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拋石脫捆

秉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座落在多倫多市西面一百公里左右的Crieff Hill營地,實在是安靜退修的好去處。幾個宿舍小樓房分散在營地四圍,北面的田地,六月中莊稼尚未長出,一大片樹林圍著。營中靠南邊有個小山坡,聳立著 一個十字架,腳下有一大堆的石頭,往上看,好像架頂在藍天上被白雲環繞。一條踏出來的小徑在十字架邊經過,不遠處有一個小小的禱告木屋。          蘇文峰牧師從每個人屬靈的成長歷程入手,讓我們回憶並記錄下成長過程,檢視自己靈命的成長和欠缺處,又教導我們學習解執的禱告,奉主的名釋放我們在品格和行為上的捆綁。          王春安牧師從家庭角色的動力關係入手,幫助我們認識個性的形成過程,和理解家庭中衝突發生的型態,並教導我們饒恕的禱告,以及四種不同型態的屬靈成長。          我有一個答案一直不太確定的問題,就是神是否真的呼召了我全職事奉。藉著一次和人交談,似乎得到“神沒有呼召我全職事奉”的答案。當時雖然口說,這樣便可以死了那徬徨等待的心了,但心中卻有著落選的難受。         安靜的午後,我和妻沿著莊稼邊上的路走。她想辦法開導我,我口說沒關係,但卻禁不住眼望著天,一肚子的委屈,淚忍著不流出。          下午小組禱讀的內容是《約翰福音》21:15 – 19,輪到我讀耶穌三次問西門彼得:“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好像每一次都是在問我。與彼得的回答相反,我說,主啊,我這才明白,我原來其實並不愛你。我的眼淚直流,我感覺主離我很遠、很遠……          晚上是聖餐聚會,那些平日使我感動的優美讚美詩句,一句都唱不出口。領聖餐的時候,兩個、兩個地到聖餐台前。妻拉著我上去,在聖餐台前我們跪著,她被聖靈感 動、敬拜禱告,我卻呆若木雞地吃下她遞來的餅。當我舉起杯時,我說:“耶穌,你的血也與我有份嗎?”頓時淚流滿面。回到座位,無心繼續聚會,便走出來,突 然地覺得我與室內的那一群人,形如在兩個世界。          我無目的地走著,到了營地高聳的十字架前,心中疑惑:難道我被遺棄了嗎?難道救恩已不屬于 我了嗎?十字架前,那堆石頭旁邊,有一個牌子,記載著:“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我便說,“耶穌,無論如何,我是相信你 的。”儘管如此,卻好像狗吃主人掉下來的飯渣一般,勉強沾到神的愛。          當晚王春安牧師特意找我,幫助我認識到我原來被捆綁,追求他人喜悅,因此希望主揀選我作傳道人,以討祂的喜悅。王牧師開導我,強調無論我以何種身份、如何事奉主,祂對我的愛都是不變的。          談話結束時,我輕鬆下來許多。王牧師送我出房門時告訴我,他在聖餐聚會上,偶而注意到我的表情,所以,特意下來看看會不會遇到我。他說,你看主是多愛你啊!主的愛立時抓住我的心,我情緒起伏了一天,這時平穩滿足地安息在神的愛中。          五天的營會很快過去了,神藉這次營會對付了我事奉根基上存在的問題,也讓我清楚自己性格上的捆綁,以便常常儆醒。Crieff Hill的莊稼地,小山路和高聳的十字架,成為我屬靈生命歷程的重要的里程碑,清楚地記在我心裡。          八月初,我又回到Crief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