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主题文章

艺术家信主后的张力(撒把盐)

笔者2005年信耶稣时,在我所在的那座省会城市,竟找不到一位信耶稣的艺术家同行﹗这令我沮丧不已,由此埋下一个盼望,希望能看见这座城市、这个国家、世界各国的艺术家越来越多信耶稣:生命重生,艺术也重生,一同走天路。 […]

No Picture
透视篇

儒家复兴和上帝荣耀(谢文郁)

历史上,即使在“痛打落水狗”的时代,儒家也没有被打成死狗。在话语权被剥夺的时代,儒家借着中国人的行为,表达了自己的存在。我们知道,佛教进入中国后, 在补儒的同时,自身也被儒化了(禅宗)。伊斯兰进入中国后,中国社会出现了儒化的回教徒。现在,马克思主义也走向了儒化之路。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后现代思潮冲击下的基督教释经学(庄祖鲲)

基督教的释经学,特别是在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运动之后,强调对原文圣经的研究及解释。而当时“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的口号,更表明圣经是基督徒信仰及神学唯一的基础与准绳。因此,圣经的“文本”(text),成为释经学的核心关注所在。所以传统上,释经学是解释圣经经文的工具,提供寻求及确定经文意义的方法。同时,传统的释经学强调,应该以各种途径,去寻求明白“作者原意”(author’s intention)。因此着重文字、语法、字源、语文及相关历史的研究。 […]

No Picture
透视篇

难题与使命 ──大陆青年知识份子的现况(小约翰)

我不知道为何上帝没有一开始就拣选中国人,像拣选犹太人一样。但有一点我深信:几千年了,中国应该转身归回上帝的怀抱。只有在共同的天父面前,我们才能如兄弟般相爱和平等,而目前正是接 受恩典和福音的机会。作家北村在小说《孙权的故事》中说过一句沈痛的话:“没有上帝,活着是残酷的。”我们已经残酷得太久了。许多知识份子能看到这一点, 令人感慨万千、唏嘘不已。 […]

No Picture
透视篇

不要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谢选骏)

再如,以中国的拆字游戏(“婪”是夏娃食禁果、“船”是挪亚坐方舟等等),来証明圣经的上帝,诚然是借用了我们在小学里就听说的、某人鼓动工人造反时运用的 聪明策略,如说“天”就是“工人”二字相叠(以中国的拆字游戏,向文盲的工人証明西方的革命理论),所以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天经地义等等。但这样的诠释可信吗?耐久吗?经得起考証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