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介

新书介绍――《教会歴史中杰出的女性》

古今中外的教会历史中,许多女性在时代的转折点,都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她们却大多隐藏幕后,鲜为人知。另有一些才德的妇人,超越传统的框架,“敢为天下先”,成为一些特殊事工的先锋。在历史教科书中,这些女性虽然少被记载,但她们的贡献却不容忽视。 在这本小书中,我们特意介绍24位中西贤妻良母和单身女宣教士,作为教会历史中杰出女性的典范。 当你读到这些人这些事时,请试着“穿越”到她们身处的时空中,聆听她们的言谈身教;请与她们一同流涙求告;请投入她们的英勇委身;请观察她们如何在“成工”的男人身边,相夫教子;请正视这许多单身女性,如何在大时代的风云中,顶天立地。 本书内容已制作成视频,于2019-2020在[海外校园机构]的橄榄社区播出。海内外众教会的姐妹团契或各个(不分男女或年龄)小组聚会时,可以先播放视频,再阅读文章后,根据每一篇文章的讨论题目交流分享。 24位人物视频总链接表     *欢迎向[海外校园机构] 订购,电话310-328-8200。每本定价9.95美元,外加运费,加州居民另加州税。港台读者可向当地基督教书店购买。

好书推介

欲穷千里目(苏文峰)2021.03.29

我们比较注重以罗马帝国为主体的大公教会,研究他们在西方历史中的传承、分合、更新、变革、宣教,却忽视了基督教(广义)在东方中亚地区并驾齐驱的发展。贺宗宁出版的这本《历史的空白》,可说是在中英文的教会历史书刊外,独树一帜的新作,其史料甚至近至21世纪。 […]

古今人物

教会历史中杰出的女性——燃烧的文字传教士苏恩佩(丁怡嘉、苏文峰 )2020.11.13

《突破》创刊时,苏恩佩还在癌症的治疗中,每两三个月就要去医院检查、取药。她近乎疯狂地投入工作,每天12小时以上,不断地为主燃烧,身兼编辑、写稿、公关、督导等职位。终于,1982年4月11日复活节当天,这根自焚的蜡烛燃烧殆尽,安息主怀,年仅52岁。苏恩佩过世前一天,跟蔡元云医生通了最后一次电话,她说:“我预备好了,没有一点遗憾!” […]

成长篇

挖掘教会历史,推动宣教工作(吴迦勒)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5.11.9,文/吴迦勒。温州教会自1867年建立以来,留下了很多可歌可泣的见证。这些见证,部分已付诸文字记录,但基本上为英文,很少是中文的。近年来,本地、海外的基督徒,自发、自费地做了大量工作,记录、整理温州教会历史。成果显著,亦激励了温州基督徒起来宣教。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不要患健忘症

今年感恩节,机缘巧合, 阅读了出版不久的中译本《清教徒的脚踪》。该书收录了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英国著名传道人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在“清教徒论坛”(研讨会)宣读的多篇论文。跟随着钟马田的笔端,我第一次走近(还不敢说“走进”)清教徒的生活。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中国教会60年(一):神的带领在哪里?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谢文郁        抗战胜利后,共产党和国民党逐鹿中原。到了1949年,虽然中国这片土地上仍有战火硝烟,但对于每一个头脑清醒的中国人来说,鹿死谁手已无悬念。         改朝换代已是定数,共产党成为执政者。对此,中国基督徒有人欢迎,有人悲观,有人疑虑。 基督徒应该如何面对新的当政者?教会何去何从?神是掌管历史的主,历史上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有神的带领。那么,神的带领在哪里? 新政府的态度         这一年,中国大陆有基督徒约100余万(不包括300余万天主教徒)。其中,84万隶属于西方宣教士建立起来的教会,其余的则隶属于地方教会(包括聚会所、耶稣家庭等)。          对于新政府来说,如何处理这100余万人是一件棘手的事。相对当时的4亿多人口来说,这100余万是一个小小的数目。但是,从一开始,中国的基督教就背上洋 教的称号,“和海外的西方列强有着不可分割的政治关系”。如何处理这100余万人,直接涉及新政府对西方列强的战略关系。         新政府成立后不久,开始驱逐西方宣教士。1951年1月,教育部接管了所有接受外国津贴的大学、教会学校和医院。1951年6月15日,上海《解放日报》公开宣称,“教会学校”这个名词已送进了历史博物馆。1952年之后,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就看不见公开的西方宣教士了。         政府还要切割中国基督徒和海外的联系。因为中国基督徒并没有整体性地对抗政府,他们不少人对新政府充满期望,并投身于新中国的建设中,所以新政府无意打击他们。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那就是,他们必须服从新政府的领导。         1950 年5月,总理周恩来先后3次接见基督徒代表,明确指出,基督教的最大问题,是和帝国主义的关系问题。他的原话是:“近百年来基督教传入中国和它对中国文化 的影响,是同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联系著的。基督教是靠着帝国主义枪炮的威力,强迫中国清朝政府所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而获得传教和其他特权的。因此,中国 人民对基督教曾产生一个很坏的印象,把基督教叫作‘洋教’,认为基督教是同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分不开的,因而也就反对基督教。”         而且,周恩来强调:“今天美帝国主义仍企图利用中国自己的宗教团体来进行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活动。”周恩来的这种说法,就是新政府对基督教的基本评价,也是政府处理基督教问题的基本原则。 吴耀宗横空出世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新政府直接对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这搅动了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的历史记忆,巨大的民族主义热情开始涌现。如何处理好100余万基督徒,使之与海外隔绝,并融入中国新社会,对于新政府来说,就有了直接迫切性。         10 月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中国基督徒如果不响应政府的宣传,公开反对美帝国主义,那就等于他们确实是西方列强侵略中国的工具。但是,中 国基督徒真能够摆脱“洋教”的指责吗?在和西方宣教士的长久交往后,要他们完全放弃积淀的西方情结,是符合神的心意吗?        切割中国基督徒和西方列强的联系,在政府看来,主要在这几个方面:一是断绝经济上的来往,二是组织上的独立,三是思想上的改造。         这个切割是政府要求的,但是,要完成这个任务需要教会的配合。于是,人们看到了一场由政府主导的基督教“三自运动”。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本笃16世的退位及教皇的历史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贺宗宁            教皇(教宗)本笃16世于2013年2月28日辞去教皇之职,正式退位。这在西方国家引起不小的波澜,因为教皇是终生制(上一次教皇退位是在1415年,距今近600年,是天主教内部斗争的结果)。 在天主教里,教皇是基督在地上的“代理人”,有权决定人灵魂的去处。天主教也称耶稣的门徒彼得为第一任教皇。其实,这两点都是有争议的。            天主教根据的是新约圣经《马太福音》16章的记载。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权柄:原文是门),不能胜过它。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16:16-19)            对这段圣经,天主教的理解是:            1. 耶稣说教会要建立在彼得这磐石上(“彼得”的意思是“石头”)。            2. 彼得有权力决定一个人是否能上天堂。            3. 教会历史上,彼得是第一任罗马主教,也就是第一任的教皇。            很不幸的,这3点解释都是有问题的。            1. “彼得”这个名字,确是“石头”的意思,但这是一个阳性的名词,而接下来耶稣说的“磐石”,是阴性的名词。所以,耶稣指的,应该不是彼得。            不少的解经家认为,耶稣所说的“磐石”,是指彼得说的“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太》16:16)。教会是建立于“耶稣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的真理上面。接受耶稣为基督,承认祂是上帝的独生爱子,为世人的罪来到世上,在十字架上受死,这才是教会建立的磐石。           “基督”的意思,是“上帝所膏立的”,就是犹太人所盼望的弥赛亚。在犹太人习俗中,凡是君王或祭司都需要经过“膏立”。            2. 耶稣虽然在《马太福音》19节说了“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好像是把人进天堂的权力交给了彼得(天主教甚至推演出,彼得的继承人──所有的教皇,都有这样的权力)。然而,就在《马太福音》18章18节,他也对所有的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所以,明显的,这个权力是给了所有的门徒,也就是整个的教会。            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教会若是能带领人相信那建立教会的磐石真理,那信了的人就可以进天堂。不然,人就不能进入天堂。           3、教会历史上,并没有证据表示彼得是第一任罗马主教。事实上,在第一世纪,教会根本没有“主教”职位。在新约书信中,凡是提到教会领袖,用的都是复数。也就是说,教会在开始的时候,没有教会是由一个“主教”来带领的,而是好几位领袖同工、一起带领。            看教会历史可知,彼得是在罗马尼禄皇帝时被处死的。即使彼得是基督教教会的领袖,他也只是领袖之一。而那时的罗马教会,也不在众教会中最具影响力的。事实上,在彼得被殉道之后的主后70年,罗马将军提多攻破耶路撒冷、毁掉圣殿之前,耶路撒冷教会才是当时所有教会之首。那时,没有所谓“教皇”这个职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