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论坛

耶和华的歌(小柒)2018.10.15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18.10.15 小柒   【编者按:在主日敬拜中应该或不应唱哪些歌曲,基督徒常有不同的意见。本文作者的领受是教会敬拜中只唱《诗篇》,并从几方面分享为何持此观点。不论是否赞同这种主张,我们敬拜颂赞的都是同一位主、同一位神。也欢迎读者就此投稿,分享您对教会敬拜所用诗歌的看法。】   基督徒都相信敬拜很重要,而且都愿意“靠着圣灵按著真理敬拜祂。”(参《约》4:24,新译本)。作为一名二代基督徒,我经历过使用不同诗歌的敬拜。教会中为著选哪些诗歌来敬拜,常常有不同的声音,有人觉得要更多选一些古典圣诗,有人觉得应该多选一些经文诗歌,又有人觉得有一些流行好听的曲调也可以多唱唱…… 不光诗歌方面,在主日的公共敬拜中,还有好些问题,比如敬拜的时候,能不能来段魔术表演,这个可以吸引更多人愿意参加敬拜啊。类似的问题环绕我们,个人和教会实在需要思考主日公共崇拜以及和敬拜相关的事宜。 但考虑的要点,“显然不应该根据非基督徒的朋友们来到教会的感受或者期待(因为他们都还没有重生,他们的期待是属肉体的、基于消费主义的);也不是根据我们基督徒的喜好(因为我们是不可靠的、被世界影响的);甚至也不是根据教会的传统(因为这并不是神所默示的),而是根据神的话语。”(注1) 敬拜无小事 我现在委身的是一所在主日敬拜中,只使用《诗篇》的教会。 因此,本文重点讨论的是公共敬拜中作为赞美要素的《诗篇》敬拜,但在讨论前,必须界定“敬拜”以及“敬拜的原则”。本文的 “敬拜”是指狭义的敬拜,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地方教会的主日的公共崇拜。 从广义范围而言,我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荣耀神而行”(《林前》10:31)。基督徒的一生,各个层面都在敬拜神,敬拜即生活,生活即敬拜。基于这个广义的理解,可能有人说,唱什么诗歌都是为著荣耀神而做的,而敬拜不正是把神所当得的荣耀归给神吗? 是的,一切都是为了荣耀神,但这并不等于一切在集体敬拜中都是合宜的。正如你不会随便把在家轻便的着装穿到隆重的场合一样。泰瑞·詹森(Terry Johnson)指出,“不是每一项荣耀神的行为或表达方式,都能从人生的广义情境直接转移到公众聚会的狭义情境”。(注2) 敬拜有争议 不过,关于公共敬拜的话题探讨是艰难的,一是因为公共敬拜不被大家所重视;二是对公共敬拜的理解,存在较大的个体性差异,最后往往变成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有人甚至用“崇拜战争”来形容这种认识的差异。 罗伯特·葛福瑞在《在崇拜中讨神喜悦》中看到敬拜的混乱:“在我们这个时代,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关于什么样的敬拜才是讨神喜悦的敬拜,变得越来越重要。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都经历了崇拜形式的巨大转变,这是从十六世纪以来未曾有过的。其结果是许多教会和宗派在崇拜的问题上,产生许多的冲突与纷争。教会因此分裂,信徒也不断换教会,这都是因为对崇拜有不同看法的缘故。”(注3) 敬拜的前提 在讨论《诗篇》敬拜时,涉及到一个更大的前提,即敬拜的原则问题。 自宗教改革起,福音派教会持两种不同的敬拜原则,第一种观点是,“宽泛性原则”(Normative Principle),也被称为指导性原则,即:凡是神没有禁止的,就是神所许可的。例如游戏、舞蹈、点蜡烛、挥旗、吹角、小品等都可以被纳入到主日敬拜的程序中,只要这一内容对教会的敬拜与合一是有益的。圣公会、路德宗和不少其他新教教会都持这一观点。(注4) 另一种观点是“限定性原则”(Regulative Principle),也被称为规范性原则,即神定规我们的敬拜,在对上帝的敬拜中,上帝未吩咐的都是被禁止的。正面的表达是,在敬拜中,神规定的才是“许可”的;倘若某件事上帝在对祂的敬拜中没有吩咐,那么这件事在敬拜中就没有“合法”的位置。 为何我们的教会只使用《诗篇》敬拜?已经有很多文章从释经和信条等角度讨论这个议题(注5)。笔者试图简略从敬拜中的《诗篇》、历史中的《诗篇》和生活中的《诗篇》谈谈个人的理解和领受。 敬拜中的《诗篇》 公共敬拜对于我而言,最初的理解是“水平上的”,正如罗伯特•戈弗雷所言:“神在敬拜中的同在等同于‘神在倾听’。祂就在不远处;更确切说,祂是亲密和满有爱意地与祂的子民在一起,察看并倾听他们的敬拜;祂聆听他们的赞美和祷告;祂观看他们忠实地履行圣餐仪式;……这种敬拜方式强调了‘水平’层面的敬拜。温暖的氛围、团契相交,以及信徒的参与是敬拜中最重要的。” 但当我重新对神的同在以及敬拜更深入学习的时候,我的认识由水平转向垂直。我了解到,“(敬拜中)神同在是为倾听,祂聆听祂子民的赞美和祷告,但祂同在也为了表达。神不仅是作为观察者同在,祂更是一个积极的参与者”。此种理解强调的是敬拜的“垂直”层面。这并不是意味着水平层面的缺乏,而是敬拜的焦点没有放在温暖的感觉和分享上。更确切地说,敬拜应该是会众作为整体来朝见神。我们与他人最主要的团契是同作一个肢体,向神唱诗、祷告,并彼此倾听,而与此同时,神也一直对我们说话。我们敬拜服事的垂直层面确保了神才是我们敬拜的焦点。(注6) 因此,敬拜“整个过程都是神和祂百姓之间的一个对话”(注7)。基于这样的认识,笔者认为,在主日的崇拜中唱《诗篇》,这源于《诗篇》本身的特质,和吟唱《诗篇》的智慧的主观性,以及《诗篇》中的末世论要素。 霍志恒在《保罗的末世论》中清晰地解释了“《诗篇》的主观性要素”:“《诗篇》的深层次特质是人对神在百姓中的客观作为的主观性回应,主观性回应是《诗篇》的特别质素。先知书是耶和华给以色列的客观性的话或行为,而《诗篇》是主观性的,是以色列对神话语的回应”。 《敬拜神学入门》中也写道:“没法构思出比《诗篇》更合适与神沟通的语言了!《诗篇》的语言是受圣灵感动而写成,圣经给神的百姓《诗篇》,表达了他们的内心和灵魂”。(注8) 主观性因素是指那些公义的愤怒、揪心的悲痛、黑暗的忧郁、灿烂的喜乐、坦诚的质问以及兴奋的赞美,这些只是《诗篇》涵盖的情感范围的一部分。大部分教会意识到有责任教导会众如何思考。但很少有教会考虑到有责任教导会众如何感觉。 当有这样的认知时,在敬拜中唱《诗篇》的时候,《诗篇》便转化为吟唱者自己的经历。加尔文曾在《诗篇注释》中也提到,“在《诗篇》中,诗人借着和神说话,把自己呈现给世人,敞开他们内心所有隐蔽的思想和情感……以至于我们所有容易有的软弱、克服不了的罪恶都在《诗篇》中得其影证……《诗篇》引导我们学像诗人呼求神,在别的书卷中找不到如此类似之处。”(注9) 而《诗篇》的末世论要素,则体现在个体末世论以及宇宙末世论上。霍志恒在《诗篇中的末世论》中说:“这样的末世论,可以使人超越一切的境遇,享受耶和华,看见神的微笑,坐在他右手边喜乐,在圣所中与祂永远同在,这实在好的无比”。《诗篇》使信徒从有问题的世界走到喜乐的世界。比如在教会面对逼迫的时候,当在敬拜中吟唱《诗篇》第2篇,我们看到神国的坚立,存到永远的盼望就完全回荡在敬拜中。 《诗篇》是上帝自己完美的话。当我们在敬拜中颂唱《诗篇》时,我们将我们的心和我们的嗓音仰望在主面前,我们能确知祂会倾听及悦纳我们的敬拜。上帝的灵在我们心里,上帝的道在我们唇上,如此,我们就能“在圣灵和真理中”敬拜上帝(参《约》4:24;《来》13:15)。 […]

No Picture
成长篇

完美的视力

完美的视力 【12月份每日圣经研读材料:《诗篇》79-89篇/《彼得后书》】 文:Bruce Christian 译:晴米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诗 篇》对今日教会最大的帮助是,它同时提供了回顾与前瞻。《诗篇》回顾历史的教训,教导我们神的性情,他的应许,他如何对待不忠的子民、他的教会。《诗篇》 也瞻望历史所呈现的两难处境──神如何同时信守他对教会的应许,并信守他要刑罚悖逆者的警告?──唯一可能的解答。唯一的方法,就是预备一个救主──一个 必凡事信实、凡事顺服,且承受他的教会所当受之刑罚的弥赛亚君王。        在许多方面,今日的教会与诗篇时代的教会有着相同的处境──只除了我们有一个优势,就是当旧约的教会仅能透过一些影儿,去瞥见那无法理解的弥赛亚轮廓时,我们却可以回顾神如何奇妙地解开这个谜题。和他们一样,我们也在期盼弥 赛亚作为这个罪恶世界的最后审判者,当他带着权柄与能力来到时,万民会在他面前屈膝,他的教会将要成为全然美丽、全然得胜的新娘。在这之前,我们也像《诗 篇》时代的教会一样,在矛盾与肉体的软弱中,在新约“现已开始,尚未完成”(now but not yet)的局势下挣扎。让我们从他们的历史中,学习如何与这个局势共处。         彼得也在期盼这位君王的到来,以及此事件对教会与世界的意涵。在《彼得后书》中,他将帮助我们把这一切整合起来。 第1日 火炉中的信心 经文:《诗》79:1-13         要点:教会不断受到攻击,但有时候神好像已经离开了他的羊群,这是因为我们被邪恶的势力打败了。这些经历提醒我们,他是谁,我们是谁,以及我们多么需要他的赦免与保护。 说明: • 按照神的全能与信实,以及神的子民在他国度永恒计画里的地位来看,主前587年耶路撒冷与圣殿的毁灭,是令人百思莫解的;今日教会有耶稣终将得胜的坚定应 许(《太》16:18),但我们最好还是留意历史的教训,不要因着我们的稳妥而得意忘形。神不也能使用激进的穆斯林,正如当初使用巴比伦一样吗? (1-4) • “这到几时呢?”这个提问,透露出一线希望,暗示出信心的秘诀,在于拒绝承认终将失败的可能(5-7)。 • 求神介入拯救他的教会,必须以认罪和悔改为前提;很惭愧的是,我们总是需要他的怜悯与宽恕(8-9)。 • […]

No Picture
成长篇

继续挣扎

【十月份每日圣经研读材料:《诗篇》69-78篇】 文:Bruce Christian 译:晴米 本文原刊于《举目》45期            这个月我们要一起查考的10首诗篇当中,有三个重要的主题:(一)神的眷顾(God’s providence)的课题:在恶人看似昌盛,义人看似被公义、且宣告爱他们的神所遗忘与忽略的时候;(二)神的子民的课题:祂的教会似乎未曾从错误中 记取教训、做出对的事,总是触动神的震怒,但凭着祂的怜悯而幸免于难;(三)应许中的弥赛亚,那一位预表的君王,为我们提供一个框架,使我们可以了解第一 个课题,且祂亲自成为第二个课题唯一的解决之道。事实上,这些诗篇帮助我们看见,自己是多么地需要一位救主,多么地需要一个讲述唯靠恩典的福音,多么地仰 赖一位信守与祂的教会所立的约,并预备救主——祂的独生爱子——的神。            这一切应该激励我们、引导我们,使我们过一个圣洁、奉献的生活。但遗憾的是,当我们仔细阅读这些诗篇,会发现我们和以色列人所挣扎的是同样的事情。我们是迟钝的学生,特别是关于历史的事!让我们谨记保罗写给哥林多教会的 警告:“这些事都是我们的鉴戒,叫我们不要贪恋恶事,像他们那样贪恋的……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所以, 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10:6,11-12) 第1日 一位真正了解我们的神 经文:《诗》69:1-12            要点:有时候,我们会感觉自己被环境所淹没;我们已经“灭顶”,而且还正持续往下沉……如此无助。但是且让我们鼓起勇气;我们并非孤军奋战:不论是大卫,或 者是在直接引用这首诗篇的经文(《约》15:25,《罗》15:3,11:9-10,《徒》1:20)里,耶稣也同享这份经历,和其他的圣徒一样(参 《伯》30:19,《耶》38:6,《拿》2章)。 说明: • 上帝知道我们不安的时刻(1-2节)。当我们周围的每件事都在解体的时候,要记得我们可以站立在坚固的盘石之上(参40:2;《彼前》2:4-8)。 • 即便是一个有大卫属灵身量的人,也会有感觉神离弃他的低迷时刻(3节;参《伯》23:8-9……但请继续读《伯》23章的第10节!)。 • 神允许令人不快且会造成我们损失的不公平,继续不受限制地敌挡我们;这使我们难以去紧抓住神(4节;但是参考《诗》37,73)。 • 低谷可以提醒我们,在圣洁的神面前我们的过犯(5节),也提醒我们,这些过犯对教会中其他的人,所可能会带来的影响(6节)。 • 大卫的经历,他因为对神的热心被亲友所弃绝,乃是预表著基督的受难(7-12节;参约1:10-11)。 默想……并祷告: •在这首诗篇中,有哪些特别的部分,在基督的身上得到应验?这如何帮助我们明白基督所受的苦(参《来》4: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