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奥古斯堡和平协议(贺宗宁)2017.09.29

公元1555年(明嘉靖34年)9月25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与支持路德宗的世马克登邦联(Schmalkaldic League)在奥古斯堡达成和平协议。自从马丁路德在1517年10月31日张贴95条论述之后,经过了38年的时间,路德宗与天主教终于达成和平共存的法律条约。 […]

成长篇

公元313年2月 《米兰谕旨》(贺宗宁)2017.02.17

公元313年2月,当时控制罗马帝国西半部的君斯坦丁,与控制巴尔干半岛的李钦纽,在米兰相遇。两个皇帝同意共同发布一个在罗马帝国境内,善意对待基督徒的宣告。

这个宣告在历史上称为《米兰谕旨》(Edict of Milan),也是在基督教历史上一个具有分水岭的重要事件。这个谕旨将之前两年罗马皇帝迦勒流所公布的容忍谕旨,更进一步地推进,正式结束了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迫害。

《米兰谕旨》给了基督徒合法的地位,但是,君斯坦丁与李钦纽并没有宣布基督教为国教。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15:世界不配有的人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在主后70年攻陷耶路撒冷的提多(Titus)将军,于79年继承父亲维斯帕先(Vespasian)之王位,成为罗马皇帝。两年之后驾崩,因无子继承,由其弟窦米田(Domitian)出任罗马皇帝。窦米田执掌此至高无上的皇 权,共15年之久。维斯帕先的功业彪柄,被尊封为“世界的重建者”,因他结束了尼禄死后内战群雄割据的乱况。提多的才情出众,广得其臣民的敬爱,也被尊为 “人类的至爱”。他们两位都是死后被其臣民尊封为神,如同凯撒、亚古士督、革老丢在死后也获此殊荣。         然而,窦米田并未等到死后,才加入封 神榜,他认为自己在生前就应被封为神。他给自己加上的封号是“我们的主与神”。当然,这是他等不及死后,事实上他也等不到。因为在他死后,他的臣民拒绝让 他加入封神榜。窦米田不像其父与兄广得人缘,他的闷闷不乐个性,与提多的和蔼亲切,形成尖锐对比。他在任期后半段,猜忌之心越来越重;他知道在罗马元老院 中有其敌人,就先下手除灭一些元老院中的反对党。 窦米田的逼迫 在窦米田疑心之下诛灭的众人中,有几位值得特别注意。其中最杰出的,是他的堂兄弟克理门(Flavius Clemens),主后95年担任罗马执政官。克理门的妻子窦米提拉(Domitilla),是窦米田的外甥女。狄奥卡西(Dio Cassius)的《史记》书中记载:克理门与其妻,因“无神论”(指不信罗马神明)的罪名被交付审判,也有许多人沦入犹太教而被以此罪名定罪。克理门与 一些人被处死;另有些人家产充公;窦米提拉被放逐海岛。克理门与窦米提拉的案件,最惹人注目,因为他们与皇帝窦米田的关系,是如此亲近;事实上,窦米田早 已指定他们的两个儿子为王位继承人。这两个孩子的后来遭遇不详,从历史中消失了。         克理门与这些人被定罪的罪名,实在是耐人寻味:“犹太教与无神论”。窦米田镇压犹太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他抽犹太人重税,对改信犹太教者课以重罚,防范犹太人可能的叛乱。但是,若说窦米田是以其对付犹太人的 政策,来对待他的亲戚与其他贵族人士,则不太可能。其实,根据窦米田的“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曹操心态,很可能是担心他们在政坛得势,造成 威胁。窦米田深知要铲除这些有潜力的对手,必须找出罪名,以获得元老院审理定罪。什么罪名根据呢?是不是因为他们是“基督徒”呢? 克理门夫妇是基督徒 这是传统的看法,可信度颇高。罗马史家苏东尼(Suetonius)在其《窦米田生平》书中,说到“克理门因其不积极参与政坛生活,而遭众人的轻视”。克理 门的“不积极参与”,可能是指他回避“执政官”公职有关的一些场合,那些应酬与其基督徒信仰不合。更强的证据是考古学的发现:在罗马“亚得提纳大道 (Via Adreatina)”上的“窦米提拉坟场(Cemetery of Domitilla)”,这是所找到最古的基督徒墓穴之一。墓穴内的刻文指明这是“窦米提拉及其家族”的坟场,在第二世纪起始就已经使用,而且持续扩大延伸,直到第四世纪,里面有殉道者的墓地供人瞻仰。假如窦米拉提不是基督徒,就无法解释。         在罗马另有一很古老的基督徒坟场,名为“百居拉坟 场(Cemetery of Priscilla)”,座落在“撒拉瑞亚大道(Via Salaria)”,里面有一罗马贵族“格拉伯瑞(Acilius Glabrio)”家族的墓穴。格拉伯瑞在主后91年为罗马执政官,也是在95年被窦米田处死,罪名也是“犹太教与无神论”。狄奥卡西记载说:格拉伯瑞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