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归基督徒”与今日中国家庭教会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41期 一、变化中的中国            自1978年中国大陆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在社会、经济、思想、人文甚至政治等各方面的变化,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见的,主要表现在以下的四方面:            1. 经济环境的转型──自实行经济上的对外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有了长足的进步,国民生产总值(GDP)在不到30年中,增长了25倍以上,总体的经济规模已超过德国,位居世界第三位(仅在美、日之后)。但同时,贫富两级分化现象严重。            2. 教育环境的转型──今日的中国,虽然大学教育更加普及,每年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都大幅增加,但实际上,教育却面临着空前的“商业化”和“产业化”的危机。           3. 价值观念的转型──人一切生活的中心,都开始围绕着金钱和物质转。传统的社会道德、伦理价值,已不再被人看重,甚至受到嘲笑和唾弃。由此带来了社会治安和家庭婚姻等方面的巨大问题和危机。           4. 人口分布的转型──今日中国正经历著前所未有的人口大迁移,有所谓的“三大漂”现象,即:一是大量农村人口向北京、天津等地移动,二是向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移动,三是向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移动。 二、变化中的中国家庭教会           中国社会的巨大转型,对中国教会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挑战。当中国社会向“都市化”突飞猛进时,中国教会也揭开了“城市宣教”的篇章。          今日中国的家庭教会,正发生著以下七个方面的深刻变化:           1. 从农村到城市──这是最显著的、令人眼目一新的变化。许多城市家庭教会正以年轻化、高学历,以及充满活力的聚会方式,呈现出勃勃生机,并快速发展。这种情形,甚至在官方控制不太严密的三自教会中,也开始出现。            2. 从沿海到内陆──传统上,沿海的家庭教会较发达,这和早期西方宣教士的活动区域有关。而今在中国许多内陆地区,甚至少数民族当中,福音的传播以及教会的建立,也都有了极大的发展。            3. 从基层到多层──如今福音不再是文化程度不高、身处社会基层的平民的信仰,而成为了许多大学系统研究的课题,也是大学生、教授、白领阶层等热衷了解的信 仰。以知识分子为主的城市教会,纷纷在各城市建立,并且增长迅速。而许多“海归”基督徒的融入,也对城市家庭教会的转型和发展,产生了不小的作用。           4. 从单一到多元──过去中国教会在宗派方面,基本上是单一的(无宗派);在神学思想方面,基本上是保守的(以基要派为主导)。这样的情形,正在发生变化。随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迎接海归时代

本文原刊于《举目》41期 苏文峰        进入21世纪后,大国崛起,“海归”时代随之来临。        举目望田,上帝在海外,已呼召了无数的中国学生、学者接受福音,并立志跟随基督;当他们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更新而变化后,对主委身、心系神州,就成为众多基督徒海归回国的动因之一。        过去十年来,海外教会开始重视海归事工,国内的海归团契和小组,也随着基督徒海归的增加,逐渐兴起。为了更有效的事奉这一个新的群体,不少中西教会或福音机 构,经常举办研讨会,做宏观性的研究和具体性的交流。本期四篇海归的专文,就是海外校园在最近两届研讨会中发表的报告。        第一篇的作者是美 国国际学生事工(ACMI)的资深同工。她从历史的角度,探索150年来海归对中国社会的贡献,进而思考如何帮助今日的海归,在当今的国内处境中,作光作盐(http://behold.oc.org/?p=4041)。第二篇是美国东岸若歌教会参与海归事工的经验谈,有许多具体的作法可供海外华人教会参考。此文与本刊40期31-34页的采访稿互相呼应(http://behold.oc.org/?p=4032)。第三篇的视 角由海外回归国内,剖析了中国城市家庭教会的三种典型模式,提出家庭教会对海归的期待,提醒海归应避免的错误(http://behold.oc.org/?p=4028)。第四篇是一位回归者的自我审视。作者对自己 的文化身分、宗派身分、事工身分、机构身分作了坦诚深刻的剖析,并思想如何整合这些多元身分(http://behold.oc.org/?p=4021)。        这四篇文章是《举目》过去一系列《海归群像》的整合与归纳,也是本社过去几年投注在海归事工的努力,一个阶段性的小结。未来的路还很长,欢迎参与海归事工的教会或机构,或者是有亲身经验的众海归 们,继续交流分享。让我们谦卑地仰望上帝的带领,在他所兴起的这个浪潮中,与他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