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真理的光谱

光是多与一的联合。七彩光谱给了我们重要的启迪,就是三位一体的上帝是多样性的统一。基督信仰像是带着包容性的光谱区间——不是固定的某一个点,更不是我们个人坚持的那个点。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辨识真相 --意识型态与事实,哪一个更真实?

临风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期         几周前,一个史坦福大学的学生来向我要资料。他的老师要他写一篇短文,证明某大公司对雇用黑人不够用心。教授的根据是,此公司前任总裁曾经发表过一段谈话,他为自己公司所雇用黑人的人数不够,而感到关切。这位同学 希望能得到现任总裁对雇用黑人努力不够的更多证据,以回应教授的要求。          正巧笔者也在该公司服务,因此对该段谈话的背景非常清楚。该公司对雇用黑人与女性非常积极,虽然没有强制的指标,却是有清楚的期望指标。雇用的表现,甚且会影响一个主管的考绩。该公司并有计划地向黑人大学和黑人学生推行 奖励办法,鼓励他们来申请。前任总裁该段谈话的目的就是在表示,尽管如此,公司能够雇用得到的黑人还是有限,他还是不够满意。他并不是在承认自己公司在雇 用黑人上不够尽力。         该公司现任总裁本身就是女性,对打破所谓“数位鸿沟”(Digital Divide)不遗余力,不但身体力行,还鼓励全公司积极参与,缩短贫富差距。         这位史坦福教授所反映的是美国学界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今天学界最流行的是自由主义(主张人权的绝对与神圣,反对任何形式的先验道德)的意识型态。这种意识 型态的一个立场便是认为,女性、黑人与西班牙语系人是受到压制的族类。以为以往的课堂过份注重白人男人的作品,古典著作的阅读应当多读女性与少数民族的作 品。有些学校的古典阅读甚至没有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或任何男性作家。         这种意识型态的另一个表现便是认为,黑人人权普遍受到歧视。高科技 公司黑人雇员不足,就证明这些公司歧视黑人。这种看法不但在学院,而且也在社会上流行。杰克森牧师(Rev. Jessie Jackson)的“彩虹阵线”就是典型的代表。他们难道不知道理工学院里的黑人学生少得可怜吗?只要有一个毕业生,他就会成为众公司竞相争取的对象!         用意识型态的立场来抹煞,或扭曲事实(甚至历史)是人类社会常见的现象,尤其当我们可以方便地找到“罪首”的时候。不论我们具有“前进”,还是“保守”的意识型态,不论面对的问题是环保,是平权,是减税,是堕胎,是同性恋,是灵恩派的信仰,是基要派,是佛教徒,是政治上的异己,是竞争的对手,让我们警惕自己 不受非理性的冲动,以“意识型态”加上“客观了解事实真象”,并基督徒体谅人的爱心,作为我们理性思考的依据。这样,我们或能免于受偏见和盲目的热情所迷 惑,使这个世界变得更为合理。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一期,2001年3月

No Picture
事奉篇

“固执”的老同事

──浅谈基督徒拥有真理吗? 谢文郁 本文原刊于《举目》56期         几年前,我回到北京大学和老同事们一起聚餐。席间,有位老同事明明知道我是基督徒,仍当众宣称:最讨厌基督徒!半晌,我才缓过来,问理由何在?他回答,因为基督徒都自以为真理在握。我跟他说,基督徒是要传福音的,但并没有真理在握。         我的话对他没有太大的说服力。他依旧坚持:所有基督徒都自以为真理在握。         对此,我一筹莫展。我知道,他一向思维周密,没有根据的话从来不说。        他厌恶基督徒的态度和情绪,究竟从何而来?我想,这些年基督教在中国广泛传播,他因而有不少跟基督徒打交道的机会。他这根深蒂固的印象,恐怕是在和基督徒的交往中留下的。         于是,我的心开始沉重起来:基督徒为什么给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真理”是我们的财产?         基督徒常常在真理问题上很自信,因为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参《约》14:6)既然耶稣是真理,而我们基督徒,自然就从耶稣那里领受了真理,那么,我们就是真理的拥有者;我们不拥有真理,谁还能拥有真理?         这实在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说法。“拥有真理”,意味着我们是“真理”的主人,“真理”是我们的财产。主人对财产的支配权是绝对的、随意的。因此,作为“真理”的主人,我们可以把“真理”给人,当然也可以不给。因此,许多弟兄姐妹当传福音是在传真理,从而让人觉得高高在上。         “我们拥有真理”,还意味着我们是“真”、“假”的判断者,从而立于不败之地。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有些弟兄姐妹总坚持自己一定是对的,原因在此。        说“我们拥有真理”,还意味着“真理”缺乏独立的位格──如果真理拥有自己的位格,我们就无法拥有它;如果我们拥有它,它就不能是位格性的存在。许多弟兄姐妹拒绝真理的位格,便失去了受教的心态。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传福音面对的是不信者。他们有他们的想法。在他们理解基督徒的福音宣讲之前,不会认为基督徒所讲是真理。有些基督徒为了向这些不信者宣示 自己所拥有的真理,不得不采取了粗暴的做法,即完全否定对方──我们拥有真理,而真理是唯一的,那么,你就一定没有真理。如果你坚持自己的错误立场,我们 从真理出发,就只能完全否定你。作为真理的拥有者,我们必须向你们这些缺乏真理者的人宣告真理!         我想,我的那位老同事,在和基督徒的交往中,自然而然地注意到了这种真理宣示,在感受到基督徒的热情的同时,也感受到了真理拥有者的攻击。因此,他产生了情绪和想法就不奇怪了。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种“自信”加“粗暴”的态度,从短期效应上看,可以鼓励基督徒“同仇敌忾”,向不信者宣战──在初信者的热情中,在布道家充满感染力的演讲中,我们都可以 清楚地感受到。由于这种态度在短期上,对教会发展有明显的效果,所以,许多牧长甚至认为这是灵命成长的标志,因而有意识地鼓动和培养这种态度。         然而,不管是从教会管理,还是从福音传讲的角度看,这种“自信”加“粗暴”的危害性都是十分严重的。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热心的方向——从“康平末世预言”说起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如一        有一个少年人向耶稣求问永生之道。耶稣问他,是否愿意变卖一切财富来跟从自己。少年人做不到,因为他产业很多,就忧忧愁愁地走了(参《太》19:16-22)。为信仰放弃自己的全部财富,的确是不容易,但却有人做到了——虽然,他走错了方向。         纽约的退休工人罗伯特・菲茨帕特里克(Robert Fitzpatrick),将自己的毕生积蓄,14万美元,尽数用来支持康平‧哈罗德(Harold Camping)的“世界末日”广告,因为他坚信,世界末日将于美国东部时间2011年5月21日下午6点到来。        5 月21日那天,他去了纽约时代广场,希望在最后还能挽救一些人的灵魂。然而6点过后,世界运作如常。他身边围了很多人,嘲笑他,向他连珠炮般发问。他无法 招架,在极度震惊之中,他喃喃地说:“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毫无动静。该做的我都做了,而且全是按著圣经。”《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将他的话刊登了出来,还刊登了他紧握圣经的照片。        问题是,圣经上是怎样写的呢?在《马可福音》13:32,耶稣说:“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有父知道。” 菲茨帕特里克的信念与做法,严重偏离了圣经,他的热心投注在错误的方向上。这真是让人难过。        也许你会说:“这些人是一时头脑发热,要不然就是特别傻。我才不会受这种骗呢!”        其实,这些人中,不乏才智之士。而且,他们也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自1992年起,美国加州“家庭电台牧师团” (Family Radio ministry)的负责人康平,便宣称2011年是世界末日。人们有充分的时间思考,并用圣经上的话来检验,但很多人仍旧没有能够将偏差之处识别出来。        了解这些人的偏离过程,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走信仰之路,免得有一天像他们一样,偏离圣经真理而不自知。 关键错误         德州维多利亚浸信会牧师特维尔‧翰马克(Trevor Hammack),曾在康平家庭广播电台学校当了4年学生。在康平第一次预言“世界末日将于1994年到来”失败之后,他开始发现康平在解经方面的偏差。 不久之后,他脱离康平组织。不过,他一直关注康平的教导,并用圣经真理指出其偏差之处。        他认为康平在90年代初的解经,绝非“肤浅”和“随便”,相反,是很有深度的。然而当康平根据圣经《马可福音》第4章中耶稣的比喻,发展出一套解经原则之后,他的讲道渐渐发生了变化。翰马克举了一个例子:“当耶稣上了船,到海那边去的时候,海就代表了一种寓意,船也有深意在其中,船上的人也是某种意义的象征……他就是这样解经的。         “顺着这个方向,任何人都可以按著自己的想法来解释这段圣经。在离开了历史背景之后,经文成了一种纯粹的属灵上的比喻。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把自己的意思加进去。” […]

No Picture
成长篇

可以得到的自由

灵修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今天和先生一起去另一个城市,探访一对年轻的夫妇。我们一同搭公共汽车,再搭火车。有先生陪伴的路变得很短。和先生一起出门,可以不带钱包,可以不用自己买车票。他给我买热咖啡,买零食,帮我揉揉酸疼的胳膊。到站了,帮我叫出租车。        除此之外,当我陪那对年轻人聊天的时候,他还现身说法,开导那位弟兄。同为丈夫,说话格外有共鸣。 18岁才问的问题         夫妻间常常会以简单的“爱与不爱”来定义彼此的矛盾──我要买一件东西,你不让我买,你到底爱不爱我?我回家晚一点,你对我发脾气,你究竟爱不爱我?         其实夫妻之间,这个问题没有必要问,因为答案只有一个,就是“我确定,他(她)是爱我的。”耶稣说:“……神配合的,人不可以分开。”(《可》10:9)因 为婚姻是神圣的盟约,不爱是不可以的,不爱是不合真理的。“爱与不爱”是你18岁时候的问题,现在最好不要问了,因为,“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 以自由。”(《约》8:32)。         既然你知道一定有爱,为什么感觉不到爱?那就要问自己,我有没有将我的爱正确地表达给对方?圣经《雅各 书》1:22-25说,“只是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自己欺哄自己;因为听道而不行道的,就像人对着镜子看自己本来的面目;看见,走后,随即忘了他的 相貌如何。惟有详细察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并且时常如此,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         这就是说,我知道我们是夫妻,必定有爱的,那么我要去行。我知道我回家晚你会牵挂,我就要早点回来;我知道你节省,我就要节制少花钱,而且不感到委屈;我知道你很喜欢逛街购物,就主动陪陪你,还舍得花钱(尽管掏腰包的时候,确实有点心疼)……         这就是行道,是我们常说的舍己,我愿意迁就你,愿意为你的喜欢而不再坚持自己的不喜欢。愿意包容你的小心眼,愿意容忍你的坏脾气。         这对夫妻很可爱,听了我们的话,一起流泪祷告。他们明白了婚姻中会有伤害,但是主的爱可以医治任何伤痕。就像有妈妈在身边的孩子,学走路不怕摔倒。 只要是夫妻,一定有爱         我探访过一些华人夫妻,我发现帮助基督徒比帮助非基督徒容易得多。因为你若对不信主的夫妇说:“你们的婚姻是神圣的盟约,即使感觉不到爱了,爱仍然是存在的。这是真理。”他们多半对此嗤之以鼻。         可是,不管你信与不信,真理都不会改变。就如一个直角三角形,一定有一个角是90度。你可以强行说它不是90度,但改变不了事实。这跟你相信不相信,是没有关系的。         只要是夫妻,就一定有爱。你不信吗?那请你看看那些离婚的“冤家”,深夜梦中哭醒,心痛着想的是谁?恨得越深,越表明的是什么?         真理使人得自由,没错的。当你明白,你对面这个不可爱的人,其实是你的最爱,你是不是更能包容她(他)的不好?当你明白,你生气的时候恨之入骨的人,其实是你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是不是就不会轻易地说“当初看走了眼”?        说对方一无是处,等于说自己当年是个瞎子。其实不是当年是瞎子,是现在还没有“得自由”而已。        […]

No Picture
成长篇

侄子

沈逸珊           侄子Ben,年逾而立,一直以乖张自许、叛逆自命、失丧自得、堕落自喜,竟于上个月痛改前非,过起了祷告灵修、聚会向主的生活。所有看着他出生、长大,也被他整得昏头转向,却未停止为他祷告的家人,因此再一次经历主奇妙的恩典与权能。           多年以来,为了不听训,Ben大半时候躲着他的大姑(我的姐姐)和小姑(我)。然而偶尔兴起,他也会给两个姑姑打电话,除了报告近况,多半是找了一些信仰的难题,示威、“踢馆” 来的。           我不比姐姐谦冲宽容、温柔节制。许多时候,Ben和我在使性互呛、负气对杠中,草草挂了电话。和他结束通话之后,我总是在主前深深自责——自己读经不求甚 解,无法有条不紊地为他释疑解惑。另一方面,我也切切求告主:“主啊!求你垂怜,求你伸手吧!除了你,我们真是无能为力。”           耶稣本就是要拯救世上罪人,他果然亲手释放了Ben的捆绑,解答了Ben的疑惑,亲自召唤浪子回头。Ben不由自主地回到主前,不但认罪悔过,领受恩典,并且真心信靠,潜心追求。           Ben决志,最得安慰的,当然就是他年近90的奶奶了。奶奶常年不断地为Ben祷告。Ben是她从小带大的长孙,在Ben偏行己路的年岁中,奶奶凭著信心,向主求怜悯:“主啊!求你把Ben当成99只羊之外的那第100只迷路的羊吧!求你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吧!”            信实的主,应允了奶奶的祈求。 电话新内容            自此,Ben来电话,不再挑衅。他会因为灵修有所领悟,欢喜快乐地打电话来分享;会因为读经时有疑问,谦卑、渴慕地打电话来请教;或是因为生活中遭遇的事件印证了主耶稣的权能与恩典,感恩、顺服地打电话来见证……            有一次,我们谈到主耶稣道成肉身,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他在电话另一端语不成声,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才说完:“小姑,我每次一想到这里,我真的忍不住、受不了。我真的没有办法相信,连像我这样悖逆的人,也能得到他的爱。他的爱,怎能如此……”           又有一次,他打来电话,和我分享:“小姑,我读《罗马书》第1章,读到毛骨悚然。”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他回道:“如果不是神的启示,保罗怎么可能在近两千年前,把我过去的所作所为都写得清清楚楚呢?”他读给我听:           “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神,神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又是谗毁的、 背后说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他们虽知道神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 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罗》1:28-32)           还有一次,Ben经历著属灵的争战、老我的挣扎。他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我,说:“我知道,这段时日的争战,是主耶稣让我去对付我过去的罪。他同时让我了解,若不倚靠他,我自己是何等的软弱与脆弱。” 我也曾如此           Ben 在每一通电话里,都提到“阳光小组”的弟兄姐妹,多么密切地和他交通互动,多么积极地为他提供帮助。我相信,这个充满爱,充满活力,又能确实关怀他的团 契、教会,正是主耶稣为他预备的属灵的家。回顾过去多年,两个姑姑使了多少劲、费了多少心,想方设法,要让Ben去教会聚会,却毫无效果。现在的这个“阳 […]

No Picture
成长篇

火热的真理

文:Bruce Christian 译:怡晨 本文原刊于《举目》43期           迫于人类社会中宽容主义的压力,今日的教会为了要受 人欢迎,往往不愿意放胆传讲主耶稣的宣称。由于这些宣称完全超越了属血气之人(天然的人)的思维模式,从耶稣的时代以来,世人一直以相同的方式作出回应。 他们会认为这是很荒谬的,例如,相信耶稣是神以人的样式来到世上;每个人最终永恒的命运取决于他如何回应耶稣的宣告;如果你不信耶稣,即使你为人诚实,一 生端正,也不算数。教会今天需要重拾宣教的热忱,和耶稣(以及教会在过往的历史中所作的)一样去宣讲真理。比起其他三部福音书,使徒约翰更强烈地表达了耶 稣独断的、尖锐的、冒犯人的这个层面的事工。因为耶稣明白,不能靠理性的论证来说服天然的人进入天国的思维——他们必须被重生。耶稣知道天父托付给他的话 语和事工,会让他不受欢迎、失去民众的支持、最终甚至会赔上他自己的性命。           我们是否也在乎人数的多寡?在乎被接纳的程度?在乎能不能满足 人们感觉上的需求(尤其是想要受人呵护、被人取悦、或自我感觉良好这一类的需求)?或不想被人贴上宗教狂热者或者古怪这一类的标签呢? 我们真的为那些不信者、他们未来在永恒里的处境而担忧吗?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要为挑战人们(包括教会里的一般会众)的宗教感性情结,而付上代价呢?           当耶稣宣讲真理时,有许多人会感到不自在——但其他的人却相信了。 第一日:十字架的道路 经文:《约》7:1-13            要点:耶稣身旁有些好意却蒙昧的亲朋好友们曾对他施压,要他避开十字架的道路(他所受的试炼,请参《路》4:1-13)。今天,他的教会也面临同样的压力。 说明: • 在犹太领袖的教唆鼓动下,耶稣毫不怀疑他会在耶路撒冷受难——他知道这正是他来到世上的目的(参《可》10:33-34)。但在何时受难,是相当重要的(1,6-9节)。 • 耶稣的兄弟代表的是“天然”的人的想法:名望和成功是他们的优先考虑,高度曝光和行销则是捷径(3-4节)。很不幸的,今日的教会也经常采用世俗非信徒的方式(参第5节)想要吸引人,却完全忽略了十字架的意义(参第7节)。 • “上去”过住棚节有两种方式:按律法要求所有犹太人的方式,正式地参与(参《出》23:17);或是非正式地悄悄跟着,人到场,但不参加活动。耶稣决定这回不和他的弟兄一同公开前往,而是毫不张扬地暗地里去(10节)。 • 许多犹太百姓仍然猜测耶稣可能是从神而来的,但是犹太领袖们却已经做好了决定(11-13节)。 默想……并祷告: • 对今天的教会来说,6-7节暗示了什么? 第二日:律法主义者气疯了 经文:《约》7:14-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