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视篇

双城记——城市家庭教会的新挑战

刘同苏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2010年,我两次回国,行程中特别关注了A和B两城的教会事工情况。观察两个城市的教会发展,可以发现城市家庭教会正在面对新处境、新问题、新挑战,同时,也是新的机遇。 A城印象:新都市人,新城市家庭教会         都市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种文化。         都市化是文化的变迁,是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都市化必然伴随着人口的迁移。都市像一个磁石,将以往散布在农村的人吸引过来,高密度地聚集在都市里面。         据统计,目前中国城市居民的60%来自农村。在这方面,A城与北京或上海的情况类似。在大街上行走,仅仅依据衣着和口音,就不难看出,A城本地人已经不占多数了。而那些外来人口,并不是在A城“暂住”的过客,而是为A城社会文化做出贡献的居民。         笔者在A城,光顾过4种类型的餐馆,分别是:所有食物价格都在5元人民币以下的最廉价的面食店,门面简陋的低档餐馆,有一定装修的中档餐馆,以及装潢具有独特文化风格的高档餐馆。这些餐馆的经营者来自苏北、安徽、东北、四川,就是没有本地人。          这种情况绝非局限于餐饮业。一位民工教会的传道人,自豪地告诉笔者:A城所有新建的大楼,没有一栋不是外地人建造的。如果外来人群已经在A城的建设里面,发挥着如此大的作用,并构成A城文化的组成部分,难道他们还不是A城人吗?         “农民工”或者“外地人”的称谓,明显带有贬义的味道。工人就是工人,为什么要在“工”前面,加上“农民”两字呢?对农民出身的强调,不正显示了城市的优越感吗?他们住在此城,并造就著本城的繁荣,为什么还被冠上“农民”的头衔呢? 几种不同的类型         在A城,笔者观察了不同类型的家庭教会。A城并没有悠久的教会历史,本地人信主的不多,由此,本地人组成的教会并不多见。人员最多的是民工教会。        A城的民工教会有两种类型。一类以传统农村家庭教会的大型团队为背景,即与故乡的大型团队具有结构性的联系,人员多来自同一省份,建制相对完善,具有传统农村家庭教会的固有风格。        另一类是民工弟兄自行建立的,与故乡的教会没有实质的联系。此类教会的成员,常常比较多元,来自不同的省份,有不同的教会传统,结构较为松散,但在教会建制与神学理念方面,具有较大的可塑性。         最后是白领教会。白领教会的主体是新A城人,间有本地人,主要是技术人员(包括技术工人)和教育程度较高的商人。此类文化成分的人,比较容易被本地人认同, 也比较容易建立本城意识。白领教会的教导体制与治理结构都比较完备,明显带有“北京模式”的印记。另外,在校园里面还有一些独立的,或以福音机构为背景的 学生团契。 没有真正的连接        尽管A城的一些大教会之间,已经有了初步的接触,但总体来说,A城的教会并没有真正连接。主要的障碍,既有社会文化方面的,也有教会传统方面的。例如在社会文化方面,虽然大家都在A城,各教会却仍称为“温州教会”、“安徽教会”、“河南教会”……         最富有的当然是温州教会。温州教会与故乡的教会有着严密的组织关系,结构完整,财政资源丰富,有定型的神学传统与教导体系,具有强烈的组织扩张意识(但不一定是传福音的意识),其成员多来自工商业背景。         在温州教会里,有文化的优越感。无论有多少人在场,只要两个温州人遇见,他们只肯使用温州话。这种执著是有象征意义的,就像上海人只肯使用上海话,俄国贵族非说法语不可,那是优越身份的显示。这已经足以将温州以外的人,阻挡在温州教会以外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感谢教会,饶恕教会——与如音姐妹谈心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范学德 如音姐妹:        我读了您在《举目》50期上的《对教会的八个困惑》。        我曾问过同样的问题,我也失望过,我还在寻找的过程中,但上帝恩待了我。         大概都一样吧,我们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深深的渴望,渴望那完美无缺的天堂。正因为我们有这样的渴望,所以,我们才追求;也所以,我们才失望,甚至绝望,因为,我们在人间看不到天堂。 我绝不再流浪         我是1991年秋,第一次接触教会。那时我到美国不久。         在教会中有那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唱赞美诗,第一次听讲道,第一次查经,第一次被称为慕道友,第一次听牧师说:“让我们低头祷告!”我低头了,但没有祷 告。还有,在聚会结束后,第一次有那么多的人来向我问好……我真的以为找到家了,疲惫的心从此可以安息,怀疑为信仰所代替,爱的洪流冲走仇恨和一切污垢。         但是,没有多久,我就失望了。我在教会中看到了黑暗,并且,不止只一处,不是一时。         那时,我甚至为我在教会中发现的黑暗而自豪,认为自己目光锐利,正直,不虚伪,认为你们基督徒信了主也和我没什么大差别,半斤对八两,五十步笑一百步,彼此,彼此。         过了很久以后,我信了主之后,我才问自己,我到教会来要找什么?看什么?得到什么?上帝把我带进教会的目的何在?         不错,教会是有毛病,哪一间教会都有毛病。这些年间我去过许多华人教会,迄今为止,完美无缺的教会,我还没有发现一个,一个也没有。但我问自己,我到教会来,就是为了找毛病的吗?如果我的眼睛只看得到垃圾,看不到别的,那么,是我自己出毛病了,我把自己变成了垃圾筐。         天父要我看到什么,圣子耶稣基督要我看到什么?当圣灵感动我时,我在教会中看到的是什么?我问自己。         慢慢我看到了,教会是“神的家”,是上帝赐我的家。生活在这块大地上,神只给了我这一个属灵的家园。         我本来也属于无家可归的族群,衣衫褴褛,心灵破碎,罪孽深重。然而上帝没有嫌弃我,他祂把我从那群人中呼召出来。他祂说,孩子,回家吧!         如因姐妹,你知道吗?当我在祷告中用儿语轻声呼唤“爸”时,我泪流满面。“爸,我找这个家找得好苦!”         从此立志,无论教会如何不完美,我绝不再流浪。         是主耶稣为我们在地上设立了教会。为了我们不再流浪,祂从天上流浪到人间;为了我们与上帝联合在一起,祂在十字架上甘愿自己与天父分离;为了我们的生,祂去死;为了我们纯洁无瑕,祂自己承担了我们的全部罪孽和污垢。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上帝在人间(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陈济民 倘若你对一个从未接触过基督教的中国人说:“我明天要上教会。”他很可能根本不知道你在讲什 么。在日常生活中,多数中国人听过寺庙,但不知道“教会”是什么。倘若你又对他们说:“我是信耶稣的,每7天就有一天,我们这些信耶稣的人,都会在教会一 起敬拜上帝。”他大概会猜得到:上帝就是基督教的神祇,而“教会”就是信耶稣的人的寺庙。但是,他不会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这样做? 在中国人的脑海中,要拜神随时都可以上寺庙,敬虔的佛教徒也可以每天在家中诵经。集体性拜神的事,最多每年参加一两次就可以,哪有固定每七天一起拜的?“教会”对传统的中国人而言,是一个新名词。每星期固定拜神,也是一个新的宗教现象! 这倒不是说中国人不懂得集体生活,我们向来是以家和家族为中心的。进入20世纪后,我们也强调国家观念。但是,无论是谈到家或国,我们都有一些相当不愉快的经验。因此,我们讨厌吃人的礼教,反对封建专制,也害怕人民公社! 至于教会,读过西方历史的人都知道,教会也曾经扮演过欺压者的角色,我们当然同样也对她缺乏兴趣。 有趣的是,有一次,一位研究人类文化学的中国学人造访美国一间神学院,在谈话中有人问他:“在你看来,基督教对中国现代问题会有什么独特的贡献?”他的回答竟然是:“教会。” 若要明白教会的重要性,我们就需要谈以下两个重要的圣经真理。 一. 圣经中的“家”与“国” 在旧约圣经中“雅各”和“以色列”这两个名词,可以指一个人(《创》35:10),也可以是指“雅各/以色列”这个大家族中所有的成员,就是国家中的人民 (参《赛》48:12)。旧约圣经追溯以色列这个国家的渊源,是表明他们这个国家中的人民,本来都是一家人,而上帝施行救赎时,祂不仅是救一个人,也是救 这个人的家族。当上帝呼召摩西带领色列人出埃及时,祂自称为“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6),也是以色列人 “耶和华你们祖宗的神,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16),祂拯救的对象则是“以色列的儿子”(《出》3:10原文,也就是以色 列的子孙,和合本译为“以色列人”)。而上帝救这些以色列人的子孙出埃及,目的是要他们“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参《出》19:6)。整个国家民族的特征,就是集体敬拜事奉上帝。所有以色列人都享有这种与生俱来的特权,也必须履行这种特权所带来的义务。因此,出了埃及以后,他们也就在旷野中组织起 来,成为一群以敬拜神为中心的“会众”,古代希腊文的70士译本译为“教会”(参《申》31:30)。 主耶稣降生以后,祂传讲上帝国的福音。在这个上帝的国中,国民的身份不再以血缘界定,而是以信耶稣为准则。但是,上帝国度中的人是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为伍(参《太》8:10-12)。 使徒保罗也说信耶稣的人都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参《加》3:29),而使徒彼得则引用《出埃及记》19:6,说他们 “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彼前》2:9,采用的是70士译本的译文) 新约时代信耶稣的人,都是亚伯拉罕的家人,是上帝国的公民(参《弗》2:19)。因此,我们在《使徒行传》看到五旬节圣灵降临以后有许多人信了耶稣,就说他们生活在一起(参《徒》2:42-47),甚至说初代的信徒们还是上圣殿敬拜神(参《徒》3:1,21:26等)。 保罗写信给帖撒罗尼迦的教会,说他们信了耶稣,就是离弃偶像而服事上帝(参《帖前》1:9)。“服事”,这个动词在旧约是“敬拜”的用词。在《罗马书》,保 罗也使用旧约敬拜的语言,说信耶稣的人要将自己献给上帝为祭(参《罗》12:1-3)。主耶稣更是指出,虽然新约时代敬拜上帝的人,不再限于犹太人这个民 族;敬拜上帝的地点,也不再限于耶路撒冷,但“敬拜上帝”这件事,反而更完美地呈现出来(参《约》4:21-24)。 无论是在旧约或新约,敬拜上帝都不仅是个人的事,也是群体的事。有权利敬拜上帝的人,在新旧约时代不一样,但两种时代都有敬拜上帝的群体存在。 简言之,在现代,“教会”这个名词让人想到的,是一种组识,甚至是一个地方或一橦建筑物。在圣经中,“教会”这个名词最基本的意思,则是敬拜上帝的群体。倘 若敬拜上帝,是“教会”这群体最重要的事,而基督徒又是要敬拜上帝的,他就自然是这群体,也就是教会的一份子。若有人说自己是基督徒而不是教会中的成员, 就像我说自己姓陈而不是陈家的人一样,这是不可思议的事。 二. 新约中的“爱”与“团契” 新约圣经谈到教会这个群体时,往往会指出教会生活的一个特点,就是教会中的成员是活在一个爱的团契中。 谈到“团契”,圣经中最独特之处,是说它有属灵的一面,也有地上人间的一面。在实质上,我们可以说这“团契”是天上的团契。原因有两个:第一,信徒最基本的 “团契”是与天父和主耶稣交往(《约壹》1:1-4)。这在上文已说过,做基督徒就是要靠着耶稣敬拜上帝。第二,基督徒相信的上帝,本身就是三位一体的 神。圣父爱圣子,将万有都赐给圣子(《约》3:34-35,17:2,5);而圣子也爱圣父,顺服圣父,常住在祂的爱里(《约》15:10)。也就是说,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内在不改,外在可变图(康来昌)

康来昌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汉朝贾谊写的《治安策》里面,对当时政治有一段评语:       “……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它背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言者曰天下已安已治矣……非愚则谀……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势,何以异此。本末舛逆,首尾衡决,国制抢攘,非甚有纪,胡可谓治﹗”        这段话改一下,可以用在华人教会上:        “现在的教会,该为之痛哭的有一项,该为之流泪的有二项,该为之长叹的有六项,它违背真理、不敬上帝的地方不可枚举。有人说华人教会在复兴,这不是愚昧就是骗 人……火种放在木柴下,没起火的时候,人躺卧其上,还以为很安宁,教会现况,与此无异。本末颠倒,是非不分,任意妄为,违反圣经,怎么能说是复兴?” 我们不看重教会         教会如此现状,令人有贾谊之恸,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不看重教会。        华人教会往往以为,我们出自改教运动,而改教运动强调“信耶稣得永生”、“唯独圣经”、耶稣是拯救者及主宰,我们从圣经中明白祂的旨意,得到属天的能力。所以,信耶稣就够了,看圣经就够了。教会不重要,可有可无。         其实,这不是改教思想,而是错误的无教会主义。         华人信徒受福音派影响,喜欢从中世纪就开始有的、在敬虔主义及复兴运动后大量兴起的“灵修小团体”,比如早期北美查经班,后来的各种跨教会的团契,或教会内的小组。这些小团体运作起来,比较灵活、温馨、有效率,似乎比僵化、体制化的教会好。         倪柝声等本土领袖对西方教会的强烈攻击,也使华人对较有传统组织、历史源头的宗派产生反感。倪柝声认为,西方宗派不是教会,反倒是抵挡神的。这种论调现在虽然不太听得到了,但影响所及,仍使华人对教会传统、教会历史、教会信经,无知或轻视。        这些都有历史的形成因素,也有可取之处,但总的说,错大于对,弊大于利。我们现在一起来检讨。 加尔文论教会         独信耶稣、回归圣经,的确是改教家强调的美好真理。然而,他们是把这真理与教会(不论是有形或无形的)放在一起的。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如此论及教会(以下除了一句,皆取自旧译基文版):         因为我们的无知,懈怠,和心思上的虚幻都需要外援,好在我们心中产生信仰,并逐渐增长到完满的地步,上帝就体恤我们的软弱,给我们预备了这种援助;且为维持福音的传扬,祂就将这种宝库交给了教会。祂委派了牧师和教师来教导祂的子民。        上帝的旨意,是要将祂的一切儿女聚集在教会的怀抱中,不但是叫他们在婴儿和幼年时期,由她的扶助和服务得着养育,且由她仁慈的关顾得着管教,直到他们长大成 人,至终达到完全的信仰。因为“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可》10:9);凡以神为父的,便以教会为他们的母。(4,1,1,)        我们除非在元首基督之下与其他肢体联络,就不能盼望承受将来的产业……虽然四周的荒凉好像是宣布教会不存在了,我们却须记着,基督的死是有效果的,上帝总是 奇妙地保守祂的教会,好像将她藏在隐密处一样,正如祂向以利亚说:“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7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王上》19:18)。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不做流浪羊——论对教会的委身(吴迦勒)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吴迦勒 旧约犹太人的会,对犹太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从《出埃及记》开始,我们就看到“以色列的会”,这个会是全体以色列人“属灵的家”,是维系他们纯正信仰的纽 带。人若被赶出这个会,必受到全社会的唾弃。所以,在《以斯拉记》10:8里,我们看到:“凡不遵首领和长老所议定三日之内不来的,就必抄他的家,使他离 开被掳归回之人的会。” 在耶稣时代,犹太人为了阻碍耶稣传教,商议、定下:若有认耶稣是基督的,就把那人赶出会堂(参《约》9:22)。从这些措施上,我们都可以看出,“会”或“会堂”,对犹太人来说是何等重要。 新约基督教会和旧约犹太教会,在许多方面是一脉相承的,包括在这个“会”的概念上。教会对信徒来说,既是属灵之家,又有法庭般的权威性。所以,主耶稣说“……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保罗也说,教内的人由教会审判(《太》18:17,意即,犯罪的信徒由教会进行惩处)。他责备哥林多人彼此相争时,在不义的人(指不信主的法官)面前求审, 却不在圣徒面前求审(参《林前》6:1,在教会内部处理)。这些都让我们看出,初期教会在信徒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高的,信徒对教会的委身程度也是很高的。 然而近年来,我们看到教会在信徒心中渐渐失去权威性、约束性,信徒对教会渐渐失去委身的心志。有些信徒在多家教会间流浪,如同漂流的浮萍。而信徒的流动性一 大,教会的牧养就会产生漏洞,无法照顾好每个信徒。这对教会是不利的,对信徒则更不利,因为信徒可能在游走过程中,不知不觉就消失了。 一、羊必须生活在羊群里 不管是新约还是旧约,都把上帝的百姓比喻成羊,如《以西结书》34章、《约翰福音》10章,还有《诗篇》23篇。大卫也说上帝是他的牧人。 羊有一个很显著的特征,就是必须过群体生活。当一只羊离群索居时,很快就会饿死、渴死,或被野兽吞吃。羊是很笨的动物,离不开牧人的牧养和保护。不过牧人不 可能撇下整个羊群,去照顾那只离群的羊,所以如果羊一再离开羊群,牧人很难有精力一直单独照顾它。所以,羊必须自觉地留在羊群里。 基督徒也一样,必须过教会的集体生活。一个基督徒不可能只和上帝建立关系,却不需要和其他基督徒建立关系──除非是在特定的环境里,有神特别的带领,才可暂时离开教会。 只有在教会里,基督徒才能通过共同敬拜、彼此交接、彼此看守、互相劝勉,和弟兄姐妹建立起属灵的友谊,才能一同站立得住、携手共进。特别在异端四伏或到处有逼迫的环境里,肢体之间的劝勉、鼓励,显得尤为重要,“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参《传》4:12)。 某些特殊人群如吸毒者,更是需要在教会的环境里,才能终生不再受毒品的诱惑。内地会阚裴迪牧师百年前说过,吸毒者“要获得彻底的解脱,唯一的途径便是换一种 心灵,换一种生活,换一群同伴。而这些,只能由上帝和祂的教会给予。”所以,温州的荒漠甘泉戒毒团队,要求戒毒成功的人必须坚持参加团队安排的聚会。 作为羊,我们今天必须知道自己的需要,安心在一个固定的教会,过稳定的团契生活。 二、为什么会有流浪羊? 上述道理,大家可能都懂,可为什么流浪羊还是层出不穷呢?我想,可能有以下5方面的原因。 有自由主义思想 有的人喜欢自由自在、四海为家,这种人自然不太可能在任何教会扎下根来,他们是教会的流动人口。我想,只要他们参加聚会,不管在哪里都无妨,只是别指望他们会对教会有多大贡献。因为等他们和弟兄姐妹熟悉起来,马上就要告别了,况且他们也不会把自己的才干奉献给神。 2.在教会受过伤 以西结先知告诉我们:“你们这些肥壮的羊,在美好的草场吃草,还以为小事吗?剩下的草,你们竟用蹄践踏了。你们喝清水,剩下的水,你们竟用蹄搅浑了。至于我 的羊,只得吃你们所践踏的,喝你们所搅浑的。‘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在肥羊和瘦羊中间施行判断。因为你们用胁用肩拥挤一切瘦弱的,又用角抵触,以致使 他们四散。”(《结》34:18-21) 这个比喻,很形象地描述了旧约以色列民中的不公平、不和谐。今天教会里,也有这样的现象,一部分人造成另一部分人伤心。他们当然会受到上帝的审判,但是那些受伤的人,如果教会不能及时安慰他们,医治他们受伤的心灵,他们是很难再在这间教会待下去的。 我带过一个青少年点,在那里工作了4年,最后伤心地选择离开。原因我不便详说。作为一个带领人尚且有这种受伤感,何况那些平信徒或是普通同工?因此,我非常同情那些因受排挤、受攻击而选择离开的人。 3.觉得教会不合我意 一个人对教会的满意度,是会变化的。比如在刚信主时,他觉得教会里每个人都比自己好──罪人蒙恩初得救,当然看那些早作圣徒的比自己强了。弟兄姐妹对这个“初生的婴孩”,也会多一些关照。所以,他觉得教会生活很美好。 然而时间长了,教会里的人对他不再那样重点关注了,他觉得自己受了冷落。同时,他对教会,对弟兄姐妹的脾气和个性,甚至软弱,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开始觉得,教会里怎么这么多小人、粗俗之人!他如果自义的话,就会看不起别人,不愿与那些人为伍。于是,他心生去意。 4.个性与人难以相处 当一个人的个性太强,又不愿意为主舍己,他是无法在教会里与人相安无事的。他有棱有角,自然会在很多地方与人发生冲突,甚至无法与人相处。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委身教会?为什么?(周伟松)

周伟松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强调个人主义,一些基督徒也深受这种思想影响,于是就出现了“孤独的基督徒”——他们从一间教会跳到另一间,或者只是偶尔去一下教会。他们觉得,自己在家读经、祷告就行了,不用委身教会。甚至不参加教会,也能成为好基督徒。 这种观点,正确吗? 必须如此,非常必要 教会是神的殿,是神工作的地方。基督徒只有委身在教会里,和教会弟兄姐妹一起生活,才可能真正认识教会,以及教会的工作,才能不以错误的观点评论教会。 有些人说,从理性的角度出发,委身教会是没有必要的。笔者并不认同这句话。而且更重要的是,认识教会要用信仰的眼光,不能单用人的理性。 信仰不能和爱心分开——信仰是个人的行为,爱心则是对其他人采取的行动(注1)。人若不委身教会,是可以实现一部分信仰的,却无法去爱教会中的人。 基督徒不只要委身基督,也要委身教会。要成为基督徒,第一步是相信耶稣,第二步是加入并委身教会。第一个决定带来救恩,第二个决定带来团契生活(注2)。 通过教会,基督徒的信心能更好地表达出来。神呼召每一个人,叫他(她)具有信心,信心存在于每个个人心中,但这些个人并不是孤立的信徒,他们的信心,要通过 团体而产生(注3)。新约圣经提到“彼此”或“互相”超过50次(注4),包括我们要彼此相爱、彼此代祷、彼此鼓励、彼此劝勉、彼此服事、彼此教导、彼此 接纳、彼此荣耀、彼此担当、彼此饶恕、彼此顺服等。要做到这些,必须委身在教会里。 教会,到底是什么? 旧约圣经没有“教会”这个词,与它相近的词是“耶和华的会”,对应的希伯来文是qahal,可译为“会众”。新约中,“教会”的希腊文是ekklesia。 qahal和ekklesia这两个词,都有招聚的意思(注5)。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教会就是上帝招出来聚集的一群人。 旧约中的教会,是 指以色列民的聚会(《民》14:5“摩西亚伦就俯伏在以色列全会众面前”)。在新约里,耶稣在《马太福音》16:18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 上” ,这是新约第一次提到教会。在后来的《使徒行传》和使徒书信中,“教会”一词就普遍使用了(注6)。 教会就是神拣选出来的一群人,是过去、现在和将来属于神的一群人(同注6,《弗》1:22-23, 3:21;《西》1:18)。 教会是信徒的团体,是神的子民以团契的方式生活在一起。神在教会中工作,但教会不是神。神是创造者,具有全知、全能的特性;教会是受造者,由一群有罪的人组成的。教会依靠神存在,需要全心仰赖神(注7),并等待祂的最后救赎。 生命目的,蒙恩途径 基督徒的生命的重要目的,就是连接于基督的身体──教会,委身于她。如果基督徒都委身教会,遵行圣经教导,对外宣讲,服事人群,全心爱神,并爱人如己,神的国就会临到教会中,我们在地上就能体验与神的亲密团契。这是天国的预表,也是基督徒的终极目标 (注8)。 基督徒相交,早在初期教会就已开始,例如,基督徒在苦难(《徒》4:23)、祷告(《徒》2:42)、传道事工(《徒》4:31)、圣餐(《徒》2:42)及聚餐(《徒》2:46)中,彼此相交(注9), 建立关系。 基督徒相交的生活,包括擘饼、祷告、重担同担、彼此建立、彼此劝勉、合一等。这表明,基督徒是彼此相属、相互依存的。这样的关系,只有在信徒委身教会时才可能实现。 《约一》1:3:“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祂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 《约一》1:7:“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上述这两节经文告诉我们:基督徒是和天父和基督耶稣相交的。基督徒彼此相交,也可解释为间接与神和基督相交。我们只有委身在教会,才能与其他基督徒相交,并与他们一起分享属神的生命。 在基督里与其他主内弟兄姐妹相交,也是我们蒙恩的途径。《弗》4:16说:“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 长,在爱中建立自己。”教会中的信徒靠着基督联合在一起,按著自己的恩赐和功用,彼此帮助,就能叫基督的身体──教会,渐渐长大。在彼此的爱中,我们就能 得到造就,就能长进。 结语 […]

No Picture
事奉篇

美好价值的检验——你的教会在建立正确的根基吗?

欧伯瑞‧马福尔斯 本文原刊于《举目》51期 《哥林多前书》3:10-15;《犹大书》20         当你发掘你们教会所重视的价值时,你怎么知道它们是正确的?美好的价值应当符合至少7个标准:        1. 它是合乎圣经的。你能够在圣经里面找到这项价值吗?如果不能,它与圣经有一致性吗?事工所涵盖的每一项价值,都必须源自圣经,或与圣经没有不同。若一开始无法找到圣经的支持,并不代表圣经的支持是不存在的。         2. 它激发热情。这个价值触摸到人们的情感吗?热情与情感有关,也和理性有关。如果人们对一种价值怀有热情,必定也会对这个价值产生理性的想法。这个价值观会 激发人的内心,不会很快就被遗忘。这个价值观必须能鼓舞人心,并感动人们采取具体行动。美好的价值会以某种方式,或多或少地影响组织内的决定和人际关系。          3. 它是共享的。组织内其他的人同意并坚守同样的价值吗?这表示其他的成员也都选择了这个价值做为他们的价值。共享价值是共同目标的关键,人们在共同目标之下事奉,会强烈地委身在其事工和相关的活动上。        4. 它是持续不变的。这个价值能够承受时间的考验吗?更重要的,人们会25年、50年、甚至100年,努力为这个价值而活吗?核心信念必须保持完好无损。         5. 它是可以清楚表达的。每个人都了解这个价值吗?那些决定价值的人自己都不够清楚了解,那么组织里要去执行这些价值的人就会无所适从。一个信念是否清楚明确,要看你是否能把它写成文字。         6. 与其他价值一致。这个价值与另一核心价值互相矛盾吗?是否有些价值是不一致的?有时候在事工实际运作时,大家才会意识到,自己所订定的价值观会不知不觉在互相抵销。         7. 它是可以实行的。这个价值是否可以实际被执行呢?每项被接纳的价值都必须是能够被实践的;所有的主要信念都要和谐一致、清晰明确,这是极其重要的。这样的价值有极大实现的可能性。 —— 欧伯瑞.马福尔斯(AUBREY MALPHURS)改写自《价值导向的领导》(VALUES-DRIVEN LEADERSHIP)。BAKER BOOKS(A DIVISION OF BAKER […]

No Picture
事奉篇

这是谁的教会?——思想教会存在的目的

詹姆斯.柏克莱 本文原刊于《举目》49期 读经: “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 思想:        教会为什么存在?        向不同的人问这个问题,会得到形形色色的看法。你问牧师,他可能说:“教会是上帝的百姓聚集在一起崇拜、成长、见证和服事”;问孤独的寡妇,她会说:“这是 让我心智刚强的生命线,若缺乏教会的支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对幼童的父母来说,他们会认为:“在这个繁忙、失序的世界里,我们需要一个好地方让孩子找 到正确的价值,他们可以依循这些可靠的信念成长”;问青少年,他会说:“嘿,这是我和朋友来的地方,我们在这儿可以放松自在,我觉得在这里被接纳,甚至接 受挑战。”         问一位身心俱疲的平信徒领袖,你可能会听到:“我想教会是事工委员会大量制造附属委员会的地方。”        教会为什么存在?想想耶稣对祂即将成形的教会所说的:“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耶稣代表教会向天父祈求的是:“使他们都合而为一……叫世人知道……”你爱他们(《约》17:21、23)。        上帝早有一个计划,是与教会有关的,但却不只是为了教会。上帝的计划是要更多的人进入祂的国度,而教会是上帝为要达到那个目的,一个世人视为愚蠢、笨拙、反 直觉的途径。教会的存在首先要指出道路、引领外邦人进入信仰、拯救失丧的人、宣扬上帝荣耀的统治--使更多的公民归入上帝的国度。         是的, 在上帝慈悲的照护下,教会确实是提供安慰的地方,是敬虔价值的温床,属灵敬拜的舞台,关系的有机体,是基督徒享受所有丰富益处的地方。但教会不只是我们基 督徒可以经历这些额外福分的地方,更是其他人可以遇见耶稣基督,被圣灵掳获,归入永恒国度的地方。就像耶稣所说的,教会的存在是“要去寻找拯救失丧的 人”;教会不是从事娇养溺爱的事业,而是寻找堕落的人,并且为了接触外人,无视于自己的不便;教会的存在是做耶稣所看重的事,也就是祂自己所行的事。—— 詹姆斯.柏克莱(JAMES D. BERKLEY) 讨论:        1.如果一位中性的(neutral)观察者仔细观察我们的教会一个月,他对我们的核心价值(推动我们会众的是什么)会有什么看法?        2.这个看法符合我们所说的核心价值吗?如何表现我们真正的价值?        3.接下来的3个月里,我们可以努力改变哪一件事情,好赋予“接触未得之民”这项任务更大的价值? 编按:此文选自《今日基督教》之“建造教会领袖”系列材料中的一课:《核心价值》内的“灵修”部分。

No Picture
事奉篇

北美华人教会的文化与牧养

李仁洁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神期待教会在世界上,成为明光照耀。但不可否认的,教会依然是由在社会上生活的一群人组成的。基督徒在完成神的呼召使命的过程中,也不断受到周遭社会文化的影响。        世界各地的华人教会,因地域有各自的文化独特性。这些独特性,深刻地影响其信徒信仰塑造的过程,以及教会牧养的方式。了解这些环境的影响,以及社群文化的独 特性,对于认识并有效牧养华人教会,是相当重要的。笔者有幸在台湾牧会近9年,其后又在美国事奉近9年,在此不揣浅陋,曝献这些年(主要在北美华人教会) 的心得,与主内同道一同探讨思考。 冰冻的文化        刚刚从亚洲搬迁到北美的基督徒,常觉得 北美华人教会的敬拜方式,以及崇拜的诗歌,都比东南亚的教会要保守许多。其实这与移民的特性有关。当人远离故土,搬迁到另一个社会生活时,他不再有机会经 历母国的变迁,他对于整个故乡社会文化的理解,会停顿在他离开的时候。这种现象,或许可以称为,“文化的冰冻”。        移民短暂回乡探望亲朋 时,当然会察觉到一些表层的社会改变(建筑、街道),但是社会深层的文化价值、体系的改变,基本上他无法察觉到。例如现今中、港、台的社会文化,与20年 前早已不同。包括教会内敬拜的方式、吟唱的诗歌、对待传道人的方式,甚至夫妻相处之道、子女教养的观念等等,早已改变。但由于移民对文化理解的停顿,海外 华人教会在敬拜的仪式上,依然停留在二三十年前。        另一个造成文化理解停顿的原因,与华人移民的特性有关。华人第一代移民比较自外于美国主流文化,美国社会文化的改变不太影响到华人移民。因此美国人教会的敬拜方式、吟唱诗歌的改变,也很少冲击到华人教会的中文敬拜,通常只会影响到华人教会中第二代的英文崇拜。        若是有人在中文堂倡议什么改变、调整,第一代移民很自然的反应就是,请到英文堂去崇拜吧!所以第二代的年轻人,很难催促上一辈做出什么改变。       然而在中、港、台,因为年轻、年长者同语言、同文化体系,年轻一代必定会催促年长的接受改变。 社交的功能         北美的华人教会在普世的华人教会中,是最富裕、教育水平最高的,但信仰的质量却并非最好的。        德国社会学家韦伯(Max Weber)提到:每一个由人所组成的群体(民族、组织、宗亲、宗教团体等),都会透过定期的聚集,来加强成员对于群体的认同与归属感,同时也宣告,自己有别于其他人。        基督徒在教会的崇拜或聚会,当然也具有这种社群的功能。在中、港、台,教会的崇拜、聚会,主要是加强信仰上的认同,以及群体的归属感。但美国的华人教会,教 会的社群功能就不是如此单纯了,还兼具了华人文化的认同与归属感。这就可能产生一个陷阱:一个人自以为到教会是为了追求信仰,但实际上他可能夹杂了别的动 机,比如为了与其他中国人交往、说说中文、吃吃中国菜。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辉煌的难 ──后现代人的教会情结(杨天道)

杨天道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笔者不久前有幸观赏芝加哥交响乐团演出的莫札特纪念音乐会。邻座是位手捧漫画书、不修边幅的青年人。问起来才知道他在伊利诺州科技学院主修心理学,选择这专业的理由,是出于对人类心灵的兴趣。好奇之下追问他曾否造访过教会,青年尴尬地笑着展示当日在地铁里获得的福音单张,证明自己对基督教并无天然的敌意。         这令我想起几年前在友人家偶然遇到的一位普通美国男士,此公于闲谈中大方地承认,自己虽然不属宗教(not religious),却是属灵(spiritual)的人。他不去教会或者寺院庙观,但这不妨碍他用自己的方式与超自然对话、同宇宙的力量交流。         由是感悟到,后现代人并非无意基督教信仰,却显然对教会的一切兴味索然。他们也不排斥属灵的事和上帝的观念,只是反感教会将人分门别类,反感教会的制度化、教会自以为义的论断,和教会热衷控制人的权力欲望……         后现代文化对权威和制度的否定,对多元主义和自由思想的热衷,使基督教会无论在北美还是世界其它地方,都越来越多地沦为边缘的地位。在不少西方人看来,教会要么脱离文化和社会而孤芳自赏,要么热衷权力影响而不择手段,甚至压抑良知。        这些负面的形像不足以诟病基督教信仰,却都成人们对教会避而远之的理由。例如中国有许多人相信:人不必去教会,仍然可以拥有信仰生活。        真的是这样吗? 无母与无父         古代迦太基的主教居普良曾有言,“一个人若不以教会为母,也无缘称上帝为父。”(One cannot have God for one’s Father who has not the Church for one’s Mother)居普良更著名的“教会之外无救恩”的论点,延续到马丁‧路德的思想中,也深刻影响了西方教会的救赎观,以致于在许多基督徒的心目中,离开教 会便代表离开上帝。但这并非空穴来风的无稽恐惧,反而是一波又一波的逼迫之下,信徒在一个敌对的世界中,不得不坚守住的最后阵地。         今日我们怀念初代教会四海一家、相濡以沫的温馨,却忘记了那也是一个被推至社会边缘的群体的生存本能。耶稣吩咐门徒“你们要彼此相爱”时,听众应该明白祂未曾道出的意思:作为祂的门徒,根本无法指望从世界得到爱。除了在基督里的弟兄姐妹,没有人会爱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