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视篇

让我们回家吧! ──透视大陆青少年离家出走成风的现象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2004年11月11日,已经是第三次离家出走的梁攀龙和另一名孩子偷偷地从起落架上爬上了由云南昆明飞往四川重庆的航班飞机底部,幻想着进行人生的又一次”单飞”──离家出走去寻找刺激。         飞机起飞后,梁攀龙本能地抓住了栏杆,而另一名孩子却不幸从高空坠地身亡。在万米高空经历了严重缺氧、极度寒冷的”魔鬼旅程”,梁攀龙总算侥幸地依靠穿过行李舱的一根通风管道才保住了性命,得以生还。          几天以后惊魂未定的梁攀龙的父母终于见到了死里逃生的儿子,然而让所有人感到吃惊的是,梁攀龙面对情绪激动的父母,竟然没有一丝反应,那种冷漠让人实在不敢相信他还只是一个不足14岁的未成年人。那么他出走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记者调查得知,梁攀龙的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母亲虽然留在他身边,但平时和孩子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梁攀龙自从小学五年级迷上网络游戏以后,就经常为此离家出 走,一开始父母还寻找儿子,后来干脆任其发展,因为梁攀龙一般出走几天后就会回家。但经过这次事件以后,梁攀龙的母亲发现自己已经彻底管不住孩子的心了。 相对无言的两代之间          令人震惊的不单是梁攀龙的这次“死里逃生历险记”,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位年纪小小的翘家客对亲情,对父母,甚至对世界,对人生的冷漠态度。下面是这位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面,面无表情的小男生和记者的一段对话:         记者:你和父母的关系怎么样? 梁攀龙:不是很好。 记者:平时你能见得着爸爸吗? 梁攀龙:平时见不到。 记者::那平时你爸都干嘛去啊? 梁攀龙:在外地工作。 记者:那你见不到他,怎么还和他关系不好呢? 梁攀龙:见不到关系就不好,不说话关系肯定就不好了。 记者:那你跟妈妈关系怎么样? 梁攀龙:还好,但就是说不到一块儿……         两代之间的话不投机,相对无言,已经是今日中国许多家庭中很普遍的现象了。不管是用“代沟”或是用其他什么名词来解释,一个事实是,许多孩子们对父母的说教已经不屑一顾,甚至懒得和父母说话,而父母们则陷入不知如何才能博得儿女们“金口一开”的苦恼之中。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真的有些家长在万般无奈下只得接受儿女们提出的建议,用电子邮件来和儿女们进行聊天和沟通,而电子邮件传送的两端,是生活在同一栋房子,同一个屋簷下的两代人,中间隔着的,是那扇紧闭着的孩子卧房的门﹗ 低龄化的翘家群体         中国近年来中小学生翘家的人数不断上升,从广东到青海,每个大小城市每年都有成千上百的孩子离家出走。仅广州地区,这些年来每年就大约有一千个青少年离家出 走,其中80%是小学五六年级的学生或初中生。连远在大西北的西宁市,每年也有四百多人悄悄收拾行李,结伴或独自离家出走。          相关的调查发现,离家出走的青少年有如下特点:14岁是青少年离家出走的高峰年龄;初中生占离家出走总数的73.65%;男生多于女生;以小学五六年级和初中二三年级学生居多;城镇青少年居多。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浇灌栽培的人 ──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青少年事工访谈

陈玉珊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编者按:本刊上一期初步探讨了当前华人教会的青少年事工。本期特地邀请一位姐妹分享她所属教会青少年事工的经验。         洛杉矶华埠的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与其它多数教会一样,牧养工作分成儿童、青少年、青成年、成年和老年人的事工。所谓青少年,就是12岁至18岁的年轻人, 也是7年级至12年级的学生。此年龄阶段的人正在成长的过程,他们活跃、好奇、敢于尝试、学习力强,也是最需要教导和指引的一班人。         圣经说:“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箴》22:6)教会好像一所学校,有责任教导人认识神、明白神的话、与神建立关系、“走当行的道”。而教会的教导和培养,在年轻人成长期间、甚至以后的人生,会有深远的影响。 内延与外展         目前参加英文主日崇拜的年轻人有275-300位,其中约有90%的人在崇拜后会参加主日学。7至9年级的初中生,少男少女分开聚会,10到12年级的高中生则有高中团契。数年前成立的磐石团契,则是为居住在华埠附近、说英语的7至12年级青少年而设的。         青少年部的活动广泛,如高中布道队,由50几人组成,全年参与教会内和教会外的事工。教会内的,如家庭同乐日、暑期圣经学校、招待父母之夜;外展工作则是到洛县南加州大学医院、荷里活长老会,帮忙服事,也探视监狱里被监禁的人。         此外,廿多年来,每年夏天,高中布道队会到阿利桑那州短宣,带领Navajo教会的暑期圣经学校。近年另有巴西短宣队、东南亚短宣队。篮球队则与社区的篮球队比赛,借此延伸福音事工。 成长期牧养         目前负责青少年部的伍思翰传道在本教会信主及成长。他告诉笔者,许多父母很关心孩子在教会的情形,因此教会时常举办会议,让青少年的父母们发问和表达意见, 与传道人和教会领袖沟通。教会也尽量安排父母参与,例如青少年出去服事的时候,安排父母轮流接送。这样,父母不仅看见儿女在做什么,而且接送途中,可以增 进了解,建立良好的关系。         伍传道说:青少年期是成长时期,他们很需要成熟的成人基督徒,作为榜样。我们要帮助他们全面性地、平衡地发展,帮助他们建立健康成熟的自我认定以及自信。如果他们走错路了,就要责备他们,指正他们。         许多年轻人高中毕业后,或上大学,或独立了,就不再来教会。教会流失了很多这阶段的人。教会要以爱心照顾他们,关心他们的属灵生命,鼓励他们参与事奉。而且教会要经常为他们祷告,和他们建立关系。         谈到青少年事工的困难,伍传道说,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移民的多元化,现代的社会比起十年前、廿年前,是愈来愈复杂了。比如目前教会里的年轻人,就有说广东话、国语,和说英文的。所以连主日学也需要用不同的语言教导。 新移民子女         原本教会中文青少年主日学的学生很少,这事工的需要似乎不大。然而,在6年前,中文青少年主日学的领导同工看见不断有新移民到来,又见到华埠附近的小学和县 立图书馆有许多华人子弟未认识神。教会举办的活动或暑期圣经学校,他们也不来,因为他们不会英文。由于文化背景的差异,新移民也无法与土生或在美国长大的 同龄人打成一片。于是同工们想到以十周为一期的办法招生:前15分钟教吉他、电脑、或绘画等,之后讲圣经故事,这样一来,家长都很乐意让孩子参加。他们之 中有许多人从未听过耶稣的名。后来他们又带朋友来,学生渐渐地增多。接下来,同工的主要工作就变成带领他们信主、建立和培训,并带他们去团契。团契也同样 增长得很快。其中一对领导者夫妇告诉笔者聚会的情形: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下一代 --参与青少年事工的心路历程

周传初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断代危机?        以第一代移民为主体的华人教会,有许多不容易面对的挑战,诸如制度的建立、同工的相处……以至于建堂等等。这些情况,通常是不面对也得面对,不解决也得解决的。        另外一项挑战,人人能躲则躲、能拖就拖的,就是青少年事工。一般的处理方式,是雇个土生土长的华裔作超级保姆,名义上是青少年事工牧师或主任,“你办事,我 放心”,只要成年人能放心聚会,青少年做什么,一概不过问。一旦出事,却唯此雇工是问;作不好,换个保姆也没什么了不得。        每年六月,是一些孩子高中毕业的时候,也是他们向信仰说“拜拜”(bye-bye)的时候。不少基督徒父母所关心的,是孩子进的学校能不能光宗耀祖、是不是前途无量?而长执所关心的,是儿童主日学以后还有没有青少年人可以用。         至于这些将要进大学的孩子是否信了主、有没有继续成长、跟随主,教会同工与父母往往互推责任。推到最后,结论是“让孩子自己选择”。于是“天下太平”,如此周而复始。         谈到向大学生传福音及对他们在信仰、事奉方面的培育,不少教会认为和青少年事工一样,是血本无归的投资。因为根本不相信学生毕业后会留在当地,何必为别人造就人才?         过去赴美留学热潮鼎盛的时期,每年大、小留学生源源不绝。以华人为主的教会以乡音凝聚了千百游子。时过境迁,从台湾、香港来美的留学生早已成为稀有动物。中 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实行廿多年后,国内也发展出有利的学习及就业环境,提供大学毕业生留学以外的其他选择。相对而言,美国由于恐怖攻击的威胁,紧缩留学签证 及移民配额;加上经济不振及工作机会外移,造成华人留学及移民潮明显衰退。         以上种种趋势给北美华语教会带来的冲击就是人口老化:二、三十 岁的人明显减少,四十五岁以上的快速增加,不少教会开始警觉到“断代”的危机。以事工而言,接棒乏人,教会变成“喜福会”(The Joy Luck Club,1993年的一部小说改编的,以老一代华人移民回顾当年为背景的电影),对四周的社区或下一代渐渐失去影响力;更无待言,将来聚会场地水电、瓦 斯的费用谁来付,清理、维修谁来作? 只是附属?        其实人口老化、会众萎缩,并不是移民教会特有的问题。美国、欧洲许多当 地人的教会,也走到拍卖礼拜堂的地步。这种现象原因固然不一,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一个在教牧事工上,不分年龄、全方位发展的教会,往往是比较健康 而有生机的教会;而一个只把成人当人,把青少年及儿童事工放在附属地位的教会,往往是一个不健康而好不过一代的教会。         以笔者较熟悉的台湾教会近卅年之发展为例,早年几个主流宗派,对青年事工的处理方式,有的着重社交活动,有的着重领导才能训练,有的是作为诗班及儿童照顾的人力来源,有的则是任其自生自灭。         当时不少有心追求真理及寻求委身的青少年,在心灵需要及热诚被长期敷衍、忽略或抑制下,往往向他处发展。其中一些人专注于学术或事业的追求,但在信仰上却成为挂名的基督徒,甚或走入气功、紫微斗数、禅学等;更可惜的是成为不可知论或无神论者。        另有一些则在校园中找到信主的同学,参加校园团契,一同祷告、查经,彼此勉励,并向老师、同学传福音。由于一切从头作起,有主动性及使命感,且在事奉及探索真理的过程中,品格及恩赐受到磨练。这些学生在当时或日后,在教会中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

No Picture
事奉篇

同心亦同堂 --访西雅图东区基督教会青少年聚会

华歆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独特的方式          美国西雅图东边 Bellevue市东区基督教会(Eastside Christian Community Church)作主日崇拜的人,都会注意到,这教会的青年人是与成年人一起崇拜的,台上负责翻译的,也是一位青年人。而北美的华人教会,大多数另为青年人 成立英文崇拜。于是人们就很想知道,为什么东区基督教会采用这种比较独特的方式。          今年5月9日正巧是母亲节,用风和日丽来描绘当日的天气,是再也恰当不过的了。笔者夫妇走进了东区教会的聚会大堂。         会众陆陆续续地进来,青年人很自然地都聚在一起,坐在大堂靠左边的位子,估计有五六十人,几乎占全会众的三分之一。         这次的整个崇拜过程,从宣召、颂赞、祷告、信息到欢迎报告,都是以英文为主,中文翻译。所选的诗歌,有古圣先贤所留下的老歌,也穿插有轻松活泼、使人身心一新的现代圣诗。成人、青年一堂,可各自选用习惯的中文或英文词句歌唱赞美。         这让我们联想到,我们去过的几处美国教会,在敬拜颂赞中,也是新旧圣诗交互编排,主日崇拜的前半段,连儿童都在一起,到诗歌唱完后,孩童们才安静离开。由此可见,赞美诗歌的曲调,是不会专属于某一年龄阶段的。         在将近两个钟头的崇拜时间里,我们注意到青年人与成人一样安静聚会,没有任何吵杂或坐立不安的情形。会后,与坐在旁边的一位姊妹交谈,她告诉我们,这教会每月有两个主日崇拜以英文为主,其它二至三个主日则以中文为主,但一定都设有翻译的双语崇拜。 区别与合一         次日,东区教会的三位监督(彭、王、杨三位弟兄)特别拨出时间,和我们见面。我们才知道他们主日有儿童、青少年(Youth Worship)和成人三组的崇拜;各组成员分别是小学生、初中与少数高中生、高中生以上至成人。         教会没有规定青少年组成员的年龄上限,当高中学生渐渐成熟,愿意去参加成人组的崇拜时,就可以转过去;成人组崇拜的时间较长,信息也比较深入。         青少年崇拜完全是用英语。每月有一个主日,全体青少年与成人联合崇拜。         综和我们与三位监督将近两个钟头的谈话,我们看到东区教会青少年组有几个特色: 第一, 教会非常注重整体合一的崇拜。         1983年教会初成立时,除小学儿童外,主日只有一堂双语崇拜。后来许多父母都认为,成人崇拜对初中孩子来说,时间太长,内容也太深了。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和祷告,开始了青少年英语崇拜。但是每个月还是特别安排一个主日,让他们与成人共聚一堂,联合崇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