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

902397dda144ad34bf9e343fd1a20cf431ad8561“從這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
--許多愛心的手,扶助我走過破碎的感情。

口述:張簡竹 採訪:嘯吟

        去年12月10日,本該是我結婚的日子--如果不是我的訂婚破裂了的話。

        我畢業於復旦大學新聞系,在外企工作了一段時間後,來到美國南卡州讀財會專業。在一次福音營上,我認識了一個男孩,他來自另一個州。交往了一段時間後,他向我求婚。我雖然覺得感情尚不成熟,但最終還是答應了。

        我有一個非常好的教會、非常愛我的弟兄姊妹。當他們聽到我和這男孩訂婚的消息,雖然驚訝,而且也不完全贊同,但他們還是全力以赴地幫我籌備婚禮、準備婚紗,並為我禱告。

        可是,就在結婚前半年,我給我的未婚夫寫了一封信,向他講述了我以往所有的經歷。我的未婚夫是個生活經歷非常單純的人,他讀了信之後相當震驚。起初,他發 E-Mail給我,說:“讓我們一起禱告,看看有什麼樣的感動。”可是,一天之後,正當我出差在外時,卻在旅館裡收到了他最新的E-Mail,只是簡簡單單但是決然的兩句話︰“從這一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你保重,願神所賜的平安與你同在。”

        我呆住了。之後的反應便是“神,你在哪裡?”我能夠理解他的態度的突然變化,猜想到他在這一天一夜裡內心的掙扎,可是,對於我這個已經把整個人、整個心投入到我們的感情之中、並準備好要建立一個家庭的女孩子,這樣的結果,我怎麼承受?

        我強忍著痛苦,躺到床上,試圖入睡。可是我睡不著,痛苦像波浪一樣翻捲在心頭。我在心裡喊著:“神,你在哪裡?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裡?”

        安靜一點兒後,空蕩蕩的旅館房間,又似有人影晃動。我聽見一個聲音冷峻地說:“沒有人寬恕你的過去!沒有人寬恕你!”

         我起身打電話給教會的懷特先生家。幾年來,一直是他家特別照顧、關心我這個單身女孩。他是教會的長老,一個白髮蒼蒼的慈祥的老人。

        懷特先生剛好出去開會。他們一家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我的未婚夫在向我發E-Mail的同時,也通知了懷特先生以及未婚夫自己團契的所有教友,並在結尾一句寫道:“不要問為什麼!”

        懷特太太在電話中關切地詢問要不要她開車過來陪我。我說不用。但是在談話中,她感到了我的不對勁兒,便立刻放下電話,開了四個多小時的車,來到我住的旅館。陪了我一夜之後,第二天一早便把我載了回去。

        那時我剛剛開始在州政府做事。遭到這個打擊後,我整個人就像傻住一樣。每天上班的時候,主管過來交待工作,我根本聽不進去,只會坐在辦公桌前一直哭。到了晚 上,我睜著眼睛,就能看到屋子裡鬼影幢幢。每天夜裡,都有一個聲音反覆地對我說:“沒有人寬恕你,沒有人寬恕你。”我掙扎著反駁說:“耶穌的血洗淨了我的罪,我已得寬恕了。”那聲音說:“神寬恕了你。你死後靈魂可以得解脫。可是人不寬恕你。”

       後來我知道這是魔鬼的控告,可當時我在那控告裡幾乎要崩潰了。

       知道了這種情形,懷特先生、太太都強行把我接到他們家去住。他們安排我住在他們女兒的粉紅色快樂的房間裡,告訴我夜間有任何動靜都可以大叫,他們馬上就會趕過來。每天早晨,他們都要等我吃早餐。早晨是感情遭受打擊的人最難過的時刻--睜開眼睛,不知道這新的一天該怎麼過。可是因為他們的緣故,我就掙扎著起 來,洗漱下樓。每次還沒走下樓梯,就看到老先生坐在餐桌邊看晨報,看見我,就給我一個big smile(大大的笑容)。老太太則趕忙趕過來,給我一個擁抱。我的新的一天就這樣在他們的愛裡開始。

        教會裡的其他弟兄姊妹,也都盡全力給我支持和安慰。有一個韓國女孩,也有過類似的經歷,所不同的是,她的未婚夫最終寬恕了她,並和她結了婚。她每天都發E-Mail給我,告訴我:“這時我們只能信靠神,像孩子信靠父親。”她還在E-Mail上打出個笑臉,說:“我只想到你身邊,擁抱你,看你露出笑容……”

       是這些充滿愛的手,讓我看到了神的愛,給我信心,推著我往前走,終於走過我本來走不過的那段路。

        回想這段剛剛過去的經歷,覺得很值得。神用這件事磨練我,我相信神也在藉這件事磨練我的未婚夫,使他長大、成熟。最近,我遇到了另一個有類似經歷的女孩,而且她心裡恨神。感謝神,使我知道怎樣能幫助她,就像兄弟姊妹們幫助我一樣。

作者來自上海,現在美國東岸工作。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