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人物

至死忠心——纪念葛培理(范学德)2018.02.21

今天早晨,葛培理牧师在北卡家中去世,安息主怀,享年99岁。如果要用两句话来概括葛培理,我首先想到了保罗的自述:”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 […]

事奉篇

当代福音教会的“轻信主义”(吕居)2017.09.14

无论是葛培理所谓的“轻信主义”,还是凯瑟所指出的教会被“垃圾文化”催肥的现象,都点出西方福音教会所面临的可持续性危机(crisis of sustainability)。现今西方的福音派教会,明显后继乏力,在福音拓展方面乏善可陈,在世俗文化面前节节败退,很难承载基督信仰的持续复兴。 […]

No Picture
言与思

葛培理的“名人”图书馆(陆加)2013.07.15

葛培理的“名人”图书馆 建立个人图书馆是纪念一个家喻户晓的名人的好办法,就如历届美国总统都有自己的图书馆。更准确的说应该叫个人博物馆,把名人生平足迹中的大事系统地陈列出来供人流览和回味。 不久前我们全家开车旅行中刚好路过坐落在北卡州,夏洛特市(Charlotte, North Carolina)的葛培理牧师的个人图书馆(Billy Graham Library)。 葛培理牧师算是名人中的名人,他的布道信息被20亿人听到,其中320万人在他的布道会上回应信主。不过对我个人而言,我对用名人来弘扬基督信仰的方式效应是相当抵触的,因为人的注意力很容易聚焦在人的身上。 葛培理图书馆看似是个名人的产物,我本想走马观花一下,然后继续赶路。不想,一进入图书馆就失去了“自由”,因为他的展览是封闭式的,你只许看完一个展室,一个录影然后才可以前行,没有退路。 我看到了葛培理牧师年轻时的布道录影。不得不说,他极有个人魅力,刚毅果断,话语中带着能力。与他同台的各界名流都比他逊色不少。 葛培理在19岁时已有相当的声誉,他也是最先采用广播电视等媒体技术来扩大信息传播的布道者。他在50年代已经与马丁∙路德∙金牧师同台布道。 有几段极短的录影,记录葛培理与历届美国总统的交往。我发现一个细节,每段录影都是总统走向他(或他的讲台),而不是他走向总统。似乎在表明这是总统们来寻求他的属灵引导,而不是他附庸权势。 他曾在主流媒体的“脱口秀”(Talk Shows)里,回答口尖牙利的Woody Allen, Larry King等犀利的问题。看得出葛培理对基督信仰的深层思考和一些难题的把握,有相当的功力。 然而整个展览自始至终最大的强调,是他简单、直接的福音布道的录影:上帝的爱、人的罪、耶稣的救赎,几个展厅连在一起刚好是40分钟左右的一场布道会。葛培理牧师的布道一直都是简单直接,不用深奥的道理和思辨,不是因为他是个简单的人,而是他似乎所承接的使命就是宣讲这样的信息。 果不其然,最后一个展厅就是他的呼召,呼召人回到上帝的面前。然后就走过一组发光的十字架搭起的隧道。 葛培理牧师具有一切名人所具备的特质和成就,但他60年的工作真得看不出他有任何的努力是把人吸引到他的面前。甚至他也用他的“名人效应”,用“名人图书馆”的方式半强迫的使更多的人有机会听到上帝的呼唤,把人的眼目转向耶稣。 2005年,人们要建葛培理图书馆。征求他的意见时,葛培理一口回绝了,他说不要让人到他面前来,人要到主面前。后来人们解释给他,说正是要用这图书馆传扬福音,他同意了。图书馆也正是这样建造的,一个有声的、传讲福音的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