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克服恐惧——猪流感的联想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39期       朋友刚从台湾回北美,打电话来拉家常。她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台湾机场,约有30%的人戴口罩;到了日本,几乎人人都戴口罩。于是,她也戴上了。        回到美国,在芝加哥转机,她戴着口罩走下飞机,结果突然发现,自己是机场惟一戴口罩的。最后,在“同侪压力”下,她取下口罩,以免成为“稀有动物”,惹来大家观看。        这真是奇怪的现象。远在亚洲的日本和台湾,严阵以待;而重疫区美国,已有几万确认的病例,却人人一副安心的样子——猪流感爆开时,美国的航空公司免费让大家 改票,但有二位年轻人硬是不改行程,打算马上出发,到墨西哥好好玩一趟。这简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让采访他们的记者都“钦佩”不已。         我想亚洲和北美的反应那么不一样,是因为亚洲经历过SARS(非典),从痛苦的经验中,学习到了宝贵的预防功课。我们身在北美的人,所受影响不像亚洲那么深刻,以致大家缺乏防范意识。        不过,预防意识一定要有,恐惧心理却要克服。不然,恐怕还没有患上猪流感,就先得抑郁症了。 难缠的敌人         要不要戴口罩,因时、因地而异。然而,预防并非意味着要活在恐惧中,草木皆兵。SARS传染期间,有朋友来信,描述自己得了忧郁恐慌症,日日起床一想到必须上班,恐惧迎面袭来。还不敢坐公共汽车,宁可走个把钟头去上班。就算走在路上,别人一声咳嗽,也会吓得胆战心惊。        其实,生活在这样的恐惧下,人虽没传染上疫症,也算是生了病——轻则因此难眠;重则落入恐慌症、忧郁症,身体功能也受到影响,抵抗力降低,甚至疾病连连……        怎样对付内心的恐惧呢?恐惧是很难缠的敌人,人愈是不想恐惧,愈是恐惧缠身。有人说转移注意力就好了。问题是,忙碌过后,一不留神又是恐惧缠身,才晓得恐惧从未离开过。 感恩除恐惧        大约八年前,我活在恐惧中,有二三年之久。就算窗外阳光普照,内心也是一片阴霾。那一阵子,我连续生了好几场病,时常进出急诊室,病痛一样接一样。         圣经上说,在上帝的爱中是没有惧怕的,于是我开始恳求上帝的爱浇灌我,医治我对生病的恐惧。在那段黑暗的日子,我是靠着祷告,才感受到他的安慰的。        彻底除去对身体疾病的恐惧,是在一个冬日的早晨。那日,阳光照入窗台,我突然领悟到,每一个日子都是上帝给的礼物。在这份领悟之下,我决定带着感恩的心,享受上帝赐予的每一日。        从那一天起,我发现自己长久以来缠身不去的恐惧消失了。原来,感恩的心,把我内心的恐惧除去了。我的身体也随之愈来愈健康。 祈祷作用大         细查自己,发现我惧怕的东西还真不少。于是我靠着上帝的恩典,一项项除去。我不敢说自己像无敌女金刚,但我尽可能把自己内心的每个恐惧都带到上帝的面前,求他医治。每除去一项,就仿佛打了一场人生胜仗。         坐飞机就是一例。我没有恐高症,却害怕坐飞机。上飞机前一晚,一定彻夜不眠。每回搭飞机都会头痛欲裂,总要休养二天,才能恢复正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