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略特的懲罰(孫博山) 2014.05.26

艾略特的懲罰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 “言與思” 專欄

艾略特(Elliot Rodger。更多相關報導見本文末之【編者註】),一個22歲的年輕人,這個世界並不知道他的存在,直到他死之後。5月23日,美國校園槍擊,7死13傷,包括他自己。

最後一個視頻

在悲劇發生的24小時之前,他在自己的youtube上上傳了一系列視頻。最後一個視頻的標題是“艾略特的懲罰”。

在6分鐘的視頻中,他對著鏡頭表達自己心中的痛苦。在過去的8年中,自從他進入青春期,從未有女孩對他表示過好感,從未交往過一個女孩,從未親吻過一個女孩,進入大學兩年半還一直是處男。

這種被異性的否定使他痛不欲生。他無法理解,為何女孩子願意去和那些令人討厭的男生交往而不是他這樣一個完美的有教養的紳士。他不明白為什麼別人都有女朋友,而自己卻一直是孤單的一個人。

“人類是噁心的可憐的喪失理智的物種,若我有能力,我會毫無保留的毀滅你們直到屍骨如山,血流成河。”

“你們否定了我,我也要否定你們。這樣是公平的。我恨你們。”

“你們從未憐憫過我,我也不會可憐你們。你們使我痛不欲生,現在我要使你們痛不欲生。我為這一刻等了很久,我要給你們你們當得的報應。”

“那些受歡迎的人啊,你們生活的滋潤的同時我卻獨自腐爛。每當我想和你們一起,加入你們的快樂時,你們都看不起我,待我像隻老鼠一般。而現在,在你們眼中我將成為神,你們都是畜生,而我要宰了你們。我要成為神,施行我的懲罰。你們從未接受過我,現在你們要付出代價。”

“女孩們,我只求能愛你們,能得到你們的愛,我想要一個女朋友,我想要做愛,我想要愛情,關愛,愛慕。但是你們覺得我不配得,這是無法原諒的犯罪。我得不到你們的愛,我就要毀滅你們。”

也是上帝的孩子

我不禁去翻看他之前的視頻,藉著他的視頻,我也走進他的內心世界。從他的外表來看,真的看不出來他內心經歷的痛苦。濃眉大眼,五官端正,乾淨的臉龐,整齊的髮型。著裝得體,戴阿瑪尼墨鏡,開BMW。

雖說他說話內容消極,但從未有髒字,語言清晰,正如他自己所說“精緻的紳士”。但是他的內心卻極度空虛,渴望愛卻得不到愛。自我糾結在自憐自戀的漩渦之中。

看了youtube下面的回復。很多人把他當笑話來看。

“開BMW,難道他不知道花錢也可以破處的嗎lol(指 laughing out loud 或 laugh out loudly,意即大聲地笑。)”

“活該被人看不起,腦子有病”

“可憐的孩子,有錢也泡不到妞”

“他愛自自己勝過愛所有人,悲哀” ……

我的心情很複雜,歎息、悲傷、憤怒,又夾雜著無助。

他的確是個很自戀的人,但我看到更多的是一個失去方向迷失自我的孩子。他生活在的一個社會,是用性和金錢來證明自己的人生價值。想必他一定被很多同學嘲笑22歲還是處男。但他卻不知道保守自己身體的聖潔,在上帝看來是十分寶貴的事情。

渴望愛與被愛也沒有什麼錯,只是他的扭曲的價值觀,使得他把愛建立在女生對自己的認可上。他可知,世上還有人真正會愛他,不因為他的阿瑪尼或BMW,只因他也是上帝的孩子!

我歎息這樣一個年輕人就這樣葬送自己的一生,也毀了數個家庭。

              我們能做些什麼呢?

面對又一起校園槍擊案,我們社會需要如何去面對?槍枝管制,心理輔導,召妓合法化?

這是人心的問題。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好的社會制度會有助於我們預防此類悲劇重演,但身為這時代的基督徒,我們能做些什麼呢?雖然這世界已全然敗壞,然而生命中還是存有希望。善待身邊的人,不僅關心弱勢群體,其實更應關心那些富二代的孩子們。

在北美留學的很多90後的小朋友們,年紀輕輕,卻很富有。若沒有適當指引,這種虛假的舒適會毀了他們。放下對他們的偏見,愛他們,關心他們。願有理想,有作為的人,從這些年輕人裡面出來;願基督得著他們的生命,讓這個世界因為有他們而充滿希望。

也許幾週後,Elliot的名字就會被人忘記。他用自己的方式發出對這個世界的聲音,慘烈,痛心卻又蒼白無力。也許我們會思考,也許我們會改變,抑或我們早已麻木,無動於衷。

明天,太陽照常升起。

洪晟元 Cheng Yuan James Hong

【編者註】

2014年5月23日, 22歲的艾略特·羅傑(Elliot Rodger, July 24, 1991 – May 23, 2014),在加大聖塔芭芭拉分校(UCSB)所在的濱海大學城Isla Vista,以刀、槍和刻意的汽車衝撞,造成7人死亡(包括兇手本人)與13人受傷。事後,警方在艾略特的車裡,發現3把登記在艾略特名下的半自動手槍,以及400多發子彈。

雖然艾略特家人曾經因他的種種異常行為而報警,警方並在4月30日去造訪過艾略特,但終究沒有防止悲劇的發生。

艾略特·羅傑是聖塔芭芭拉社區大學(Santa Barbara City College)的學生,生於英國倫敦。5歲全家遷往離聖塔芭芭拉約2小時車程的洛杉磯。艾略特的父親是製片兼導演彼得·羅傑(Peter Rodger),母親是來自馬來西亞的華裔陳莉(Li Chin)。他們在艾略特7歲時離異。對此,艾略特後自述﹕“我記得母親數月前還曾說,他們不會離婚。我備感震驚、憤怒和沮喪,他們的離婚徹底扭轉了我的人生。”

他曾寫了一篇長達約140頁(107,000 字)的《 我的扭曲世界——艾略特·羅傑的故事》(My Twisted World: The Story of Elliot Rodger)。在事發前一天,以電子郵件發給他的父母,以及心理治療師。在此自傳中,他對自己的身世、族裔背景、女性,和一直是處男等,充滿了憤恨。

陳喬其 George Chen

遭害的華人室友

5月23日晚最先遭害的,是艾略特的3名華裔室友:洪晟元(Cheng Yuan “James” Hong,20歲。家住聖荷西San Jose),陳喬其(George Chen,19歲。家住聖荷西San Jose),及王維漢(Weihan “David” Wang,20歲。家住佛利蒙特Fremont)。他們都是UCSB的學生。據警方推測,他們是在睡夢中,被艾略特以刀刺死。

其中,來自中國天津的王維漢,在事發之前,已經找到新的住處,正預備遷出與艾略特合租的公寓。王10年前移民美國。2012 年,王畢業自佛利蒙特基督教學校Fremont Christian School。身為獨生子的他,在過世前,正打算於6月12日,春季課程結束後回家,與父母一塊去黃石國家公園(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旅行,慶祝他的21歲生日。

王維漢 Weihan David Wang-age 20

在美國NBC Bay Area的電視訪談中,王維漢的父親Charlie Wang抱著妻子——王維漢的母親Jane Liu失聲痛哭。而Jane表示,作為一名護士,她一向對病人很好;她還每週都去教會幾次…… 她問上帝,為何取去獨子的生命,而不是她的?她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事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Jane Liu 的質疑,恐怕也是很多人的困惑,有待我們更多去思考。

作者為80後,來自中國。現住西雅圖。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