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与思

三个“基督”一间房(陆加/李清)2021.05.24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21.05.24 陆加/李清   三位自称是耶稣基督的妄想症患者 1959年7月1号,密西根州(State of Michigan) 政府设置在亚斯兰提市(Yspilanti)的精神病院里,有3个病人被安排住在一起。医院是应罗克齐(Rokeach)医生的特别要求而做的,目的是让他尝试一种新的治疗手段。 罗医生的3位患者都有典型的精神分裂病史: 本森(Clyde Benson):他是最年长的,他本是农民,在经历了一系列不幸(包括丧妻)之后,精神崩溃了。 约瑟(Joseph Cassel):他发病前是位作家,他的不幸源于从小就受到生父的虐待。即使在病中,他仍然喜欢写信,而且文字优雅。 理昂(Leon Gabor):他是一位年轻的患者,他的病患来自同样有精神问题的母亲,而且小时候受了很多苦。理昂是单身,也是三人中最聪明的一位。 罗医生为什么选这三人在一起?因为他们都自称是耶稣基督,都坚信自己就是那位独一的道成肉身的基督!   罗医生的新疗法 其实,罗医生并不是学医的,他是个社会精神病学家。50年代,人们对重症精神病患者的治疗下手很重,比如用电击,胰岛素诱导休克等等。这些方法,可以暂时缓解症状,但是不能根治疾病。心理学家一直在寻求用各种高技巧的谈话治疗手段,期翼从里面改变病人的怪异想法,帮助患者恢复到清醒的认知状态。这些谈话疗法比前者要温和得多。 罗医生的“谈话疗法”独树一帜,他认为在这3个病人中可能会看到果效。罗医生设想,如果这3个人天天生活在一起,他们发现另外两个人也是基督,这种认知上的冲撞,会不会有更多的机会令他们怀疑一下自己?会不会刺激他们,让他们从妄想中走出来? 罗医生安排他们3个人的病床是比邻的,他们在饭厅的座位也在一起,他们洗衣服的时间,也被放在同一个时间段。目的是让他们无法回避彼此,从而强迫他们持续不断地面对基础核心的自我认知——“我到底是不是基督,如果我是,为什么还有两个人也自称是基督?” 3个病人每天有1个小时的会议,罗医生用各种尖锐的问题,强迫他们面对“我是基督”的认知。罗医生的两位研究生,负责近距离观察、记录3个病人每天的生活细节。 开始的几周,他们的自我认知没有任何好转,每当他们听到对方宣称自己是基督,便彼此争吵,甚至动手。不停地争吵,使得他们精神极度紧张,濒于崩溃。每个人都坚信对方是假的,只有自己是真的。 罗医生让他们一起唱歌,轮流做组长,“主持”会议。到后来,他们不吵了,倒不是他们放弃相信自己是基督,而是转移了关注点。 过了一段时间,罗医生观察到,每次他从人群中召集他们三人的时候,他们通常已经聚在一起。他们之间有了一点归属感,似乎他们更需要的是彼此的陪伴,而不是争吵。这个意料之外的改变,反而成为整个治疗过程不多的亮点。   操纵性治疗 为了达到治疗效果,罗医生决定利用他们的妄想,来试试操纵他们的认知。 理昂曾一度幻想他有个妻子,罗医生就以他“妻子”的口吻写信给他,甚至成功的使理昂按信中的时间,等待妻子的探访。可是,因为妻子并未出现,理昂变得更加退避。而且,在这种虚假的信件回复中,一旦触及到“自我认知”的部分,病人就不再回信了。 有一段时间,罗医生雇用了一位漂亮的女助手,让她去挑逗理昂。他想用男女间的情爱,使理昂发现自己不是神。单纯的理昂很快堕入爱河,但很快,这段不可能的感情就被聪明的理昂识破。失恋、受骗使得他更加困惑、孤独。 罗医生在带领每天的会议时,为了让病人面对自我认知,变得非常强势,病人被迫回答问题,而且一次次被激惹。负责近距离观察他们的两位研究生,却渐渐对3位病人越来越同情,也越来越反对这种操纵、控制病人的科研。他们向罗医生提出异议,无果,两人相继离开。 这个课题一共进行了25个月,罗医生一切操纵干涉的手段,均告失败。3位病人的妄想症状,最终并未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善。但是罗医生的这次尝试,却成为有史以来公众关注率几乎是最高的精神病治疗研究。1964年,罗医生整理研究记录,出版了《亚斯兰提的三个基督》这本书。   以自我为中心的妄想症 60年后的今天,医学界对精神分裂症的认识和治疗都有长足的进步。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精神分裂症的特征是病人的思维、观点、情绪、语言、自我意识、行为出现扭曲。其中“妄想”(delusion)是很常见的症状。病人表现出对错误信念的坚信不疑(比如这3位病患认为“我就是基督!”),不管有多少明显确凿的证据,也丝毫不能动摇患者的病态信念。 […]

言与思

为帮助无家可归者,牧师成为他们的一员(陆加)2021.03.15

你们给流浪者吃东西,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你们给流浪者尊重,让我们觉得我们是人,你们给我们摆放桌子椅子,让我们可以坐下来吃饭,不像别的地方,他们也发放免费食品,但是我们只能站着吃,或者坐在角落里,急急忙忙地吃。在你们这里,人们有被尊重的感觉,有一点点人的感觉。当我们成了无家可归者,都会无地自容,没有人尊重我们,但是你们不一样,从你们身上,我看见了神没有放弃我,我看见了爱…… […]

言与思

为每一个成功的疫苗而感恩(陆加)2020.11.30

入冬之后,美国的新冠擡头严重,感染人数不断破纪录。在这些坏消息当中,唯一可以令人安慰一下的,就是它加快了疫苗临床试验的进程,使得有几家公司的疫苗都得到了很好的结果。在新冠爆发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经有了几个接近成功的疫苗,这真是今年感恩节最值得感恩的。 […]

生活与信仰

观点相同,盲点也相同(陆加)2017.04.03

如何在观点不同的人当中沟通,需要先谦卑的承认自身的有限,承认我们把私欲、输赢、脸面,搀杂在我们的思想和观点里。放下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我们会发现,不同的观点会丰富我们对真理和真实的认知与体验。圣经既提到“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也让我们看到有默然不语的时候。这其中的把握和拿捏,是舍己的操练。 […]

言与思

媒体不太报导的……(陆加)2016.12.05

大约17、8年前,我第一次去献血。地点是在一个地下室餐厅的角落,以一个简易屏风隔出一个临时搭建的献血站。

一切的设施都简单的不得了——只有几把桌椅、几个布帘围着的小单间,和几张用担架改建的床。

本以为我会被热烈地欢迎一下,因为在我记忆中,存有一种“献血光荣”的崇高意识;结果…… […]

No Picture
言与思

“补品心态”(陆加)2016.08.01

“补品心态”,作为获得健康的捷径不一定对健康有什么益处。对基督徒而言,属灵生命的健康和成长也要当心这种“补品心态”,这种心态可能是热衷于某些名牧的洞见和点拨,或者追求提高“能力”或“影响力”蹊径。 […]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举目》70期—编者的话

谈 妮 原文刊于《举目》70期 为主作见证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基本原则,就是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必能显出属基督的品格和气质(参《约》13:35)。 彼此相爱,说易行难。华欣点出,这其实是违背人堕落的本性的;陆加帮助我们从接纳性格的差异,来实践舍己;刘志远分析,面对教会的多元化,要改变态度达成对话;史毕德‧理亚斯提出,冲突可按照类型来分别解决;一勤则以清新的故事,说明彼此相爱也可以很简单。 如果我们无法彼此相爱呢?临风整理了一个血泪斑斑的案例:虚荣心、权力欲、滥用权威,使得神学正统,又能与当代文化接轨的马可‧德斯寇,丧失了基督门徒当有的爱与恩典。爱理、嫣然、大猫,则反映出大龄单身信徒所需要的爱与接纳。 临近圣诞,钟德民提醒我们,这是焦点在上帝之爱的季节;小橘灯说,吸引人跟随基督的不是物质;小刚则提出许多见证:最能说服家人接受福音的,还是我们的彼此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