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恩言

到了时候,种子就会发芽(奇瑞)2020.12.08

神不仅启示雅各,也借着应许点破了他内心的恐惧。雅各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他习惯将自己内心的想法隐藏起来,他希望看清别人,却不愿意让别人看清自己。然而神一语道破雅各那缺乏安全感的内心,使他意识到,原来神看透了他,自己并不是那么了不起。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丝瓜,和我的终身大事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郝大卫 复活节的早上,在一首诗歌中醒来,却只记得梦中诗歌的3个字“主的爱,主的爱”。5日由京返沪,一路蒙主奇妙引导,本来没有卧铺,却很好地休息了一晚。 早上在火车上醒来时,正值朝阳东升,读到《哥林多后书》1﹕12“……见证我们凭著上帝的圣洁和诚实,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上帝的恩惠……” 是的,主啊,过去的路,我虽然一次次依靠自己的聪明,而每一次的结局,你总让我看到,所能依靠的,唯有你的恩惠、你的应许。我们若寻求你,你必使我们寻见;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   小小的卡片 我出生在山东,家中几代都是基督徒。很小的时候,我便能读经、祷告。然而,我内心对上帝并没有认识,只是有一些惧怕,却又因自己拥有圣经知识与口才,极其骄傲。 2002 年2月,我16岁,高中二年级,参加了山东某地的中学生冬令营。营会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2月18号的晚上,小组的虞老师带我们,学习青少年如何为自己的婚姻做准备。在一张小小的卡片上,老师让我们这群男孩子写下:“我在上帝面前祷告,求上帝预备我的‘她’是……” 当时我很不以为然,觉得:“一群孩子(小组里很多初中生,甚至小学生)如何知道这些事情?”但我还是顺服、按老师的要求写下了(没想到后来成为极大的祝福): 真敬畏耶和华(我看到很多家庭,虽然信主,但因为夫妻对上帝的认识、追求有差异,影响了家庭的和睦)。 孝敬父母。 漂亮,贤惠,不婆婆妈妈。 要么比我强很多,要么不如我(总之,两个人之间不要竞争。那个时候并不知道爱里面没有争竞,而且上帝对婚姻的要求,乃是爱与顺服)。 ……(省略号的意思是,其他的多多益善了) 卡片的反面,是我们在上帝面前的誓约,“我愿意为‘她’,用圣洁、尊贵守着自己的身体”,及落款。 特别值得感恩的是,从那次营会以后,我开始认真读经,读属灵著作。上帝也慢慢让我尝到祂的甘甜。   大学不恋爱 大学期间,我虽也被一些女孩子吸引,但总是被当年的誓约所提醒:我要找一个真正认识上帝、能委身的基督徒为伴侣。她必须从小信主(因为我不懂得流行歌曲、不懂得打扮、不懂得车子、不看电视、不看电影……若非从小信主的姊妹,肯定会觉得我像木头)…… 而且,我决定毕业后回山东老家服事,所以我求上帝,为我预备的“她”,最好是山东人(文化、语言、饮食等相同),必须对上帝的家有负担,且不会由于虚荣,好在教会出头露面。 大学4年里,上帝并没有让我谈恋爱。我也觉得自己不够成熟。如果交往一个女友,最后却发现并不是“她”,那就没有用“圣洁、尊贵守着自己身体”了(上帝不断地提醒我,我的双手、双眼,也需要用圣洁、尊贵守着)。 见到别人出双入对,有时我也很羡慕,但我总是回到上帝面前祷告:主啊,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我的心,还是定意寻求你! 记不清什么时候,上帝提醒我,自己要先成长,成为配得上“她”的人,要竭力追求、认识主。于是,“等候”不只是像等公交车一样被动的等了,我开始学习靠着主认识自己,不断更新、长大。   我终身的事 2007年大学毕业后,不断有人给我介绍对象,但我都觉得不合适,因为对方都不是十架路上的同心人。 2008 年春节回家,发现父母的白发多了(为了供我读书,父母一直在外面打工)。初五早上醒来,我觉得异常软弱。恰父亲在我身边读经,见我醒来,很喜乐地读《以赛 亚书》58﹕11给我听:“耶和华也必时常引导你,在干旱之地,使你心满意足,骨头强壮。你必像浇灌的园子,又像水流不绝的泉源。”父亲用一种很古老、轻快的调子,教我唱这段经文。母亲在厨房边准备早餐,边听收音机里的讲道,题目居然也是此经文,“耶和华也必时常引导你……” 我的心一下子被上帝的爱浇灌! 同一天,我又读到《诗篇》31﹕15:“我终身的事在你手中……” 是的,主啊!我终身的事在你手中!   […]

No Picture
成长篇

综合考试日

叶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49期         教会秘书拿着要定稿的每周简报,问我这星期证道的题目是什么。不约而同地,我们两人的目光,集中到墙上的日历上──礼拜日那天,用绿色记号笔,标著一个大大的“C”。 一         我们这个华人教会,座落在美国东岸新泽西州,周围有好几所赫赫著名的大学。其中G大、N大,年年当仁不让,在名校排行榜上名列前茅。        几十年来,这几所大学秉承一项共同传统:对学生进行Comprehensive Exam,即“综合考试”。研究院的学生,除在规定时间内修完全部课程,还必须通过这场综合考试,才能毕业。         可别轻看这场考试,它涵盖3年研究生的全部课程,题目刁钻艰涩,多年来及格率从未超过四成。每个学生最多有两次机会,若都没有通过,所修学分全部作废,研究 院生涯以零分终审判决。而且这两次机会,注明是lifetime的,意思是,阁下此生只能问鼎两回,若有失手,对不起,这辈子与本校学位帽无缘了。         众学生把这个综合考试称作“鬼门关”,谈之变色。全力准备上一年半载,才敢上考场一搏。若第一次没通过,第二次更是战战兢兢,一身冷汗。因为一旦失利,就意味数年寒窗工夫付之东流。         那种压力,不是不可怕的。         每年5月和10月的第一个星期是这综合考试。每次历时两天──这两天,被学生称作Comprehensive Day,综合考试日。         5年前我从神学院毕业,到这个教会当见习牧师的时候,正是4月底。接下来的两个主日,礼拜堂里人数激增,平常坐不满的厅堂,要在过道里加椅子。年轻的面孔,几乎清一色书卷气。一眼望过去,到处是闪烁的眼镜片。人人脸上都是神经绷到极限的紧张焦虑。         牧师证道的主题是“叩门,就给你开门”,讲到“应当一无挂虑,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的,必超过你所求所想”,大厅里鸦雀无声,人人动容。到牧师呼召:“你愿意在此刻决志信主吗?”齐唰唰举起的手像小树林,而后,讲坛前跪下一片。         从此我的日历上,出现了这个醒目的C字,每年两次。每逢到这几个主日,我证道的题目不是“主必看顾你”,就是“信的人有福了”。证道中还必有的一句是:“凡 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这句经文一道来,台下立刻有人痛哭失声。信主决志祷告的时候,涌上的人数不过来,我一直举著的右 手,总得酸痛上两三天才罢。 二         照说,眼下又一个“C日”来临,定下证道题目,应该不费踌躇。可是不知为什么,今天我迟迟不能决定。         门铃声打断我的沉思。        “呦,是建设!你可是稀客,快进来。”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当抽象遇见具体 ── 一个穷“80后”的买房经历

亚萨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妻子常笑我,说我的信心是抽象的信心,表现为:替别人祷告时很有确信,祷告神国大事时很有信心,但到自己具体生活中的事情,就往往抱着“即或不然”(注)的态度,事先就给天父预备个台阶下了。           妻子的祷告就很具体,比如公交车快点来,吃麻辣烫不肚子疼,明天外出不下雨等等。我常深不以为然:你的祷告太俗、太灵恩派!我的祷告才是符合圣经的! 当然,我也没这么说出口,因为我觉得,要以基督的心为心嘛,妻子这样祷告是属灵生命弱小,作为家庭属灵的头,我要慢慢引导她,我不能因为这些非原则性的问题,发动“圣战”,和她争吵、绊倒她。 做梦的权利还有吧?          2008 年年底,在妻子的一再“唸叨”下,我决定申请“经济适用房”(政府出资,提供给低收入家庭的住宅,编注)。然而,我和妻子的全部存款只有6﹐000元。这 一方面是因为我家太穷,上大学都是贷款,到了2008年结婚后刚刚还清。另一方面,妻子从结婚前一年起,就一直没怎么工作,结婚后,也才断断续续工作了几 个月。            我心想,以我们这点可怜的收入,想在北京买房子(即使是经济适用房),怎么可能?不由得心里愁烦、悲叹:女人什么时候才能“属灵”一点,脱离对物质的追求啊?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没有房子的人多的是,我们基督徒就要与这个时代的百姓同受苦难啊!            转眼间,时间到了2009年元旦。在通宵祷告会上,有一句诗歌“小小的梦想能成就大事,只要仰赖天父的力量”很感动我。我不知觉流下泪来,思绪飘得老远。不知为什么,脑海中总是不着边际地想着一句话:“这个社会剥夺了穷人的一切,但他们做梦的权利还是有的吧?” 看房、选房纪略           申请经济适用房的手续非常复杂,许多“先烈”都因为等待的时间超过两、三年而饱受折磨。更有许多人,对着繁琐的手续望而却步。所以我办手续其实就是给妻子看的:你看,我该办的事情都办了。申请不上,那就是上帝的事情啦! 接下来的事情,纪略如下: 偏不怕“4”            2009 年3月,我将所有申请手续和证件备齐。我们原想申请经济适用房,但由于我们前12个月的收入,超过规定额度300多元,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我们决定不撒 谎,改为申请“限价房”(即:限价格、限面积的商品房,主要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难,价格高于经济适用房。编注)。感谢主让我们诚实。后来才知道,比 我们早一年申请经济适用房的同事,至今还在等待呢。            2009年4月,发现妻子怀孕了。但按规定,只要孩子没生出来,居住人口仍然算为两人,只能申请一居室。住房保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得知我们的情况,劝说我们放弃这批,明年重新申请,可以申请两居。但我们实在不想再跑一遍手续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排上,就没有放弃。           2009年6月14日,接到通知去选房。这让我的同事们大吃一惊。从此,在我们单位掀起了一股申请限价房的风潮。然而奇怪的是,接下来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一位同事在我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也开始办理申请手续,但直到年底也没有得到通知。          6 月20日,现场看房。我们当时可供选择的有两个小区,一个是A房产公司开发的,交通比较便利,也是我们看中的,但1居室到3居室,3个档次的房子,总共只 剩下约200套房子(但选房的人可远远不只这个数)。另一个是B房产公司开发的,剩下的房子多一些,环境好一些,但交通不太便利。 […]

No Picture
成长篇

你听,小草在歌唱

小草诗歌 本文原刊于《举目》47期        我出生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城市。两岁时,我的父亲就因“右派”身分,死在劳改农场。从此,我就开始经历家破人亡、凄苦漂泊的人生。         母亲“下放”,姐姐“上山下乡”,哥哥被送给了叔叔和伯伯(不幸的是,他们当时也是“反革命”)。我留守在城里,寄人篱下。哥哥只念了三年书,姐姐初中没毕业。后来,母亲又改嫁了。         就这样,我从小饱尝人间的辛酸,感受到世态的冷漠,心灵脆弱又敏感,常常想到死,不知道这世界为什么要多一个没人爱的我。         我12岁时由于营养不良,严重贫血。家人不在身边,自己也不懂得生病了。到母亲放春假回来时,看到我脸色不好,带我到医院一查,才知道我身上流的血,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由于从小得不到家人的爱和看顾,心里也就特别渴望人间的爱和温暖。小时家里很穷,吃了不少苦,但我知道,人生最大的苦,莫过于没有爱! 外婆给我的鼓励         外婆从农村来,看到可怜巴巴的我,便对我说:“出生的窝自己无法选择,但将来的窝自己可以去造!”这句话就成了我生活的动力,我一心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高中毕业时,“文革”还没结束,没有大学可上,便被分配到工厂,当了3年纺织女工。高考恢复后,我就边工作,边准备参加考试。考了两年,终于上了大学。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边远山区工作。我又拼命准备考研究生,也是考了两年后才考上。我从南方到东北去,念了两年研究生,又获得出国留学的机会。         记得当时写信告诉母亲,她回信说:“不要异想天开了。我们家一没有钱,二没有人在国外,没有人可以支持、帮助你的。”她不知道,我已拿到了加拿大国家全额奖学金,我的导师甚至连机票都给我预备好了。         那时能出国留学的人非常少,能拿到国外奖学金的人就更少了。在我学校里,我是唯一的幸运儿!命运好像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可以去创造,去改变!想想自己一 个弱女子,从中国的南方到北方,从世界的东方到西方,为自己开创未来;从一个不起眼的纺织女工,考上研究生,出国深造,成为人上人,真的是很自豪。         然而,生命中没有关爱,仍是我心灵深处的痛;家庭背景,仍是我心底自卑的源头。        1986年初,我独自飞到了加拿大,心想,从此可以为自己开创更幸福、更美好的未来了。         接下来的几年,我从加国的东部搬到西部,再从西部搬到东部,拿学位,找工作,又恋爱、结婚、生子。1995年.又举家搬到了美国。1997年,在美国买了很 漂亮的房子。这期间虽然也经历了风风雨雨,有着数不尽的辛酸苦辣,但终于还是实现了“美国梦”——有了帽子、票子、车子、儿子和房子,总算给自己造了一个 不错的“窝”。 没有人了解我的苦楚        1988年,我在加拿大看了电影《耶稣传》,电影很感人,我看到末尾就跟着祷告,接受了耶稣做我生命的主。但那时学习忙,没有时间和愿望多了解神。一直到了1993年,我才开始去教会,1997年受洗。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星期六的凝眝

谭德仪 本文原刊于《举目》44期          回眸那黑暗星期六,天使可曾闪现踪影?           那年,春末之际,我先生即将毕业,国际学生咨询顾问却通知他,学校因疏忽,未将他的学生签证效期延长一年。因此,他毕业后,只剩三个月合法居留期限,可在美国找工作。            得知消息后,我们实觉错愕。按规定,留学生本应得到一年的工作实习,现在却不明就理的被剥夺了。            那时正值美国经济萎靡。毕业前半年,先生已寄发无数求职信函,全都石沉大海。我们又是外国人,没有任何人脉关系可以依靠。现在再加上只有短短三个月可以用来找工作,可以算得上屋漏偏逢连夜雨了。 黑白电影里的小牢房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们租了一辆小搬家货车(U-Hall),后面拖着学生时期购置的一台丰田中古破车,叮叮咚咚、摇摇晃晃地去投奔南加州洛杉矶的舅舅。洛杉矶是商业大城,觅职应该容易些吧?            舅舅一家八口,是越南难民。他赁居的二房一厅,客厅已安顿了另一家四口,二房挤满了自家人。我们于是在后屋违建的储藏室里落了脚,储藏室的空间正好能塞下一个单人床。            储物间里幽暗闷热,尘埃遍布。一个50瓦的小灯泡,连着电线,悬荡在屋顶。室内除了一扇门外,还有一个加了铁条的小窗。夜里躺在漆黑的小床垫上,侧身瞥著小铁窗,那个场景就像黑白电影里的小牢房。            那时没有网络和手机,只能在周日买报纸,翻开求职广告栏,拿笔把合适的工作项目圈起,再投出求职信函。然后,周一至周五,从九点至五点,就守候在舅舅的电话机一侧,盼望着通知面试的美妙铃声响起。 只能远眺到小径的弯处            我们就这样守着电话,寸步不离。那个状况就像自愿被软禁的囚犯。 每日,唯有展读圣经时,灵魂之窗得以对着神圣的启示逐步敞开,心思与灵魂的眼目,渐渐被创天设地的上帝的意念牵引。          《传道书》中陈述,天下万事都有上帝特定的时间。那么先生的觅职时间,也是天父老早预定的吗?为何别人都有一年的时间可以求职,我们却缩水了四分之三?            再往下读,传道者提及,上帝为万事定下了适当的时间──虽然我们并不完全明白他的作为。           当我们以手上有限的时间表,规划生活的内容、未来的道路、人生的方向时,就如同美国桂冠诗人罗伯.佛洛斯特(Robert Frost),在诗作《未涉之径》(The Road Not Taken)中所描绘的一幅景观:“一个生命的行旅者,就算长久的凝眝,也只能远眺到林中小径的弯处。” […]

No Picture
成长篇

领悟,在寂聊中(心渔)

心渔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在来到北美之前,日子总是排著满满的节目,似乎闲下来就是浪费生命。上班之外,不是兼家教赚外快,就是上课学些新鲜的玩意。晚上徜徉在书海中,就又过了一天。         说来惭愧,我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出国。曾迟疑是否该出国读书,老爸说:“先申请学校看看再说,等申请到了再决定。”想想有道理,于是忙着考托福、GRE、申请学校。等申请到学校,正考虑去与不去,老爸又开口了:“既然申请到,为何不读呢?早去早回!”这话听起来还真有道理。于是,硬著头皮,跟着人潮出了国。         刚出国时,最难适应的不是语言文化,而是晚上八点以后,那份难耐的寂静和睡前无书可入梦。手上唯一非专业的中文书籍是圣经。老实说,当初出国时带着圣经,只是图一份心安罢了。我必须承认自己当时的信仰,还是停留在偶而会为未读圣经良心不安,想起来就尽天国公民责任的程度。虽然对所读的经文偶有所感,但是基本上没什么乐趣可言。圣经不就是一堆以色列人的历史和励志良言嘛﹗偶而看看,对灵魂有益!         然而,那份难耐的寂静和睡前无书可入梦,为我带来终生最大的福气。我开始阅读手边的圣经,心里燃起陈封已久的渴慕,并且愈烧愈旺,心里愈来愈无法满足于自己的“信仰”。于是有一天,我做了个祷告,没想到那竟是改变我一生的祷告。我求主让圣经不再是历史故事或是励志良言,让圣经成为活的一本书,让我要经历神。          这个祷告引领我的生命进入一个全新的境地。没几天,就发现神的话语是活泼有生命的。早上读的经文,尤其有些在心中徘徊不去的经文,往往当天或隔一两天就有事情发生,帮助我更认识这句经文的涵义。圣经不再是几千年前的历史,而是神今日对我说的话。有些时候,读到的经文教导我遇到某些状况时,该怎样照着神的心意行。而那一两天果真就碰到类似情况,那句经文就浮现脑海。我照着神的话去做了,于是,对那句经文有更深刻的体会。        有时候生活中遇见难题或选择时,在祷告中求问。结果,在每日读经祷告中神用祂的话语引导我走当行之路。圣经对我不再是知识,而似乎是祷告得回应的途径。         有些时候,经文是预先赐下来的应许。让我遭难时不会不知所措,而能抓住祂的应许往前走,最后经历到祂的信实。         有些时候,经文领我更认识祂的属性。祂是有位格的,主动要与我建立关系;祂全知,所以祂了解我的忧伤与疑惑;祂是全能,祂能在每件事情上帮助我;祂全爱,祂无条件爱我,包括我不可爱的一面,所以我不用为了要祂爱我而费力做工讨好祂;祂信实,祂永远信守对我的应许……“祂”不再是白纸黑字,也不是高不可攀,而 是我生命的中心。         有些时候,经文领我更认识自己,帮助我突破自己生命的瓶颈,改变我自我扭曲的形像。神的话语是炼净的,是清洁的,并且有莫大的能力!         有些时候,经文是安慰的言语。当我受冤枉、受伤害、哀伤时,安慰我。帮助我选择饶恕,去爱与被爱!         有些时候,经文是为了身旁弟兄姐妹的需要赐下的。早上读的话语深印在脑海中,结果当天下午或隔天,就有弟兄姐妹来找我,诉说自己的困难。而那节经文就是他所需要的话语。          读经也有冷淡的时候,但是我有个绝招,就是祷告。求神来吸引我,热爱祂、亲近祂。每回一做这样的祷告,祂就信实地回应。我现在已经不等到低潮时再求神吸引,我平时就常常求神吸引我,让祂的爱成为我读经的动力!          读经成为经历神的良机,就渐渐与神建立了一份爱的关系。我知道有许多人也有相同的体验。          虽然搞不清楚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出国,但是我确定这是神在我身上美好的计划。祂以慈绳爱索牵引我来到北美,让我在寂寥中领悟到自己生命的虚空,起了追求的心。然后,祂按著自己所应许的“叩门就给开门”,领我认识祂。认识祂是我今生最大的祝福,并且更认识祂是我今生的目标。 作者现居加拿大渥太华。

No Picture
成长篇

快乐清洁工(陈正德)

陈正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6期 从教师到杂工         在我们朋友当中,有人或称我陈弟兄,或呼我陈伯父,也有人叫我陈老师。其实,现在的我,只是一间食品公司的普通员工——一名职位卑微的清洁工。“老师”只是我从前在上海的工作。如今,有些知道我过去的经历的同事,见我成天乐呵呵地忙碌著,很不理解我何以这般开心、甘愿。那么,我的喜乐究竟从何而来?一言以蔽之:从神而来!         与许多自中国移民来的朋友一样,五年前,我刚踏上加拿大这片美丽土地,就遭遇到工作难找的困境:原本驾轻就熟的教师专业,因我不具备英语、粤语能力,而无法寻求到职位。那三十几年积累的教学资历,连同一厚叠证书、奖状,全都卧在橱柜里不见天日。         总算一线生机,朋友可怜我的徬徨,把一份每日仅三个小时的“洗碗”杂工让给我做。别无选择,我从此踏上了在餐馆打工之路。可就这种无奈、屈就的工作也做不长:要么餐馆歇业,老板“炒”自己,也同时“炒掉”了我;要么我的教书生涯所练就的精雕细琢,并不适合老板既省人工、又多赚钱的需要……寻寻觅觅却茫然无 绪,出路在哪里呢?         主内弟兄姐妹及时关心我、开导我,使我懂得到天父面前祈求,相信神既然拣选我、恩召我来到可以亲近祂、敬拜祂、归向祂的土地,也必然按祂的旨意安排我。         感谢主的怜悯,应许我的祷告,把一个机会赐给了我——以“替工”的身份进入食品公司,顶替一位不慎而烫伤的老员工。虽然生手替熟手,既紧张又繁忙,心理压力也大,但我觉得充实,正规,真希望长此做下去。         然而,替工只是替工,一个月后,工伤的阿伯回来上班了,经理自然婉言辞退我:“明天,你不用来了。”听了他的话,我的心口如同煲滚著一锅粥。感谢主,赐我应对的心力。我对经理说:“什么工作我都愿做。我一定加倍努力……”         感谢主,赐予经理仁慈爱心,接受了我的哀哀求告及旦旦信誓,留用了我。我知道,是神垂听了我的默祷,是圣灵运行大力,使我得到这份工作。今天,回顾五年来在公司倍受上下员工诸般的关心、照顾,以至于有安居乐业的日子,实始于天父的慈爱。 斯文扫地之后          由一名“替工”转成未有特定工作、固定位置的“试用工”,我心中既有暂时保住了饭碗的侥幸,却也有“斯文扫地”的失落感。但我牢记自己向天父的默祷,以及向经理所做的“什么工作我都愿做并且加倍努力”的承诺,心甘情愿地当起了一名清洁工。         我之所以能够心甘情愿,一扫心中隐藏的一丝无奈,则要感谢灵命主粮——圣经,所赋予我的活力。圣经记述了主耶稣基督,从尊贵、荣耀的天庭宝座纡降人世,降生 于伯利恒小城的马槽,受尽屈辱,被惨钉十字架,为世上的罪人作挽回祭。祂最后的祷告,更是顺服神的典范。顺服神,是蒙恩得救、作神无瑕疵的儿女的首要。         圣经上说“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 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哥林多前书》 1:26-28)         五年来,我的心路历程,正见证了这段经文:当我在上海,“捧著铁饭碗、吃着大锅饭”时,我拒不认识神;当我站在唯物主义讲台,以“科技”的名义向少年儿童展示缤纷世界时,我竭力否定神的存在。正是这自以为有知识、有能力、有尊严、有社会地位的“有”,使我悖逆、沦为“迷失 的羔羊”。         只有把我放置在这样的境地——语言上是文盲,我工作既无经验又无才干。身体方面算是年老力弱……成为经文所喻指“无有的”,我才得到救恩、明白真理,有圣灵的同在,有平安、喜乐。         圣经《罗马书》第九章,以神的话语通过浅显的比喻晓谕我:世人都是神塑造的器皿,无论是贵重抑或是卑贱的,都为神所用。《诗篇》145:17更颂赞说:“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