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恩言

才能与恩赐(许万常)2020.10.21

才能和恩赐皆需在实践中发掘,并且借由不断地使用加以塑造、提高,所谓人尽其才,愈练愈精,但才若不用,进步的空间则非常有限。以恩赐事奉也是一种“试错”的过程,而且,人在事奉的过程中,会逐渐发现自身的长处和缺陷。这也是一种基督徒的“在职”训练。 […]

No Picture
事奉篇

真理先于经历 ——回应《基督徒是否需要赶鬼释放?》之三

潘儒达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近年来兴起的强调灵恩的教会或传道人,带来许多不同于传统的信仰教导,以及特异的信仰实践。正如梅冀来信所示,这些教导和实践,给传统的教会带来了冲击,也引致基督徒的困惑。 关于灵恩运动,需要更多的篇幅,才能有完整的探讨。本文只能针对来信,给予回应。 应该以什么为根基? 首先,我们需要辨明:真理,或信仰中的经历,何者为基督徒信仰的根基? 诚然,无论是对真理的认识,还是生活中的信仰经历——直接、暂时的经验,以及长期经历的累积,所带来生命的改变,都是基督徒信仰的一部份。然而,什么才是信仰的主要根基呢? 强调灵恩的教会和传道人,其特色是,以主观立即的经历,作为信仰教导和实践的基础,圣经常常沦为次要或背书的角色。这种强调经历先于对真理的认知,会有把信仰建立在“沙土”上的危险。 经历形成的背后,可能有不同的原因。有时候表面看来相似的经历,背后的原因可能南辕北辙。 以神秘经历为例,固然可能源自圣灵的作为,也可能是人内在的心理状态诱导产生的。“望梅止渴”,即是一个常见的例子。而人的强烈心理倾向,亦会导致某种幻觉的产生。 最令人担忧的,是来自邪灵的作为。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1:14提及,“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有时候,邪灵的作为,可能使人误以为是圣灵的作为。 多年前,有一个教会,追求圣灵或耶稣向每一个人说话的经历,名之为“住在基督里”。有一位姐妹每天灵修时,都感觉有“一位”来向她说话。她一直以为就是耶稣。后来那“一位”终于显露了恐怖的真貌,导致大家花非常多的时间和心力,来收拾残局。 如果我们单以经历的神奇性,作为信仰的凭借,那基督教信仰并不比其他宗教更吸引人。 笔者多年研究宗教比较,发现许多强调灵恩的基督徒的“神奇经历”,和其他宗教徒远远不能相比。我听过不少佛教徒提到他们的神秘经历。例如打坐时,见到许多的佛显现。也有一位佛教徒告诉我,她向来恐惧坐飞机,但是有一次,经一位上师给她加持后,她一上飞机,就发现机舱充满了“心经”的诵念和檀香的味道。这个特殊的经验,带给她极大的喜悦,她因而皈依佛教。 邪灵可以用美好的假象欺骗人,我们无法单以经历的神奇度、对人带来的直接影响,来分辨何者来自善、何者来自恶,何者本于真理、何者源于虚假。因此,所有的经历,都必须以真理——上帝的话为根基,以对真理的正确认识和解释为根基。 不可事事归因邪灵 圣经提到耶稣和旧约的先知,如以利沙,有超自然的“神医”作为。然而,透过医生,以医学的方式医治,也应该是“神医”。因为,即使在自然规律下,其中仍有上帝的保守。医生是透过上帝所创造的生理和医学规律,使人得医治。我们要避免二元论的影响,不要忘记了上帝无数的作为,都显示于祂的创造中。 圣经也提到,人被不同的力量所綑绑,寻求释放。这些力量会以罪、邪灵、私欲、过去负面的经历等形态呈现。 追求灵恩的教会,会特别强调邪灵直接的綑绑。邪灵的确会綑绑人,但这并不是所有问题的唯一原因。灵恩教会有一种泛灵异的倾向,将大多数的问题都归因于邪灵的綑绑,而之所以有邪灵的绑綑,又都归因于偶像的敬拜。 例如,笔者的朋友,有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有一天,一位朋友去他家,看到孩子腹痛、哭泣。这位探视者立即说,小孩身上有邪灵,需要赶鬼释放。其实,这可能只是婴孩肠胃尚弱,而导致腹痛。 另外一个家庭,孩子常常因不明原因,全身发痒、长红疹子。教会里受灵恩影响的人,长期为孩子驱赶邪灵,并要父母参加清泉医治释放。经过一、两年的折腾,才经医师诊断,是孩子对某种食物过敏。 凡事归因于邪灵作为,往往造成误导,带来不必要的身心伤害。 问题一:祖宗受咒诅遗害子孙? 魏老师的作为,似乎就建立在这种泛灵化的基础上。到底事实如何,我们需要回到圣经真理上来作分辨。 魏老师所提出的经文,是否能作为他所说的医治释放的根据?对此,我们先要明白,《出埃及记》20章4节这段经文,是上帝在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后,在西乃山和他们立约,宣示约书总纲的十条诫命时所提。 接受这个命令的,是已经蒙上帝拯救,认识上帝是宇宙的主宰,又和上帝立约的以色列民族。因此该诫命特别强调,在与上帝立约后,拜偶像是背约的行为,是极为严重的。 其次,这条诫命提到三、四代,是当时以色列人家庭中,同时存在三、四代的成员,和我们现今的小家庭不同。这诫命是强调,家庭中一人背约(特别是家长),全家人都会共同承受上帝的审判。 这固然严重,但是重点不在惩罚会传下去。反过来,会传下去的,是人守约时,会蒙上帝的慈爱和祝福,“直到千代”(《出》20:6)。 姑且不论旧约中上帝和以色列人立约的条文,能否全应用到新约,而是来信提到的状况,都不是原本和上帝立约的基督徒祖先,后来拜偶像,导致《出埃及记》宣示的审判,临到后代。(梅冀提到的《耶利米书》,确是重要的参考) 祖先原本不认识上帝,拜偶像的例子,和《出埃及记》的情境大不相同。固然,人不认识真神,拜偶像,要面对上帝公义的审判,但这并不会祸延子孙。后代的子孙,会因自己的不信,不能得救;子孙信主,不会因为祖先拜偶像而受“遗害”,更未必会承受邪灵的作为。因此不能将这段经文,如此套用。   贬低救恩功效 认为信徒身上还有邪灵附身,其实是贬低了耶稣基督救恩的功效。保罗极力对抗律法派,更正教改教家强调唯独恩典、对抗中世纪教会以“善功”换取恩典的观念,都是为了强调:耶稣基督十架上所成就的救恩,是拯救人类的唯一方法,是完备的救法,不需要外加其他的方式。 我们信上帝,接受了耶稣的救恩后,不只我们的罪得赦免,更有圣灵内住在我们心里。试想,圣灵和邪灵可能住在同一个生命中,甚至,圣灵容让邪灵继续对这个人作祟吗?故此,魏老师的观点,难免有贬低耶稣救恩的全备功效之嫌,认为耶稣的救恩,尚不足以涂抹人所受的一切的咒诅和审判。 另外,笔者猜测,这观点的背后,是不是还有如下隐含之意:人在接受耶稣的救恩后,还需要另外接受圣灵的洗,才会有圣灵的内住。这种两重得救论,是上世纪早期灵恩运动的观点,早已有圣经学者提出评论。(编注) […]

事奉篇

让我们彼此相爱

本文原刊于《举目》65期 楼健         直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2003年春天的那个星期日下午,一位基督徒朋友把我带到了基督教会。        进了教会的门之后,就不断有人过来握手、打招呼。门口还有负责招待的姐妹,微笑着把圣经和诗歌本递给我。当传道人讲道时,又有招待的姐妹帮我找到相关经文。聚会结束后,大家又在一起互相交流。         从这个温馨的下午开始,每逢星期日,我都会穿戴整齐地来到教会参加聚会。         我很快地融入了教会。在主日崇拜之外,我还参加了查经班。当困扰我的基本信仰问题解决之后,我很自然地受洗,开始了基督徒生活。        加入教会后,我却发现,教会的光环逐渐消失了,教会并不如受洗前想像的那么完美,有很多问题和内部矛盾。有几位在教会“慕道”很久的朋友告诉我,他们早就发现问题了,所以不愿受洗成为信徒。        当然,基督徒都知道“彼此相爱”是主的命令,所以大家使了全身的力气,想跟其他信徒“彼此相爱”。结果却发现,越是竭尽全力、想尽办法去融入教会、参与教会,同奏一曲“彼此相爱”,就越受伤害。         虽然在很多场合,信徒手把手围成一圈,满怀激情地朗诵:“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甚至同声高唱:“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诗》133:1)但很多人其实根本爱不起来,也爱不长久,甚至很快变成“彼此伤害”。 源头是上帝   […]

事奉篇

灵命成熟的量尺——真爱

本文原刊于《举目》65期 临风        好东西总有膺品,连灵命的成熟度也不例外。分辨真假不容易,本文即讨论灵命成熟的真假。        在保罗的时代,哥林多地处交通要冲,是新兴的商业大城。到该城的,多是满怀壮志,想要开创出一番局面的寻梦者。他们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实现梦想。人们津津乐道的,也是白手起家的故事。        使徒保罗建立的哥林多教会,就处在这样的文化环境里。保罗在那里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对他们非常了解。从保罗的书信中,我们知道,那里藏龙卧虎。        现在很多人都以为,保罗的《哥林多前书》第13章,是温馨的“爱章”,是婚礼上用来勉励新人的。然而保罗当年却是抱着沉重的心情,以此劝勉哥林多人。因他深知,哥林多教会问题重重。许多人自以为成熟了,实际上不过  是“婴孩”,只能“喂奶”。 将恩赐表现视为成熟        哥林多教会里,才华出众的人比比皆是。他们不但能说方言,而且“能说万人的方言”。有人是一流的沟通专家,能言善道,具“先知讲道之能”;有人学识丰富,广受尊敬,具备了“各样的知识”;有人领导能力很强,信心满满,“能够移山”……(参《林前》13:1-2)        对这样有才干、有恩赐、有成就的人,一般人都认为,他们肯定能为上帝所用,他们所做的肯定是圣灵的工作,他们的属灵生命肯定成熟。可是,保罗的评价是,这一切都“算不得什么”(参《林前》13:2)。为什么呢?        因为保罗看到了他们的内心。他们没有因上帝爱的触碰而改变。他们的动机不单纯,他们发挥才干不是出于爱,不过是仰仗恩赐,为自己铺陈,为自己打知名度、加分。保罗深知,有恩赐固然是好事,却不代表内心的改变、品格的改变,反而容易滋生骄傲。        爱德华兹曾说:“不少坏人都拥有属灵的恩赐。”有时恩赐越大,成就越高,内心的问题暴露得越多。属灵的恩赐,就像是人穿戴着光鲜的首饰,不见得是上帝恩典在生命中的改造。我们容易赞叹光鲜的首饰,不容易欣赏无华的品格。隐藏在恩赐背后的,往往是嫉妒、虚荣、无耐心、自怜、愤慨、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情绪。        发挥恩赐容易,改变本相困难。用恩赐替代品格,就像以膺品代替真货。这是保罗所担心的。 将善行视为成熟        还有一类人,在行善上表现不错。他们在教会付出很多,在社区热心助人,几乎做到“将所有的周济穷人”,或是“舍己身叫人焚烧”(参《林前》13:3)。人都喜欢把自己刻划成英雄,甚至是“救世主”。人愿意为此而牺牲。这是人在追求生存意义时所有的倾向。        可是,这种牺牲是否真是为了别人的好处,还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需求?在这点上,人往往缺乏自觉。自我导向的牺牲并不真实,带来的负面影响可以是巨大的。        这样的牺牲与善行,显然不代表圣灵的工作。因此,保罗的评价是“无益”(参《林前》13:3)。为什么无益?因为保罗察觉出他们背后的动机。他知道,他们的善行不过是种手段。他们的善行不是出于爱人的心,而是做给人看,是自我形象塑造工程,让自己感觉有价值,得到愉悦感,并不造就人。        保罗‧米勒很形象地比喻过人的“自义”——自义的人就像一栋房子,在地下室里藏了只臭鼬。无论你在房子里如何喷洒香水,都无法消除那股臭味。        同样地,自我膨胀而做的善行,不就像是洒上香水的房子?而那个“我”却躲在地下室里臭不可闻、蠢蠢欲动?        可见,好行为并非成熟的标记,也不是衡量爱心的标准。有时,需要像保罗这样有属灵分辨能力的人,才看得出来这中间的不同。所以他才会说:“……全律法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加》5:14) […]

No Picture
成长篇

圣经说书进入民间

古事今说 本文原刊于《举目》49期         我是1991年在美国纽约,领受说书恩赐的。之后3年,我根据四福音书,在美国把耶稣的生平录制成了说书。 国内首说         十年后,我回到国内,认识了当地一位国际学校的校长。我无意中跟他提到了我以前说书的事儿。他一下子来了兴趣,问我能不能为学校的中文老师说一段儿。我一口 就答应下来,随即就被邀请参加他们的圣诞晚会。我找出了当年录制的《耶稣传》录音带。年头太久,包装已经破损了,但当年的感动,却随着声音保存至今。        圣诞晚会我要说的自然是耶稣降生。于是我在原稿的基础上,重新查经后改写。晚会上我就为他们说了约20分钟的耶稣降生。这是我在国内说的第一场书,所以我自 己也很兴奋。说完后,大家掌声鼓励,校长走过来抱着我的肩膀说:“干得好啊!我观察了一下大家,他们都听得聚精会神!但愿这是你今后说书的开始。” 登台讲课         不久后,校长对我说:“你一个人说不行啊,你要教别人说啊!我们学校的总部,对中文老师有庞大的培训计划,为此还设立了一个培训中心,你要不要去试试?”         我一下子来了兴趣。他说的不无道理啊,我一个人说书,能说给几个人听呢?最后我们商定,先在学校里,为现有的中文老师教一次课试试看。         我的恩赐在于写和说,教别人说我还真没干过,所以特别好好预备了一下。那天登台授课,学生也就5个人。为大家介绍了说书的历史之后,我给大家辅导了一段《撒但三试耶稣》。学生们听得高兴啊!        到了最后一次课的时候,我和学生把教室布置成一间茶馆儿,学校的全体教职员工,作了我们的听众。         第一个上台的学生,用黑板擦当惊堂木,往讲台上“啪”的一拍,开始了她的说讲,说完了再往台面上摔一回黑板擦。大家都是第一次看见这种阵式,不禁哈哈大笑。          那天居然每个学生说的都是《撒但三试耶稣》,都好好剖析了一下撒旦的内心,也就是数落了一下撒但。         没过多久,我又开了第二班。有位老师很高兴地报名参加。我问她,为什么这么高兴啊?她说上次茶馆式的表演课上,传出的笑声很大,她就来听了。         因为她在一所盲人学校,义务辅导盲童,平时常给孩子们讲故事听,所以她学了《撒但三试耶稣》后,就讲给了那些瞎眼的孩子听。我追问她孩子们喜欢听吗?她说,喜欢,都高兴着呢,哈哈大笑。        于是我跟着这位老师,去盲人学校看望盲童。        当知道我是教那个故事的老师的时候,他们高兴得为我鼓掌。因为是平生第一次见到盲人孩子,我内心很激动。有一位15岁的男孩子问我,能不能跟我学说书,我说可以啊。我告诉他,历史上的说书人都是靠耳朵听,用心记,然后动嘴去说的。看得见、看不见,不那么重要。         后来我到了总部,说书培训让全国各地方来的老师,用自己的家乡话,练习说讲圣经故事。 这样的机会不错,但是一年也只有一次。 […]

No Picture
事奉篇

工人之路面面观(二) --恩赐的管家

邱志健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彼前》4:7-11:“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 你们要谨慎自守,儆醒祷告。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你们要互相款待,不发怨言。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 管家。若有讲道的, 要按著神的圣言讲;若有服事人的,要按著神所赐的力量服事,叫神在凡事上因耶稣基督得荣耀。原来荣耀、权能都是祂的,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林前》4:1-2:“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主权在上帝         《林前》6:19-20讲得很清楚,保罗说,我们不是自己的人,我们是用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我们的身子上荣耀神。我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我们已经被神以耶稣 基督,这个最宝贵的代价买赎过去了,我们的主权在上帝的手里。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赏赐托付给我的,我只是一个管家,这个管家和地位是神透过爱来感动的, 让我们能够明白基督的救赎。《林后》5:14-15:“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 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         笨的佣人,主人讲一件,就做一件,不讲就不做。如果这个仆人忠心有见识,能够了解主人的心 意, 主人就升级让他做管家。管家不需要耳提面命,他懂得主人的意思,会揣摩,会主动去做。上帝不叫我们做无知的骡马,用嚼环辔头勒住。而是要鞭策我们,改正我 们,管教我们,借着祂眼目的引导,要我们学习,做主动负责的管家。         另一方面,《箴言》3:5:“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我们的能力和机会都是出于神,没有什么可夸的本事,都是承受,都是上帝恩典所赏赐的。所以,客观来讲,主权不在我的手里;主观来讲,因为基督爱的激励,我甘心乐意把主权归还给上帝。 关系最重要         奉献是本分,是起码的。如果我们不懂得把最爱的给上帝,我们就不懂得什么叫爱主超过一切。我们的自我保留,会阻碍自己对神旨意的明白和领受。当我们愿意把最 爱奉献的时候,上帝可以把它再给我们,就好像以撒回到亚伯拉罕的怀中──那将是一种不同的感受,因为它是从主来的了。我们就晓得,神在我生命里面,祂是至 宝。         在一切的关系里面,最重要的是跟神的关系要对。我们跟神的关系对,我们跟人的关系才会对,我们跟自己的关系也才会对。跟神的关系对, 就是认识祂是我生命的主,我是祂的儿女,祂所爱的,是祂的仆人。如果有对的关系,而不去亲近主、爱主、领受揣摩主的心意,这个对的关系也不会改变我们什 么。所以,要有对的关系,还要有好的关系。 恩典与恩赐         《林前》12:1-11:“弟兄们,论到属灵的‘恩赐’,我不愿意你们不明白。你们作外邦人的时候,随事被牵引,受迷惑,去服事那哑巴偶像;这是你们知道的。所以我告诉你们,被神的灵感动的,没有说耶稣是可咒诅的;若 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恩赐原有分别,圣灵却是一位。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别,神却是一位,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