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我如何能够读好圣经?(四之四) ──解经与文学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4期        在前三期的《举目》,我们介绍了三个正统解经的精神:第 一,正统解经坚信圣经是神的话,需要我们以敬拜的态度来研读。第二,正统解经追求回归圣经作者的原意,以圣经本身作为解经的最高权威。第三,正统解经的最 后目标,是更新我们的世界观,指导我们实现基督徒的文化使命。最后,在这一期的《举目》,我们要介绍正统如何理解文学在圣经中的角色,以及如何运用“文学 性的解释法”(literary approach)掌握圣经的信息。 神说话也重视修辞         神启示圣经,是透过人类的语言来启示自己。当神启示圣经的时候,并不是重新创造一种语言,而是继承人类语言的一切特质来启示自己。在圣经中,不论是叙事、诗歌、先知书还是论文,处处可见精心堆砌的文学巧思。         我们不需要惊讶,圣经本身也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例如在《以西结书》第7章,这一篇严峻的审判信息中,处处充满收割季节的文学意象(imagery)。神 说:“结局到了!结局到了地的四境。现在你的结局已经临到,我必使我的怒气归与你,也必按你的行为审判你。”(《结》7:2-3)神说话的对象,从文学的 用法来说,是对地说话,不是对人;这样的用法,凸显神与以色列之间关系的破裂,到一个程度,神只对地说话。这里所谓的“结局”,是指著农作物的生长已经来 到最后一个阶段。正如第10节,“看哪!看哪!日子快到了,所定的灾已经发出!杖已经开花,骄傲已经发芽。”神的意思是,这个地上已经满了罪恶,好像玉米 田里已经开满了花,谷物成熟的时刻即将到来,收割(审判)的时候就在不远了。         试想,神说话为何要注重文学修辞呢?神为何不直接简单地说: 我的审判即将来到!然而,神使用了有关收割季节的暗喻、象征、对比、情境主题(motif)与意象,诉诸我们的情感与心灵,引导我们整个全人融入在启示的 信息之中。我们越是默想这段信息的修辞,越能感受到整个文学铺陈所呈现的细腻、美感与爆发力。神不是单单地宣告审判的来到,神还要将审判的必然性、迫切性 与危机感深深地烙印在我们的心中。 文学的语言是动态的         文学的语言是动态的 (dynamic),也就是说,要从整个上下文来传达丰富的意义,意义又可以同时有好几种不同的层次。然而,现代哲学与语言学的发展,对于文学语言的特性 却经常抱持负面的看法,以为文学的语言是不精准的、难以用固定的方式解读、又经常对事实加以修饰或扭曲。哲学家们所信赖的,是机械化的语言 (mechanic),像是数学与逻辑,一次只能传达一个固定的意义。过去受到推崇的文学语言,如今反而被视为一种沟通的障碍。但神启示圣经,并不是用机 械化的语言,而是用动态的语言,意义总是在上下文中展现,甚至单字的意义可以在同一个段落中改变。         例如《罗马书》7:20,保罗说:“若 我去做所不愿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这里出现主词的混淆,因为一句话里有三个“我”,似乎意义都不相同。第一个“我”犯罪,第 二个“我”又没有犯罪,罪又住在第三个“我”里面。究竟这里的“我”是谁?是有一个我,还是有钗h个我?这个解经的难题无法从字源、文法或语法来解决,而 是必须诉诸整个上下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