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挣扎周记——当怀疑开始蔓延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皑觅 周一        今天是周一,竟然神奇地可以休息,让我觉得有些不适应,继而怀疑:是不是自己偷懒或不尽责了?         手里捧著圣经想读,脑海里却闪过一个接一个的人:A姐妹,今天要和她吃饭吗?B姐妹,几周没来小组了,要给她打个电话吗?C姐妹,这周她带查经,要和她预查一下吗?         我眼前的经文,似乎也不再对我说话,因为我满脑子都在问:“文本的意思是什么?要怎么来讲这篇信息呢?用什么例子来做引言?”         经文根本无法进入心里,于是我合上圣经,决定先祷告!对呀,怎么忘了读经前要祷告呢?周日不是刚和大家分享了读经前祷告的重要性吗?         而且我好像很久没有好好祷告了。教会刚起步,各项事工都有需要,同工又都很年轻,聚会场地刚找好,又出现了安全问题……这些都需要好好祷告。只是,祷告的时间比休息的时间还难挤出。教会人数虽然不多,关系却挺复杂。光是关怀人,就可以把我的时间用光,更何况还要联系场地,准备信息,做些翻译来挣生活费……         我每天早上祷告时,不到20分钟,就会被电话或脑海里突然冒出的事情打断;等到晚上祷告时,往往又不到20分钟就睡着了。结果,只好利用路上的时间,匆匆向主交托下一个要见的人、下一件要处理的事。        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祷告了!跪在床前,我开始一项一项地祷告。但是很快就累了,便说:“上帝,你都知道!我全交托!”         猛然间,我发现自己因为“太知道怎么祷告”而无法祷告了——我熟悉一套宗教语言、一套宗教程式,但是我却找不到与上帝亲近的感觉;我似乎有很多内容要祷告,一开口却觉得空洞无物了。         是我说得不够、练得不熟吗?我心里开始有些惴惴不安。这周日还要分享信息,感觉不到上帝的同在,我怎么来预备?        我努力想让自己摆脱这种不安,于是抓起电话开始约人吃午饭,准备进入别人的困境——安慰别人,好让我可以逃避自己的困境。 周二         早上照常灵修。经文一个字一个字地从我眼前掠过,却不做任何停留。昨天见面时,那位姐妹分享的挣扎,她所经历的怀疑,仍一直占据着我的脑海。她说,在这个物质至上的大都市里,在这个金钱和“关系”有着如此真实能力的体制中,上帝的能力相比之下真实吗?上帝的恩典真的会临到她吗?         我昨天安慰她的经文,对她而言,似乎那样苍白无力。她说我没有亲身经历过现实的残酷,无法体会。可是,圣经也是事实啊,上帝的能力不也是真实的吗?为什么她没有信心去经历呢?         我要为她祷告!然而,她的挣扎和怀疑,如同感冒病毒一样,感染了我的思绪,让我的祷告也变得苍白无力了。 周三         早上,细读周日要分享的经文。神学装备和解经训练让我很快便找出了经文要点,同时也找到了合适的切入点、例子……然而,还是觉得缺少底气。周一灵修时的不安,周二灵修时的怀疑,混在一起,挑战着我想要传递的教导。         想起昨天晚上和两位大学同学吃饭。在这座房价令人咋舌的大都市里,她们都有了自己的房子,还有了车子。一个在最贵的地段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另一个则在公司平稳地升职。而大学时似乎最优秀的我、还出国遛了一圈的我,却“混”得最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