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与思

复活节专文:在圣与俗的想像之间——巴赫的《复活节神剧》(2021.04.03)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21.04.03 王星然   “改编世俗乐曲,在教会崇拜中使用,可以不可以?” 教会音乐史上最伟大的作曲家(没有之一)——巴赫可能会问:“为什么不?”巴赫笔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圣乐作品,包括本文介绍的《复活节神剧》皆是出自于这样的改编。   荣耀归于上帝 音乐之父巴赫(J.S.Bach,1685-1750)有一个习惯,在他创作的所有教会音乐作品的总结处,都签上S.D.G.(Soli Deo Gloria,荣耀唯独归于上帝),而有意思的是,这个签名习惯也见于他所创作的世俗音乐中。这说明了巴赫认定自己的作品,无论圣俗,其动机都是为了要荣耀上帝。 Soli Deo Gloria(荣耀唯独归于上帝)正是宗教改革的五个唯独之一,因此这个签名更透露出作曲家与改教运动的渊源。 众所周知,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是改教家马丁·路德的追随者,而巴赫除了把路德写的圣咏旋律巧妙融入在自己的作品中,路德神学里有关圣与俗的教导,更是直接反应在他的创作理念和工作态度中。   君尊祭司不是神职人员的专利 在宗教改革之前,只有教会里的职份被看做是神圣的,一般职业与服事上帝无关,因此当时发展出了修道制度,呼召人远离世俗,专心事奉上帝,但路德神学打破这样的圣俗界限!路德后来“还俗”,离开修道院娶妻生子。 路德引用使徒彼得的话,即所有信徒,无论是农夫、商人、工匠、老师、音乐家……只要是基督徒,都是“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参《彼前》2:9),君尊祭司不是神职人员的专利。(注1) 职业不分圣俗,在上帝眼中,一个操持家务的主妇,一个在田间劳动的农夫,和在教会里执行圣礼的神职人员,并无不同。透过工作,上帝使用我们来服事我们的邻舍,在工作中荣耀祂。 因此,在教会里创作圣乐,固然是荣耀上帝;作为一个春风化雨的小学音乐老师,也是荣耀上帝;一位基督徒作曲家为电影配乐,即使他创作的是世俗音乐,但他使用上帝赋予的天赋和创造力,来服务人群,创造文化,也能使上帝得荣耀!(当然,这不包括他创作抵挡上帝的音乐作品。) 这样的理念,在宗教改革以前,是难以想像的。这对巴赫及后世所有基督徒音乐家而言,具有重大的意义:音乐创作不只是娱乐事业,它不只是个谋生工具。它可以是一个使命,无论在教会内外,它都可以是一个荣神益人的呼召。 理解这一点,也就不难明白,为何巴赫在他所写的世俗音乐乐谱上,也亲笔签上S.D.G.(Soli Deo Gloria)。     改编世俗音乐 路德还会做一件我们今天看起来很离经叛道的事:他和他的跟随者,都热衷改编当时的流行歌曲,把那些普罗大众朗朗上口的民谣改写成圣诗。路德常常感叹,为何撒但可以拥有许多美好的世俗曲调?音乐的唯一目的就是荣耀上帝!不能让仇敌窃取这份荣耀啊! 其实,改编世俗歌曲,路德并非始作俑者,《诗篇》里许多诗歌,也都是调用当时广为传唱的民歌曲风来入乐。否则,谁会知道什么叫做调用朝鹿,调用百合花,调用玛哈拉,调用远方无声鸽? 因此,改编对路德而言一点也不陌生。 上帝赋予人类创造力,但我们与造物者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上帝使无变有,而我们的创作却都是在既有的素材上完成的。归根结底,所有原始的素材都是来自于上帝的创造,并无圣俗之分。 自然而然,改编与模仿成为人类创作的一部份,且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在每一次的改编或模仿中,总有一些新的元素加入,将原来的素材打碎重组,去芜存菁,使之更加丰富,这就是艺术创作。 巴赫服事的教会——莱比锡圣汤玛斯大教堂的复活节崇拜 […]

编者心

复活节杂感——从舍己、爱己到不受困(谈妮)2016.03.02

复活节杂感——从舍己、爱己到不受困 文/谈妮 本文原刊登于《举目》官网编者心专栏2016.03.02 一晃眼,2016年已经进入春暖花开的3月了。 在北美,秋天的代表色是橙黄橘金。冬天在皑皑白雪中象征圣诞的,则是大红与正绿。春天的颜色,较之前面两个季节,可就丰富了:淡紫、嫩黄、翠绿、粉红……全是生命初绽的喜悦与单纯。 至于夏天,大概就是碧海的蓝,或是白花花刺眼的阳光。 春天的活泼欢欣,不仅是因为万象更新,更是因为基督的复活,带给我们今生内心平安喜乐的保证与永世的盼望。 我们能以上帝儿女的身份,自由、自信、畅快地庆祝,是因为耶稣基督的救恩与得胜(参《加》1:4;《罗》8:21)。 但是,为什么有时候这份自信和快乐会消逝呢?是因为主不够爱我吗?是因为我不够爱人吗? 舍己 我们谈到救恩,一定会想到耶稣的舍己,以及耶稣要求跟随祂的人要舍己。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呢?            1)舍弃自己 在中文和合本圣经中,同样翻译成“舍己”,在原文中其实是不同的字。首先,耶稣为了我们的罪舍己——是舍弃了自己(παραδόντος),是上帝爱的实践,要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世代。      2)否定自己 但我们要跟随耶稣的必要条件,却是另一种舍己——否定自己(ἀñíçóÜóèù。参《太》16:24,《可》8:34,《路》9:23)。 否定自己,是很多人在认信过程中,曾经历过的。这就如义人约伯在经过漫长的自我抗辩后,因为“亲眼看见”上帝,而“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参《伯》42:5-6) 只是,从常理看,一个厌恶自己的人,如何能健康地去爱人呢? 爱己 使徒约翰说:“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约一》4:19)爱人的能力,是生命成熟的特征之一(参《加》5:22)只是耶稣爱我们,为我们舍弃了自己,我们若要效法耶稣爱人,如何去舍弃那个已经被我们否定的自己呢?我们又拿什么去“爱人如己”呢? 1)饥饿地爱己 一个自我否定的人,常常是个对爱饥渴的人。他们会不自觉地以爱交易爱,内心深处对爱索求无度。这类人的“爱”,常常是以自我为中心的。 2015年、2016年连获两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Alejandro G. Iñárritu, 1963-),在他2006年上映的《通天塔》(Babel)中,母亲自杀而父亲冷漠的日本听障女孩,就是一个例子,她企图用少女的身体或嘲弄他人、或获得关注、或换取关怀。但真正需要的,只是藉与人的联结,感到自我的存在。 至于尝过主恩的滋味,却只停留在自我否定阶段的基督徒,则常常是自义的、论断的、尖刻的,或是愤怒的。他们内心更为寂寞,更难信任他人,或更难与他人建立深度的联结……甚至,旁人会感到,他们拥有相对更强悍或更顽固主观的“自我”。 2)从容地爱己 其实,跟随主在否定自我的同时,是要与基督一同归入死、埋葬,而后,不只庆祝复活节,也在基督里建立一个新的我——在生活举止或服事上,都不再靠旧的仪文,。(参《罗》6:4;7:6) 人一旦脱离了律法的捆绑,就表示人不再由外在行为来评价。上帝对我们的爱,不只体现在一次一掷千金式的“重价买来”(《林前》7:23),而且还包括恒常不变的珍视,与细致的护理: “我几次流离,你都记数;求你把我眼泪装在你的皮袋里。这不都记在你册子上吗?”(《诗》56:8) “耶和华遇见他在旷野─荒凉野兽吼叫之地,就环绕他,看顾他,保护他,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申》32:10) 这样的爱,使我们笃定、安全、自信并泰然。或说,这样的爱,让我们感到有靠山而稳定。较之服膺于律法,更因为渴慕上帝的荣耀而不会轻易去放纵情欲。 当我们透过上帝对我们的接纳而自我接纳的时候,“我”的重要性也将慢慢转淡,并在满足的福乐(参《诗》16:11)中,将生活关注点更多移向爱上帝与爱人。 […]

No Picture
成长篇

十字架的道路 ──复活节之默想

曾思瀚著/吴莹宜译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于是叫众人和门徒来,对他们说:“若有人要跟从 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可》8:34)对于二十一世纪的西方读者来说,《马可福音》8:34所蕴涵的经文意义,似乎显得生疏又 遥远。然而,这节经文的存在,是超越时空与文化界限的。它要求历世历代、各国各方的读者,不但理解、领受经文的涵意,并且在经文的实践上付诸行动。当我们 仔细观察此节经文的上下文时,我们发现耶稣藉《马可福音》8:34明确地提出了跟从耶稣的基督徒,所应具有的两个重要特质。   第一、跟从耶稣,就是愿意承传耶稣的使命。         在《马可福音》8:31-33中,彼得误解了耶稣对于自身使命的说明。他所预期的耶稣,是犹太人理想中那位得胜的弥赛亚。因此,他拦阻耶稣预言有关自己的受 死与复活。耶稣对于自己身负十字架使命的教导,与当时犹太人所持有的信仰理念不合,很难被当时祂的门徒们所接受,更遑论成为今日读者熟悉又能认同的观念 了。诚然,未必每位基督徒都将如同耶稣一样,走上被钉十字架的道路,但耶稣要跟从祂的人明白,牺牲乃是祂使命的本质。借着此节经文的教导,耶稣要求跟从祂 的人,仿效祂的样式,活出舍己牺牲的生命。如此说来,教会,这个由信徒所组成的群体,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耶稣使命的承传者,因此,我们说教会是耶稣在地上 的身体。 第二、跟从耶稣,就是愿意计算并付上跟从的代价。         虽然当耶稣教导门徒有关自己的受死与复活时,门徒未必完全了解耶稣必须上十字架 的意义,但毫无疑问地,他们非常明白与十字架紧密相连的无尽羞耻及社会疏离。我们生活在提倡宗教自由的社会中,是一群幸运的佼佼者,实在很难体会跟从耶稣 可能为自己带来的各样艰难。事实上,“美国人”的称呼,常被视为“基督徒”的代名词。然而,这种有名无实的“基督徒”,或者是统称的“基督教国家”,只是 第一世纪巴勒斯坦那种确实完全的信仰劣质替代品。如果生活在信仰自由中的当代基督徒,愿意宣告并实践新约圣经中的根本教导,那么,社会亦必将以无情的羞辱与疏离,予以敌视和打击。         在纪念耶稣基督复活的时刻里,《马可福音》8:34的经文再次提醒我们,耶稣已经借着祂的受死与复活,证实了祂所肩负的 神圣使命。基督徒当以十字架的羞辱为怀抱,并以复活的大能为荣耀,效法耶稣基督的舍己与牺牲。以此来彰显信徒里面基督生命的基督徒,必然遭受一些不可避免 的个人损失。正如耶稣基督在大约两千年之前亲自对于门徒的教导,为主舍弃个人的利益并非什么了不起的作为,它只不过是基督徒生命所特有的本质。         当我们领受救恩所为我们带来的无尽丰盛之时,我们更应该严肃地面对基督徒所当行的责任与义务。在十字架的道路上,恩典与责任无法分割,乃一体之两面。深愿所有白白承受恩典的基督徒,甘心走在十字架的道路上,跟随耶稣基督的佳美脚踪,一生无怨亦无悔!   作者为英国雪菲尔大学哲学博士,主修圣经研究。目前任教于海外神学院,主授新约。今年将以访问学者的身分,受邀前往南非自由邦省大学讲学。他专研《加拉太 书》的博士论文From Slaves to Sons,已于2005年出版。他的第一本中文著作,《历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约翰福音之人物研究》,出版于2006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