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由上而下的来华宣教士——丁韪良(魏外扬)2021.08.04

基督教在华宣教策略,向来有两条路线的说法,就是以“内地会”戴德生为代表的大众路线,也就是以最快的方法,在最短时间内,让最多中国人信主,一切只为抢救灵魂,其余皆无关紧要。

另一条是以“广学会”李提摩太为代表的精英路线,也就是透过教育、出版等长期性的经营,赢得中国的知识份子,改变他们的世界观,为接受福音铺路。丁韪良所选择的,当然也是这种由上而下的宣教路线,而且表现得可圈可点,成就非凡。 […]

No Picture
编者心

奇妙的墓碑(郑期英)2017.07.20

戴继宗牧师说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偶尔还会冒出几句台语,因为他当年读的是台湾的公立小学,奠定了中文说读写的根基。海宣是华人宣教机构中,少有的从事跨文化的宣教机构,今年的夏令会是第38届,因此他这次讲道的主题,也围绕在宣教上。有天晚餐我们正好坐在一起,我就问起了关于发现戴德生的原配玛莉亚的墓碑一事。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从内地到高山 ──戴绍曾牧师克绍箕裘

张陈一萍   本文原刊于《举目》39期         身为戴德生的第四代,戴绍曾牧师(James Hudson Taylor Ⅲ, 1929.8.12-2009.3.20)的去世,留给后人无限的思念;而回顾他的一生,若以“克绍箕裘”四字形容,可谓再恰当不过。本文就戴牧师与三位 先祖之间的关系,探讨其精神上的一脉相承与扩大。 一、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 1832-1905)         戴德生,1832年出生于英格兰邦士立(Barnsley),1854年来华,1865年创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被当代宣教学泰斗温特(Ralph D. Winter, 1925 -2009.5.20)(注1),称为基督教宣教史上划时代的第二人(注2),将克理威廉(William Carrey, 1761-1834)所开启的基督教宣教“沿海时期”(Coastland Era)向前推进到“内地时期”(Inland Era)。         戴德生的内地宣教理念,来自德籍宣教士郭实猎(Karl Frederich August Gutzlaff, 1803-1851)的“褔汉会”──专门以训练华人深入内地布道为目标。戴德生于1849年得救、蒙召,自1850年起,全心准备来华;正值郭实猎访欧期间(1849-1851),受他影响是很自然的。然而,直到郭实猎1851年8月在香港去世,戴德生不曾见过他、也不曾直接从他受教;甚至,当“褔汉 会”的中国传道员欺骗事件传到欧洲,许多人大失所望,戴德生仍意志坚定,不加论断,只求自己能具备使徒的热忱、不屈不挠的精神、与向什么人作什么人的心 志,好合乎神所用。可见,他虽称郭实猎为“内地会之祖”,但真正引导他的是神自己,神才是他一生注目的焦点。 1. 不是中国,乃是基督──更高的爱 […]

No Picture
成长篇

祂永远信实-戴德生的信心之旅

可安歇 一         读《属灵的秘诀--戴德生信心之旅》一书,会使我们觉得犹如在观看一出以人的信心和上帝的信实为主题的活剧;读着他在书信中的见证与分享,又使我们在灵命长进上获益匪浅。         将近一个半世纪以前,戴德生,一个20刚出头的英国青年,无财无势,形单影只,抵达中国。当时的中国门禁森严,兵荒马乱。清政府忙于扑灭太平天国起义的连 绵烽火,枪弹横飞,曝尸遍地。再加上瘟疫猖獗、盗匪横行,更不用说缺衣少食、无医无药。更可怕的是,当时的中国人对西方传教士怀着深度的恐惧和不信任,更 有一些人对西方人视若仇敌,必欲“杀尽洋鬼子”而后快。那时的戴德生要在这样一个情形下深入中国内地开辟福音之路,就像是一叶小舟,却欲穿过狂风暴雨、险 礁丛生的汪洋大海一般,简直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们的父神以祂的信实和大能,借着这名内心坚实的青年,展开了祂在中国大地上的福音运动。从戴德生初次踏足上海港口,直到他73岁逝世于湖南长沙, 他在经历一连串难以想像的艰难险阻中,始终对上帝抱着百折不挠的信心;而上帝本着信实的本性对他的信心一一回报以丰厚的祝福、保守、引导和供应,实践了祂 对人的应许:“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诗篇》2:8) 二        戴德生的信心之旅和他宝贵的灵训,给了我们很大的教益:首先,对上帝信实的属性要有一个真理把握的认识。         慈爱、信实、神圣、公义,是神基本的属性。如同圣经里有许多经节启示上帝的慈爱、神圣、公义一样,也有好多金句表明了上帝的信实。“耶和华啊,你的慈爱上 及诸天,你的信实达到穹苍。”(《诗》57:10)“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反悔。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民 23:19)“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我们 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后》2:13)戴德生对此有极为深刻的认识,他在书中写道:“与‘不信’之罪相比,我所犯的其它罪 似乎是微不足道了。‘不信’其实是一切的主因,是我没有或是不愿意相信上帝的话,因而使祂成为说谎者!‘不信’是这世界的致命之罪……”         上帝说,凡信靠我的我必成就,在我没有难成的事;而我们却说,上帝啊,我投靠你,但我不太肯定你是如此爱我,我也不相信你能成就此事。这实际上就等于说, 上帝啊,你说你是万能的,但你却不能为我做成此事,你是在撒谎啊!这难道不是在以小信的人之心猜度、羞辱大能全能的上帝吗?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一遇到难 事、困境、失败,一般地,首先的反应是唉声叹气,惶惶不可终日,然后想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解决、去弥补,结果只能使事情愈搞愈糟。即便我们知道转向上 帝,在祷告中向上帝求,但也因信心不足,内心里疑疑惑惑,以至终不见功效。这就是因为我们对上帝的信实没有一个真理把握的认识。         戴德生在这方面给了我们一个好榜样。每当困难来到、打击临头,他自然而然地头一个反应就是仰望上帝,并全心全意信靠祂,因为他知道并且坚信这是唯一解决问 题的途径。正如他所说:“我有一位无所不能的父亲,我又何求于一无所能的人呢?”他在中国的50多年里真正做到了“依靠耶和华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实为粮。”(《诗》37:3)         其次,凭信心求,要按照上帝的心意而行,上帝的信实就必然会大大彰显。戴德生在给他创建的中国内地会同工们的信中说:“我们是上帝的儿女,顺服上帝的命令 去做上帝的工作,并单一依靠祂的供应。”他多次强调:“要记住,按照上帝的方式来做上帝的工作,断然不会缺乏上帝的供应。”主耶稣给了我们凭信心求的准 则:你们所需要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戴德生就是严格按照这一准则做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