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职场生活

事业的陷阱

对基督徒而言,世界的需要并不等于上帝的呼召。呼召是从上帝而来,我们需要经常、规律地从“不断满足别人的需要”这种劳役中退隐下来,以便能听见上帝的声音。 […]

No Picture
透视篇

职场伦理系列之九: 摆脱不如意

钱保罗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中国人说:“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换句话说,十件事里,虽然可能有一两件如意的,但是因为每件事情令人满意的机率只有十之一二,人生这么多事情,通通都要让人满意,当然机率就几乎等于零了。          在现实社会里,要找出一个对人生完全满意──对自己的工作、收入、老板满意;对婚姻状况、儿女、家庭生活满意;对房子、车子、社会现象满意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对事情有一个错误的过高期望,我们不明白世界是败坏的,最终是要被彻底推倒重来的。           对人生的不如意缺乏心理准备,当工作和婚姻的问题交叉出现时,其结果往往就是整天抱怨,一生作个不快乐的人。但是上帝对基督徒却有一个更高的呼召:要常常喜乐(《腓》4:4;《帖前》5:6)。          这是基督徒职场伦理系列文章之九,我们要谈的主题是当我们的人生充满不如意时,怎样才能喜乐得起来?本文将针对工作上的不如意,探讨基督徒应该如何处理。 逃不是办法            世界上的人,一般解决不如意的方法就是逃──逃离这个婚姻、这个家庭、这个老板、这个公司,甚至逃离这个国家,以为换个环境就能解决问题。这是移民不断涌进美国其中的一个原因。问题是美国的公司、美国的工作是不是就完全没有问题了呢?           孔子曾说:“道之不行,乘桴浮于海”,翻译成现代语言,不就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吗?孔子又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意思是说如果这公司很危险,就应该赶紧离开。          如果我们的雇主是造成股市崩盘的世界级商业丑闻公司,如“安然能源公司”(Enron),或是“世界通信公司”(WorldCom),而我们又能洞烛机 先、有先见之明,当然是逃之夭夭、先走为妙。但是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公司的状况不是这么严重,而且世界之大,很少有一家公司、有一份工作是“金饭碗”,可 以永远捧著,而不存在任何风险。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 逃离那恶者           耶稣为我们祷告的时候,他向天父说:“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或作脱离罪恶)。”(《约》17:15)上帝教我们的方法,不是逃离工作、逃离公司,而是逃离那恶者──在我们心中挑拨是非、抵挡上帝、使我们不能活出与世人不一样生命的撒但。           当我们的激动情绪无法平复;当我们随从众人怨声载道,甚至自以为是地带头仗义执言,其实是在兴风作浪的时候,我们就陷落在罪恶之中。          人们常常误将老板的言行当作是那恶者的诡计,甚至心中暗暗将老板比做那恶者。其实,更多的时候,撒但工作的地方是我们的心思意念。我们对待工作不如意的捷径,是对付自己心中不满意的情绪。 离开负面情绪          这个世界,不如意是常态。我们一早出门,所遇到的第一件事,所听到的第一句话,就很可能使我感到郁闷、情绪消沉。当然,别人肯定有一点不好,但是往往是 我把自己的感觉放大了。既然离开世界不可能,离开负面情绪才是解决问题之道。基督徒面对工作上的不如意,该如何离开负面情绪呢? 一、道成为肉身         “什么样的工作才有意义?”是一个经常困扰基督徒的问题。当手上的工作不如意的时候,尤其是公司的作风和圣经原则不一致的时候,我们就会想到要辞职。很 多人会逃到教会里,认为在教会的服事才有永恒价值。殊不知主耶稣的门徒都不是在教会里工作的;旧约里神重用的仆人,绝大部分都不是全时间的神职人员。可 见,逃离公司不是圣经教导的原则。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何不休息? ──基督徒的时间管理(Dennis McCann、钱保罗)

Dennis McCann、钱保罗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一、没任何嗜好的人 通常我最怕人家问我闲暇时做什么消遣。不是因为我没有喜欢做的事情,而是我没有时间去做。        几年前参加高级管理班培训,学员问卷要我们列出有什么嗜好,以便按兴趣编组。没想到,最大的一组,是一群不休息、也没有嗜好的人(Rest-less and Hobby-less People)。        不是我们这些人在工作以外,没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是问卷要求我们写出,实际花了多少时间去进行这些嗜好,我们的答案是“零”!         从我们时间分配的真实记录来看,工作是我们最喜欢做的事情,我们的唯一嗜好就是工作。我们这些人早已超过为五斗米折腰的经济实力,很多人都拥有华屋美车,因此是自愿选择作工作的奴隶的。其中不乏基督徒,甚至是教会领袖。         旧约圣经不是说,人要“汗流满面才能糊口”吗?被人家当作是工作狂(workaholic)有什么不好呢?不努力哪里会成功!我们的父母亲不是从小就告诫“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吗!         问题在于我们到底是为谁打工?为什么忙碌?我们的心看重的是什么?谁是我们心里真正的老板?谁是我们一天时间表的主人?是我们自己、是上帝,还是撒但?        有人说基督徒时间管理的优先级,应该是把花时间亲近上帝排在第一,照顾好自己的健康第二,建立好家庭和人际关系第三,工作第四。我们的真实光景如何?        这是基督徒的职场伦理系列文章之八,上帝呼召我们不要随波逐流,要我们活在更高的祝福里面。上帝要求我们要擅长数算我们活在世上的日子,也就是说要管理时间,作时间的主人,不要被时间牵着鼻子走。         这不容易。核心秘诀是我们需要学会让上帝作我们时间表的主人,捷径是改变我们的心,知道工作不是今生的全部。上帝交给我们照管的,还有健康、家人、朋友、社 会、文化、国家和名誉──我们的名誉以及上帝的名誉(荣耀)。工作固然重要,上帝要我们认真工作才能糊口,工作是有意义的,也能够带给自己和别人祝福。但 是,我们活着不是为了工作,乃是为了荣耀神。不要为了自己的成就感、满足感,甚至是逃避家庭或人际关系,就把自己卖给了工作。        针对现代人的极端忙碌,我们的建议是:何不休息一下,停下来,走出工作;掉转头,做一些工作以外的事情。 二、静静与上帝约会 几年前我颈椎软骨突出,经常头晕手麻。主要是由于工作压力造成肩膀肌肉长期紧张,再加上整天拿着电话的姿势,以及盯着电脑银幕读邮件的姿势,造成了肩颈病。 医生说这是职场上成功人士难以避免的,医治的方法有3条路可以选择:         首先,治本的办法就是换个工作。不过一般来说,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去做。 第二个方法没有那么难,但是也少有人做得到,那就是多运动。通常忙碌的经理们,做运动最多只有两三个星期的热度,就不能坚持下去。所以医生常被问,有没有什么药丸,可以一吞就解决问题,无奈答案是没有。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打破玉瓶的祷告–基督徒的工作态度(Dennis McCann、钱保罗)

Dennis McCann、钱保罗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这一篇文章是基督徒的职场伦理系列之七,我们将说明基督徒正确的工作态度,就是对神降服,请上帝作我们工作的真正老板,具体地把工作带到神面前,更多地邀请神来参与我们的商场决定。职场上的基督徒能够献给耶稣的玉瓶香膏,就是把想要自己作主的决定权献出来,请神作主。        “恳切祷告,就像一切事都得靠神成就;认真工作,就像一切事都要靠你完成(Pray as if everything depends upon God; work as if everything depends upon you)。”这是教会关于工作态度常用的一句座右铭,虽然不是直接引用圣经,但也突显了基督徒在职场上必须要倚靠的武器,首先就是祷告,然后是认真负责。 但是,我们今天通常只专注于下半句,好像一切只要靠自己认真工作,很少邀请神参与。今天基督徒的工作态度有一个大问题,就是上帝与我们的工作无关,我们太少为工作向神(的名)祷告。         上帝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4:6)基督徒被呼召在工作场合示范一个更高的标准,要不同凡俗,不要随波逐流。别人靠关系、靠行贿,我们如果要不一样,光靠工作认真是不够的,还必须要靠降服、顺服神的祷告。 一、更多邀请神参与         有人问一位神学院的教授,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对于圣灵能力彰显的工作,我们应该持什么态度?他的回答是,“我们对圣灵今天仍然会工作,期望应该高一点!” 他接着说,“往往我们被人邀请去为病人祷告时,若是病情轻的,我们就觉得似乎不需要麻烦天父;若是病重的,我们没有把握上帝会不会医治,不太敢大声疾呼, 怕万一不灵,会丢了神的脸!”,“结果,最常见的情况是我们小小声地形式上应付一下。心中对神会奇蹟般地医治的期望值有多高?事实上的答案是──零!”。 因此,他说我们对神会介入我们的日常生活的期望值,应该可以高一点。         最近这几年,我们在香港和旧金山湾区硅谷,访谈了许多职场上的弟兄姐妹,有作生意的,有从事管理的,也有的是专业技术人员。他们谈到许多祷告蒙应允的亲身经历,让人不由得想起使徒时代。        一位在贸易公司工作的职员,不愿意随波逐流地行贿,迫切祷告后,台湾的商品检验官员,竟然无条件地对她公司的出口货物放行;另一位在大陆,靠着祷告,海关官 员的心被软化,也无条件地对公司的进口货物放行;又有一位弟兄,全家人同心在香港祷告,结果原本即将要淹没他们在内地工厂的洪水,竟然退去了。         […]

No Picture
成长篇

等候

大卫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在美国工作,“失业”是司空见惯的词汇。特别是近几年,因高科技泡沫经济的破灭,失业率持续上升,达到几十年来的最高峰。常听见的一句戏言是:失业的程式员比扫大街的工人还多。足见经济形势之险峻。 六个月,太长吧?         我是在资讯(IT)革命轰轰烈烈之时,转行投入IT行业的。起初,“失业”只是一个概念。直到有一天,表情严肃的老板,下午四点钟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递给我解雇信,失业才变成一个残酷的现实。从那时起,我才感受到失业所带来的失落感和羞辱,是那么地刻骨铭心和难以接受。         离开公司,去孩子的褓姆那里,接二岁的儿子。这些每天例行的事情,在那一天却变了样子。天不再蓝,心情不再轻松,前面的日子还是未知。但儿子看见我时,笑脸依旧,喜乐而纯真,没有一丝的阴影……         接下来的几周,确实很忙碌,为了省钱,自己做起儿子的褓姆。每天先要陪他玩、讲故事,趁他看图书馆借来的卡通时,我就打开计算机上网,改写简历,在各个职业信息网站上张贴,发传真到一些我认为在征才的公司,打电话给职业介绍所登记,寻求面试机会……         周末在团契和教会里,许多热心的弟兄姐妹得知我失业,有的为我祷告,有的和我分享找工作经验,有的向我引荐相关人士寻求机会。一位弟兄说:“不要着急,我们 为你祷告,神会安排看顾的。我的太太去年失业在家,拿失业救济金快六个月时,神就给了她一份工作。”六个月是失业救济补助的最长期限。我想,六个月啊!那 不是太长了吗?         慢慢地,日子似乎变得漫长起来,每天上网找事,打电话给职业介绍所……可发出的几百封简历都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音。偶然有一个技术测试或面试,谈完后也都不了了之,音讯全无。         失业前,我和妻子本来计划一起回中国探亲访友。尽管失业给了我很多空闲时间,但却使我有一种“无颜见江东父老”之感叹。于是我劝妻子自己带儿子回国,我则留下来找工作。         妻儿走后,一人留在家中,日子变得更寂寞难熬。虽然每天都尽量学一点新概念、新技术,但是在IT这行,如To know every new thing is impossible. But you may lose all if you mi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