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与思

公共信仰的大故事——在政选焦虑时刻(董家骅)2016.08.11

今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竞选基调,标志着整个美国社会的焦虑。

共和党候选人川普高举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并宣称自己代表着“法律和秩序”,吸引了大批群众的支持。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蕊的口号是“一起更强大”,也反映出美国选民对未来的忧虑,认为自己需要更加强大来面对外部和内部的挑战。

从两个候选人的竞选口号中,反映出的是美国公民对国家未来的观感:一个逐渐失序和衰落中的强国。 […]

言与思

在同志游行中呼喊爱?(王敏俐)2016.02.01

2015年10月底,全亚洲最大、参与人数最多的同志大游行在台北落幕。除了台湾之外,亦有来自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港澳、泰国等亚洲国家的同志参与。主办方表示,挑战性别与年龄的藩篱,是今次的诉求。身为基督徒,我并不赞同该运动的许多概念。不过很有意思的是,我发现许多参与游行的人,其着眼点并非全是同志议题。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我们的挪亚方舟

本文刊于《举目》64期 郑荣洁         每年夏天,我和小伙伴们都到山上去参加营会。在林中小屋里,我们阅读圣经故事、唱诗歌。我印象深刻的,是挪亚方舟的故事。我就此明白:上帝给挪亚远见,可是挪亚自己必须具备信心和毅力。         当挪亚在建造方舟的时候,邻居不断地嘲笑他,笑他胡思乱想、不着边际、浪费时间。我们可以想像那个情景:挪亚在沙漠里,建造一艘巨大的船、收集一对对的动物,累得汗流浃背……还要说服他的家人像傻子一般离开家,上到竖立在旱地的船上。许多人在他身边不断讥讽他,他唯一可依赖的,就是自己的信心和祷告。        这个故事,让我明白,做正确的事情,不一定有乐趣。        谁破坏了美好?          成长在加州,就像牧歌。加州有美丽的海滩、沙漠和森林。我喜欢户外活动,比如游泳、骑自行车、远足和潜水。我视此为理所当然。直到我上了大学,我才听到“全球气候变化”(包括温室效应)理论。我告诉自己,如果它是真实的,这将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巨大问题。          全球气候变化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夏季森林火灾的增加、引起饥荒的干旱、严厉的飓风、海平面的持续上升,破坏性的洪水,以及各种动物和植物的灭绝。有些岛屿或国家,土地会大幅缩小,甚至完全消失,像马尔代夫,塞舌耳和孟加拉。         在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科学家开始共同意识到,是人类的经济活动大规模地改变了这个世界!联合国“国际气候变化小组”(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在第二个报告中指出,气候暖化不能完全归咎于自然原因。该组织其后推出两个报告,均证实了前述的结论,并在2007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而今,全球气候变化已是科学界整体的共识。我也注意到,我所喜欢的自然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空气和水的污染,森林的过度砍伐,公园和荒野变成了工厂和住房,人偷猎珍稀和即将灭绝的动物,以夺取它们的角、牙和皮……         在中国,污染对食品安全及公众的健康,已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北京和上海的的阴霾程度超高,到了可引起哮喘的程度。中国超过一半的水源,是不可用的…… 人类生活的必需品——阳光、水、空气、植物和动物,这些美好的东西都遭到破坏了。人类只能责怪自己!       更深层的正义         17岁那年,我进耶鲁大学,选了环境科学和经济学专业。毕业后做了几年事,我又去了纽约大学读法律。当时,我还没有特别关注环境法,我只是想用法律和政府的力量,让社会变得更好、更公正。         然而,我在学习过程中发现,环保是个更深层次的正义问题,也关联到我们基督教信仰的一个中心议题。上帝要求我们好好管理地球,并要爱人如己。然而,我们显然没有遵守。很多时候,我们为了自身利益,故意忽略“邻舍”。         这个社会看重权力、金钱和关系。有钱的人只要付钱,让他人排队等候;有钱人的公司,可以借由谈判,得到特殊的法律保护和税收减免,他们可以合法开办产生污染的煤炭工厂;可以合法地把废料倾倒在贫民区……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哀哀地球,生我劬劳——谈环保的起步

本文刊于《举目》64期 张力扬        2013年4月底,我结束了在中国的访学。20多天里,除了与学生活力洋溢的心灵交流,亦站在临江的山岗上,眺望着夕照下蜿蜒的长河,遥想着历史中多少风流人物,倚栏赋诗,赞叹美景!可惜,千百年后的我,望着山脚下层层起的高楼、熙熙攘攘的人与车,再也无法产生诗意的联想。         车子、高楼、人潮,早已成为现代人生命的一部分。路边、河边、山边的凌乱度增高了,空气里的微粒、气味、声音,变色、走调了。废弃物增加了,但可回收废物未放进废品回收箱,却丢进了垃圾桶。现代生活不仅改变了人的审美观,使人的生活品质与从前大不相同,也使凌乱取代了过去自然环境中的美。  抚我哺我何艰难        基于过去20余年的科研经验,人们愈来愈明白,为我们劬劳、背负我们重担的地球,经历了什么样的艰难!近几年来,有些环境工作者曾整理出地球所受的7项苦难,他们的结论或许可让我们有些思量的空间。1. 大气层中,导致温室效应的气体持续增多。尤其是石化燃料释放出大量的CO₂(二氧化碳)与其他有机化学品,改变了自然界里碳循环的均衡,对气候与空气品质都造成很大的影响。自2009年起,联合国连续召开了多次气候高峰会,期望各国政府订定减碳目标。但几年下来,情况未见改善。(编注)         2. 为了提供传统能源,地球正面临重重危机:海域钻油造成多起严重漏油,污染、伤害了海洋生态。在阿拉斯加极区开采原油,又影响北极熊等生物的生存空间。使用燃煤发电,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留下煤渣处理等问题。海啸造成日本核能电厂受损,辐射扩散……         3. 人类的“扩张”与“占有”的欲望,造成了资源与环境的许多问题。就算全球人口只有现今的1/3(即100年前的人数),人们只要手中有钱、有权、有势、有科技,就会向山岗、水岸、海岛、大洋推进,竭尽己能,开采资源、开发建设、满足享乐。         人的贪欲,降低了人对生命价值的尊重,使人蔑视他人以及其他生物的存在,使社会中抢夺、破坏增多。环境衰败,正是人价值观低落的表现之一。         4. 由于欲望的扩张,过度消费(Over-Consumption)成为现代人生活的写照。不管生活多丰富,人类总是不满足,需要更多的物质、更高的享受。这导致分配不均,并制造出过多的废弃物。据EPA统计,自2010年以来,全美固体废弃物总量,每年超过2.5亿吨,几乎是1960年代总量的3倍。50年来,平均每人每天废弃物产量增加1倍,而回收率仅达1/3。这么多的废弃物,使空气、水源等污染。人类健康的问题更层出不穷。         5. 为了满足人们愈来愈大的消费欲,地球所存的资源受到极度的压榨:森林过度砍伐、涸泽而渔……以及为了增产而使用农药化肥等等,使地球日渐丧失自我调节与再生的机能。         6. 为了供应人类生活所需,化学品使用愈来愈广泛,造成有毒化学品泛滥。不只是在城市,山间和水域都不能幸免。研究报告指出,在北极与南极的冰山冰原里,都测出了人造有毒化学品。这是因空气中的有毒物质,经由大气流转,使极区成了污染物搜集站。         近年来,又有科研发现,在喜玛拉雅山峰上,也测出有毒重金属。这恐怕都与工业生产带来的污染,以及废物处理不当有关。         7. 目前,全球已有1/3的人口,缺乏清洁的水源,且此情况继续恶化。据联合国水资源组织估计,到2030年,可能有50%的人口无法取得清洁的用水。         难怪有人质疑:人不就像细菌、癌细胞一样,盲目地蔓延,摧残着地球的健康?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身在职场,心无名利场

陶婷婷 本文原刊于《举目》56期        希望上帝带领我在职场上的心灵成长经历,可以帮助更多的朋友了解上帝在我们工作上的祝福,并做到身在职场,心中无名利场。 野心勃勃受挫折        13年前,我以秘书的身分,进入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科技部门。我和前后4任领导,都合作得非常好。很快,我开始管理一个部门,也在技术领域里找到了非常适合自己的职业平台。         随着职务的晋升,我的内心也发生了变化,我开始注重名利、争竞,开始不满足、放不开。        两年前,我野心勃勃、意气风发,主动要求从集团调到下属的一个产业总部,管理一个部门,打算干出一番事业。        然而不到一年,这个产业的领导就换了。新领导上任后,开始整合组织。不管我将自己负责的业务理念说得多么合乎情理,都没有得到新领导的认可。海归背景的领导,还对我曾经的秘书背景颇有微词。        我受到很大的伤害。这是我工作10余年在职场遭到的第一次变故,有些心灰意冷。几个月后,我又调回到集团。虽然很多人认为,这对我是个好事,但是我原先在集团的工作已被人接手,我只能重新拓展业务。一切归零,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生活更加忙乱了         在如此灰色的心情下,朋友介绍我去教会。真有上帝吗?上帝可以帮助我吗?我想试试。 我频繁地去教会。和教会的弟兄姐妹在一起,我感到非常温暖。我开始祷告,想看看上帝可以帮助我什么。几次祷告得到奇妙的应许后,我对信仰越来越热情,越来越相信上帝的能力。        于是,我把精力从职场“转战”到教会。我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不重要,我对工作,对领导、同事都失去了热情。既然早晚要上天堂,我只需要修炼属天的生命即可。我计划辞掉工作,全职传道,为上帝奉献。这才是有意义的人生!         我开始对工作不专心,差不多就好。我热情地到处宣讲福音。耶稣不是说过:“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参《太》16:24,《可》8:34,《路》9:23)这样一来,我的生活更加忙乱……         我开始怀疑,上帝真的要我全职服事吗?还是说,那只是我自己的意愿?只有全职服事才算爱上帝吗?如果大家都不去工作了,上帝造的天地万物又由谁来管理呢?        我祷告、求问上帝:“上帝呀,请你给我指明道路!”上帝真的通过布道会和牧者的证道启示我,我开始学习祷告,学习安息在上帝的里面,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敬虔,和一味追求属灵的恩赐。        我渐渐明白,职场也是上帝的呼召,也是重要的禾场。我的职业不是自己白白得到的,也是上帝一步步带领的。 涟漪不起心安稳        我开始专心工作,祈求上帝赐给我更多的职场智慧和力量。我在公司组织了一个小小的查经班,在每周五中午,和初信的同事分享圣经。我也开始一对一地传福音,结合圣经,将生命的感悟分享给同事。圣诞节时,送同事们一些有信仰含义的小礼物等等。        作为集团兼职讲师,我给集团新员工上培训课程《高效能人士的7个习惯》,将作者的属灵气息带给大家,帮助大家心灵成长。我也不再强迫灌输圣经知识给别人,而是努力用自己的言行和喜乐感染别人。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共享互助,你呼我应 ——读《基督徒写博客》有感

姜洋 本文原刊于《举目》39期       读了《举目》34期,郭易君的《基督徒写博客》(下称《基》)一文,心有感触,故撰文回应,更为呼应。       有人称博客(Blog)是“五零”式(零体制、零编辑、零技术、零成本、零形式)的个人出版方式。而基督徒通过写博客,更是一种网络时代的传福音方式。这种传福音的形式是便捷的,传播速度是惊人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所以,基督徒在写博客的时候,要慎之又慎。什么可以写,哪些事情不要涉及,都要三思而行。对此,笔者就博客的一般性问题,以及博客浏览者、博客主人所应注意的事项,简要讨论如下: 核心──共享与互助        博客是一种典型的民间文化(也有人称其为草根力量),形式自由,题材自由。网民普遍认为,博客是个人性和公共性的结合体,共享和互助是博客的精神核心,也是发展的动力。 趋势──基督徒写博客是时代需要        基督徒写博客是时代的产物,更是时代的需要——基督徒写博客并不是因为想赶时髦,而是要使用一切可能的方法,通过一切可行的途径,传扬天国的福音。        基督徒博客,是一种发展迅速、很受欢迎的传福音的形式,特别受新一代的年轻人欢迎。与坐在教堂里被动的听道相比,这种网络上的互动更适合年轻人的生活节奏。基督徒博客的高点击量,即验証了这一点。        博客也成了一些牧师牧养教会,和教导会众的辅助手段。“博客在教会内的兴起,是一种趋势。”某基督徒网友这样总结。 博客——受限制的日记        笔者更喜欢称呼博客为“受限制的网络日记”。因为“写博客”与“写日记”有许多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个人日记是可以无话不写的,因为日记是纯个人的空 间,珍藏着只属于个人的小秘密,而博客则不同。从原则上来讲,涉及到个人隐私或者是某些敏感的话题,是不适合在博客出现的。这并非是勇气问题,而是正当的 自我保护——当然,如果个人选择公开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如果我们选择在博客中坦诚,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个世界是堕落的,我们的真诚和坦白,有时会被某些不道德的人利用和伤害。因此,保留一部分只属于自己的空间,是明智之举。 浏览──不吝欣赏和勉励        许多事情或者现象,都有正反两面。如果能够从正面的角度出发,用积极的态度看待和分析,我们会有截然不同的感觉,以及意外的收获,同时也更利于事情的发展。        例如,如何看待“点击率”问题,一味追求点击率当然不好,但从积极方面来说,高点击率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网友普遍对何种话题关心或感兴趣。我想,这也 是为什么一些福音期刊网站也关心点击率——借此可以了解人们关心的话题、某些文章的影响力,以便出版时有的放矢、越来越精彩。        在某博客读 到一段话,觉得颇有道理,引用在此,与大家共享:“世间万物没有绝对,那我们为什么不扩大别人的优点、缩小别人的缺点呢?用欣赏的眼光去看待我们身边的人 和事,那么你会发现你的周围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笑脸,你会越来越感觉到生活的美好。欣赏别人的同时,也是对自己的鞭策和激励,欣赏他人,既愉悦了别人,也愉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回归于神

李晔 本文原刊于《举目》35期          最近看了一本名为《现代性理论与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转型》的文学理论著作,该书汇集了中国文学理论 家们近十年来对现代性理论,与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关系的论述。这些继承了“五‧四”传统的中国文化精英们,往往喜欢“越界击球”,在探讨文学的同时,也在反 思历史,批判现实,试图为改造民族灵魂寻找济世良方。这本非基督教的著作中,对于人类思潮史的反思与总结部分,令我深思:人类近千年的历史主线,走的是一 条违背神和离弃神的道路,人类试图以自己的聪明和智慧解决自己的问题,但最终却陷入了茫然、困顿的窘境中。人类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回顾西方文明史,自公元五世纪天主教把人的权利与政治带入教会,便已经违背了神。天主教在人与神之间放置了教皇、红衣主教、主教等,等级森严的僧侣阶层,并且政 教合一,从而带来了欧洲长达数世纪的中世纪的黑暗。当时的教廷腐败,圣经被列为禁书,科学家遭受迫害,宗教沦为维护封建统治的工具,上帝的令名被深深地玷 污。         14至16世纪,文艺复兴冲破了中世纪黑暗宗教的禁锢,人类本能的生存欲望被释放了出来。在文艺复兴的感性解放之后,17至18世纪 启蒙运动又以人的理性取代了神性权威,当时科学的迅速发展,使许多人都相信人类是可以征服自然的。到了19世纪的中叶,尼采更是惊心动魄地喊出了:“上帝 死了!”(注1)         “上帝死了”,时代进入了人本主义时代。人有了所谓的自由,但这却是黑暗中的自由,在没有亮光导航的黑暗中,人们陷入了 空虚、迷惘、荒诞、绝望之中。就连那个自认为是超人的尼采,最后也进入了耶拿大学的疯人院。人类“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因为他 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          今天的西方社会,经过了多少个世纪的思想家们,对于人权、自由的呐喊与呼吁,终于有了今天的民主制度;科学家的不断创新,带给了现代人物质文明的享受。但是人的灵魂呢?           全面世俗化的现代文化,其主要的三个特征所显示的,都是人性的堕落:           1. 绝对的主体主义。自我意识、个体主义大于一切。当现代父母对于那些只顾大喊“我!我!我!”的孩子们手足无措的时候,可否想到这正是我们现代文化教育的结果?           2. 工具理性主导着人们的生活原则。所谓工具理性就是实用的原则,精明、实惠是现代人所赞赏的。但现代人似乎也落入了自己的精明、实惠的圈套中:人心险恶,真情难觅,于是人们都在喟叹著寂寞与孤独。           3. 科学经验判断感情体验。圣经说:“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 1:20)因而人看到日、月、星、辰时的感动是出于人的本能,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因着这发自内心的感动,写出了多少动人的篇章。但现代人却开始以这种感 动为羞耻:用科学实証过的日、月、星、辰不过是……于是,“我们不再‘感动’,也不知‘体验’为何物……我们时代的口头禅是:‘有无搞错!’‘少跟我来这 一套!’‘你骗不了我!’”(注2)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我们该如何看待次贷危机?

老漫 本文原刊于《举目》35期 次贷危机的原委         现今的全球性经济风暴,导火索是美国的“次贷”危机。什么是“次贷”呢?笔者正好在美国一家最大的发放次贷的信用卡公司工作过,对次贷有过一些近距离的接触。         次贷的英文是Sub-prime,对应于Prime和Super-prime。Prime是高级和精华的意思,也就是,Prime级别的贷款人有比较高的信 用度,他们赖帐不还的比率非常低;而Sub这个前缀词,在英文中就是次等的意思,那么,Sub-prime级别的贷款人,信用度就比较低了。向他们发放的贷款,就属于“次贷”,坏帐可能性非常高。          那么,我们自然会问一个问题,银行为什么要冒险,向很可能不还帐的人发放贷款呢?答案很简单,公司业绩要增长,行业竞争又这么厉害,就必须开辟新的领域和新的用户。如果没有大量的贷款,哪来大量的利息?如果没有利息,哪来业绩?         于是,近十年,银行大胆进入了“次贷”市场。当然,银行同时也发展了各种分析工具,订下了苛刻的条款,确保坏帐的比率不会过高,以致银行“得不偿失”。          一般来讲,属于次贷市场的家庭和个人,多是美国的穷人,收入非常低,例如一些黑人家庭,偏远地区小城镇的白人家庭,和没有信用历史的新移民家庭,如西班牙裔 等。银行就找到这样的家庭,对他们讲:“你们不是没钱,又没有信用,因而买不起房吗?没关系,我们愿意贷给你。利息也还不起?没关系,第一个月免,下三个 月只按3%的利率算。如果这样,你还怕失业了还不起贷款,还是没关系,因为,你看,房价一直在涨,若你实在还不起了,就卖了房子,还能赚一笔!”          于是,很多这样的住房次贷就发放出去了。          既然房贷公司能够使越来越多家庭买房(当然,这些公司的盈利也越来越多,管理者的奖金也越来越丰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当然是房价一路上涨。而一路上涨的 房价,又使得买房的和贷款的都不会赔,只会赚(买房的还不起贷款了,把房子一卖就行了;贷款的如果遇到坏帐,把抵押的房子收回来一拍卖就行了)。这样,住 房的次贷市场就越来越火。          当然,这些地区性的和全国性的商业银行也看到了风险,所以他们就找到了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大佬。这些大佬把这些风 险很大的次级房屋贷款,包装成债券的形式,再卖给机构投资人,包括欧盟、日本和韩国政府等。这些债券既然是高风险,那自然是高回报(年息可以达到 12%)。因为美国房市一直很火,所以次级债券市场也就越来越火,华尔街银行家的分红也就越来越丰厚。          当然,华尔街的银行家也看到了潜在的风险,于是就找保险公司为这些债券保险。这些保险公司呢,看到美国房市这么火,保险金跟白拿的差不多,也就跟着一头扎进这个次贷之中了。           说到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过一种扑克游戏,叫作“说谎话”——就是几个玩家抓几副牌,然后,一位玩家扣著出四张牌,说:“这是四个A!”如果你不信,可以 翻开——如果真是四个A,那你就受到惩罚;或者,你也可以跟进,比如说再扣著放上六张牌,说:“这是六个A!”接着,下一家也可以翻开或者追加……真真假 假,很快,大家出的“A”,远远超过这几副牌A的总数,直到有人把牌翻开。         次贷的游戏就好像“说谎话”一样,终有人翻牌的!被炒高的房价加上调升的利息,使得越来越多人付不起水涨船高的利息(次贷者多半是用浮动利率来付贷款),这样,还不起月供而被列入“坏帐”的家庭,日益增多;与此同 时,美国房市开始降温,这样一来,次贷的利益链条瞬间崩裂了,进入了恶性循环──先是直接贷款的公司,一个接一个地破产(这些公司不仅损失了利息,又因为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一叶知秋──文化战争结束了吗?

临风 本文原刊于《举目》34期 候选人的访谈             今(2008)年8月16日,畅销书《标竿人生》与《标竿教会》的作者,美国马鞍峰教会的牧师华理克(Rick Warren),各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在他教会的公民论坛节目中访问了两位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和麦凯恩,以了解他们的基本信念和价值。这次访谈对全美国 进行现场转播,内容非常精彩。            本次对话的意义十分重大。首先,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总统候选人在教会里面广泛讨论竞选的议题。它肯定了信 仰与政治间互动的重要性,显明“价值”的议题,并不是任何一党的专利。华理克牧师可能是目前基督教界最具有声望,又能够被双方接受的访问者,可见他近年来 所做的许多关怀全球的努力,已经受到广泛的肯定。华理克在这次访谈中的表现可圈可点,树立了他在基督教界的领导地位。           其次,他所提出的议 题不但包括了保守人士所关心的社会价值的范围(反堕胎、反同性恋婚姻,等等),还包括了解决贫困、孤儿、疾病(艾滋病)、教育、暴力、奴役、经济、环境、 全球化、能源危机,等等的议题。这反映出福音派思考方式的突破,似乎象征著“文化战争”(注1)的结束,和一个崭新时代的来临。            作为牧师,他特别问了一些个人性的问题,也更让人感到亲切。例如,华理克牧师问到他们个人道德上最大的失败(而不是可以自豪的)是什么。奥巴马讲到自己青少年时 期吸毒和饮酒的往事,认为自己的错误是只关心一己,不考虑他人。麦凯恩则认为,他个人道德上最大的失败就是第一次婚姻的失败。他虽然没有讲述细节,但他向 来并不讳言这次婚姻失败他所应负的责任。           我无法想像任何其他国家的领导候选人,会当众承认自己道德上的缺失。当年小布什和克林顿总统,在 竞选时,都极力掩饰自己年轻时的荒唐。如今这两位候选人,却能摆脱对形象的挂虑,真实地面对选民,让人耳目一新。这给人感受到,访问者与答问者都比那些以 “卫道”自居的人士,更具有基督徒的风范。            可是,从华理克的问话里,我们也不难听出,在基督教界内部还是暗流汹涌。有人认为,教会是传福音的场所,不应该讨论政治问题。又有人认为,唯一重要的,就是文化战争的“石蕊试验”(即“试金石”之意)。候选人如果通不过,就得“付出代价”(道布森博士语),对之大加挞伐。 华理克的顿悟            在 2004年总统选举的时候,华理克牧师曾经考虑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作为接续法威尔(Jerry Falwell)牧师和道布森(James Dobson)博士的接班人,推动“宗教右派”(注2)的政治主张。他当时虽然没有正式出面支持小布什,但是他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偏好。在投票前两周,他送 电邮给几十万个牧师,列出一个“不可妥协”的立场清单,作为基督徒投票的考虑,包括堕胎、干细胞研究、同性恋婚姻、安乐死、克隆人等几项。他当时也积极争 取对共和党内部的影响。           但是逐渐地,他体会到自己并不适合作宗教右派的积极分子,因为他从来就不认为政治是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式。他后来说:“从历史纪录来看,政府机构解决问题的能力素来有限,这是我做牧师而不从政的原因。四年来,我的价值观没有丝毫改变,但是我的议题范围扩大了。”(注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