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拨开重雾 ——圣经无误,故我心火热

曾劭恺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大卫.史特劳斯(David Friedrich Strauss),在1835年出版的《基督生平批判研究》中总结道:“我们现在的研究结果,显然湮灭了基督徒过往相信的、关于救主耶稣基督最重要且最宝贵的部份,根除了基督徒从信仰获得的生命力的动机,使他一切的安慰都枯萎了。18个世纪以来喂养人类的真理与生命的无限宝库,似乎无可挽回地消散了。至高超然者变得与尘土同等。上帝的恩典、人类的尊严,皆被剥夺。天地之间的连结,也被切断了。”(注1)           这本书断言,福音书出自迷信时代,而启蒙时代的人无法再视其为上帝启示的真理与史实,必须将之当作“神话”(mythus)来诠释。          史特劳斯深知,此举等于直接挑战基督信仰“最重要且最宝贵的部份”──上帝的话语! 巴刻:一生之爱,有增无减           恩师巴刻博士(J. I. Packer)在90年代追忆:“当年我发现,加尔文说,借由圣灵内在的见证,每个基督徒都经历到,圣经是上帝用权柄对他说话。我雀跃地想:从来没人这样教导过我!          “我当时对加尔文一无所知,但他所讲述的经历,正是我自己长久以来的经历。           “后来,我发现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说,圣经是他的主基督写给他的信。我的心又再次道出‘阿们’。           “事实上,圣经引导基督徒所进入的普遍经历的一部份,正是圣经以上帝的权柄向我们的思想与意志发出挑战,使我们经历到自己里面无法否认圣经是上帝的话语。靠上帝恩典,这是我一辈子作为基督徒的经历──至今亦然。”(注2)           1958年,巴刻年仅32岁,获牛津大学博士不到3年,已以《基要主义与神的道》(Fundamentalism and the Word of God)捍卫“圣经无误”,而名闻天下。历经60余载,老巴刻仍深爱上帝的话语,有增无减。           我们这时代,“圣经无误”给人一种食古不化、不近人情的印象。许多圣经研究者因而妥协:“圣经记载仅管多处自相矛盾、不合史实,甚至在道德与神学上提出谬论,但上帝却不嫌弃这本书,仍藉它对我们说话,正如祂接纳我们这些不完美的罪人。”这使许多人觉得,坚持“圣经无误”,是一种没有怜悯的完美主义。殊不知历代圣徒坚持“圣经无误”,正因他们知道,无误圣经是罪人认识基督的唯一途径──这正是本文的立论。           许多人声称,当代保守福音派的“圣经无误论”,源于19世纪旧普林斯顿学派的基要主义,乃18世纪苏格兰启蒙运动的产物。根据这种说法,19世纪前的基督徒并无“圣经无误”的概念,乃接受有误的圣经为上帝的话语。          […]

No Picture
成长篇

没有人能夺去 ——喜乐的真义

本文原刊于《举目》60期 曾劭恺        “喜乐”是基督徒的属灵特质。新约圣经讲到喜乐,用的字是Chara,意思是joy、happiness、gladness。         喜乐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偶然的、偶发的,第二种是本质的。考试拿一百分,很喜乐;等了几个月的实验数据终于出来了,很喜乐。我听莫扎特的时候,享受美食的时候,都充满喜乐。这种喜乐是因事引起的,因此这种喜乐是偶发的。           就算我的人生充满这类喜乐的片刻,也不代表我是个喜乐的人。          一个喜乐的人,拥有喜乐的本质,那种喜乐在我们里面,是我们的一部分,没有任何人或事能够夺走这种的喜乐。虽然有时候,我们可能会因遭遇逆境暂时而陷入苦恼,但假如我们有喜乐的本质,那么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会失去喜乐。           这种本质上的喜乐,就是主耶稣要赐给我们的喜乐。《约翰福音》16章,耶稣告诉门徒,祂将要离开他们,走向死亡。门徒因此忧愁、痛哭。耶稣于是比喻说:妇人 生产时痛楚、忧愁,但当孩子生下来,她就得到喜乐,且忘记生产的痛楚。耶稣说:“你们现在也是忧愁,但我要再见你们,你们的心就喜乐了;这喜乐也没有人能 夺去。”(《约》16︰22) 耶稣赐给我们的喜乐,没有人能夺去。           前几年,有一部美国电影,叫《当幸福来敲门》(The Pursuit of Happiness),是影星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跟他儿子合作的电影。威尔‧史密斯饰演一位单亲爸爸,带着儿子住在街头,穷困潦倒。他们相信追求幸福是人的基本权利,所以他们一直追寻幸福。          这部电影的标题,出自美国《独立宣言》:人人受造平等。造物主赐给每个人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命、自由,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利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

No Picture
事奉篇

“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引导子女认识神

曾劭恺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第二代基督徒的流失,是许多教会面临的问题。笔者在牧养青少年的经历中,看过不少基督徒家长因子女远离神,而担忧、流泪。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许多从小在敬虔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进入青春期后,却远离了神?此问题,若不深思人的罪与神的恩典,若我们没有让孩子从小看见“十字 架讨厌的地方”(the offense of the cross,参《加》5:11),那么就别奢望他们能够真正认识神,爱祂、敬畏祂。 “十字架讨厌的地方”         保罗与加拉太教会的犹太主义者,辩论过称义的问题:罪人被神称义,究竟是靠自己行出的义,还是因信称义?保罗耐人寻味地说:假如我们称义是靠行律法,“…… 那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就没有了”(“In that case the offense of the cross has been abolished”《加》5:11)。         保罗问,若十字架失去其“令人讨厌之处”,使徒还值得为基督的福音受逼迫吗(参《加》5:11)?可见,十字架“讨厌之处”,也正是福音价值所在。那么,十字架到底有何讨厌之处?十字架又“冒犯”了谁?         “讨厌的地方”一词,原文是skandalon,意思包括“冒犯”、“污点”、“绊脚石”,是英文scandal(丑闻)的字源。保罗在《罗马书》9:33及 《哥林多前书》1:23,用这个字,称钉十架的基督为犹太律法主义者的绊脚石。因此,十字架所“冒犯”的对象,是那些想靠行为称义的人。         我们可能认为,凡信靠基督的人,就不会讨厌十字架。但我们若明白十字架何处“令人讨厌”,恐怕就不会这样想了。         关于十字架,教会史上鲜见比马丁‧路德“十架神学”更深刻的省思。路德指出,十字架不但是律法主义者的“绊脚石”,神更用基督的十字架,让祂儿女一次次看见自己是何等的罪人,看到自己每犯一次罪,就在基督身上加一道钉痕。         […]

No Picture
事奉篇

摘去无用的叶子

曾劭恺 本文原刊于《举目》44期            此次应《举目》编辑之邀,撰文讨论“如何塑造80后的年轻人成为基督门徒”。执笔之时,颇 有“强不知以为知”之愧。笔者仅有5年牧会经验,且专攻系统神学研究,对于华人教会事工的发展史及现状,无法以专业的角度蒐集数据,进行全面的分析。因 此,本文仅是笔者牧会的心得,以及笔者所事奉的教会的事工经验。谨盼本文成为“认识华人教会80后事工”拼图中小小的一块。           进入讨论之 前,先介绍一下笔者本人以及我所事奉的教会的背景。笔者本身亦属于“80后”,1981年出生于台湾,父亲是所谓的“外省人”,母亲则是”本省人”。笔者 12岁时,随父母移民到加拿大。因此,笔者在北美的80后中,介于”以英文为主要语言”和”以中文为主要语言”之间,也介于”第二代台湾外省移民”及”第 二代台湾本省移民”之间。            由于父母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我们全家在温哥华”信友堂”——一间以中国大陆移民为主的中型教会(约500人), 聚会了十多年。教会的主任牧师洪予健博士,本身亦是中国大陆背景。90%以上的会友,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            笔者5年前,成为该教会的教牧。除了英语崇拜外,还负责两个青年团契:一个团契的主要成员是”80后、90后中,以英文为主要语言的第二代移民”;另一个则 名为”提摩太团契”, 是”以中文为主要语言、来自中国大陆的80后留学生及专业人士”为主,同时包括少数”80后、90后中,以中文为主要语言、来自台湾及中国大陆的第二代移 民”。该团契近几年增长迅速。            本文愿以提摩太团契的主要成员为研究对象,辅以笔者在北美十多个城市的事奉中观察到的现象,来探讨对这一群体的80后事工。 观察一:美东、美西和温哥华的80后            笔者在美国东岸的几间教会讲道、服事中,发现美东华人教会内,有许多在名校求学的留学生。例如,在纽约及普林斯顿的两间华人教会中,留学生常来自哥伦比亚、 普林斯顿、纽约大学等高等学府,或茱莉亚、柯蒂斯、曼哈顿等一流音乐学院。费城的华人教会中,也有许多留学生正在宾州大学、柯蒂斯音乐学院、西敏神学院求 学。            这些华人教会中还有许多年轻的专业人士,是所谓的”社会菁英”,从事学术研究、法律工作、医学、音乐、财经等。            西岸方面,加州有许多留学生在史丹福、柏克莱等名校求学,而年轻的专业人士,则有不少科技新贵,或自行创业,收入丰厚。            除了美东、美西名校、企业林立的都市外,加拿大西岸的温哥华,也吸引了许多中国人前来留学及求职。然而,温哥华毕竟没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或大企业,其两所主要 的大学,University 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