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一堂谈心课(林秋如)2021.07.2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7.20 林秋如   学生们陆陆续续走进教室。内向的彪形大汉橄榄球明星最后进来,把沉重的书包往桌子一甩,一屁股坐下,喘一口大气儿,轻声好奇地问旁边的游泳健将:今天玩啥游戏? 下午这堂高阶汉语班,是学生们和我最喜欢的课,我早就准备好他们爱吃的点心,把我的宝贝桌游《合家欢游戏盘》放在教室最中央,然后开始今天的口语表达练习。   凯莉:唯一被爱的时刻 凯莉抽到第一个记忆分享题:“回忆被爱的时刻”。她愣在那儿,久久说不出话。这个聪慧能干的女孩儿,每天凌晨3点半起床,4点开始奥运泳队训练。她缓缓地说:“我妈妈是非常精明的搞科研的人,一天到晚出差,我爸爸常年驻守南极洲做探测,我的生活都是自己料理,偶尔帮妹妹做个饭,说真的,我唯一觉得被爱的时刻,就是在这儿上中文课的时候。” 全班同学哑然无语。突然有个学生站起来,走过去拥抱她,接着,其他同学一个接一个,上前抱她,连大个儿的男生们,也在偷偷擦眼角的泪水。   文杰:躲藏在浴缸 文杰接第二棒。他看起来挺紧张,指针停在紫色盘,题目是:“回忆一个躲藏的地方”。他犹豫了一下,慢慢走向前面的白板,画了一个浴缸。 文杰是个特别害羞安静的孩子,从来不说话。辅导中心的老师曾吩咐我要特别关照他,因为他在童年时期遭遇过性侵,导致不愿开口说话。然而在语言课里不说话,对他和我都是极大的挑战。 我让其他学生理解某些学生有特殊的需要与特权,奇妙的是,这些学生都有惊人的同理心,从来不问为何文杰不开口说话。我总是走到他身旁,轻声问他的想法,有时他会用几乎听不到的音量回答我,有时他用画图的方式回答我。   志豪:复杂的生活 开朗的志豪大概是不希望让文杰太尴尬,大声喊著,“该我了!该我了!”他兴高采烈地甩骰子,骰子落在橘色的思考题:“哪些事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复杂?” 他俏皮地转转眼珠子,“啊!这太容易了!我爸离婚两次,他现在的老婆是第三任太太,我有一堆弟弟妹妹都不是我妈生的。怎么样?够不够复杂?”爱搞笑的志豪是班上的开心果,嘴巴特甜;但暗地里,他曾悄悄对我透露,他的忧郁和焦虑,使他的学习状态非常不稳定。   雨晴:和猫一起吃晚餐 志豪对雨晴眨眨眼,“该你了,雨晴!”雨晴的骰子落在蓝色牌:“我最喜欢跟谁一起吃晚餐?” 这个即将进入哈佛的准新鲜人冷冷地说:“我最喜欢跟我的猫一块儿吃晚餐,因为我妈自个儿在她房间吃,我爸要不在外头吃,就是在他房里吃,我呢?在我房里自由自在跟猫吃。”全班瞪大眼睛看着她,等著听下文分解,她说:“我爸妈早就各过各的生活,他们不想办离婚,因为他们觉得从经济的考量离婚太贵太划不来。”   子健:担心进不了医学院 子健干咳了两声,想打破沉寂,开玩笑地对雨晴说:“我去哈佛读书时,约你出去吃晚饭吧!”子健也拿到一张蓝色题:“常让我担心焦虑的是什么?” 其实,我们都猜得出他要说什么。“哎!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担心将来进不了医学院!我家三代都是医生,我可丢不了这个面子。我妈一天到晚告诉我其他同学的分数,真不知道她怎有办法打听到!烦死我了!我如果没进医学院,大概只好跳楼了。”   晓东:理想的生活是可以成天打游戏 “别别别!谈什么跳楼不跳楼!太不值了!”晓东瞪了子健一眼,顺手抓一张橘色卡:“叙述理想的生活”。“这简单!理想的生活就是可以成天打游戏,不愁吃不愁穿,找到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 安妮对晓东翻白眼,调侃他一句:“你真没出息!”晓东回一句:“欸,你怎么说话跟我妈一模一样?”安妮跳起来敲他肩膀。“喔,各位同学请注意,安妮也有暴力倾向,小心点儿!”晓东吊儿郎当地晃头晃脑快速抓一块点心吃。   明哲:我最沮丧的那一刻 明哲一边吃点心,一边拿一张蓝色卡:“我最沮丧的那一刻是……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对高中男生有点儿挑战性,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谈。 他擦擦嘴巴,低下头轻声说:“两年前,我爸跟我妈离婚,他们打了很长的官司,他们本来都去教会,闹离婚时就不去教会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爸要离开我们,我也不想再去教会,但是我大部分的朋友都是教会的人,我一下子好像跟所有人断了关系。 我真的很沮丧,当时有个教会里的大哥哥开始每周来找我打球,带我去爬山,渐渐地跟我聊心事。我相信一定是我妈暗地里安排他来跟我做朋友,我其实挺感谢妈妈,她自己承受痛苦,还为我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