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堆炭火堆在儿子头上?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基甸 青春期的儿子常常令老爸老妈生气,有时甚至气到说: “再也不要管他了,随他去吧!” 一天,妈妈刚说了“不管他”的气话,又在那边兢兢业业地给儿子做好吃的斯慕雪(smoothie)。 爸爸偷笑,说妈妈“又犯贱”。妈妈立即回答: “我这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这算什么基督徒?--我对〈阳光和小孩〉一文的回应

丁乔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看到《举目》第8期12页上林鹿所写的〈阳 光和小孩〉一文,简直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基督徒。这篇看来像小说的文章,描写一个妈妈甘愿将已是小基督徒的儿子,让给已经再婚的不信主的前夫。当女法官两次问她时,她竟表示愿退让儿子、房子和付孩子十年生活费,原因是:我是基督徒,我不愿意争闹。          作者的原意,可能想表达基督徒的容忍、和平、温柔,但这种不顾孩子的信仰,不争取应有的权利,算是一种美德吗?这就是爱仇敌吗?我很不以为然。          也许这位姊妹有许多难言的苦衷,希望她能说明,否则太难令人接受了。 我为什么退让? 林 鹿         谢谢编辑转来读者丁乔对拙文〈阳光与小孩〉一文的回应,她的回应给了我机会重温七年前神在我生命中的超然作为,我为此献上感恩。         我想我当时退让的因素很多:         我不是马上就退让的,而是经过半年的挣扎、祷告、寻求神的旨意,预备自己和孩子的心之后,靠着神的加力和恩典,最后作出的清醒的、主动的选择。神从不强加于人,我也不是被孩子的父亲所逼迫。我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我对孩子的所有权观念不同于一些母亲。我知道孩子是属于主的,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都是神所安排的管家。母亲若把孩子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有占有欲,心思和理性都会被扰乱因而受苦受害。         我尊重孩子的意愿,去修改抚养权之前,在没有给孩子任何压力下,征求过孩子的意愿。看到孩子能够安然地接受新格局、新变化,我很放心。孩子去父亲那边居住, 并不意味着我与孩子的关系会疏远。我们交往的方式虽有变化,但我在他身边或不在他身边,我都会以全心陪伴孩子的成长,随时发现孩子的需要而及时提供帮助。         神在我和孩子的抚养权改变后,也给我们更多的交流机会。我希望儿子不被狭窄的母爱捆绑,我高兴地看见他爱他的父亲和继母,他们之间有健康的关系。继母对孩子的生活和学习照料得无可挑剔,我对孩子的父亲和继母的文化素质有正确的评估和信任。         孩子从来不会觉得我这个妈妈不要他不爱他了,孩子在这种格局中,享受着双份的爱。现在孩子已经快十五岁了,他的心理和身体都很健康。         当孩子在那边住的时候,我知道神对我将来的生活有特别的安排。神给我一种属灵的眼光,让我看见很多人在争闹斗气中,耗费了余下的时间精力的不智慧。生命是短暂的,要珍惜我们可以服事神的有限的光阴,我开始预备自己服事主。          如果不是主开我的眼睛,我不会看见母爱是有限的、是有条件的、自私的,一些母亲动机是爱孩子,但若长期处于与另一方争闹的状态,结果是害了孩子,也害了自 己。为了孩子的益处,我厌恶争闹。我知道在一定的时候,母子迟早会分开(大概上中学就住校了)那时,我会用新的方式表达对孩子的爱。         在离婚的时候,神让我看见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会改变,我以感情为财富,这财富会消失,那么物质的财富(房子、金钱)就更算不得什么了。先失去了丈夫,然后失去了孩子,再失去房子。这个过程,若心中无神就是毁灭,是灾难,若是靠着神,就是最大的祝福的起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