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人物

观看C.S.路易斯在创作路途的转折(程亦君)2021.05.21

从此,路易斯认识到基督教信仰不是并列于其他众多神话中的一种,却是先于所有神话宗教的最终实现。因为基督教所讲述的是一个关于人类的真实故事,因着这故事,人类讲述的所有关于自己的故事都获得了意义。简单说,路易斯归信基督教的过程,是发现了它对现实生活的描述非常真实,而不是受到纯理性论述的吸引。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借着阳光,我看见了一切 ——回顾护教大师鲁益师

本文原刊于《举目》66期 临风         鲁益师( C.S.Lewis )已逝50年,其影响力和作品畅销度历久不衰。这与有心人士整理、出版他遗作有关(注1)。“渴慕神”福音机构的约翰.派博牧师(John Stephen Pipe,编注)说,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两人之一,就是鲁益师。2013年“渴慕神”年会的主题,即纪念鲁益师(注2)。  淋漓尽致         鲁益师在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从事教学工作29年。1942年,牛津成立了“苏格拉底学社”。鲁益师一直任学社的主席,直到1954年离开牛津,转往剑桥大学任教。        鲁益师是公认的热爱真理。“苏格拉底学社”在他的带领下,成为探讨、辩论基督教信仰的一流论坛,是当时牛津最受欢迎的社团。这亦让我们窥见,鲁益师与各种思潮对话的能耐和胸襟。        鲁益师护教的风格与路线,与传统方式不同,他更接近阿奎纳、奥古斯丁和伊索。有趣的是,虽然福音界受他的影响至钜,许多寻求真理的人从他的著作里得到启发,突破信仰的瓶颈,皈依基督,然而,他的神学思想与福音界并不十分契合。例如,他对“圣经权威性”的解读,对“救赎论”的看法,以及对“炼狱”的态度,都与福音派有相当距离。钟马田甚至怀疑他不是基督徒(注3)!         鲁益师对基督教的贡献,确实不在神学上,而是在文化对话和护教上。华人基督徒可能都读过鲁益师说理式的《返璞归真》和他寓言式的《纳尼亚传奇》。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文体出于同一位作家,令人纳闷;而这正是鲁益师特殊之处。        巴刻出身牛津,早就知悉鲁益师是牛津最有口才的教师。他称一生受到鲁益师的影响极大。1998年,巴刻写的纪念鲁益师百年诞辰的长文中,提到自《返璞归真》和《地狱来鸿》所受的启发(注3)。         巴刻特别提到,1945年他在牛津刚信主的时候,读到鲁益师在1933年写的《朝圣者的退后》(仿《天路历程》),让他对西方智识界有了清楚的了解。他对这本书爱不释手,屡屡重读。         《朝圣者的退后》是1931年底鲁益师信主后写的第一本书,副题是:“对基督教、理性和浪漫主义一个寓言式的辩护”。在第三版的序言里,鲁益师说:“所有精彩的寓言,目的都不是隐藏,而是显露真理(真实),借着幻想把内在的世界具体化地表现出来。”从这第一本书,我们就可以看见他后来的写作方向。         直到今天,他的护教作品还是被福音界视为典范,是竞相模仿的对象。例如,纽约救赎主教会凯勒牧师,和英国赖特牧师(N.T. Wright)的护教著作,就是受到他的影响(注4)。然而,这些都远不如鲁益师的来得生动、活泼和通俗。更没有人能够像鲁益师一样,把寓言故事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充分传达了基督教的信息,被孩子与成年人共同喜爱。 年代势利眼         面对英国神学家的批评,鲁益师有一次解释:“……要么是高度情绪化的奋兴式信仰,要么就是精英文化中神职人员艰深的论述。这些表达方式,与一般人脱节。我所做的工作就是‘翻译’,把基督教的教义用一般人所能了解的语言表达出来。”(注5)         所谓“一般人”,就是那些受到现代思潮影响的人。现代人总认为:凡是“旧的”,就是过时的。凡是“新的”,不论是新科技,或新想法,都是好的。对这种“年代势利眼”(chronological snobbery),鲁益师深不以为然,认为那是智识上的懒惰(这也是现今流行文化的问题)。鲁益师质问:流行的商品在货架上能摆多久?真正可贵的,是含金量(不变的价值)!         鲁益师早期学习上喜欢走捷径、追潮流,幸得好友欧文.巴菲尔特(Owen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真正的阿斯兰 ——写在鲁益师逝世50周年之际

本文原刊于《举目》66期 季方        2005年末,我信主,也是步入婚姻的第二年。先生在密执根大学读书,我独自一人在华盛顿,踌躇滿志地准备在新工作上大施拳脚。         就在秋末初冬的夜晚,我和查经班的好友,一同去看《狮子.女巫.魔衣橱》。这是我第一次听说《纳尼亚传奇》,第一次知道有一位巨匠叫鲁益师(C. S. Lewis, 1898-1963)。        现在回想起来,正如电影中的露西走进衣橱,置身于如梦似幻的冰雪纳尼亚,那时的我,也正走进了一个充满“魔力”的崭新世界。但我所踏上的,并非魔力冰封的大地,而是经由狮子阿斯兰口中气息所复活的、勃勃生机的土地,是一条充满恩典的道路。         我在华盛顿的“单身”生活,和事业“野心”,终因查经班中诸多长者的规劝,在半年后结束。我和先生团聚,在安城开始了家庭生活。我们终于有机会一同看《影子大地》,一同读难懂的《受审的上帝》,从中更多认识了鲁益师。我才知道,自己所受的教育是何等狭隘、局限与残缺。         在真正进入家庭生活后,我也才意识到,自己对婚姻与妻子的角色,对建立基督化家庭的认识,几近为零。         然而正如读懂纳尼亚的人都知道,纳尼亚争战胜利的关键是阿斯兰,而阿斯兰代表的正是为爱舍己的耶稣基督。祂无时无刻不“在路上”(on the move)。所以对我来说,一切时犹未晚,一切充满希望。         接下来,先生完成学业,我修补着人生的缺失,在上帝开启的课堂里,重拾生命、家庭、婚姻、育儿的课题。由鲁益师起始的基督教文学,也仿佛“衣橱门外的世界”,带领我结识了古往今来的伟大圣徒与作家,给我的灵性前所未有的滋养。         《纳尼亚传奇》也成为女儿最钟爱的故事。她常常一边听良友电台录制的《纳尼亚传奇》,一边问我:“我能在天堂见到阿斯兰吗?”我总是告诉她:“你能在天堂见到真正的阿斯兰。”        见到真正的阿斯兰,是我们最大的盼望!   作者来自上海,目前在大陆从事教育工作。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像神一样

鲁益师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一期        鲁益师﹙C.S.Lewis,1889-1964﹚生于北爱尔兰,牛津及剑桥大学英国文学讲座教授。他所写的神学、童话及文学作品均脍炙人口,卅多年来,以他的生平和作品为题材的书及电影,早已多过他自己的著作。        鲁益师的作品着重“为核心的基督信仰辩明”,可说是廿世纪英文世界中阐述基督信仰最有力、最受欢迎的思想家和作家。         底下摘选的三段话中,鲁益师剖析罪的核心,有助于我们认清罪的本质。         唯一能够导至“堕落”的罪,是受造物僭越自己的受造地位任意而为。人类史上第一桩罪行,必定非常邪恶,否则不会产生如此恐怖的结果;此外,它必也是一种人在不受堕落者诱惑的情况下,亦能蹈犯的罪行。“远离神转向自己”可以满足这两项条件。        当受造物开始知觉到神就是神,自己就是自己时,它便开始面对一项恐怖的抉择,以神或是以自己为中心?以自己为中心是每个人天天都在蹈犯的罪,其中包括幼年 的孩子、无知的农夫和饱经世故的人,包括独处的人和群居的人;它是人人在自己的生命中,每一天都必然会陷入的堕落,是各种罪恶背后的基本罪恶。就是这一刻 间,你我要不正在蹈犯它,或者正要蹈犯它,便是正在为它感到懊悔。         撒但把一种意念摆进人类先祖的脑海里,那就是他们可以“像神一 样”--亦即能够靠自己的力量成就大事,仿佛自己就是自己的创造者。亦即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主人--在神之外,为自己发明某种快乐。构成人类历史的一切事物 --金钱、贫穷、野心、战争、卖淫、阶级、帝国、奴隶--都来自于这种无法实现的企图。因此我们说,人类的历史是一段漫长而恐怖的故事,叙述人类如何尝试 在神之外寻找使自己快乐的事物。

No Picture
成长篇

骄傲,最根本的罪

鲁益师         有一种恶是世上所有的人都不能避免的,但当在别人身上发现这种毛病时,任何人都会油然感到憎恶:除了基督徒之外,几乎没有人曾经想像过自己犯有这种罪。         最根本的罪,最至极的恶是骄傲。愤怒、贪心、酗酒,所有这些罪行与骄傲相比,立即显得微不足道……魔鬼之所以变成魔鬼,是因为骄傲的缘故:骄傲导致其它的罪恶,它是一种与上帝完全对立的心灵状态。        一个人如果生性骄傲,那么,只要世界上有人比他能力强,比他富有或聪明,那人就是他的对手和敌人。         一个人只要具有骄傲的心态,就无法认识上帝,因为骄傲的人永远瞧不起各种人和事,只要他瞧不起人和事,他就无法看见任何比他高超的事物……□ Pride C.S. Lewis There is one vice of which no man in the world is free; which every one in the world loathes when he se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