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奥古斯丁

  • 美好的公义国度(受教舌)2024.06.12

    遗憾的是,不少人理解的福音仅限于读经、祷告、对付罪、得救、死后进天国而已,很少从《诗篇》72篇这一美好的公义国度角度去理解。

    阅读全文…

  • 我的心啊,你要赞美耶和华——《诗篇》146篇笔记(范学德)2024.06.03

    从诗人的赞美中我们知道,我们所相信的这位造物主是这样的一位上帝。

    阅读全文…

  • 重探宗教改革高地日内瓦(舍乐)2024.04.13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4.04.13 舍乐 瑞士日内瓦,一座充满故事的古老城市。老城区的鹅卵石和日内瓦湖畔的波浪,都让人沉醉留恋。除此以外,众多的联合国组织,亦吸引著千万游客。然而,对于基督徒而言,更重要的是,可以追随历史长河中宗教改革先贤的足迹,深思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一、宗教改革前的日内瓦 西元380年左右,日内瓦在古罗马帝国的首肯下,在现今圣皮埃尔大教堂的位置上,修建了一个由礼拜场所、住宅和行政建筑组成的主教群。 第一位大公教会的主教Isaac,将日内瓦作为核心管辖教区,将其影响力扩张至周边的安纳西、霞慕尼、埃维昂莱班等地。日内瓦后经勃艮第人、法兰克兰人以及加洛林王朝、神圣罗马帝国的统治。(注1) 至15世纪,经过多次的政治动乱,日内瓦周围的许多地区乡村和领地,都归属了萨伏伊家族。1449年,伪教宗费利斯五世,放弃了他的教宗头衔,却保留了该职位的许多特权。萨伏伊家族就这样有效地控制了日内瓦主教教区。至此,日内瓦被当作公国未来的首都而建设,发展成为金融中心及宗教要地。 图1:里帕耶城堡(Château de Ripaille),中世纪萨伏伊公爵阿梅迪八世的隐居住所。(来自Wikimedia) 二、宗教改革时期的日内瓦 历史车轮驶向16世纪,日内瓦经历了风起云涌的改革(注2)。 (一)法雷尔 16世纪,马丁·路德的改教思想,散播在欧洲大地。 1532年6月9日,新教徒在日内瓦城内,张贴出许多批评教宗权力、宣扬宗教改革的标语。法国新教改革家加尔文的密友法雷尔,于10月进入日内瓦。1533年,日内瓦的新教信徒举行了圣餐礼。对于一直举行“弥撒”的日内瓦来说,这是颠覆性的(注3)。 图2:圣皮埃尔教堂,建于12世纪。 Torbjorn Toby Jorgensen摄于2019年4月1日。 在接下几年里,法雷尔在这座城市中,依靠公开信仰辩论,得到了市民的广泛支持。市民们占领了拉马德列尼教堂、圣皮埃尔主教座堂,捣毁偶像,取消弥撒。 萨伏依公爵对日内瓦进行了武装干涉。然而日内瓦市民以足够的勇气,进行了抵抗。1536年5月,市民大会投票,决定皈依新教,“依照福音的律法和上帝的话语来生活”。日内瓦亦宣布成为独立的共和国。 法雷尔因感无力胜任重组城市宗教机构的重责,请求约翰·加尔文到日内瓦主持改革工作(注4)。 (二)加尔文 1536年,年仅26岁的加尔文,出版了第一版的《基督教要义》。该书一出版,加尔文就成为了法国新教领袖(注5)。  1,到来和驱逐 加尔文来到日内瓦后,进行一系列改革,例如拒绝信仰不符的人领受圣餐,禁止脏话、赌博、跳舞、聚会和酗酒,也不准信徒缺席聚会、在崇拜中发声、以天主教圣徒之名给子女取名等(注6)。 日内瓦人不喜欢有人用这种方式监管他们的私生活,于是发动了一场抵抗运动。当时的日内瓦,推翻了天主教主教及其支持者萨伏伊公爵的统治,由地方行政官和议会治理(注7)。于是,1538年,加尔文和法雷尔,被议会认定“干涉了公共道德权力”,被驱逐出境(注8)。 3年后,日内瓦议会又请求加尔文回去。虽然加尔文向他的友人吐露:“我宁可死一百次,也不去背那个让我每天死一千多次的十字架”,然而日内瓦的争论和内讧,让加尔文感受到呼召的压力,有谁能阻止上帝呼唤他进入改教的事业中呢? 再次回到日内瓦的加尔文,在城门口,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他在主日登上圣皮埃尔教堂的讲台。他心中充满来自上帝的平静,并没有为驱逐的事件愤愤不平,也没有表示感激人们的欢迎。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继续上一次离开日内瓦前讲的经文,按经卷传讲下去。(注9) 图3:加尔文在圣皮埃尔教堂中曾经坐的椅子。这一张平平无奇的椅子,似乎打破了天主教从中世纪以来在日内瓦的荣耀奢华。宗教改革的实质,是回归到起初使徒所传讲的那朴实无华的真理。Mourad Ben Abdallah 摄于2009年7月11日。 2,加尔文主义 加尔文的思想在日内瓦传扬开来,被称为“加尔文主义”。加尔文在日内瓦起草了著名的《教会宪章》,明确了牧师、教师、长老和执事的职份规定。 因为敬拜的需要,他还编写了教义要理问答,对新教的礼拜仪式做出更新,设立教会法庭,监管日常生活,发展教育和商业(注10)。  在他的努力下,整个日内瓦发生巨变。有人称他为“日内瓦的暴君”,但实际上,掌管共和国宗教事务,包括裁定异端的,是市议会(注11)。 图4:新旧“日内瓦学院”,位于圣皮埃尔教堂附近的加尔文礼堂(L’Auditoire de Calvin)。昔日讲员会从礼堂的右侧梯子,步入半空中的讲台。(见日内瓦学院网站https://auditoirecalvin.ch/?lang=en) 1559年,加尔文成立日内瓦学院。该学院成为了改革宗教运动的摇蓝,影响着欧洲文化和宗教格局(注12)。这是加尔文在日瓦内的学习和授课之地。也是现今日内瓦大学的前身。 我们所熟知的苏格兰改革者约翰·诺克斯,称日内瓦学院是“自使徒以来基督最完美的学校”(注13)在这里,加尔文接待了各地的来访者。。许多受宗教逼迫的人,从各地前往此学院,在此学习加尔文的思想,并将加尔文主义带到世界各地。 图5:1560年版《日内瓦圣经》,是继1539年《大圣经》(The Great Bible)之后,第一部英文圣经,也是英国国教的授权圣经。现存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United States public domain。 1560年,日内瓦学院的师生,共同完成了《日内瓦圣经》的翻译。这是比钦定本更早的圣经,对新教世界以及后期英文圣经翻译,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3,宗教改革博物馆 图6:日内瓦宗教改革博物馆内加尔文的相关艺术作品。 这是宗教改革博物馆内,加尔文的画像与雕像。可以想像,那个时候的加尔文,肩负著改革的重担。他的眼泪和欢笑,都与这座城市息息相关。“为上帝的荣耀”,是他一生奋斗的动力。 他从奥古斯丁继承了 “天上的国”与“地上的国”的思想,强调“国家和教会两种权力,应该是互补的”(注14)。应议会要求,他为这座城市献上了共和国宪法草案(注15)。日内瓦正是在此信念下,迎来新生。 4,回想 加尔文的改革,改变了日内瓦的世俗生活方式,使之接受了新的教义。更重要的是,人们将他的思想,从这里带到世界各地。他的思想,影响了欧洲,仍致后来的美洲大陆,对现代教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遗憾的是,现今的日内瓦,不再是宗教改革中心。甚至在日内瓦的加尔文主义者,数量也不多(注16)。 所幸的是,加尔文思想的发源地,虽不再有曾经的辉煌,但上帝的话语,却随着承载者,散播到世界各国,永不消逝。 将日内瓦建设成他理想中的上帝之城,也许是加尔文最大的梦想,但上帝的手超越人的谋划。 图7:波兰裔法国纪念碑雕塑家Paul…

    阅读全文…

  • 我要天天称颂你——读《诗篇》第145篇(范学德)2024.03.04

    “透过《诗篇》,圣灵唤醒了人生命中所有的痛苦、忧伤、恐惧(惧怕)、疑虑(怀疑)、盼望、关怀、焦虑的感觉,也就是人心思中一切惯于被激动起来纷乱不安的情绪。”这是“对灵魂全面的剖析”,“再没有比这卷书更能教导我们如何正确地赞美上帝,或是更有力地激发我们时间敬虔。”

    阅读全文…

  • “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读《诗篇》第22篇(健新)2023.10.16

    《诗篇》一开始就提出了最深刻的3问:我的上帝啊,你为何离弃我?你为何不“救”我?你为何不听我的“哀号”?

    阅读全文…

  • 我们却靠上帝而得胜——读《诗篇》第20篇(健新)2023.06.06

    万军之耶和华啊,创造天地万物的主,求你保护他们,帮助他们,扶持他们。求你纪念他们在你圣坛献出的一切,求你照着他们的心愿赏赐他们,成就你在他们生命中的一切计画。

    阅读全文…

  • 路易士眼中最伟大诗——读《诗篇》第19篇(健新)2023.03.20

    这是仰望星空的最美诗句:“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 穹苍传扬祂的作为。”浩瀚的穹苍,星光灿烂,这一切,都与那伟大的造物主连在了一起。它们都是在述说并传扬一个伟大的真理,我们是上帝亲手的创造。

    阅读全文…

  • 伯拉纠(贺宗宁)2017.04.28

    伯拉纠(Pelagius)是英格兰人,生于354年,卒于420或440年。他是一位严格的苦行修士,反对预定的观念,强调人的自由意志与责任。公元380年,他搬到罗马后,看到罗马城道德败坏。他认为社会道德败坏的原因之一是,奥古斯丁的神学教导过于强调上帝的恩典,而完全忽略人的责任。他开始教导非常严格的道德标准,强调人的内在有自然的能力,因而可以靠自己得救。

    阅读全文…

  • 奥古斯丁受洗成为基督徒(贺宗宁)2017.04.14

    奥古斯丁是天主教尊称为“教会博士”之一的圣徒,他的信仰不但在天主教内受到尊崇,对更正教也有很大的影响。经由他与伯拉纠的辩论,奠定了基督教对罪与救恩的核心信念。

    阅读全文…

  • 奥古斯丁的《忏悔录》是一篇诗意浓厚的长篇祷文,自始至终以上帝为谈话对象,向上帝倾诉衷曲。作者在书中所着重的乃是分析自己灵性生活的每一过程,从幼年到少年,又从少年到成年各阶段的发展情况。在这方面作者很像一个灵魂解剖家,把灵魂放在上帝的祭坛上,作精密而彻底的解剖,只是所解剖的不是别人的灵魂,而是他自己的灵魂。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