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說“洋評書”——海歸群像(五)

谷靈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抗戰年間,新加坡神學院的郭院長,在香港召集主內作家開會,推動聖經本土化。一個甲子後,我在溫哥華見到了九十多歲的吳恩溥牧師,他贈送了我一本《天國春秋》,希望我為聖經在中國民間的普及繼續努力。我答應他,我會盡自己的綿薄之力。 歸國         2005年秋,我離開生活了15春秋的北美,回到中國定居。         回國之初,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就連怎麼回來的,都不是很清楚。後來經人介紹,我認識了一所國際學校的校長,德國人茂爾先生。茂爾先生耐心聽我介紹自己,聽著聽著,他眼睛一亮:“你會用說書的方式,講聖經故事?”        “是啊!”於是我就把自己從1991年開始在紐約說書,後來又如何發展的過程說了一遍。        “好啊!那就請你在我們的員工聖誕晚會上說段書吧。”        聖誕節晚會上,我為學校的外籍教職員工,說講了《聖嬰降世》。會後,校長宣佈,邀請我來教課,教該校老師如何說書。        不久,茂爾先生又把我介紹到他們總部的教師培訓中心去講課。就這樣,我在本土開始了說書和教學生涯。 拜師        重新撿起了說書,使我想起了評書大師劉老。當年我在北美說書的時候,學的就是她的評書。我還給她寫過信,她收到後給我打了一次電話,並給我寄了書籍。可惜我和她一直緣慳一面。        2006年在北京的時候,我從網絡上找到了線索,同劉老的丈夫王老師取得了聯繫。我終於同劉老見了面。劉老親自為我做了示範表演,還聽了我的《牧童出戰》。        我說希望拜她為師,提高自己的說書技藝。她說:行!往常我要考察三年,但你我已經交往十多年了,我答應你!不過,還有其他幾個人也要拜我為師,那就等時機成熟,我一併收徒。         劉老給了我一盤光碟,是她的說書精選,讓我好好聽。她的光碟,使我在語言意識上又提高了一大塊。 出版         經主內弟兄介紹,我認識了晨光圖書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崔約瑟,並簽約出版評書《大衛王》。        評書《大衛王》,取材自《撒母耳記》上、下兩卷書,是我在語言上和說講上的本土化創作。在說書藝術方面,我其實尚未成熟,但神還是讓這本書出版了。我心裡是沒有底的,但相信定有神的美意。        果然,神的帶領,在後來逐漸明確。 亮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