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教会制度究竟是敌是友?

星余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举目》52期《 绝对服从? ──从服从牧师谈教会架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ab8c01011hcf.html)一文(以下简称《绝》文),和54期《让教会回归教会》(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ab8c0101468p.html)一文(以下简称《让》文),虽然都强调没有完美的教会和制度,《让》文也肯定《绝》文的例子和实际做法,但两文相较,显然呈现了两种互相抵触的教会观。        《绝》文认为(姑且称为A观点),教会应建立明确的章程制度,尤其是能够权力制衡的集体领导制度(类似政治上的民主共和制),才能防止教会中的专权和分裂。 《让》文认为(且称为B观点):制度并不能预防教会堕落,相反,(过度)依靠制度,反而会限制圣灵的工作,取代了教会对上帝应有的信心。        笔者并不欲在这两种观点中做出取舍,也不认为教会制度之争,或教会中种种复杂、痛苦的问题(如教会分裂),能有任何一劳永逸、放诸四海而皆灵的仙丹妙药。相 反,笔者只想指出:正如在信徒生活中,信心与行为其实不矛盾一样,教会生活中的制度和信心也可以共存,圣灵管理和制度管理并不对立、可以互补。         在实际运作中,无论教会整体还是教会领袖个人,其实永远存在着自由与控制、激进与保守,权力集中与权力分散之间的张力。正确的立场和定位,既不在两端,也不在所谓“中间平衡点”,应视具体处境和具体问题,不断摸索和调整。这一摸索的过程,是教会成长必有的痛苦。 赞同之观点         笔者牧会经验有限,但亦经历教会分裂的痛苦、意见不合与权力之争的伤害,也有幸遇到过对立双方互相饶恕、冰释前嫌,以致教会复兴的祝福。以我的个人经验,我 觉得《绝》文的徐、龙两位作者,和《让》文的作者神仆老麦,说得都有道理,而且两者都提供了实际的事例和中肯的建议,其深爱教会的情怀也令人感动。        在具体观点上,笔者同意《让》文的许多看法:        1.《使徒行传》和“保罗书信”中的记载,不应成为21世纪教会的规章。这其实牵涉到解经的原则,就是不应把叙述性经文(description)当作指令性经文(prescription)。         2.在教会中要求民主立宪,其背后的“制衡”、“监督”等观念多来自西方政体,并不能从圣经中找到绝对性支持(《让》文中提出的米利暗、可拉和保罗,还有《让》文没有提的士师时代,“各人任意而行”,都是很明显的例子)。圣经并未评判民主宪政和君主集权的优劣。        3.牧者长执所组成的团队管理,也可以成为少数人的专制;团队的决策,并不等于上帝的旨意。         4.互信互爱的彼此守望关系,比互相制衡的管理模式更重要。         然而在另外一方面,也必须承认,《绝》文所提出的教会架构和管理模式,有很大的合理性和可行性,也基本反映了大部分较为健全的华人教会的现况。在实际运作中,虽然制度不能预防教会堕落,没有制度或制度不良却更容易加速教会分裂,毁坏更多宝贵的福音成果。        虽然制度的建立和维护,过程中也会产生冲突,但教会若缺乏明确的架构和规范化的程序,产生专权和冲突的机率势必大大增加。强调制度的教会,也不见得会像《让》文最后那则故事那样,不再依靠上帝的同在。我们无需因噎废食,不要因为制度可能产生弊端,就放弃建制的努力。 须因地制宜         正如萧寿华牧师所言,教会管理也可以是“教会靠着上帝的能力去顺服祂的一种表现”,“在教会里面勤奋地从事管理工作,其实正是一种信心的行动”。基督当然是教会的主,圣灵也当然会自由地在教会运行,同时,在大多数情况下,上帝会透过祂所设立的人来管理祂的百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