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斷(張怡昕) 2014.02.24

論斷

我有一個很好的學者朋友。他為人真誠,做學術也很踏實,認真。我們能夠坦率地溝通,談學術,生活,信仰。他和我講到自己在北美留學時去教會的感受。他說,他承認人是有罪的,也承認人需要救贖,並且他對上帝有一種親近感,願意尋求。但他去華人教會時,遇到了一些讓他反感的事情。他去的華人教會,有牧者在講道時常常講中國大陸的醜惡現象,這讓他覺得很不舒服。我解釋說,牧者可能只是要用這些例子來說明人的罪。他跟我說他很不喜歡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用他的原話,“覺得他們在Judge。”

到底什麼是論斷?

我嘴巴裡講的,可能就是事實。但是我是以怎樣的心態去講的呢?

我是真的痛心,還是說,看,這些罪人!

我和我的朋友都知道,大陸確實存在種種問題。讓人不舒服的,是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

什麼又是不論斷?

閉口不言,就是不論斷嗎?

我想,不論斷,絕對不是說看到問題不指出。

憋在肚子裡成了腹誹,毫不關心成了漠然。

真正愛一個人,愛一個國家,是要指出問題。我看到微博微信上一些文章,批判的時候充滿不平和諷刺。多渲染,少客觀資料,也沒有什麼建設性的意見,就是發洩。指出問題,不是為了看別人的笑話,不是為了宣洩情感,更不是為了標榜自己水準高(我們潛意識中間的優越感,甚至會欺騙我們自己)。指出問題,是為了改進。

那麼,怎麼樣才能不論斷?

我給自己的答案是,多幹實事多禱告。真正做事情的時候,就會知道做點兒事情有多麼不容易。就不會那麼輕易批評做事的人了。真正做事情的時候,忙碌而充實,就不會東串串西看看,說這個長那個短了。如果覺得沒有什麼事情好做,沒有什麼事情能做,那就危險了。文化水準不是很高的白芳禮老人,靠蹬三輪掙錢,20年間捐了35萬,幫助了差不多300個貧困學生。這就是榜樣。當我對社會感到不滿的時候,我為這個社會做了什麼?有沒有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有沒有為領導為鄰舍禱告?

不論斷,不腹誹,不漠然。多幹實事,多禱告。

注:白芳禮老人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9-06/18/content_11562865.ht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