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恩言

你在数点什么?(许万常)2020.11.24

我这一生,不就是一个“数点”的过程吗?从小到大,我就不停地在数点。数五子登科、数挂在名字后面的头衔与学位、数儿孙的数目、数存款的数量、数发表的文章、数被引用次数的多寡、数有几根赞赏的大拇指,更可怜的是,在讲道的神圣时刻,我屡次用眼目估计听众的人数,不禁自我得意…… […]

牧者恩言

哀叹与赞叹(苏傅丽秀)2020.10.26

所以,世人是否也在高喊:“请看!我们是何等的人!这是何等的成就!”而作为基督徒,当我们看见教会外表美丽的建筑、科技化的影音系统、一流的诗班、涌进教堂崇拜的人潮、触动人心的信息……我们是否也向人显示:“请看,我们的教会、我们的事工!” […]

No Picture
言与思

骄傲(张怡昕)2016.03.29

我的一对主内好友今年要结婚了,我很为他们高兴。这一对儿,单用郎才女貌来形容,是不够的。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才貌双全。人聪明,有才干,不仅在专业上有所长,还有艺术特长,为人又很好,很爱主。他们服事的时候,很用心,细心,连做的海报都非常漂亮。 […]

No Picture
成长篇

旷野的呼唤

小刚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俗话说“路在脚下”,这话没错。但假如方向不对,我们就有可能走上岔路、走进死路。           记得十几年前,有次去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讲道。下了飞机,与接机的小弟兄通了电话。但不管怎么沟通,我们就是没法找到彼此。他接不到讲员,哭着回教会,牧师告诉他,你走错了机场。            圣经谈人生,说:“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罗》11:36)上帝知道,人走这一条借着耶稣基督归向祂的路,会有困难、拦阻、争战。所以,祂就在耶稣之前,派了开路先锋施洗约翰,先“预备主的道,修直祂的路”(《路》3:4)。          这个“预备”工作,有4个具体内容:“一切山洼都要填满;大小山冈都要削平!弯弯曲曲的地方要改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为平坦!” (《路》3:5) 一切的山洼都要填满          “山洼”是什么?是峡谷,是两山之间的凹地。山洼是幽暗的、潮湿的、隐藏的。施洗约翰讲的山洼,指的是人心中隐藏的罪恶——人心中隐藏的罪恶,就是迎见耶稣的最大拦阻。          我们知道,人心中的罪恶常常是隐而未现的,犹如花圃中石头底下的小虫,平时看不见,但只要把石头稍稍掀开,就会惊慌地四处奔逃。圣经说,耶稣是世界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那黑暗,就是人心里头的隐而未现的“山洼”。           有许多听了福音很久却仍不信的人,他们信仰上最大的挣扎,不在于受不了圣经的说法,也不是吞不下基督教神学的观点,而是他生命中的“山洼”——那些恶习、那些隐藏的罪恶﹐阻挡了他认识耶稣、接受拯救。           有人信主之后告诉我,他挣扎了那么多年,就是害怕信耶稣要戴上“紧箍咒”,许多事情做起来不方便。这是真话。也有人告诉我:耶稣说不能离婚,那等我离了婚,再信主……           耶稣说得很明白:“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约》3:19-20)           不少基督徒,信了主,生命却怎么也长不大。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生命被“山洼”中隐藏的罪恶给掐死了。           记得我首次要打开家门、接待福音朋友前,圣灵突然提醒我,家里有不洁之物——10盘从HBO录下来的电视节目“Real Sex”(真正的性)。我和妻子一起跪下来祷告,随后就把这些录像带扔进了垃圾桶。           不久之后的一个早晨,圣灵再次对我说:“家里还有不洁之物!”那是一本《金瓶梅》。我是读中国语言文学专业的,在中国时一直遗憾,只能看到《金瓶梅》的删节本。到美国后,去唐人街第一想要买的,就是全本的《金瓶梅》。我不是对此书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有兴趣,我是对书中露骨的色情描写有兴趣……我随即悔改。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不是我的错!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失去了标准之后          在2013年的中国福音大会上,听著名的新约神学家D. A. Carson讲道。他说,这些年他去过许多美国大学校园传讲福音,发现在基督教信息中,最得罪人的有两点:耶稣基督是唯一救主与罪。对于后者,现代人认为,罪是相对的。          我大吃一惊——,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许多美国人”竟然认为,基督信仰中最基本的观念——“罪”,是不可接受的。          那么,我们呢?我们这些来自中华文化背景的人,比美国人更甚!记得20多年前参加查经班,我第一次听到“世人都犯了罪,每一个都是罪人”,真是气坏了!这简直是羞辱人,胡说八道!我犯了什么罪?怎么成了罪人?瞎扯!          中华文化中,没有基督教意义上的罪的观念。我们说有过、有失、有错、有不足,但这都是就人与法律的关系或道德的关系而言的,而非人与上帝的关系。而这后一点,正是基督教对罪的观念的最基本前提。用郭尔凯格尔的话说,罪是在上帝面前犯的。           华人不是没有反省。儒家提倡每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论语•学而》)但是,为何要忠?为何要信?何谓忠,何谓不忠?何谓信,何谓不信?对此,连提倡“反省”的曾子,也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结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说这是忠信,这就是忠信;我说那不是忠信,那就不忠信。          人已经堕落了——每一个人都在堕落中,虽然速度有所不同。人根本没有可能靠自己阻止堕落。人会在自觉与不自觉中,自我蒙蔽,看不到己之不足和过错;即使看到了,也会用各种理由自我辩护。所以,靠自己“自省”,最后往往就会变成自我辩解与自我原谅。          我上小学的时候,中国正闹腾文化大革命。于是,连自省都没了——自省成了封建主义的破烂货,要大力批判、彻底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从延安时代起,中共就抓住的三大法宝之一。          “自我批评”,又被称为“自我检讨”。根据什么检讨呢?当然是根据伟大领袖的教导、党以及领导的指示!在此隐含的前提是,党和领袖是真理的化身,他们的指示就是真理。          那时候,我也进行过自我批评,一般都是在班级或团支部、党支部的会议上进行的。谁都不能不自我批评,因为这是上级的指示,是布置下来的工作。因此,这所谓的自我批评,其实是在巨大的压力下进行的表演,是被迫的、表面的。领导要听到什么话,你就要说什么话,要据此自我批评。          文革结束,毛泽东被请下神坛。就连官方,也说他犯了严重的错误(这是最轻描淡写的说法了)。于是,他就不再是真理的化身了,他的话也不是林彪之流鼓吹的“句句是真理”了。          自我批评,成了笑料。最新的例证,是2013年底大陆媒体纷纷报导,领导们在生活会上批评与自我批评。估计剧中、剧外的人都不会当真,大家都是在演戏。最后,变成了“表扬与自我表扬”、“吹捧与自我吹捧”! 第一个原生家庭         人都是说谎的,圣经中有这么一个判断。当然这不是说,每一个人都一直在说谎。而是说,无论何人都说过谎。         最普遍的一个谎言是:“不是我的错!”就是推脱自己的罪责!我之所以做了什么,不是我的错,而是由什么什么引起的、造成的。         当代最流行的一个说法,就是“原生家庭”,我的问题是由原生家庭引起的——我脾气暴躁,是因为我老爹脾气不好;我自卑,是因为我老妈从小老批评我,等等。这么说吧,我的每一个毛病,都是我家造成的,不是我的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