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增肥记(水苍玉)

我一直很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属灵,想让自己茁壮成长,于是,我拼命地“增肥”,实施一系列增肥计划。我看很多的书,想让自己多吃一点属灵的维他命;我多做好事,以便在属灵的磅秤上,指针可以一路飙升;我也时常进行自我反省,好让自己的“增肥计划”更加完善、无懈可击;我还做很多的事奉,以便早日晋升到大家眼中“属灵重量级选手”的行列。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你看见了么?(意会)

  “你看见了么?这些片子多棒啊!第一张所照的大洞,就是你原先朽坏的牙齿;另一张,是从妳腮骨割下的骨头,经过精准测量后,紧密地塞进原先那处大洞中。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却话巴山夜雨时(亦文)

我们和诗人一样,不知那天将是何年何月,故能认同他的“何当”之叹。但是,诗人的盼望只是建立在常识和经验上,任何一方的生老病死都会使他的心愿落空;而我们的盼望则建立在神确凿的应许上,死恰是我们基督徒的盼望成为事实的“当儿”。 […]

No Picture
成长篇

另类教导──创意学感恩

永芳 本文原刊于《举目》38期        “咚、咚……”,我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开了门,几个十来岁的小伙子,或捧著鲜红玫瑰、或提着购物袋、饮料等,一言不发地走了进来,笑咪咪地看了我一眼,快速穿过教会的副堂,走进大堂。        这是周五下午,青少年团契(Morning Star Fellowship)在教会的聚会。有时聚会之前先聚餐,通常是姐妹们在厨房忙前忙后,遇特殊活动也多半是姐妹们在制作生日卡、邀请卡等,所以平常是姐妹们较早来到教会,今天小伙子们先来教会倒是有点特殊。         感觉到这些小伙子进进出出、忙得紧,我继续埋头准备成人查经聚会材料。“请问您们今晚查经还是八点开始吗?”抬头一看,一个小伙子不知何时已站在我身边,没 头没尾地问了一句,我点了一下头。“那八点以前我们可以用副堂吗?”“当然可以,八点以后你们若要继续使用,我们可把今晚查经聚会换到大堂。”“不、不, 八点以前就行了。”小伙子满意地转身走了。         将近六点,我走向大堂。才步入大堂,立刻眼睛一亮:屋顶上缀著彩带,平日崇拜的椅子全移到一 边,空出来的地方搬进两张大长桌,桌上铺着漂亮桌巾,配着鲜红玫瑰、金边装饰的餐盘,同色系的金边纸巾,长桌两边整齐放著高背椅子。“你们今晚有特别聚会 吗?”“是的,今晚是感谢姐妹之夜(Sister’s Appreciation Night)。”“因为平常姐妹们辛苦了!”我还没会过意来,他们已经解释了。我再抬头向厨房望去,只见两个大男生围着围裙,正在忙着,“你们要请她们吃 饭吗?”他们点了点头,我这才看清已到的全是年轻弟兄们,而属于青少年团契的姐妹们一个也没到。好一个感恩之夜!感谢姐妹们!        晚上八点后,阵阵笑声不时由大堂传进副堂,我心中暗想:好热闹!成人查经聚会散会时,青少年团契还在继续。周日,见到青少年团契的姐妹们,我问:“感谢姐妹之夜还好吗?”,她们立刻眼睛发亮、笑着说:“太好了!太惊喜了!”        原来那晚姐妹们来到教会后都被请到副堂。副堂的桌上零散地放了一些前一个周五晚聚会后吃剩的点心,和几个罐头,及长短不一、大小不齐的筷子、叉子、餐盘。姐 妹们在“感谢姐妹之夜”看见这样的摆设,难免有些失望,但想想小伙子们平常在这方面本来也就少有机会练习,他们有心办“感谢姐妹之夜”,也算不错啦!         姐妹们正努力打起精神之时,听到“请到大堂集合”,心想大概是去大堂唱诗歌吧,于是起身向大堂走去,一进大堂,就被华贵高雅的整体布置所震慑,不由得欢呼惊 叫起来,这时弟兄们奉上一人一朵长梗玫瑰,再端出弟兄们精心制作的晚餐,餐后开始游戏聚会。不但如此,会后姐妹们又各有礼品一份。         弟兄们的安排,姐妹们大大惊喜,使她们个个High(快乐)到极点。          我年少时把客气话“都是自己人嘛,别说谢啦”当真,以为“谢谢”是对外人才用的词句。亲朋好友之间若说上一句“谢谢”,那就见外了。只能把谢意藏在心中,待 他日有机会再回报。因此我只有在作文时,会写几句感恩的话。事实上正由于平日缺少练习,机会来时也就不会说,更别说回报了。当别人觉得我骄傲的时候,我也 总觉得别人不了解我。长大后体会到说声“谢谢”,并没有自己人与外人之别,这是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明白的,至于学习如何用行动表达,就更是在代价中再加上泪 水,一点点学来的,直到今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