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心

态度决定高度——是什么影响基督徒的形象?(谈妮)2016.07.06

我去听一个演讲会,有机会与一位温文儒雅、年龄大约在65-70岁之间的白人男士艾立克聊天。这位老先生不但极富学识教养的气质,而且态度由内而外,是自然生成、谦逊慈霭的绅士风度。他告诉我,他曾经以宣教士的身份,在日本冲绳岛教英文3年。在那里,他认识了从芝加哥去的志愿工南希,两人因此相恋结婚。 […]

No Picture
成长篇

态度胜于雄辩──读《当神学家的意见不同时》有感

姜洋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在《举目》第39期,陈济民牧师的文章《当神学家的意见不同时》,开篇提到的问题: “我敬重的两个神学家对同一段经文的意义有不同看法时,我该怎么办?”也一直困扰着我。我曾和主内的弟兄讨论过这个问题,大家普遍的看法是:各人根据自己 对圣经的理解,选择自己认同的观点。        从学术研究角度,陈牧师在文内对该问题的解答,值得借鉴。但从实际应用来说,笔者有些个人观点,愿与大家探讨如下(如有不当,敬请在主内担当):         其一,如陈牧师所述,出现这种现象,是由于主观问题(神学系统引起的问题:不同教派的解经不同),和客观问题(象征性语言引起的问题:圣经本身描述模糊)引 起的。而且,每个人都声称自己是以圣经为根本。笔者因此认为,虽然“唯独圣经”的观点本身,绝对是正确的,但是由于人为的主观偏见和客观模糊的介入,绝对 变成了相对,失去了“唯独”的特点。所以陈牧师其后提出的“唯独圣经”的权威性或力度,就被大大地弱化了。         其二,恕我直言,陈牧师所提出 的解经的基本原则较学术化。何为有“学术水准”的解经书籍?谁又是鉴定那些标准的权威机构呢?事实已经证明,头衔的大小、资历的深浅,与学说的可靠性、正 确性,并不一定成正比。此外,“看看谁说得比较有理”的原则,更多的是依赖于主观喜好,而非客观事实。所以,这个原则并不适合作为选择的标准,更不应该用 于鉴别圣经真理。         其三,陈牧师列出圣经中的一些基本教义,作为“包容”解经差异的底线。我很赞同陈牧师在主要问题上不妥协、次要问题上可包容的观点。可问题是,我们是否有能力列出圣经中的所有基本教义,并且达成一致呢?况且,你认为重要的教义,别人未必认同;而别人认为的主要矛盾,在你这 可能只能算是次要问题。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分歧,而这种分歧,既可以建造人,也可以拆毁人。         其四,如陈牧师所述:“当我们进入这个层次解经的时候,我们便会发现释经学中讨论的一个现象会呈现,就是个人的背景、世界观和灵命的情况,都会影响我们的看法,因此同样严谨解经的神学家,还是可以有不同的结论。”可见解经者的主观差异是很难避免的,甚至是必然的。         基于以上几点可知,过多地强调解经的“准确性”和“一致性”,并不能够解决理解差异问题,而且真理也并不总是越辩越明的。更何况,谁又能说自己的理解就是最正确、最全面、最可靠的呢?无休止的争论,不仅浪费了时间、精力,更可能伤害了彼此的心。         因此,我倾向于用正确的态度,缓解问题和面对问题,而非一谓地考虑如何解决问题。很多问题本就是我们无能为力的。陈牧师在文章最后提出的三种态度,值得借 鉴:“……信徒对不同意见的神学观点也就要有三种态度:第一是承认有差异;第二是学习接纳不同意见的人;第三是为他们祷告,求圣灵继续光照引领。”对此, 笔者还想补充几点个人体会:        第一,我们当有一颗谦卑的心。基督徒不论外在和内心,都要愿意承认自己的不足、能力的有限。我想这一点,是处理不同意见的最重要原则,是重中之重。        其二,明白每个人对真理的认知程度不同。每个基督徒的内在生命的发展程度不一定相同,因此每个人对基督信仰的理解也未必相同,强求一致是不实际的。例如,有 的基督徒认为天主教是异端,而另有一些基督徒视天主教如弟兄。对这样的问题争执得不亦乐乎,场面上很是热闹,可是对基督徒的生命又有何意义呢?解决了这样 的问题,对于提升基督徒的生命又有什么帮助呢?集中精力建造生命,岂不是更有意义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