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行愈堅

汝岸

0d338744ebf81a4c90ec5371d62a6059242da6a8        基督徒的生命,是一種不斷更新變化的天路歷程。賜人生命的主,常藉著生活中各樣處境,幫助天路客愈行愈堅。

       在97年底至98年年初,大使命中心、中國福音會、海外校園雜誌及神州大使命團四個机構在洛杉磯北邊舉辦了“第二屆中國學人培訓營”。筆者在會中採訪了七位牧者和信徒,請他們分享個人生命改變的經歷。以下即是部分內容具有代表性的採訪記錄。

屬靈導師和朋友
幫助我認識自我

王志學(曾任俄國聖彼得堡華人教會牧師,大使命中心宣教士,現任羅省基督教會聯會會長):

        厄克(Meister Johannes Eckhart)曾說過這樣的話:“人的裡面有很多層皮,遮蓋著他內心的最深處。人認識很多不同的事物,惟獨不認識自己……你要進入你內心的地土,在那裡認識自己。”

        自我認識是靈命成長中十分重要的事,是基督徒成聖過程中不可缺少的操練。而要做到,卻不容易。因為人有自我欺騙的傾向,真正需要幫助時反而不願接受幫助。因此,我會借助屬靈導師、朋友,把自己“剝開”。

        我的辦法是,每隔一兩個月,就接受一位屬靈長者的“質詢”。我授予他權力,他可以詢問我任何問題,包括靈命和私生活等等,我應該從實回答。同時,他必須具備 這樣的能力:有很強的聆聽工夫,不定人的罪--這樣就使得被“質詢”者不懼怕--卻能給適當的屬靈指引,把神的心意告訴被“質詢”者。

        具体過程是這樣的:我們兩人先長時間安靜禱告,把心沉到神中,聚焦在神上,在安全感中把心門漸漸打開。

        “你最近怎麼樣啊?情欲的掙扎如何?和太太的關係如何?……”他發問。

        有一段時間我和太太的關係不太好,所以當他問我“和太太關係怎麼樣”時,我說:“不太好。”他問:“怎麼不好?為什麼不好?”,我則開始含糊其詞--人常常如此,雖然發現承認問題存在,卻並不表示願意承擔負責。

        而屬靈導師要有這樣的本領:聽得出對方兜圈子企圖蒙混過關的地方,並追問下去。

        當我被迫“自我剝開”之後,他並不評判我,只問了我一句:“你要成為你太太的上帝嗎?”

        這確實就是我的問題--我實際上就是給太太設下了標準,要她達到。

        發現問題的本質後,問題就容易解決了。以後見面,他還會追蹤式地問下去:“上次談過的、要改進的地方,你落實了多少……”

         我稱這樣的屬靈長者為“看管者”。

(編註:王志學牧師在新近出版的《奇異恩典在中年》、《經歷神》兩書中,對自我認識問題均有分析討論。有興趣者可向基督教書房訂購。)

 

孤立的環境
使我把生命的焦點聚集在神身上。

‧吳治平(化學工程師,現在南卡州哥倫比亞神學院讀神學):

       我經歷過三種孤立、隔絕的環境:

        第一種是我在紐約州讀書期間經歷到的。當時我有很好的美國教會,教會的弟兄姊妹有相同的信仰,可是有著完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語言。他們不是不關心我,而是無法關心。所以當我遇到困難時,就只能禱告仰望神。

         第二種隔絕是教會的宗派、神學觀點的不同造成的。我以靈恩派教會的背景,轉入一間華人基要派教會後,才發現這個教會是如此的隔絕,隔絕到只有一首讚美詩是兩 個教會都使用的。我在其中顯得十分孤立。在基要派教會呆了一段時間後,我開始思索:“靈恩派到底有什麼地方對、什麼地方不對?為什麼有人如此反對?”這促 使我閱讀了大量的神學書籍。

        第三種是我在被裁員以後感受到的。我學的是化學工程,在一家美國公司任工程師。有一次,公司裁員三分之一,我被裁掉了,只好去加油站做夜班,利用白天的時間事奉。當時我很想去讀神學院,可是教會裡的人、包括牧師,全都反對。他們認為,失業的人去讀神學院不 是一個好的見証,我應該好好去找一份工作才對。

        那一陣子我非常苦悶,我跟神禱告說:“神啊,別再讓我領救濟金了。”可是那天讀經時, 卻總是不由自主地看到《馬太福音》6:25-27:“……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 天父尚且養活它。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這段經文在一天之內反覆出現了三次。我的性格本來是有些東西很放不開的,而這件事,卻使我長進了很多。

        我最終還是選擇了讀神學。回過頭去看那一段經歷,我知道那不是出於偶然或者錯誤。那是神利用這些所有的過程,利用孤立無援的環境,使我脫離對人和環境的依賴,專心仰賴神。

找一個好教會
變成“透明人

‧苗強(來自西安,現在美國新澤西州一家顧問公司任職):

        我在1989年“六‧四”前後信主,那時我正在讀大學本科。受了外籍教師的影響,半理性半感性地信了主,信心還是軟弱的。

        畢業後出國留學,太太一年後以F2身份來探親。到美國之後,她的失落感很強。她的個性比較特別,發起脾氣來會失控,甚至鬧到警察那裡去。她對我也很失望,因為我雖是基督徒,卻仍然和她爭執、吵架。

        我一直覺得這是“家醜”,從不告訴教會和牧師。難過的時候,看到《海外校園》上寧子充滿靈性的散文,心想,若能請到寧子來勸勸我太太就好了。

        這段婚姻,以太太絕裾而去告終。

       神看到了我的憤怒、沮喪、孤立無援,便帶我離開了南部德州,來到新澤西州,給了我一個屬靈教會--若歌華人教會,以及教會中的鄉音團契。

        過去我不喜歡大教會,因為我覺得人的組織太強。但到了若歌教會,從第一次看到教會那種很強的禱告能力之後,我就被震動了。在鄉音團契裡,有愛的聲音,有屬靈的氣氛。大家彼此禱告,相互幫助,成為密不可分的肢体。在這種環境裡,人很容易透露自己的想法,彼此之間成為透明。

       要是當初我能像今天這樣敞開自己,開誠佈公地向教會、牧師尋求幫助,或是更積極地向太太傳福音、帶她去更好更屬靈的教會,我的婚姻或許就不會觸礁吧。

        我願繼續做這樣一個“透明人”,不僅彼此間透明,而且能使人透過我看到神的作為,生命就成為一種祝福。

 

張嘴接天上掉下的餡餅
白白的恩典

‧謝恩(來自中國,現住新墨西哥州):

        我初信主的時候,是糊裡糊塗的,既不憂傷,也不痛悔。只因聽了幾首詩歌,例如《天父必看顧》、《耶穌恩友》、《你孤單嗎》,聽到“多少痛苦冤枉受”,心裡就感動了。信了之後,也從來沒有向神求
過什麼。可神比我更知道我的需要,就白白地賜恩典給我。

        我教會裡的朋友們可能還記得,我剛踏進教會時是什麼樣子:怨天尤人,滿心是恨,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我似的。

        我一直痛恨我的丈夫,是歇斯底裡的恨,不僅惡毒地詛咒他快死,心裡還存了要動手殺他的念頭。可是信主之後,第一要學的功課卻是“順服丈夫”。我不懂,也不認為去做會有什麼效果。可是神就感動我去做。

        起初,我對“順服”的教導非常抵觸,滿心委屈。可是正因為我格外軟弱,神就格外扶持。我順服了之後,神就醫治我的傷痛,不僅祝福了我現在的家庭,連我從小到大成長過程中所受的傷害,也一并拿掉了。

        所以我要說,回顧信主兩年來的成長,都是神白白的恩典。我本來痛恨神,神卻一直愛我。是神把我拉到祂的懷中,以祂那無比的愛安慰我、溫暖我。我並不渴慕祂, 是祂吸引我;我讀不懂聖經,除非祂開啟我;我不知自己多麼罪孽深重,直到祂光照我;我不能不恨,不能不憂愁,是神的愛除掉了這折磨我多年的罪;我不願意順服神,是祂的大愛折服我,使我不得不順服;我不知道自己多麼愚昧,直到我嘗到順服的甘甜……

        神的恩典不知比天上掉下的餡餅好多少倍!神願意每天、甚至每時都把餡餅賜給我們,只要我們肯張嘴吃(順服),就必蒙福。

(編註:謝恩姊妹曾在《海外校園》第22期第42頁上發表過〈不能沒有你〉一文,講述神對她婚姻的拯救和祝福的故事。)

 

禱告開啟我的智慧之門

‧余洪濤(來自中國陝西,現居美國密西西比州):

        我受洗之後,不太會禱告,禱告常常是被迫的。三年之後,我突然覺得這樣禱告太不夠了,於是就決定學習這方面的功課,萬事依靠禱告。

        我的第一個禱告,是求神給我智慧,讓我讀懂聖經。過去常有百讀不懂之處,禱告之後,就讀通了,而且有奇妙的信息出來。對神的話理解透徹了,靈命自然就長進。

       從德州奧斯汀去密西西比州找工作面試時,我已抱了事奉的心,就禱告說:神,為了你的國度的緣故,請賜下一份工作。禱告後,心裡很有平安。最終果然得到了一份意料之外的工作。這份工作所在的城市,華人教會、團契亟需同工,我去後便開始參與事奉。到現在,不僅人數增長了,而且成員也逐漸穩定下來。

        還有一件奇事。自我十一歲起,我母親就被鬼附,發作時如顛如狂。前兩年我回國探親,發現她老人家已受洗,且被牧師以基督的名禱告,趕走了附在她身上多年的 鬼。後來我接她來美,見她有每次乾咳達半個小時之久的痼疾,實在痛苦不堪,醫生都說不能治。有一晚,我對她說:“媽,我們一起來禱告,求神治癒你。”我母 親同意了。我們一起懇切禱告。第二天,那病就不藥而癒了。至今為止,她回中國已有半年之久,再也沒犯過病,整個人像重生一樣。

         我對禱告的總体感受是:禱告前,人靠自己的理智;禱告後,就看到了神的帶領。

 

參與事奉
是我靈命成長的最大因素。

‧李思思(來自香港,現在美國加州讀書):

        我在二十歲剛出頭時,就開始參與事奉。不是因為我水平高,而是團契裡的其他幾個人,比我還年輕!我得講主日學、帶人查經,還要輔導別人,實實在在是“take care everything(照料一切)”,真是頭都大了。

        知道靠自己不行了,就趕快學習,以盡快提高自己:讀經、禱告、大量閱讀屬靈書籍……幾個年輕同工在團契中相互鼓勵、相互攙扶。最好的是,教會不僅鼓勵我們事奉,而且允許跌倒。

        幾年後,一位當年受過我輔導的年輕弟兄從英國留學回來,告訴我說我當年對他的生命成長幫助很大。其實,受到最大幫助的,是我自己。

 

藉助屬靈書籍
拔除內心荊蕀

‧陳臥綠(來自廣東,現居美國新墨西哥州,中醫,參與阿布奎華人教會的牧會工作):

        1980年我到武漢讀大學,受感動奉獻了自己,把主權交出。聖靈使我看到自己的本相沒有一處是好的。

        然而,又有另一個問題出現了--很久以來,我一直生活在對自己罪的控告之中。我每天都在不停地認罪,生活不喜樂。

        直到今年,我讀了《正常基督徒生活》一書,突然有亮光照到心裡,對主的愛和救恩才有了更進一層的理解。“救恩要用信心接受”,我們的神,不是那“有錯必 究”、凶凶惡惡的神。無論我們是好是壞,他都接納我們。祂已在十字架上成就了一切--只要我們用信心接受,但不可再犯罪。從此我不再每日生活在罪的控告 中,而是懷著一顆感恩的心,歡歡喜喜地來到神面前。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