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与信仰

在那小心坎上铺一层属天的底色(石楠)2020.10.23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10.23 石楠   我儿子Silas今年7岁。从2岁半开始,他就跟着我们搬家,已经搬了5次,换了3个城市。特别感恩,他很健康,也很有安全感。我和先生常常为儿子祷告,求上帝赐我们智慧,帮助孩子从小建立秩序,了解行为的边界,明白什么是上帝所喜悦的。   如此开始每一天 我们早晨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孩子亲近上帝。 从Silas 7岁开始,读圣经绘本故事告一段落后,我们开始每天读一小段“圣经日日学”,并着重学习一条简短经文。他若记不住,我也不会勉强他。因为圣经是要读一辈子的。重点是让孩子从小爱上圣经、了解真理,而不是死记硬背。 我还会给他讲圣经故事,边讲边跟他互动,相互提问,一起思考。比如他会说: “这些以色列人又去拜偶像了!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去拜上帝呢?红海都分开了,埃及人全都淹死了,难道他们全都忘记了吗!?” “参孙太骄傲了,他应该好好听上帝的话!不听话,吃大苦头了吧!” “扫罗在做这个决定之前,真应该好好祷告,听听上帝怎么说!” …… 我很欢乐地看着这个义正辞严的小男生,想像着他长大以后的样子。我告诉他,其实我们跟这些以色列人很像,总是会忘记爱我们的天父。比如,你也总是不听妈妈的话,重复犯错。妈妈也一样。 小朋友恍然大悟。于是,我们就手牵手,在祷告里跟上帝悔改认错。   何时最感受到父母的爱? 有一天,主日学老师跟我说,Silas的一句话让她特别感动——老师在课堂上问:“你们在什么时候最能感受到父母的爱?”Silas答:“在爸爸、妈妈管教我的时候。” 记得他三四岁时,有一次,因他屡次犯错,我和先生商量,要给他一些管教,才能让他记得。 我们就一起告诉他,因为同样的错误他犯了好几次,不顺服,需要被管教。他当时还不太明白什么是管教,就笑嘻嘻地问:“怎么管教?”爸爸说:“要打屁股。”他又笑着问:“打几下?”我说:“打三下。”他又好奇地问:“疼吗?”爸爸很严肃地说:“会疼。” 小朋友终于发现情况不妙,央求不要管教了,以后听话。可为时已晚。我们真的打了他的小屁股,打得还比较重。孩子伤心地哭个不停,我们也非常心疼。 我一直抱着他,反复告诉他:“上帝说,若不管教你,你有一天会学坏,坏到没办法回头。到时候,你要吃更大的苦头,爸爸、妈妈就会更加心疼。”一直说到孩子听懂了——他犯错了,就要承担后果。虽然父母管教他,但对他的爱分毫不会减少…… 或许是因为我们说了好多遍“因为爱你,特别爱你,才管教你”,他的小脑袋瓜里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后来他才能说出,爸爸、妈妈在管教他的时候,他最能感受到父母的爱。 正如《箴言》13:24所说:“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只要我们作父母的,按照圣经原则,而非在血气里管教孩子,便不会“惹儿女的气”,让他们“失了志气”(参《西》3:21)。   及时纠正,启发思考 有一天,Silas带着几个乐高小人,去小朋友家里玩儿。回来时有点不高兴,是因为小朋友想要他的一个乐高小人,他不肯给。 还有一次,因为交换玩具后悔了,他和好朋友闹别扭。 他若看到别人家有他没有的新玩具,他会一直盘算着要借回来玩儿…… 我和先生觉得小朋友心里滋长出了一点贪心,而且因此做了一些错误决定。我们就很严肃地告诉他,停止给他买新玩具,而且没收了他全部的玩具。 他很难过,但很顺服,因为知道是自己的过错,应该承担这个后果。只是,他靠在我的怀里,悄悄掉眼泪。 我抱着他,抚摸着他的小脑袋,问他:“好朋友应该是什么样的?” 他说:“像大卫和约拿单。”刚好那天我们在读大卫和约拿单的故事。 我说:“是的。他们特别相爱,而且信守承诺。你知道你错在哪儿了么?” […]

No Picture
事奉篇

走出烦与忧—与自闭儿母亲恳谈

刘帆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不为人知的烦与忧,拥有特殊儿的母亲就更是如此了!最近,我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惊人的新闻:一个母亲在家中,举枪将22岁患自闭症的儿子射杀,然后饮弹自尽。当天晚上,父亲下班回家,等待他的是妻、儿的尸体。         这个悲剧震惊美国,各媒体争先报导。许多人为此惋惜,并谴责那个走上绝路的母亲。         看到这个报导消息后,我是难过加上庆幸。难过的是,这个母亲如此不幸,在软弱、绝望中竟找不到帮助;庆幸的是,我虽与她有同样的困境,我却有机会走上一条光明之路。 自闭症加多动症        我有两个儿子,都患有轻重不等的自闭症。大儿子在小学时,自闭症加多动症,非常严重。那时,他每天清晨5点就起来,翻墙爬树,将邻居的院子弄得杂乱不堪。他 还喜欢把整个社区的狗儿逗得狂吠不已。即使邻居告状,警察上门,他仍不停地搞恶作剧。从清晨直到深夜,筋疲力尽后才肯停息。        每天清晨,当狗吠声将我从梦中惊醒,我就发现自己又跌入另一场恶梦,而且没有梦醒的时刻。        许多次,我面对上门的警察说:“求求你,警察先生,请你将他关到警察局,只关他半天,吓唬他一下,也可让我有空喘息。”警察无奈地回答:“对不起!我不能关 一个没有犯罪的自闭儿!我只是来告诉你,每隔几分钟就有邻居打电话来告状。你能不能管住他,让他不要出门呢?”“警察先生,如果我能管住他,还来麻烦你 吗?”我叹气。        这样的情形常常发生。虽然我试着用各种方法管他,并整天追着他跑个不停。我常常在又累又恼之际,又听到小儿子的尖叫声。那 时,若我手上有一把枪,谁敢保证我不会步那个母亲的后尘呢?谁能肯定我不会在盛怒之下,将两个儿子射杀呢?那个母亲事后应该是追悔莫及的吧?否则,她怎会 饮弹自尽呢? 硬著头皮,血战到底        作为自闭儿的母亲,生活实在疲惫不堪、孤独无助。心中不仅承担著不为人知的压力,而且有苦难言:哪里是出路呢?        多少年来,我一直自责: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以致于落得这样的结果?看着周围人的异样眼光,我仿佛听到他们内心的论断:“她根本没有尽母亲的责任,否则她的孩子怎会这样呢?”        当我看到周围的孩子都拥有许多朋友,学钢琴、学绘画、踢足球……我的眼,蓄著泪;我的心,泣著血:世上竟有这样不公平的事!如果苍天有眼,怎会给我两个不正常的孩子呢?         我的婚姻也走到了绝境。我试着把家拆掉,然后再用读书,或追求事业来改变困境。然而我发现,人生,就像一盘棋,我们每个人就像一个个过了河的卒子,即使乱军围剿,无助无依,也只好硬著头皮,血战到底。 艰难中唯一的出路        若不是上帝及时介入了我的困境,我如今仍过著苟延残喘的日子。我很感谢上帝,祂不仅救拔我脱离苦海,而且将我的家庭重新修复,并藉我们的经历,帮助了许多人。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们可以触摸天堂

盼望 本文原刊于《举目》43期           在我二女儿出生前,我想给她起个名字。起名字可是重要的事,我来到神的面前祷告。我求问神,我这个女儿,会是怎样的性情与模样。神在异象中让我看到,女儿性情可爱,且满有神的恩典,还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兴奋中,我给她起名珍尼斯(意思是“神恩典的礼物”)。 为什么是我?            我妻子在怀孕32周时,生了病,而且剧烈咳嗽,结果造成早产。            孩子出生后,医生并没有将孩子递给我们,而是急匆匆地抱走了。我有点奇怪,但转念一想,可能是例行检查。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孩子并没有送回来。我不禁有些担心。最终,一位医生进来对我们说,孩子情况稳定了。我才知道孩子出生后肺衰竭,经急救才脱离危险。           虽然孩子的情况是稳定了,但因她的肺尚不能正常工作,血液含氧水平低, 必须住院。            快到感恩节时,我的心情非常阴沉。女儿在加护病房中差不多两个星期了,肺功能还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看着各种各样的导线和管子缠着她弱小的身体,我的心都碎了。             医院的大厅中有一些美丽的节日装饰,但是我没有任何过节的心情。我找到一把椅子坐下,把头埋到双手中。“上帝!”我默默地问到,“这为什么发生在我身上?我为什么不能有一个正常的孩子?”            我还有更多的问题,但是我感觉非常疲累,只好安静地呆著。突然,有声音临到了我——不是正常可听见的声音,但是那声音直接进入我的心:“不要忧虑。你将在感恩节,为我做感恩的见证!”           我抬起头,但周围没有人。喜乐充满了我的心,我冲去告诉妻子,我听见了来自于神的安慰和承诺。           感恩节的前一天,我和妻子跨入加护病房,护士高兴地告诉我,孩子所有的肺功能指标,今晨都达到正常。她终于可以自己呼吸了!等复查后,她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我的心,因神的信实而充满了喜乐。            感恩节的礼拜日,讲道之前,牧师出人意料地问会众,有没有人想分享感恩的见证。我立刻举起手。噢,天父,我想要献上对你的感谢!我要见证你的恩典! 两周的挣扎           女儿八个星期时,要入院手术修复肠子。虽然医生一再保证,这是没有危险的,只需在医院逗留非常短的时间。但当我们将孩子递给护士时,孩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大哭起来。我们觉得心都碎了,只能强压住将她抱回的冲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