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樓無戰事 母親的心--無私的愛

紅駒

80cb39dbb6fd52666e3a1536a918972bd40736fa      從小常聽父親背誦一首詩《母親的心》。說從前有一個年青人,向他所愛的人求婚,那人說,要把你母親的心獻給我,我就與你成親。年青人于是回家把母親的心取出來,飛跑著去獻給他的愛人,卻不小心跌倒,把母親的心 摔在地上。只聽那顆母親的心說:“孩子你摔痛了沒有?孩子你摔痛了沒有?”

     每次聽都深受感動。母親的心是這麼偉大,這麼無私。我自己的母親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了丈夫兒女們。這次她以近七十的高齡,遠涉重洋來到美國,一來就挑起了照顧外孫的重擔,每天還要為一家五 口做飯。但她自己的時差一直就沒有調整過來,有時一晚只睡二、三小時,白天還是強撐著做事。
  
     可是父母來後,家中卻常發生不愉快的事,令我十分為難。有時甚至懷疑母愛是無私的。如果說是無私,那大概僅對自己的女兒?不然,我的先生在母親那兒為什麼得不到包容呢?
  
     我先生實在是有些缺點,比如很喜歡打斷別人的講話,這在母親眼里有時變成了根本不尊重他們。又比如先生的背景清貧,養成了很多節省的習慣,在母親眼里就成為 吝嗇。先生有些很特別的優點,又常功不抵過。先生確實有對長輩不体諒之處,但母親對我的缺點就能大包大容,對他的就會心懷耿耿。
  
     我先生正處在比較特殊的時期,各方面都不成功,脾氣因此大得嚇人。為了避免口角,我總是讓他三分。明明是他不對,也要聽他訓斥。但在這種情況下,我觀察他對我 的父母,其實還是很愿意盡力的,不知為什麼,竟總有誤會。有時夜深人靜之時,我常感對不起母親。從小就是她照顧我,長這麼大還是她為我操心。又感到對不起 先生,他有時很賣力,仍得不到認同。我想,神要我們愛人如己,真是了解我們。如果人人都能愛人如己,為對方著想,那就不會有這麼多的委屈,這麼多的矛盾, 這麼多的誤解,這麼多的傷害,不是嗎?可是,如果沒有耶穌的愛在我們心中,人又怎麼能做到呢?偉大如母親,也是做不到的。我唯有禱告,求神幫助。
  
      家裡疙疙瘩瘩的情形就這樣時好時壞地持續著,直到有一天。那一天是我的生日,先生因在教會中得罪了人,我委婉地勸說他,希望能引起警惕,沒想到卻口角起來, 兩人越說聲音越大,越喊越高,誰也聽不見誰。母親第一次忍不住,跑出來說,“你們說話要一個一個說,把孩子給我抱,別嚇壞了孩子。”沒想到先生大發雷霆, 把她往邊上一推,“我們家的事,用不著你來插嘴。”結果可想而知,母親寸步不讓,把平時的怨氣,歷數而來,我父親拍桌子制止。我可以允許先生這樣對待我, 不能容忍他如此無理地對待我母親。與他惡狠狠交換起話語,他大喊大叫一陣之後,盛怒而去。
  
     家庭矛盾公開化,一如火山爆發,父母打算即日啟程,恨不能天一亮買票就走。想到不可避免的分離,母親萬分傷心,後悔不該來美。說如果不來,不知道我在家中的處境,也不會為我擔心。父親更是心痛如 焚。他年紀大身体又差,今日一別,也許就是永訣。我的心情,更是可想而知。兩邊都牽著我的心,兩邊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如今反目成仇,就如要將我撕裂去。 那一份無奈、那一份無助、那一份傷痛、那一份失望,在心中交織,我該怎樣面對今天,我該怎樣回答我的父母?
  
     感謝神,他的話語使我冷靜。他不是對我說過,愛是恒久忍耐,是凡事包容,愛就是舍己嗎?
  
     我對父母說:“正因為他有種種缺限,所以才需要我來愛他,不然我對他還有什麼特殊之處呢?”
  
     父親嘆道:“他脾氣這麼大,將來可怎麼辦?你今天批評他,不可能再委婉了,他卻如此對待你。我說:“神會告訢我該怎麼辦。”
  
     父親于是說:“所以說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讓人無所作為,聽任命運的擺佈。”母親也隨之說:“這次來發現你的確比以前懦弱了,一味的忍讓,對方往往得寸進 尺,甚至像你有什麼把柄抓在他手中以至如此怕他”。這對我的信心實在是一個極大的考驗。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所發生的事,似乎正印証了母親的說法。先生對我大 呼小叫似己成為一種習慣,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愛,真的有力量嗎?恍惚中感覺自己如像犯了書呆子一樣的錯誤。聖經中的教訓,一下又變得那麼不切實際,屬世 的叫人恨的力量是那樣強大,我一想到基督徒的先生那張憤怒、仇恨、毫無愛意、毫無留情的面容,就覺得很沒有臉在不信神的父母面前唱屬靈的高調。難道不是太 有些阿Q精神嗎?
  
     父母回房之後,只剩我自己在廳中獨自飲泣,忽然想到先生他也會很傷心。我和父母彼此還有安慰、洩憤之處,他卻一人跑 到樓上把自己關起來。想想于心不忍,就跑去樓上找他。沒想到他見我來了,像見了仇人一樣,轉身跑到樓下去,開了燈坐著。我想了想又追他去樓下,十分尷尬地 請他上樓去休息,他硬梆梆地頂了回來,仍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我心中對神哀求說:“神啊,你要我做的,我實在做不到啊。”我打算最後再試一次,若不行,從此 神是書上的神,我是現實中的我。我記得我對先生說,“我追著你到樓上,追著你到樓下,不是要指責你,也不是為來解釋什麼,我只是覺得你也許會需要我。”
  
     沒想到簡簡單單一句話,竟完全改變了他的態度。他愣了一會兒,突然追上我,緊緊拉著我的手,無話。我從他含淚的雙眼,看出了他內心的軟弱,傷痛和無助;看出他的愧疚,他的哀求。感謝神,在人的愛心的盡頭沒有讓我跌倒,用祂無私的大愛托住了我們這一對夫妻。
  
     那晚我們一起向神懺悔,認罪,一起向神祈求,給我們更多的愛心去愛對方所愛的親人,求神幫助我們。
  
     第二天上班後打電話回家,發現父親的態度突然發生了變化,高高興興對我說:“你好好上班,家裡的事別擔心。”原來先生淩晨起身,向我父母寫了一封誠懇的道歉 信,求他們原諒,沒想到父母讀後竟老淚縱橫。父母平生從未遇到任何一個人,可以在如此盛怒之中,奇跡般的轉變,冷靜反省,求人原諒,與人和解。父母因此聯想到對他的判斷,也有不公之處。父親感嘆地說:“你們兩個基督徒,用自己的行動給我們做了一次很好的見証。”
  
     那晚他們為我補辦了一個生日晚會。一家人以從未有過的真誠,坦率的心,快快樂樂地又坐在了一起。
  
     那是我生平中最隆重的一次生日聚會。因為有神親自所送的禮物,一家人從此化干戈為玉帛,夫妻從此更了解,更相愛。不止于此,乃是叫我第一次活生生見証了神愛的力量和神的榮美。
  
     天地間只有神的愛是真正無私的。這愛就如沙漠中的甘泉,可以讓枯樹逢生,讓頑石點頭。這愛帶著能力,叫我們窮盡一生,去追隨它的源頭。
  
作者畢業於中國科技大學電子工程專業,來美獲人工智能碩士及農業工程博士。現在美國俄亥俄州哥倫布市工作。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