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亲口之呼唤(下) ──试论《约翰福音》的妇女角色

吴莹宜 本文原刊于《举目》14期 马大与马利亚(《约》11:1-44,12:1-8)          在描述耶稣使拉撒路复活的这段经文中,约翰没有以拉撒路为故事的焦点,倒是以身为姐姐的马大以及马利亚为经文的重心。拉撒路是她们的兄弟(《约》 11:2)。这段经文贯穿于马大,马利亚,以及耶稣的对话中。作者不但要带出耶稣就是复活,就是生命的主题,更要显出两姊妹在信仰过程中的表白。          在《约翰福音》第十一章中,马大是积极而且主动的对话者,而马利亚则是安静的被动者,就是见了耶稣说出的话,也与马大的类似(《约》11:21,32)。两 姐妹的信心在此时是不完全的,因为她们只相信末日的复活。在这不完全的信心中,马大回应耶稣是复活、是生命的宣言,认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         马大的认信,与当日在该撒利亚腓立比境内的彼得一样。R.E.Brown 认为,因为对基督的认信,马大取代了彼得在这方面的地位。R.E.Brown的结论是:”如果有些基督徒群体认为彼得是基督的认信者,也是遇见复活主的的 第一位,那么约翰的基督信仰群体,则认为马大是基督的认信者,而抹大拉的马利亚,则是遇见复活主的第一位。”(注2)          马大认信耶稣为基督的宝贵,乃在于她的认信并不建基于拉撒路复活的神蹟上,她的认信纯粹是针对耶稣宣言的回应。          在这两段经文中,马大与马利亚互相辉映,由她们所言所行,显示出对耶稣基督的爱以及信心。          在拉撒路复活的事件中,马大的认信突显。在《约翰福音》第十二章逾越节前的筵席中,马利亚用香膏抹耶稣,又带出另一种高峰。马利亚对耶稣的爱与感恩,是不可 以金钱计算的。因着拉撒路的复活,马利亚拿着一斤极贵的香膏,在筵席中抹耶稣的脚,又用自己的头发去擦。马利亚不但愿意付上极高的代价,并且以谦卑的态度 表达对主的感恩。她丰富的情感,流露在约翰的描述中。          反观,加略人犹大却以济贫为借口批评马利亚。而由耶稣对马利亚的辩护,可以知道,马利亚献香膏,除了表示感恩之外,她似乎对耶稣”时候”的来到,有某种属灵程度上的了解,于是开始了为耶稣安葬的膏抹(而到了尼哥底母以及约瑟的手中,才完成了膏抹的仪式)。          马利亚对耶稣谦卑的服事,成了耶稣以身作则,谦卑为门徒洗脚的前影。马利亚以香膏抹耶稣的行动,是耶稣为门徒洗脚,树立彼此谦卑服事榜样的具体实现。          在马大与耶稣的互动中,我们看见耶稣愿意将自己是复活、是生命的深奥真理,向妇女信徒启示。在耶稣的心意中,妇女也是深奥真理启示的对象。她们不但有权明白 信仰的真理,她们也有极大的属灵能力,对耶稣的启示作出正确的信仰回应。她们与耶稣的门徒一样,是耶稣基督真实的跟随者。在耶稣为马利亚的辩护中,更可以 看出耶稣对妇女爱祂心意的接受与赞赏。 抹大拉的马利亚(《约》20:十1-18)          在这段经文中,约翰以抹大拉的马利 亚,彼得,以及耶稣所爱的门徒三个人物,交织成一篇主复活的见証。抹大拉的马利亚不但在耶稣受死时,陪伴在十字架的旁边,她更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就来到 耶稣的坟墓前。当她发现坟墓已空时,她急忙通知彼得以及耶稣所爱的门徒。两位门徒快跑到坟墓,仔细调查一番之后,相信马利亚所说的耶稣被挪去了,就回去自 己的住处了。 […]

No Picture
成长篇

亲口之呼唤(上) ──试论《约翰福音》的妇女角色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使徒约翰在《约翰福音》中,对人物的描述非常仔细丰富。他的笔下有各色各样的人物。他们具有不同的社会地位,不同的教育水准,不同的性别,不同的种族,不同的立场,不同的需要,甚至不同的性格等。约翰透过耶稣与这些 人物的互动,带出耶稣基督爱世人的心肠,也带出人对耶稣的拒绝或接受。          《约翰福音》一书,普遍呈现对妇女角色正面性的看法,表明在耶稣基 督的信仰上,不会因性别而有不同的地位。在耶稣基督里,男女是平等的。由约翰对男与女的对照描述,例如尼哥底母与撒玛利亚的妇人,伯大尼马利亚与卖耶稣的 犹大,抹大拉马利亚与彼得及约翰等,可以看见约翰在信仰的属灵生命层面,给予妇女的积极肯定。          在女性地位显然比男性地位低的时代中,《约翰福音》对妇女信徒的重视与肯定,对后代教会和社会具有深远的历史影响。           本文将从《约翰福音》中有关妇女的经文,耶稣基督和妇女的互动,观察约翰如何了解耶稣的心意,在当时的新信仰群体中,为妇女信徒定位。如此可以使今日的信徒,更明白耶稣基督在信仰上,对女性的肯定,以及教会各样服事中的托付。 耶稣的母亲(《约》2:1-12,《约》19:25-27)           在迦拿水变酒的婚宴上,耶稣称祂的母亲为“妇人”。妇人代表对一个女性中性的称呼。耶稣如此称呼祂的母亲,乃是要表明祂是神的儿子。当祂开始在地上的事工时,祂展开了一个全新的局面,启示一个本质上全然改变的信仰,给世人一个不再被传统与律法辖制而充满恩典与真理的生命。          祂不再受管于地上肉身的母亲,祂以父神为父,取代了有血肉关系的母亲。祂对母亲说:“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祂不再按自己和母亲的意思行, 乃是按那差祂来者的意思行。当耶稣将水变为酒时,祂的身份也从马利亚的儿子转变为神的儿子(注)。这个身份本质改变的宣告是必然的,因为耶稣已开始迈向祂 来到世上的使命。           耶稣的母亲没有斥责耶稣,她接受耶稣在关系上与她的分离,在耶稣面前,她的身份是与其他的门徒一样。但也因她对耶稣的信心,她吩咐仆人照耶稣所说的去行。因为耶稣行的第一个神蹟,显出了耶稣的荣耀,门徒就信祂了。           在即将成立的新信仰群体中,成员联系的关系不再是肉身家庭的关系,而是与耶稣基督联结为一体的属灵新家庭。           约翰在《约翰福音》中只以“耶稣的母亲”称呼马利亚,可见约翰强调耶稣与母亲的关系。在约翰的眼中,她是耶稣的肉身母亲,她每次的出现都提醒了读者,她因与 耶稣的关系而存在。反之,耶稣每次以“妇人”称呼自己的母亲,在迦拿的婚宴上如此,在十字架上还是如此。可见耶稣强调与马利亚肉身关系不再的心意。以神的 儿子来到世上为世人舍己,是耶稣要带出来的信息。           约翰借着“耶稣的母亲”与“妇人”二词的交替运用,显出两者之间关系的转变。当耶稣在十 字架上将母亲交给所爱的门徒时,所爱的门徒成为一家之主,负起照顾耶稣的母亲以及其他信徒的责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托付,不但确定了所爱门徒的权威,更为 祂的母亲在新的属灵家庭中,建立了重要的地位。          自《约翰福音》中可以看到,耶稣的母亲,从耶稣开始地上的事工,到最后十字架上高峰结束, 都出现在耶稣的旁边,可见约翰对耶稣母亲角色的重视。她虽因父神的旨意,必须割舍与儿子的肉身关系,却因着顺服,成为神家庭中重要的一员。因着她的信心, 她成为了一个蒙神大恩的女子,也为后代信徒留下了一个触动心弦的榜样。 […]

No Picture
成长篇

离婚女人

陈继红   作人难,作女人更难,作一个离婚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在我所认识的单身朋友中,还没有人是自愿单身的,大多是因婚姻破裂。当我们还没有从离婚的沉重打击中醒来,我们就要面对严酷的生活现实了。这对一直做家庭妇女和年纪较大的人就更加困难。   我们要独自承担生活和教养儿女的重担。从换灯泡、开车,到报税、打官司,都要我们自己动手或自作主张。是的,生活把我们磨练得坚强了。在我的同事和同 学中,有不少人在教养子女的同时,完成了学业,或在事业上做出了出色的成绩。人们佩服她们的坚强和毅力,但有多少人知道她们的苦闷呢?   一个朋友曾说:“有时我真害怕,要是我生病或受伤住了院怎么办?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不是吗?如果单身在美国,在那生与死的关头,谁能帮你出主意、 替你担责任呢?也有人说:“有时闷得真难受。回到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快乐、悲伤都没人和你分享,真想大哭一场。”又有人说:“将来儿女们各有自己的家 庭事业,只剩自己形孤影单,连个说心里话的伴儿都没有。想想真寒心。”   婚姻的失败,改变了我们,有人变得成熟、坚强了,也有的人变得消沉或放浪了,甚至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人们轻视与嘲笑她们,但有多少人理解他们孤独的痛苦与独自面对人生的恐惧呢?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觉得自己很有福气,因我实实在在地经历了上帝的爱和医治。不知多少次,在我苦闷迷茫时,上帝卸下我心中的重担,赐给我平安喜乐;在 我软弱时,上帝用祂大能的手扶持我,祂擦干我的眼泪,给我信心和勇气去面对严酷的现实与人生。并且我的周围有亲人和几个可以交心的朋友。   但是,孤独的感觉还是时常袭击我,有时会使我的情绪低落消沉。这是我的软弱,我还摆脱不了肉体、世俗和私欲的纠缠。比如有一次,我遇到不顺心的事,很 灰心,觉得活得太累了。当时我多么渴望有一只大手轻轻地拍拍我,不需要一句话,只要那么一点点理解和鼓励;或有一个宽大的肩膀能让我靠一靠,哪怕只一分 钟,甚至几秒钟。上帝造男造女,要他们结为夫妻,原是要他们相互爱护扶持,一起走完人生之路的。夫妻之爱是父母、亲朋之爱所不能代替的。当我们因种种原因 失去这一切,必须独自面对人生时,孤独往往成为噬心的痛苦。我们许多人用工作、事业、忙碌等来压抑它,但一有机会,它就会钻出来咬你一口。   并且离婚带给我们的不只是孤独。   记得一位朋友在谈起做单身女人的苦恼时说:“我们和别人不一样。有的人平常是你的好朋友,但开party 时不会请你,说是怕你看到别人成双成对的心里难受。有人对你避而远之,像是怕你抢她的先生似的。更有人可怜你,好像你事事需要照顾。”我觉得大多数人是不 知道怎样对待、帮助或接近我们,但是在社会上甚至在教会中,对单身女人的偏见或歧视还是存在的。   比如有人就觉得离婚的人都犯了罪、不祥或低人一等,所以我们会面对或明或暗的指责。         其实,无论自愿与否,在迈出离婚这一步时,每一个人都经历了长期的痛苦挣扎。这是不得已的选择,并且这痛苦会长期伴随我们。许多人在面对新机会时,往往顾 虑重重,正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草绳”。我们往往有很强的罪恶感,自尊心、自信心都受到强烈的打击。尤其是那些被自己最爱最信赖的人抛弃伤害的姐妹们, 心灵上所受到的伤害是言语无力形容的,旁人也难以体会。   在人群中,我们往往拘谨,怕被人误会。我们心中彷佛有一道屏障,使我们难与人交心。也许有人觉得我们孤傲,其实婚姻的失败带给我们深深的自卑感。一个朋友曾说:“我不太想去团契。人家都是成双成对的,只有我们好像是异类,多别扭。”   也有人觉得我们很可怜,其实能从困难中站起来的人往往更坚强。并且过多的怜悯,不只会使一些人更自怜、软弱,甚至变成“祥林嫂”(注)式的人物,也会更深深地刺伤一些人已受伤的自尊心。   现在破碎的家庭越来越多,使我们的队伍不断地壮大。这是社会的悲剧,严酷的现实。看看你的周围,有多少人正走在这条坎坷的路上。   兄弟姐妹们,伸出你的手,把基督的爱带给她们,尤其是那些还在痛苦中挣扎,不能自拔的人。多给她们一些理解、尊重、宽容、耐心和真诚的帮助与爱。当一 个孤独的朋友找到你时,多听她讲,少讲一些大道理,给她一个机会来发泄心中积郁的苦闷。让她们能从我们这些基督徒身上看到上帝的爱,看到在这冷酷的世界 上,还有希望、温暖、真诚与无私的。   单身的朋友们,时代、命运和罪使我们受到更多一点伤害。但我们不应停留在过去的阴影里。怨恨、痛悔只能束缚我们,折磨我们,使我们生活在痛苦烦躁之 中。只有来到上帝的面前和靠着上帝,我们可以卸下这个包袱,得到真正的解脱、平安和康复;我们可以重建破碎的自尊,勇敢地面对人生与未来。我们也并不孤 独。上帝会医治我们的伤口,给我们足够的爱和勇气活出活泼全新的生命。上帝也会为我们开路,并陪伴我们走完人生之路。□   注:祥林嫂,鲁迅的小说《祥林嫂》中的主人公。祥林嫂的遭遇悲惨,她反复地向人讲述自己的遭遇。开始她得到许多的同情和怜悯,但人们逐渐地嫌弃她,躲避她,最后她孤单地死去。   作者来自北京,美国新泽西州医学院护理系毕业。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