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堵住破口,青春无悔

晓乔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学园传道会评估近10年机构的成长时发现,同工的增加一直赶不上学校和学生人数的成长。          2013年5月出版的全球大学生事工简报显示,全球约有一亿五千六百万大学生,51,923 间大学/专科学院。相较于2011年8月的一亿一千九百多万大学生、38,990 间大学/专科学院,两年中增加了3,700万的学生、12,933间大学/专科学院。         如果机构用传统事工做法,等到一个同工队(约4位同工)组成,再去开拓一个学校,那么,绝对赶不上这急剧增长的数字。         另外一个令人忧心的数字,也让机构和教会领袖反省:基督徒学生毕业之后,流失(不再有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的比例,日益加增。原因很可能是,我们的造就过程出了问题。          根据事工评估,学生时代信仰坚固、成为学生领袖的信徒,进入社会之后,往往也能够继续为基督作光、作盐,发挥属灵影响力。那些在学生时代就没有委身耶稣的,毕业之后也常是半吊子,最后流失。         因此,在学生时代的过滤和拣选门徒,便成为将来能否成为终身工人的关键了。换言之,同工或辅导者的责任,是借着挑战和拣选,将学生门徒带到上帝的面前。学生门徒越在年轻的时候肩负带领的责任,在往后的人生中,就越能经得起考验和挑战,也越有异象和使命感。          基于上述的调查和评估,大学生事工团队必须问自己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需要进行什么改变,才能完成上帝的托付? 定义为何          根据《使徒行传》的描述和机构事工经验,我们认为“学生带领运动”的定义是:上帝以相同的感动,工作/运行在学生团队中,借着“得人、造就人和差遣人”,协助完成大使命。带领者通过祷告、依靠恩典、采取行动,经过一段时间,可产生属灵运动的四方面要素:           使失丧的学生连于基督,改变生命的门徒造就,领袖的倍增,自产并继续持续资源。         (编注:学园传道会多用“运动Movements”一词,而非教会常用的“事工Ministries”,是希望福音的种子能持续发展为多结果子的大树。) 评估问题          以下问题,可以评估属灵运动的四方面要素:          1. […]

No Picture
事奉篇

迸放,生命激发生命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文:柯然迪  翻译:袁村蔚        无同工校园团队(编注1)的诞生,是上帝对于我们为东印尼祷告的回应。         东印尼涵盖的区域范围非常广,城市之间距离很远,往返的成本很高。因此,单靠同工去东印尼校园开展事工,是不合现实的。因此,我们在每个校园设置关键学生义工(Key Volunteer Student,指学生领袖),并期待学生毕业后继续服事,为后继学生领袖树立榜样。         同时,我们也招募校友在每个目标区开展活动,委身在他们所在城市的校园。目标区是以城市为单位的学生人口中心(Students Population Center,简称SPC)。        到目前为止,在东印尼的41个学生领导团队(Student-Led Movement Team,简称SLM Team。编注),有25个是没有同工的。从事工到学生运动,他们独立进行得人→造就人→训练人→差遣人(Win-Build-Train-send,简称W-B-T-S)的服事、募款以及与我们同工保持联系,这都是出自上帝的恩典。 第一个无同工的学生领导团队         第一个学生领袖团队(没有同工)是圣灵在没有同工指导的情况下,在距离Jayapura(编注:Jayapura为印尼最靠近东部边境的城市之一)一小时航程的Biak(编注:Biak在Jyapura西北方的岛上)建立起来的。这个团队是由住Jayapura的一个学生Ruben组织和领导的,因此团队的办公地点在Jayapura,而非Biak。         在Biak城,Ruben与他带领的学生中,已经造就出了第四代领袖。 Biak城的见证         Ruben曾经在University of Saints and Technology Jayapura (USTJ) 念大学,但是在2008年,他所学的专业被取消了,因此不得不与30多个同学来到了位于Biak城的Biak Engineering Academy […]

No Picture
成长篇

才财双全的管家 ——记“现代化学之父” 罗伯特.波义耳

王申得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大难不死   顶着滂薄大雨,一辆华丽的马车,行驶在爱尔兰的一条乡间小道上。身着制服的仆役,骑马护送在马车的两侧。车厢里坐着一个4岁的小男孩和他的僮仆。 马车在一条溪流前停下来。连日暴雨的冲刷,已经使这条平日静谧的溪流变成了脱缰的野马,咆哮著冲过两岸。急躁的马夫决心铤而走险,命令车队冒雨闯过溪流。不料,马车行驶到中途渐渐失控,随波逐流,冰冷的河水开始灌入车厢。马夫和仆役们奋力游回岸边,却发现小男孩和僮仆还留在车上。 还好一位忠勇仆役,策马冲进河里,逆流而上,奋不顾身地将小男孩和僮仆救了出来。 这个获救的男孩,长大后,竟成为举世闻名的“现代化学之父”——他就是罗伯特.波义耳 (Robert Boyle)。   如花少年 1627年,波义耳出生于爱尔兰,在15个孩子中排行14。他的父亲,据说是当时大不列颠最有钱的人,虽然自称是基督徒,但从未认真遵照圣经,教导、养育儿女。因他的娇惯和纵容,儿女从小养成了狂妄不羁、安逸奢侈的恶习。长大后,或娶进有钱有势人家的小姐,或嫁入豪门,整天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并到处惹是生非…… 波义耳的母亲在他4岁时去世,波义耳因此对母亲没什么印象。这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 波义耳生性顽皮。同伴中有人口吃,他在一旁冷嘲热讽,并且故意学着口吃的样子,使人难堪。他以此取乐,岂料乐极生悲,竟养成了口吃的习惯,且终生伴随。他成名后外出讲演,不得不放慢说话的速度,往往给人一种迟钝的印象。 8岁时,波义耳进入著名的伊顿公学。在这个学校,他不但学习书本上的知识,还学习英国上流社会的习俗、举止。作为贵族中的贵族,波义耳享受到最优厚的待遇。也正是在伊顿的3年时间里,波义耳的求知欲大大地激发出来。他一生嗜书如命(平均每天读书12个小时),就是在伊顿公学形成的。 11岁时,年迈的父亲决定叫波义耳退学,回家伴随自己。波义耳是父亲最喜爱的小儿子,关系如同圣经中的便雅悯和父亲以色列。波义耳的父亲高薪聘请了最优秀的法国教师,在瑞士的日内瓦给波义耳授课,内容包括语言、逻辑学、数学、历史、圣经、加尔文教义、网球和击剑等。波义耳每天上午学习2章旧约圣经,晚上学习2章新约圣经。   暴雨之后 一个异常闷热的夏季午夜,突然间,倾盆大雨以雷霆万钧之势,铺天盖地而下。天空中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让人胆颤心惊。 波义耳从睡梦中惊醒,只当是世界末日的审判到了。 波义耳一直自认是很不错的基督徒,按时上教会礼拜,喜读圣经,行为检点,不像哥哥们那样出格。但在那一天晚上,想到要面对上帝的审判,波义耳突然察觉到,他平时的宗教经验毫无作用,他的罪还未被赦免,“我完全没有预备好去见上帝的面”。 于是,他双膝跪在床边,开口承认所想到的一切罪,并且请求耶稣基督的赦免。他郑重地祷告:“上帝啊!从今我要做真正的基督徒!” 第二天醒来,想到昨夜的举动,波义耳不禁感觉有些诧异。然而他不但没有后悔,更将昨晚所发的誓言,在上帝面前重新述说了一遍。这件事成了他整个人生的转捩点。时年波义耳刚满13岁。 与许多人一样,重生得救后的波义耳,在一段时间里陷入了属灵的低潮。他确信自己的罪既大且深,上帝根本不可能赦免像他这样罪大恶极的人。他内心极其苦闷,常在乡间的小路上独自一人郁郁而行,有好几次甚至萌发轻生的念头。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几个月之久。直到在一次领受圣餐的聚会上,上帝的恩典和爱好像清晨的日光,温暖地照耀在波义耳的心上。他得到了一次极美的属灵复兴。虽然在以后的日子里,疑惑和沮丧的阴云仍会不时地袭上心头,但波义耳相信,这些疑惑和沮丧,都在上帝手里变成了恩典的祝福。 他催逼自己用心查考福音、明白救恩,从此打下了坚固的信仰根基。 某日,波义耳与一伙朋友聊天。有人说:“若是我们可以放松一点、随意犯罪,只要记得在临死一刻认罪悔过,这样的生活不是很潇洒吗?”波义耳即刻回答:“不能!我们已经失去了犯罪的自由!我们应当尽心竭力地服事上帝!” 17岁时,父亲病故。波义耳搬到伦敦,与长他13岁的姐姐凯萨琳暂住。波义耳获得了一大笔遗产,这对他日后的科学研究,非常有帮助。 长姐如母,凯萨琳对小弟弟关爱有加。凯萨琳是一个聪颖、智慧的女子,能够将主日清晨所听的道,在晚饭后一字不差地写下来!在和姐姐同住的这段时间里,波义耳写下了许多灵修小品,包括《圣经的风格》、《伦理》、《默想集》、《全然爱主》,以及灵修小说《殉道者提朵拉和迪迪摩》等。从中可窥见其炽热如火的爱主之心。   才华展露 在17世纪中期的英国伦敦,有一群品行端正、志同道合的年轻科学家,常常聚在一起探讨数学、化学、神学和物理学等领域的问题。他们没有固定的地点,亦没有固定的组织,所以被人戏称为“影子大学”。 通过姐姐凯萨琳的推荐,波义耳加入了“影子大学”,并成为非常活跃的成员。1662年,“影子大学”在伦敦正式注册为“皇家自然科学学会”,波义耳是12个创办人中的领袖。多年后,牛顿接续他成为学会的掌门人。 波义耳对科学的酷爱,可以追溯到青少年时期在意大利的佛罗伦斯城的一段旅游。那时,大名鼎鼎的科学家伽利略刚刚去世,佛罗伦斯人陷入了深深的悲伤。好奇的波义耳,决定去读一读这位全城都谈论的伟人所写的书。为此,他自学了意大利文,如饥似渴地研读伽利略的著作。读后他决心效法这位“伟大的观天者”,力求以客观、严谨的观察,和实验的方法,探索这个大千世界的奥秘。 […]

No Picture
事奉篇

简约教会

陈英元口述。石文蔚整理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笔者信主30余年,在多个教会参与过事奉,发现大多数的教会存有3种现象,可以用3组问题来表达:           第一,教会生活忙不忙?忙什么?效果如何?           第二,教会有没有清楚的异象?教会五花八门的事工,是否有助于达成教会的异象?           第三,教会异象是否清晰地勾勒出,属灵生命从慕道、决志信主,到成为门徒的成长过程?           对此,笔者发现:           一,在大多数教会中,积极投身于事奉的基督徒必定非常忙。对于爱主的弟兄姐妹来说,为教会奉献时间不是问题,问题是,这样的忙碌不一定能结出丰盛的果实。          二,大多数的教会没有一个简约、清晰的异象,这导致同工对教会异象缺乏整体认识。因此,教会事工和资源的安排产生问题,无法积极、有效地达成异象。一个没有简约异象的教会,就好像一部车,被很多方向不同的马拉着;马儿拉得再辛苦,却因力量互相抵消、教会的资源不能有效利用,而导致车子原地不动,或是前行非常缓慢。          三,大多数教会的异象,没有清晰地反映出属灵成长的必要阶段。这导致教会无法有效地创造出属灵环境,帮助人循序渐进成为门徒。教会中大部分的事工,只针对一个或者两个属灵成长阶段,其余的属灵阶段则缺乏事工配套。          令人惋惜的是,笔者接触过的教会,大多数都有以上3个现象。笔者自己多年参与教会事奉,当然也不能免责。 复杂和简约          以上这3个现像,是“复杂教会”的标志。复杂导致混乱,即重点不明确,继而资源分散。简约,能够让大家看清事工的重点,合理地分配资源,建立适合生命成长的环境。          让我们上网比较一下雅虎和谷歌的首页,能够帮助我们了解复杂和简约的区别:雅虎的首页让人目不暇接,很容易分心,失去聚焦。谷歌的首页则非常简单,帮助用户聚焦于自己的需求,并方便用户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主耶稣也强调简约。面对犹太人613条的律法,耶稣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 《太》22:37-40)          祂给予门徒的使命,也只有一条,就是让门徒“去”,使万民都成为主的门徒。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迎接青春之旅

露得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女儿恺伦到了含苞欲放的年龄,我早就想和她进行一场关于青春的私密长谈,可是平日总有儿子的身影在一旁晃动。终于等到暑假,儿子去参加航海营,我和丈夫带着女儿,进行了一次“神秘之旅”。 周六傍晚,我们住进西雅图东的一个旅馆:优雅的环境、不受打扰的时间,最适合这样的谈话。 其实还有两人与我们同行:丹尼斯和芭芭拉伉俪。他们藏身在我们携带的CD碟中。 美国著名基督教电台节目“家庭生活”的主持人丹尼斯和妻子芭芭拉,专门为步入青春期的孩子和父母,设计了《纯洁护照之旅》(Passport2Purity),即一次帮助父母和孩子为青春期做准备的周末亲子活动。内含父母手册、学生手册和CD。 我把学生手册拿给恺伦,揭开了我们这次旅行的主题。 对“神秘”充满期待的女儿,小脸蛋显出了失望的神情。这是预料之中的。哪个11岁的女孩,会兴高采烈地跟父母谈论青春期呢? 可是,我们要让女儿积极地迎接青春的到来,知道青春路上有阳光、鲜花,和种种陷阱。在当今社会,穿越青春的丛林犹如探险,需要地图(圣经)、向导(父母)和指南针(主耶稣)! 第一课,出发了! CD的第一课是:“出发了!”丹尼斯以他一贯的爽朗和幽默,用捕捉动物的trap(诱捕器),形象地比喻了现今青少年要面对的陷阱:对父母撒谎,同侪压力,约会,性,色情。没有父母的引导,青春年少的孩子犹如盲人行路,看不见陷阱,不知道已经危机四伏。 恺伦听得渐渐入神了。到了讨论时间,她用学生手册上的问题问老爸:“你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丈夫回答:“和一位同事的相处。那位同事不久前到我们老板面前恶人告状,说我不能胜任工作。” 女儿紧张地问:“那后来呢?” “好在老板相信我,而且公司的客户非常乐意跟我打交道,不喜欢那位同事。可是我每天还得跟他共事。我努力对他友好,想让他看到正确的工作态度和方法。” 恺伦松了口气,转头问我同样的问题。 “我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跟儿女的沟通。我希望他们觉得,可以跟妈妈谈任何问题。”过去的一年,新工作让我费心,女儿又开始对一些话题敏感,不像小时候那样跟我亲密,似乎竖起一堵墙,叫我保持距离。 “那么你呢?”我反问女儿。 “班上有个男孩子很惹人讨厌。”女儿答。 我兴奋起来,这可是今年第一次听恺伦谈起男孩子。 丈夫笑道:“这跟老爸的挑战很相像啊!” 于是,我们共同探讨了对付那个男生的办法。女儿开始拆她心里的那堵墙了。 第二课,随波逐流 去餐馆吃了晚饭后,我们回到旅馆,继续听第二课“随波逐流”。 这课是谈在一群奔腾的野马中,不管是正路,还是邪路,你会不由自主地被挟裹着奔跑——这就是青少年同侪压力的写照。身为美国高中教师的我深知,这是少男少女最容易落入的陷阱。 课中有一短剧:12岁的Deb受邀去朋友家过夜。晚上,Deb跟着同伴们看不适合她们年龄的录像。当电影中的男女主角开始脱衣时, Deb起身关上了电视,立刻引起了同伴们的愤怒…… 短剧到此截然而止,留下讨论话题。我问恺伦:“如果你遇到同样情形,你会怎么办?”“我一开始就坚决不看那部电影。”女儿说。我表示赞同。 丹尼斯夫妻养育了6个儿女,显然知晓,常常因为同侪压力,孩子看了不该看的电影。芭芭拉语重心长地说,事先做好决定,有助于届时抗拒压力。 接下来的话题是择友。明白“与智慧人同行的,必得智慧;和愚昧人作伴的,必受亏损”(《箴》13:20)的道理不难,难的是,就算交到了好朋友,朋友还会改变,变成另外一个人。 丈夫讲起他从小的玩伴,上了高中后开始吸烟、喝酒。他不得不忍痛离开,以免跟着走歪路。我和丈夫希望,女儿不仅能洁身自好,更能给朋友们正面的影响。我们于是讨论,应当怎样积极地影响同伴。 第三课,长大了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开始听第三课“长大了”,是父母最难以启齿的话题:性。 这套教材是设计给父子或母女的,我却邀请了丈夫同行。一来,洋夫在美国长大,更了解美国青少年的环境。二来,想让女儿知道,有问题时也可以向爸爸倾诉。 芭芭拉用她和蔼、亲切的声音,讲述女性的身体发育,讲述自己怎样为女儿的初潮做准备,以及女儿的反应。她还讲述性爱是怎么回事、圣经里有关性的经文,以及保守婚前贞洁的意义。 恺伦坐在椅子上,抱着旅馆里松软的枕头遮挡害羞,专心听着。 […]

No Picture
事奉篇

英国的“官方”和“家庭”教会

李东光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1:9)。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常与今天有惊人的相似。重温历史会给后来者启迪、借鉴和激励,诚如唐太宗李世民所说“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旧唐书》之魏徵传)。 英国宗教改革过程中产生的以王室贵族为主、换汤不换药的“英国国教”(为了便于比较,姑且戏称之为“官方”教会),和以清教徒为主、要求彻底改革、政教分离的“分离主义派”(姑且牵强地叫作“家庭”教会),之间的矛盾冲突,引发了笔者的思考。我个人觉得,其中的恩怨情仇,与现在中国的“官方”和“家庭”教会的纠葛,有某种类似。 英国宗教改革的特点 *开始即为政治怪胎 在15-16世纪年间,宗教改革之风吹遍欧洲。路德、慈运理、加尔文,都是宗教改革的风云人物,领导德国、法国、瑞士等脱离了罗马教会的统治,形成自成体系的新教教会。 然而,出现过宗教改革思想先驱威克里夫的英国,却以一种近乎荒诞的方式,进入了改革的浪潮。 改革的导火索,是英国王室的一桩婚事。英王亨利,由于王后凯萨琳没有生育儿子,而萌生再娶新欢的念头。1527年,他请求罗马教廷支持他废除与凯萨琳的婚约。然而罗马教宗克莱门特,慑于凯萨琳的哥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兼西班牙国王查理五世的权势,拒绝了亨利的要求。 恼羞成怒的亨利干脆自己解决问题,胁迫英国教会及剑桥大学教授支持他的做法。教廷因此威胁要给他“绝罚”(注1)。亨利一不做二不休,正好迎合国内教会改革的呼声,先下手为强,主动与罗马教廷决裂。1534年,英国教会脱离罗马体系,成为以皇帝为权威的英国国教。 英国的宗教改革,从一开始就是政治怪胎,带有先天的弊病。其改革不是因为反对教廷的腐败,而完全是因个人恩怨。因此,英国国教(圣公会)体制仍然有浓重的罗马天主教痕迹。 许多信徒看到这场无效改革的弊端,主张清洗圣公会内部的天主教的残余影响,这些人因此被冠以“清教徒”之名。清教徒接受加尔文教义,要求废除主教制和偶像崇拜,提倡勤俭,反对奢华。这些主张与以贵族为主的国教派有尖锐冲突,引来许多政治迫害。 政治的阴影,始终笼罩着16-17世纪的英国教会。   *长期迫害,抽疯式动荡 由于宗教改革被王室绑架,其后教会的发展,即在王位争夺、王权更替中艰难地进行。亨利从骨子里喜欢罗马教会的传统,因此在位时只是挂起改革的羊头,卖的仍然是罗马教会的狗肉。 他死后,儿子爱德华即位(1547)。爱德华建立了宽松的政治环境,新教得以发展,英国教会走上新教路线。然而 6年后爱德华过世,皇帝换成他的姐姐玛莉。玛莉又走回头路,规定教会沿用天主教路线,并大肆迫害新教徒,杀死包括克兰麦在内的3百多名新教领袖,为自己挣得“血腥玛莉”的恶名。 直到亨利的另一个女儿伊莉莎白登基(1558),这种两极摇摆的抽疯式的动荡才见平息。伊莉莎白采用的是折衷的平衡策略。但是,国教和清教徒之间的矛盾已经公开化。拥护皇帝权威的官方教会(史称保皇党或长老派),和赞成政教分离的“家庭”教会(议会党或独立派),已形同水火。 反清教徒的主教团,对上同情清教徒的议会,总体上,掌握专政机器的一方有更大的权力。所以,清教徒遭受了长期的迫害,东躲西藏,包括逃往国外,或采取与世隔绝的修道方式生存。 *镇压无效,和平共处 无论如何,英王朝做了一件好事:允许人翻译和阅读圣经。虽然体制外的圣经翻译和传播仍为违禁之举,但威克里夫(1328-1384)的努力和丁道尔的牺牲(生于1484–96之间,1536年死于火刑),没有白费,圣经在英格兰普及了。 上帝的话语,大大坚定了清教徒追求信仰的的信心。清教徒虽然在迫害严酷时,会逃往苏格兰或荷兰避难,但政治局势一有转机,他们就重归故国,只为重塑英格兰的基督信仰。 潮涨潮落,河东河西,清教徒的非官方教会生命力极其顽强。虽然官方国教教会与王室政权合力打击、迫害清教徒,但是越严厉逼迫,清教徒的人数和同情者越多。 1607 年,一批清教徒远涉重洋,乘“五月花号”帆船抵达美洲大陆。随后在17世纪,越来越多的清教徒移民这片新大陆,开始了自由追求信仰的生活。 在英国国内,直到伊莉莎白、詹姆士这些暴君都离世之后,支持清教徒的国会在克伦威尔(1599-1658)的领导下一度得势,并赢得内战胜利,判了皇帝查理一世的死刑。但后来失势,清教徒再受逼迫。 尽管政治风云不断变化,清教徒及其代表的真正宗教改革派,力量已经壮大,再也不能用镇压来解决问题。英国政府不得不下令解除对清教徒的迫害,允许清教徒的长老教会、循道教会等,和国教和平共处。   *相逢一笑泯恩仇 不但清教徒来到美洲,很多圣公会信徒也移民美洲。在新大陆,虽然清教徒的教会远远多于圣公会,但是反向的迫害从未发生。在移民们最早居住的“新英格兰”(位于美国大陆东北角,编注),各宗派的信徒和平共处。圣公会虽然还是沿用天主教花里胡哨的仪式,但其核心的信仰观念,与清教徒各宗派并无本质不同。圣公会还有了个新的名字“安立甘”(Anglican)。原来势不两立的窝里反弟兄,在新的土地上相逢一笑泯恩仇。 如今在英国国内,再也没有官方国教和地下教会的壁垒。虽然圣公会仍占多数,但也完全新教化了。多年来,圣公会和卫理会一直保持对话,并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协定。虽然分歧仍然存在,但多是职称、仪式等方面的问题(如卫理会不采纳主教制等)。教会普世合一仍未达成,然而剑拔弩张的气氛不再(注2)。 笔者所敬慕的斯托得牧师,是当代公认的基督教福音派领袖,正是圣公会的牧师。他在著作中,即频繁地引用圣公会主教的观点。盼望英国教会的这段历史,可以作为今后中国教会的参考和借鉴。   注: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黑白键

刘树鹏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你的皮肤是骄傲的白色, 我的皮肤是黑色; 伸出手来,请与我同行。 音乐响起,音色宏亮。 我们被融合进同一个和音, 汇合成同一首歌。 我所呼唤的一切 在你的呼唤中共鸣…… 这是非洲诗人加斯顿.巴特.威廉姆斯在《琴键》中的诗句。诗人把黑人和白人比喻成钢琴中的黑、白琴键。在修长的手指下,两种颜色不同的琴键,奏出和谐而又宏亮的乐曲。 我没有受过专业的音乐教育,然而,我享受音乐,尤其是古典音乐中的钢琴演奏。想一想吧,在午间小憩的时候,宁静的阳光透过窗帘,撒在光洁的地板上。似睡非睡之际,音符叮叮咚咚地响起来,在空气中飘荡。此刻,你不再烦躁和孤独,仿佛面对着蔚蓝的湖泊、翠绿的草地、茂密的森林。在辽阔的大自然中,仿佛有一个人,正在远方轻轻地呼唤你…… 颜色不同的两种琴键能够奏出美妙的音乐,肤色不同的两个民族能否也做到呢?从历史上看,种族之间的分歧,导致了太多的仇恨和冲突,产生了太多刺耳的枪声和炮声。然而,正像为了打破种族隔离而献身的美国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个梦想》中所期盼:“黑人儿童能够和白人儿童兄弟姐妹般地携手并行”,在神圣之爱的引导下,肤色不同的种族完全可以友好共处,相互关爱,共享上帝赐予的阳光和雨水。 南非黑人领袖曼德拉,因为反对种族迫害政策,在白人政府的监狱里关押了27年。当他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却断然抛弃了仇恨和报复,向南非白人伸出了友好之手。他当选为南非第一个黑人总统后,邀请看押他的3名看守,作为贵宾,出席他的总统就职仪式。黑人和白人手拉着手,仿佛钢琴上的黑、白琴键组合在一起,同声高唱《上帝保佑南非》。 在我的书橱里,收藏着波兰犹太裔钢琴家瓦迪斯瓦夫.什皮尔曼,根据自身的经历撰写的《钢琴师》。黑色的封皮上,是黑白的琴键和一双瘦长的手。 二战时期,纳粹德国占领了波兰,对波兰人民,尤其是犹太人,进行了疯狂的屠杀。什皮尔曼躲过地毯式的搜索,隐藏在城市的废墟中。 有一天,当他悄悄走出所躲藏的阁楼,在空无一人的大楼里搜寻食物的时候,一个德国军官发现了他。听说他是钢琴家,德国军官让他“弹一段”。陷入绝望的什皮尔曼,弹奏了萧邦的升C小调梦幻曲。德国军官不但没有逮捕、杀害他,反而帮他找到一个更安全的藏身之所,而且悄悄给他送来面包和鸭绒被。 我不懂乐理。无法依靠我的理性和知识,来分析钢琴曲中那些感染我的音符。我查阅了资料,发现约在14-18世纪,古钢琴已在欧洲出现。与现代钢琴相比,古钢琴虽然有太多的缺陷,却也具备了将不同的音和曲调结合起来,产生出跨越藩篱和疆界的神奇魅力,给人的心灵带来莫大的安慰。 要一双多么灵巧的手,才能把黑白琴键结合起来,奏出美妙的乐曲!还有更难的,是把阳光、雨露、动物、植物……天下万物,和谐地结合起来,演奏出四季的变换!这又是什么样的一双手呢? 作者为《燕赵都市报》记者。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鞋弹”和“书弹”

高山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2009年,伊拉克记者扎伊迪,因用“鞋弹”偷袭美国总统布什(表达内心的愤怒),被伊拉克法院以“袭击外国元首罪”,判处3年监禁。          2010年,美国费城的一名男子,把他自己写的书扔向总统奥巴马(希望总统能读一读他的书),险些击中总统的头部,却在第二天无罪释放。          同样是拿东西扔总统,结局却完全不同,为什么?因为动机不一样!          《创世记》11:1-9中的人,为了传扬自己的名,建造巴别塔,邪恶的动机惹动了上帝的忿怒。随之而来的是上帝的审判。          建城和塔,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建的城是一座属上帝的城,塔是为了记念上帝,这座城就可以称为上帝之城,就仿佛大卫城一样。但是,造巴别塔的动机,却是人的傲慢自大,所以招致上帝的惩罚。         上帝察看人心肺腑,也就是看人的动机,因为动机是衡量人内心最真实而准确的秤。         没有人能在上帝面前隐藏什么。我们的动机若不纯正,必经不起上帝的审视。“人一切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清洁;唯有耶和华衡量人心。” (《箴》16:2)         因此,我们要常常审视自己的内心,是否清洁纯正。         亚瑟.华理斯说:“一项正确的行为,假如出于不正确的动机,便在上帝面前失去一切的价值。”上帝杰出的仆人陶恕也说:“动机是审判我们一切行为的最高准则。” 16世纪的大主教芬乃伦则感叹:“对于我们的动机,要何等谨慎!”          因为终有一天,我们都要向上帝交账,而上帝断不以有罪为无罪! 作者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现居北京。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封三:米利暗‧尼罗河畔

张子翊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拨开比我还高的,初秋的 尼罗河边的芦荻, 扶著 这蒲草箱,仿佛有歌 从上游,缓缓流下 蒲草编成的箱子 抹上的石漆和石油 正宗希伯来人的织布 能否挡住午后的骄阳?   三个月大的弟弟在箱子里 箱子在漩涡处。才打了一个转 竟然就是350年 都说   剁成的碎秸烈日下和泥 做成的方砖火窑里烧透 而铁炉里的熔浆究竟能浇出 怎样一个民族的命运?   无水蛇侵扰 无蚊虫叮咬 无鳄鱼吞噬 无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顺流而下,目光停在 又一个放缓处,抛物线漩出箱子 法老女儿河边梳洗的 长发,缠住   她听见你哭声了 摩西,从水里拉出来的摩西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不怕小偷

孙桂仁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我信仰耶稣10年了,经历上帝的保佑,也受过邪灵的干扰。 在我决志祷告后的一周,做事情特别不顺利。当时我的工作是修理轿车,在更换轴承时,我拆下的卡簧却不翼而飞,我花了半个小时才找到。老板很不高兴。我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要注意!” 可是第2天,在拆卸螺丝时,螺丝又不翼而飞。我再次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多加注意。没想到接下来几天,总是有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好像我旁边就站着一个人,故意搞破坏一样。我气得不行:怎么回事?有鬼呀! 星期天聚会时,我向牧师汇报。他说:“有邪灵捣乱,是属灵争战!” 跳奔的小怪物 有一天,我看报纸,XX教会有讲座,我就去了。我看他们都跪在地上,用我听不懂的话祷告。我吃惊地问:“你们为什么这样祷告?  ”他们说:“这表示我们得到了圣灵。” 第四次去的时候,我也跪在地上,有一位老者用手按着我的头,我感到有东西像小闪电一样,从我脑袋进到我体内,从此我也会用方言祷告了。祷告后,浑身发热。我很高兴,以为自己也得到了圣灵。 然而没想到,我从此脾气变得暴躁,像希特勒一样。又像吃了炸药,时时处于爆炸的临界点。 孩子正处于青春期,有时说话很难听。有一天,孩子骂我,我很生气,感到体内有一股气流提到嗓子眼,我被它控制了,失去理智,打了孩子。 第二天我很后悔,心想我是爱孩子的,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为什么失去理智?为什么被体内的气流所控制?我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我原来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变成这样? 有一天,唐老师来举办讲座,谈圣灵和邪灵的问题。休息的时候,我问他:“XX教会怎么样?”他说:“不行!”我才知道自己是中邪了。 我于是改去其他教会。牧师给我祷告后,我心里获得了平安,恢复了平静,重新变成过去的样子。我才明白,因为我信仰了耶稣基督,邪灵就来打扰我,破坏我的家庭。这就像你是普通老百姓,受迫害不多,一旦参军,敌方就会来迫害你的家人一样。 在正统教会聚会后,我心里有平安、喜乐。弟兄姐妹都流露着温柔、慈祥的目光。而在XX教会,他们的目光是怪怪的,不友好。聚会后没有喜乐感。看他们的见证集,总感到书上有小怪物跳奔一样……邪教千万不要去呀! 两个声音斗争 我孩子做决志祷告后不久,有一天放学回家,对面跑来一个男生,把她的书包抢走了。报警后,员警来了也没有找到。孩子受洗那天,本来是很高兴的日子,却又有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让我很生气。我感到,又是邪灵的破坏。 有一次,孩子和我生气,会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瞪着我。这种眼光,我在XX基督教会看到过。我很生气,像被什么东西控制一样,突然哭起来,一边喊著:“我把你养大,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我哭了10多分钟,嗓子都喊哑了。 第二天,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为什么突然失去控制?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一定又是邪灵在破坏我的家庭! 后来又和孩子生气,正要大发脾气的时候,心里那个声音又告诉我:“不要上邪灵的当! ”我就清醒过来,控制自己不发脾气了。我相信,这是圣灵在提醒我。 有一次看抓毒贩子的电视剧,看到有人吸毒的画面,心里有一个声音对我说:“你也吸一口吧!”我连烟都不吸,怎么会去想到吸毒呢?后来我才明白,这是邪灵引诱我,根本不是我自己的想法。 圣灵总是教育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邪灵总是告诉我们:学习无用,天天向下!由于人性的软弱,人总有一些不好的习惯,比如醉酒、吸烟等。明知道有害健康,却要去做,改不掉。我也有坏的习惯,我心里明白,可是很难克服。心里面常常有两个声音斗争,活得好苦啊! 我就像圣经里保罗说的:“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18-24) 不怕小偷、强盗 有时候,我心里面并不想去做坏事,或听从自己的坏习惯。然而脑海中总会出现美好的画面引诱我。我控制不住,又去做了,结果很后悔,悔恨得打自己耳光。我多次祷告:“请耶稣基督救我,改掉坏的习惯!”可是耶稣似乎不听我的祷告。 一个星期天,我到教会,看到《中信》杂志上有一篇文章,讲驱魔赶鬼——不要鬼迷心窍!最要紧的,是平日不给魔鬼留地步。魔鬼长得怎样?是不是头长两角、狰面狞牙?不,它有时会装作光明天使,来引诱你。你若觉得没关系,耳濡目染之下,被同化了也不知道。 圣经上说:“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4:23) 天哪!我好高兴!上帝没有不理我,祂在关心、教育我!我于是坚定意志,克服了坏习惯。我终于摆脱了邪灵! 有一次邪灵又来引诱我,我心里又开始斗争,却正巧听到录音带里说:“你们要意志坚定,洁净你们的心,不要左右摇摆。” 我知道,这是上帝在我软弱的时候鼓励我。 我们教会的程序单上,有过这样一段话:“保护你的是耶和华;耶和华在你右边荫庇你。白天,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耶和华要保护你,免受一切的灾害;祂要保护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诗》12:5-8) 我读后欣喜若狂。正如主耶稣说:“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我父……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约》10:28-29)有上帝保佑我们,就像有员警保护我们,小偷、强盗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我们一定可以进入永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