。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有预备。’”         人们看到了亚伯拉罕的信心,亚伯拉罕看到的是神的预备。那就是当神允许我们遇到难事或各样事情时,祂为我们有丰富的预备。亲爱的弟兄姐妹,神为你、为我、为 亚伯拉罕所预备的或有不同,但只要我们带着信心来到神的面前,我们就会像亚伯拉罕一样知道,“在耶和华的山上必有预备。” 作者来自北京,现在美国北加州任数据库管理(data ba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