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真的“日月如梭”

寧安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時間不經意地就在眼前、指尖滑過。記得小時候寫作文常常使用“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的成語,來描寫時間的飛逝,當時雖然有點八股,但卻是我現在心情的寫照。         聖誕節好像才過,卻又要準備過復活節了。好像還沒有脫去剛從神學院畢業的青澀,怎麼一晃眼我已被稱為“資深”宣教士了?驀然回首才知道,神將我帶回亞洲,匆匆已過了將近十年。         這些年來,神帶領我走過了中國的半壁江山,參與過許多不同領域的事奉,見過各式各樣不同階層和民族的人。如果以世俗的評量方法來看,我可以很自豪地說,我已交給神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但是神微聲對我說:“那不是你的成績單,而是我的成績單。你只不過是我手中的工作,是我所使用的器皿。”我才驚覺:神看重的,不是我為祂做了多少事,而是在事奉的過程中,我是不是願意信靠順服祂的帶領,願意讓祂來塑造我的生命。         然而生命接受琢磨雕塑的過程並不好受。自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將近半年的時間,因我覺得深受我的團隊和同工的傷害,而落入極度的消沉和沮喪中,甚至想要退出事奉。但是在此期間,神不但常常用祂的話語,讓我看到祂的憐憫、恩典和信實,而且在禱告中,神也一一回答了我的疑問。         我的個性有完美主義的傾向,做什麼事都要按照時間表,要詳細計畫,要考慮得非常周到。若事情不照我原先計畫的那樣發展,就會讓我感到十分焦慮和沮喪。因此,我不只嚴以律己,也苛以待人,若別人沒有達到我的期望,就會讓我十分不悅。         但是神為了磨我的個性,就把我放在一個需要常常更改計畫,常常需要變動的事奉中,而且把我放在一群和我的個性迥然不同的同工中。過去幾年來,我常常為了事奉 的計畫和時間表,不能按照原先所安排的那樣進行,而與自己和同工過不去。但是神在過去幾個月中,逐步地讓我看到:萬事萬物都在祂的掌管之下,“因為耶和華 至高者是可畏的;祂是治理全地的大君王。”(《詩篇》47:2),我何必取代祂的位置來做審判官,替神操心那麼多呢?而且主耶穌也應許:“凡勞苦擔重擔的 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8-30)         如果我把一切的掌控權都交給神,不論是我的生活或服事不就輕鬆許多了嗎?         當我明白了這些以後,我的心就得到釋放,覺得過去對同工的不滿和抱怨都是小題大作。         最近到中國去服事時,因為我的主管更改了行程表,以致于當地教會原先安排的同工不能前來接受培訓。如果是在過去,我一定會覺得惱火,要在背後嘀咕一陣。但 是,我想起保羅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8:28)我的心情就平靜下來。之後來接受培訓的 另一批弟兄姊妹表示,他們很得益處,我才明白這是出于神的安排。         更奇妙的事是,當時我帶了兩位年輕的神學生分擔教導的工作,其中一位學生的家庭破裂,他常為他父母的關係感覺苦惱。我與他分享了我得釋放的經歷。我告訴他,每一個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要背自己的“旅行背包”,即使是他的父母, 他也無法替他們背重擔,但他可以引導他們個人去面對神,讓神來解決他們的問題。          後來他也覺悟到神對每一個人的帶領都是很獨特的,他自己、他的父親、他的母親,都需要個別地去面對神。所以他不該繼續陷在苦惱中,該做什麼就要趕快去做。          同時,我們事奉中的一個教會,有一對夫婦是教會長老級的同工,來與我們分享教會的問題。他們最憂心的,是該教會傳道人夫婦生命的不成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