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谁的爱可以穿越死亡?

小鱼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一)          这些天,眼前常常会浮现出一张一张的脸。           伤残的孩子的脸、牺牲的母亲的脸、广场上流离失所的难民的脸、冒雨在废墟中艰苦挖掘的营救者的脸、动情落泪的捐献者的脸、纷纷奔赴重灾区的志愿者的脸……这些普通而真实的脸孔不断交织,让我看到了某种我已经忽略的东西──人性中善的一面。           的确,这次地震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人性中的真善美和爱心。看到那么多的普通市民倾囊献出他们的爱心;那么多的医护人员和武警官兵夜以继日在第一线奋战,我 一次又一次地被感动。同时会想,换了是我,我会怎样?我真的做不到像他们那样恒久忍耐又有恩慈。起码,我没有千里迢迢跑去献血;没有变卖家产去捐款;没有 守护在那些受难者的身边。          也正是这些人所体现出来的良善再一次提醒我,在没有信主的人面前,我要更加、更加的谦卑。因为做基督徒久了,在 基督徒的小圈子里待久了,我们容易不自觉地将“主内肢体”和“世人”分成高下两等。看到主内肢体,就会觉得都是自家人,弟兄姊妹都仁爱、亲切、善良、真 诚;而一看到还未信的人,就会觉得他们品质差一点,爱心少一点,还会主观认为世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得提防一点。           当然,我相信这只是一种不自觉的思维定势,但正因为是不自觉,我们更要警惕自己这种“精神优越感”和“属灵骄傲感”。尤其,在看到这些感人的画面时,我们千万不能说他们只是矫情,我相信非基督徒爱心的真诚绝不亚于基督徒。            看着这些感人的画面,我强烈意识到:我能得到永生,绝不是因为我在德行上比别人高尚,也不是因为神对我的爱与怜悯比别人多。而是──完完全全只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作成了救恩,使我白白得着这一应许。           所以,每每在电视画面上看到一个非常有爱心的人,我都很感恩,很想成为他们的朋友,很想同时把福音告诉他们。我真是希望这些比我更有爱心的人能够得到永生之道。           那么,那些更有爱心的人需要永生之道吗?需要耶稣吗? (二)            新闻评论报导中常常会冒出这样的字眼:“人性的光辉穿越死亡的阴影”,“有爱就能创造奇蹟”等豪言壮语。我知道这是鼓励士气之词。不过,真要刨根问底,这些话未必经得起推敲。           的确,我们看到人道主义的巨大力量。           一方面,我相信人性中一切的美善(上文所言的人性的光辉)都是从神来的,因为神就是美善的源头,是众光之父,所以,我愿意更多的人来参与这种人道主义的善。营救、捐款、医疗援助、心理干预等各样带着爱心的善举,能够使生者得到温暖和安慰。            另一方面,我不得不指出这种人道主义力量的限度,不是为了贬低之,而是为了警惕对这种力量的过分乐观与崇拜。因为对死者而言,人道主义之爱回天乏术,无能为 力。为何在营救中,每一个生还者都令大家激动不已,每一个死亡者却令大家沉默不语?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死是最糟糕的客观实存。然而,人道主义是否能穿越 “死亡”这一最糟糕的客观实存?包括营救者、捐助者、志愿者,都是有血肉之躯的人,都是有生死之限的人,自己的死亡尚且无法穿越,又如何能穿越他人的死 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