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亞伯拉罕的故事(上)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舊約聖經中的亞伯拉罕,是位家喻戶曉的人物。世界三大宗教──猶太教、 基督教、回教均尊他為先祖。猶太人更以“我祖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來鞏固他們與神的關係,進而肯定民族的安全感。一年半前《時代周刊》更以亞伯拉罕 為封面,標題為:“他能帶來三大宗教的合一,而成為世界和平的使者嗎?”這樣一位萬邦矚目,眾望所歸的領袖,究竟是近代聖經評論家口中的神話人物,抑是歷 史上的真人真事?且看考古學家近百年來的新發現。 一、迦勒底的吾珥          亞伯拉罕到底生長在哪個時代?聖經沒有明文記載,但若由歷史可考的所羅門作以色列王的年代(965BC)倒算回去(《列王紀上》6:1),加上各族長存活的年歲(《創世記》 12:4;21:5;25:26;47:9),亞伯拉罕應生于2166BC左右的吾珥城,按考古時序是在青銅時期中期(2300-1500BC)。          由這時期阿卡族及蘇美族泥版記載,“迦勒底的吾珥”在公元前廿世紀已是一個富麗,忙碌又拜多神的都城。吾珥與外界有頻繁商業上的來往,城內有正式的學校教 育。據泥版上的記載,他們學童的數學程度高到已有開平方、立方根及行列式的運算。亞伯拉罕的父親他拉為了家庭企業的擴展,將全家族由吾珥遷到哈蘭。這時新 的貿易路線已經開發。“哈蘭”兩字的意義就是“十字路口”。它是東南伊拉克及西南埃及北上貿易路的交點站。這些現今仍為重要的交通幹道,也就是聖經中所指 的“王道”(《民數記》20:17)。          顯然地,亞伯拉罕並未被環境的多神信仰所污染。當耶和華神對他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本著他對真神的信心,亞伯拉罕毫無猶疑地帶著家人財產,連根拔起地遷往迦南地。 二、迦南人曾入埃及嗎?          和其他游牧商隊一樣,亞伯拉罕的牛羊財產雖多,仍然得“靠天吃飯”。當飢荒來到,迦南地人只得往富庶的埃及鄰國討生活。聖經評論家認為既然埃及的官方史料未 曾有以色列人進出埃及的記錄,因而對聖經的可靠性採取懷疑的態度。我們相信這該是廿世紀以前的想法。百年來考古的新發現,證實在亞伯拉罕時代,埃及和迦南 之間關口開放,民間來往比比皆是。我們在這裡先舉兩個代表性的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埃及人西努希(Sinuhe)入迦南的故事。這個記載在考古資料中一再出現,可說是當代的“暢銷小說”。埃及的學童藉此類故事以了解鄰近的迦南地。就如我們學童藉著“文成公主”和番的故事,了解當時的西藏吐魯番的民情習俗。故事是這樣的:(註1)          大約在青銅時期,有一年輕埃及地方官西努希,因牽涉到某法老的謀殺事件,亡命逃往迦南地。一路上飢寒交迫,歷經艱辛地連闖數關,最後被迦南北山區一位名叫阿 米以希(Ammi – enshi)的族長收留下來。這位族長不僅善待他,還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西努希在迦南地居留下來,生兒育女,放牧牛羊。時而協助岳父抵禦強盜無賴的入 侵,以維護家業的安全。直到有一天,他忽然接到埃及宮中來的特赦信,並邀請他回國。懷著“落葉歸根”的心,惜別妻兒牛羊,隻身回到埃及。由純樸的迦南游牧 生活,回到金壁輝煌的埃及宮殿,受到貴賓式的款待。于是脫下一身沙漠的塵土,沐浴後抹上埃及的香油,換上細麻袍,躺在雕花床上,西努希感慨地說:“我終于 揮別了迦南的塵土生活!”故事結局和我國民間故事“陳世美不認妻”多麼相似!          從西努希的故事我們除了体會當時富強的埃及人對迦南游牧人的看法,也發現西努希所形容的迦南民俗與創世紀所述的族長生活極為應和。例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