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篇

艰难的10月,在大脑出血之后(树根)2016.05.31

记得那天,我和往常一样骑车去公司。没想到在公司的楼下出了车祸。事发至今,我竟然不记得当时到底是怎么摔倒的。就连给家里的弟兄打过电话这回事,我都忘得一干二净。我只记得公司的大哥,也是主内的弟兄(我在他的公司任职),他来接我,十分关切地带我去医院拍了CT,也做了创伤处的缝合手术。检查结果显示,我大脑出血。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走出生命的围城(吴蔓玲)

对此刻身陷愁城的你来说,你那天文数字般的年收入,化为了泡沫,并不是你最大的损失;球迷弃你而去,一向支持你的厂商与你划清界线,也不是你最大的打击。家庭破裂以及你整个人的自我认知垮台,大概才是你目前最大的危机。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信心与僭越--我们扼杀了孩子(啸吟)

“僭越是硬将上帝置于人的愚昧之中,根据错误的信心行事,而非顺服上帝的声音。它未得上帝的明确指示,滥将一般的经文用于特殊的情况。我们摒弃胰岛素,事实上就是强迫上帝医治我们的儿子……根植于僭越的信心,意图支使上帝违背祂神圣的旨意。对于这种‘信心’,上帝不会答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