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40岁的婚约

本文原刊于《举目》60期 苏彦辉         “情人节的主角是瓦伦丁神父,这表明:第一,情人节的焦点不是爱 情,是婚姻;不是蜜语,是誓言;不是私相授受,是公开见证;不是一见钟情,是一生一世。第二,离开见证,就没有盟约;离开盟约,就没有爱情;离开教会,就 没有见证;离开上帝,就没有婚姻。第三,谈恋爱却没打算结婚的朋友,其实今天不是你们的节日。” ——王怡的麦克风(博客) 于2012年情人节 26岁结婚           大红的印戳,盖在了刚刚冲洗出来的合影上。没有誓言,没有婚纱,一纸婚书带领我走进了婚姻生活。           然而,圆圆的印章无法锁住我那颗年轻而悸动的心。           没有盟约的爱,是随心所欲的。在“男女平等”的思潮里长大的我,要过自己喜欢的婚姻生活。自由地去爱或者不爱自己的丈夫;自由地和任何人闲谈、吃饭、看电影;自由地出入自己向往的场所。           剥去了婚姻的外壳,我依旧是我,我是自由的。           可是我自己到底是谁?我不知道,我没有答案。           我迷茫,我徬徨,我寻找,我失望。           我思考。           我是一只鸟,飞到天涯,才知道我的乐园不在那里;           我是一朵花,随意绽放,却不知为谁美丽;           我是洄游的三文鱼,竭尽全力只为寻找一片可安歇之地;           我是风,拼命摇动着枝叶,却没有人告诉我当去向何方;           我是云,顷刻间化为狂风暴雨;           我是浪,在大海中咆哮,在船梢上窒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