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苦难前的“不倒翁”

本文原刊于《举目》73期。 文/吴蔓玲 苦难,最讨人厌,人见之,莫不远避。然而苦难防不胜防,避之不及。 在惊吓、悲痛中,有些人一厥不起,倒在苦难的铁蹄下;有些人一日度一日,苟延残喘。然而,有些人却像绝壁上的花朵,不惧风霜,不怕苦难的欺压,反倒绽放出美丽的光彩,甚至成为他人的大祝福。 唐美和泉特 唐美·泉特(Tammy Trent)嗓音甜美、轻柔,有说不出的磁性。她是小有名气的福音歌手,自己写词作曲,很有才气。泉特其实不是她的姓,而是她丈夫的。她丈夫是她的经纪人,音乐事奉是他们共同的事奉。 她15岁那年第一眼看见他,就被吸引。后来发现他也喜欢她,更是喜不自胜。等到她满了16岁,他们才开始正式约会。唐美曾想用更亲密的行为来肯定他的爱,但他委婉地拒绝了:“我爱你……我晓得我们将会在一起,我晓得上帝对我们有个计划,并且等候是这计划的一部分……我想得到上帝给我们的、最美好的。” 他们谈了7年半的恋爱,才步入礼堂。 他们婚后的感情,比婚前更好。他在各方面大力支持她。他从未对她脸红脖子粗、发脾气。有许多次,她做错了事,他可以对她大吼,但是他就是不动气。她问他怎么不生气?他回答:“因为我永远不要伤害你!”他这个人说到,做到。 他们是一体的。在灵性、情感、生活、事业上,都是密不可分的。他也一直是她信仰生活的支柱。然而,他们的婚姻生活在第11年嘎然而止。2001年8月,他们一起去牙买加服事。就在回国的前一天,泉特想潜水,一探当地著名的蓝礁湖。泉特是潜水能手,唐美就坐在岸上,看着他潜游,等他回来。 然而,40分钟过去了。海面上看不到他的踪迹。唐美心里有不祥的感觉。泉特从来不会恶作剧吓她。她赶紧呼救。当地派潜水队员去找他。随着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她全身发颤。在这样的时候,她选择向上帝──她唯一的倚靠呼求。不管身边的人怎样看,她唱着自己想得起来的赞美诗歌,一首一首地唱。 隔天,搜索队找到了泉特的尸体——那一天,正好是2001年9月11日,也就是改变了世界的911事件当天。 她的美好世界随着泉特的死,崩溃了。她一个人在旅馆,看着911事件的报导,不断地哭泣──为911事件的死伤者哭泣,为自己的失丧哭泣。 她内心有太多的问题。她晓得从上帝的话语中可以找到答案,但她无力查考圣经,只能对上帝说:“主啊,我无法面对这一切。我必须现在就有答案……我没有耐性搞清楚,也不想猜谜。我不想翻遍整本圣经找答案,我就是必须马上知道。” 然后,她翻开圣经,答案就在眼前——主一一回答了她内心的问题。她对主说:“谢谢你!” 因为要处理后事,她独自待在旅馆。有一次,她脚软得走不动,眼睛也昏花。想上厕所,结果摔了一大跤。她坐在地上大哭。为了自己的孤寂,她向上帝要求,差遣一位天使来抱抱她。 不晓得哭了多久,她起身,看见自己的床好乱,就想找清洁女工来铺床。一打开门,清洁女工就站在门口。清洁女工说,她一直想找她,因为听到她在哭。接下来,这位女工就抱着她,让她尽情哭泣,并陪着她哭,为她祷告(这位女工也是信徒)。唐美知道,这正是上帝对她的恳求的回应! 没有泉特的日子,一片慌乱。唐美花了一年时间重整自己,再次出发。出发的脚步不是快速的,却是稳定的。今天的她,除了继续写词、作曲,唱诗赞美主,出版专辑外,还常应邀在妇女聚会里讲述自己的经历,见证耶稣是人随时的帮助。 卡车司机杰瑞 也许你会说,唐美全职服事上帝,因而上帝给她“待遇特殊”。其实类似的经历,我身边不少朋友都有过。 就拿我的朋友杰瑞来说,他是货运车司机,天南地北地跑。开货运车的日子是苦闷的,他于是在工作中找乐子:远远看有人在举行婚礼,他就故意放慢速度,然后在靠近时,突然按喇叭,惊吓新人和宾客……他还把喇叭改造成马的嘶叫声。 在杰瑞开朗笑容的背后,有不少伤心事。20年前,他曾因忧郁症自杀过,但奇蹟出现,没死成。他想,上帝让他活着一定有原因,自己的生命是有价值的。他决定好好活下去。从此,他随身携带一条烫金字的蓝色缎带,提醒自己是自杀的幸存者,要珍惜生命,要活出主要自己走的一生。 几年前,他开车出门,几天后,收到妻子的电话留音,告诉他,他不用再回家,她已经把他所有的东西搬出去。原来,她在脸书上与自己少时的恋人又联络上,重谱恋曲,因而决意离婚。 他一个人开着货车,没人可倾听他内心的痛苦。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晓得:要随事随地,倚靠耶稣。 后来有好几年的时间,他的膝盖痛到无法走路,更别提开车送货。不知这是否是长途货运司机的职业病,我的另一位朋友的丈夫也是长途货运司机,也因类似的腿疾,无法开车。对中年人来说,自己变得“无用”了,是极其痛苦的。我朋友的丈夫因而自暴自弃,离家出走。 相形之下,杰瑞尽管日子更加艰难,仍坚定倚靠耶稣。他不被环境打倒,笑口常开。并且,他爱开口见证上帝的良善,鼓励别人。 前年,杰瑞开刀治愈了腿疾,又开着货车到处跑了。他还记得当年他痛苦不堪时,在加油站、货运司机休息中心遇见其他货运司机,大家都是各顾各的,没人倾听他的伤痛。因此,他现在在加油站休息时,总是刻意找其他的司机聊天,听他们倾诉心事。他还积极推展货运司机崇拜,鼓励长年出门在外的司机依时、依地参加主日崇拜。 葛蕾丝夫妇 我的另一个朋友葛蕾丝,患多发性硬化症。这10年来,在教会里,我看着她从搀扶下迈著软绵绵的步伐,到完全以轮椅代步,现今甚至必须有人亦步亦趋地推着她,包括帮助她上厕所。 然而每回问好,她总是含笑点头。她老公罗勃也是笑脸盈盈,总是回答说,一切“好极了”。 仔细观察他的脸,他没有自卑,也没有自怜。就算哪天他满脸写着疲惫,也没有埋怨,仍面带微笑。我觉得,他大概是礼貌性回应。这样的生活状况,怎么可能常保喜乐? 随着病况严重,葛蕾丝愈来愈安静。她不再主动开口说话,因为她口齿不清了。不过她的脸总是常带微笑。很难想像她也曾歌声美丽、热心服事,并且热情好客。 前些日子听到罗勃的分享,才晓得他们的喜乐是真的。罗勃说,葛蕾丝刚开始发病时,还能够自理,能照样打理家务。然而渐渐地,变得衣服要他来洗,厕所要他来清,家里里里外外要他打理。除了上班外,他还要每天煮饭。 他愈来愈烦,也不甘心。他埋怨主:这种日子何时结束?然而他听见主说:“你可以选择埋怨,也可以选择爱葛蕾丝!”他当即做了一个决定,就是无论如何,他都要爱葛蕾丝。 […]

生活与信仰

我的风景,因你不同——我有两个唐氏综合症儿

教会有些弟兄姐妹对我们说,感谢上帝,苦难是祝福,这是上帝给你们的祝福。我听了极度生气,心里忿忿地想: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临到你头上,看你要不要!

也有一些弟兄姐妹说:如果我是你,就不要这孩子。上帝是祝福人的,祂不会要我们留一个唐氏综合症的孩子。我也吓了一跳。

那两个月,我处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我的第一反应是:不行,不能要!满脑子都是将来家里会多辛苦,负担会多沉重,外面的人眼光会多么异样,以后孩子还会被欺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