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姻記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郭易君

BH71-47-6707-圖1-談妮攝.IMG_3072 寬690 官網2008年中旬,我碩士畢業,在一家研究機構工作。開始的幾個月是實習期,每個月2千多塊的工資,除去房租和生活費,所剩無幾。我的女朋友還需要一年才能畢業。我們兩個在大學時一起服事學生團契,從2007年開始帶領一個教會。那是一個以學生為主的教會,活力四射,但也充滿危機。我們看到很多弟兄姊妹在戀愛上所受的試探,再看聖經裡關於婚姻的教導,便商量在當年12月份結婚。

不合“結婚標準”

我們當時的條件,遠遠不符合社會上的“結婚標準”。女友的父母還不信主,希望我們有房有車之後再結婚。然而,對我這個不能“坑爹” (沒有有錢有勢的父親,編註)的窮小子而言,想有房有車,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

我們管不了那麼多,6月份,我們一起禱告後,就憑著信心定了一個結婚日期──12月6日。接著,我們開始了40天的禁食禱告(每日只吃一餐)。每到中午,同事們去吃飯,我就跪在辦公桌下禱告。當時有很多掛慮:擔心影響教會的服事,擔心岳父、岳母堅決反對,也擔心靠我這點工資無法生活。

教會的服事像一個無底洞,若不是上帝的保守,我們就是整個生命都燃燒殆盡也不夠。從2006年開始,我和女友每週每人帶三、四個查經班,加上晨禱、傳福音、探訪、特殊關懷等服事,我們就像兩個高速旋轉的陀螺,不知道怎麼停下來。

感謝上帝,在這時讓我們看到符合聖經的生命優先次序:上帝是第一位的,其次是家庭,再次才是具體的服事。能夠建造一個榮神益人的家庭,並在這淫亂、墮落的世代,活出基督徒婚姻的見證,這是我們能做的最有意義的服事。

一位牧者講:上帝的兒女結婚,整個世界都要為他們讓步。雖然我和未婚妻擔心,暫停服事之後教會那些年輕弟兄姊妹的生命受虧損,然而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過羔羊的脂油。禁食禱告40天後,我們暫停了教會的一切服事,把精力轉向內在的安靜,花更多的時間親近上帝,以及彼此陪伴、交流,預備自己的身心靈進入婚姻。

當我們把次序擺正後,上帝不僅沒有讓我們的教會受虧損,反倒興起一批新同工,大大堅固教會。

婚前持守聖潔

與此同時,上帝也潔淨我們的內在。我和未婚妻約定,在婚前持守聖潔。

由於信主前我是一個極其污穢、敗壞不堪的人,同別的女人發生過淫亂的關係。因此,我痛恨自己,也對自己不放心。我的肉體私慾常常與屬靈生命爭戰。我願意珍惜、寶貴、敬重我將來的妻子,並順服上帝聖潔的命令,但我的肉體卻總是渴望滿足自己的慾望。

我知道,我不能再順服我原來的主人──肉體,它是慾壑難填的地獄。如今我已經在基督裡,我決定順服新的主人,就是在十字架上死而復活的基督。而且,有聖靈住在我的心裡。

感謝主,這樣的立志和宣告,蒙主保守。我雖也有軟弱的時候,但上帝的恩典總是托著我,讓我不至於全然跌倒,也操練我越發地信靠上帝。

父母同意了我們結婚

我來自普通的工農家庭,父母都是老實、本分的普通人。女友家庭的社會地位相對高些,父親是教授,母親是醫生。

雙方家庭約好國慶節見面,討論結婚事宜。我心裡有些忐忑。清晨讀經禱告時,看到《啟示錄》1:5-6,“……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又使我們成為國民,作祂父上帝的祭司……”這段經文讓我特別感動,我知道,不是我一個人去未婚妻家裡,乃是帶著上帝的愛和上帝賜予的力量去的。

感謝上帝的恩典,雙方父母見面特別蒙恩。我與未來的岳父真誠地交談,讓他理解我們的信仰、婚姻觀,和我對婚約的承諾。雙方父母都同意了我們兩個結婚的決定。

新房好得不能再好BH71-47-6707-圖2-李艾攝-IMG_0826 寬690 官網

我們開始準備各種結婚事宜。

首先,婚房是一個大問題。北京租房市場漲得嚇人,很小的一居一室,都得3000多元。我不捨得花錢去找中介,就貼了幾張招租小廣告,卻一直沒有收到任何消息。

直到距婚期還有一週的時候,我從青島出差回來,剛下飛機,接到一位阿姨的電話,她說北郵(北京郵電大學,編註)一個退休教授有套小兩居。我急忙趕去,發現這套房子離我單位走路只有10分鐘左右。60多平,房子剛裝修一年左右,家具電器齊全,月租2400元。

我心裡有說不出來的感動,想起《詩篇》84:3說“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上帝啊,在你祭壇那裡,麻雀為自己找著房屋,燕子為自己找著抱雛之窩”,我便知道是上帝在為我們預備住處。

我拿出當月的工資,交了房租。因為房東爺爺、奶奶年齡都大了,想找一個可靠的住戶,又把房租給我們降了一百。這就是上帝為我們預備的新房!

結婚之後,我們只帶了兩床被子和幾箱書,就搬進了新家。3年的時間裡,我們每個月23號,無論颳風下雨,都準時把房租送到爺爺、奶奶家。每次去,我們都分享福音,為他們禱告。

2009年聖誕節,房東奶奶信主,次年5月受洗。受洗後,她告訴我,她有癌症,已是術後8年了。上帝沒有接她走,就是為了讓她聽到福音。

在這個房子裡,我們帶領了二、三十個同工查經。3年來,每週三,弟兄姐妹們在我家一同吃飯,一同讚美禱告,一同學習上帝的話語,一同經歷生命的成長。

十幾萬買不來的婚禮

說完婚房,再說說結婚場地。由於家庭教會的場地都較小,很難舉辦婚禮,所以許多弟兄姊妹結婚都在賓館裡。我們則選定了北郵科技大廈一個可以容納200多人的會議廳。因為剛剛交完房租,我賬戶裡只剩下700多塊。交完500塊押金之後,已經窮得叮噹響了。

好在接下來整個婚禮,包括場地佈置、香檳蛋糕、樂隊排練、詩班獻詩、客人接待、攝影攝像……各個環節都有教會弟兄姊妹來幫忙。如我妻子講的,整個婚禮我們所做的,就是走了一下紅地毯。

婚禮特別好,完全超出我們的預料,來了300多人,會場充滿上帝的榮耀和聖靈的感動。很多人在現場一直流淚。有幾位嚴重恐婚的人,在我們婚禮時被上帝觸摸,忽然勝過了對婚姻的恐懼。還有十幾個人決志信主。

我還記得“婚禮總管”明東弟兄忙前忙後的樣子,也還記得王實、安娜、祿偉、夏天、聶萌汗流浹背地彈奏、唱詩,從早晨直到中午人散去。他們對我們的愛,若不是基督的緣故,真的讓我們承擔不起。

一般情況下,辦一個像我們這樣規模的婚禮,不知要花多少錢,多少精力,也未必能辦得成功。後來有一位非基督徒朋友,看到我們的婚禮後,決定模仿我們,結果花了十幾萬,卻並不如意。這顯出我們那麼輕鬆、愉快就辦好的婚禮,實在充滿上帝的恩典、祝福與同在,還有基督大家庭中的愛。

從這之後,我們教會為新人操辦婚禮竟成了傳統。有人開玩笑:我們教會可以成立婚慶公司了。在我們離開中國之前,教會共有11對弟兄姊妹結婚。他們婚後幾乎全部開放家庭,帶領查經。基督的靈,與這些可愛的弟兄姊妹同在。

她們都很幸福

如今,整個社會的風氣越來越浮躁。人們越來越看重物質的保障,卻輕看婚姻的聖潔與承諾。多少人在恐懼和擔憂中拼命積攢財富,以求婚後生活穩定、有保障。男女雙方甚至彼此施加壓力、討價還價。有多少女子對男方提出各種要求,若是不達到就不結婚。想想真是可悲!

若是按照這些標準,像我這樣從農村出來、走在奮鬥路上的男青年,根本無法結婚。然而我的妻子,還有教會中許許多多的姊妹,因為信靠上帝,便輕看這些地上的財富,嫁給在基督裡所愛的弟兄,甘心過不富裕的生活,扶持丈夫。

幾年過去了,我看到她們都很幸福。上帝也因她們的信心,賜福給她們的家庭,且有長存的產業為她們在天上存留。她們沒有將自己的價值貶低到用金錢衡量,所以上帝就按照她們的高貴賜福她們。

我的妻子畢業後,全時間投入主內影視事工。雖然我們一直以來沒有多少存款,但是上帝從未虧待過我們。即使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主仍以各種奇妙的方式供應我們,真是有說不完的恩典。

耶穌基督不是傳說,是真實的存在。願更多的弟兄姐妹能夠戰勝這世界的謊言,放下心中的恐懼和不信,在上帝的應許中經歷祂的信實。當你的腳踏入約旦河的一瞬間,上帝要為你命令河水兩邊站立!

作者為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碩士。現在美國讀神學院。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