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內戰與福音大復興(鵬)2015.11.29

圖1-Mohamed Azakir.2013年12月,在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來源:路透社

敘利亞內戰與福音大復興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從阿薩德政權到全面內戰

僅僅在5年前,敘利亞的基督徒在阿薩德政權下(又譯為“巴沙爾政權”。相關背景見編註1),仍享受某種程度的自由和安定。當然,在極權統治下,任何有嫌疑可能造成所謂“不穩定”的因素,都會受到壓制——包括向當地的穆斯林傳耶穌的福音。

此外,在一個約90%是穆斯林的國家中,基督徒常會受到歧視。

在這大環境下,多數信徒傾向追求生活的安定與家庭的發展,常把“為主而活”放在次要的地位,也談不上努力向別人分享耶穌的福音。

最近,我碰到一位在敘利亞傳道的牧師,他告訴我,在“敘利亞內戰”還未來臨前,他和同工們懇切祈求上帝賜下大復興,如恩雨大降。沒有想到,復興真的來臨,但卻跟他們所想像的情況截然不同。

2010年底,“阿拉伯民眾運動”(編註2)從突尼斯(Tunisia,又翻譯為突尼西亞)開始,很快就蔓延到整個北非與中東的阿拉伯國家。

圖4-阿拉伯之春地圖20151127

2011年1月26日,在敘利亞大馬士革,因警察暴力的行動,引發了民眾的示威。

3月,有孩童(15 children,被捕並受到殘酷折磨。編註)因塗污反政府標語而被捕,導致示威不斷地擴大。在政府暴力鎮壓下,示威蔓延到其他的城市,越來越嚴重,更演變成武力衝突,跟著發展成全面的內戰。

     流離失所的敘利亞難民

反政府份子並不團結,有些是溫和派的穆斯林組織,但大多是激進派,甚至極端穆斯林,如al-Nusra (al-Qaeda),以及後來興起的IS(Islamic State)。

在反政府份子佔領的地區,基督徒常常受到嚴厲的逼迫與殺害,以至很多逃離家園,甚至逃到臨近國家,淪落為難民。

隨著內戰越演越烈,以及各派別的不團結與相爭,極端穆斯林不但奉真主之名殺戮基督徒, 也常殺戮其他穆斯林,以致於越來越多人不但對他們的領袖產生懷疑,也開始對伊斯蘭信仰產生疑問……

難民越來越多;那些後期的難民,多是穆斯林!

前幾個月,新聞常有敘利亞難民湧進歐洲的報導。大批難民湧進匈牙利與希臘,千方百計要去德國與北歐富有的地方。有些冒著生命危險,甚至在偷渡中死亡。根據聯合國的估計,2015年有400,000人,2016年會再有450,000人。

為什麼有這麼多敘利亞難民要湧進歐洲?為什麼難民潮是在2015年開始發生?

其實大批敘利亞難民並不是一個新現象,只是直到2015年,他們基本上都停留在敘利亞的鄰國,如:

•約旦     630,000

•黎巴嫩 1,170,000

•土耳其 1,940,000

(以上是聯合國2015年9月的資料。)

圖2-聯合國難民數201509

內戰的繼續,增加了難民。渴慕豐富穩定生活的難民,若在歐洲有關係,或籌到足夠的旅費,就開始想辦法,如偷渡,湧向歐洲。

     向難民傳福音

目前,約有4百萬敘利亞難民在鄰國,過著艱苦的生活,其中大部分是穆斯林。當他們為了逃命,帶著隨身行李離開家園,一家老幼徬徨地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極需要援助的時候,這時有愛心的基督徒給予人間的溫暖,服事他們。

其中,“殉道者之聲”(The Voice of the Martyrs,簡稱VOM 。http://www.persecution.com/。見編註3)的同工,設法向他們分發裝滿食物,沐浴用品和小玩具的禮包。這些難民們也同時收到聖經和為他們家人準備的床墊,以及冬天禦寒的小火爐。

感謝上帝,祂不斷地在這些難民身上動工,使多人歸向基督。比方說,一個容納200人的教堂,不但三堂聚會都坐滿人,還有很多人站在外面聽道。他們希望再找另一個更大的地方,可以向更多的難民作見證,也可以開聖經訓練班與分發救援物品。

許多令人興奮的事不斷發生。當伊拉克的Mosul被 IS 佔領後,那裡的基督徒全都被驅逐離開,淪為難民。不少敘利亞難民,在VOM的鼓勵下,把從前分發給他們的少許救災物質與那些流離失所的人分享。

我們也看到不少穆斯林歸向基督後,把自己奉獻給主,全時間傳耶穌的福音。上帝正在興起這些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成為向穆斯林同胞傳耶穌福音最好的見證人。

     在敘利亞境內的如雲見證人

在敘利亞境內,有將近8百萬人因戰亂而逃離家園 (約是留在國內人口的一半),成為在國內的難民。

在那裡,大多數的穆斯林是遜尼派,但掌權的阿薩德卻是阿拉維派(什葉派的一個分支)。遜尼派武裝部隊會尋找機會,進到什葉派的村落俘虜一批年輕人,把他們押到清真寺前的廣場,一面大喊“真主偉大”,一面殺戮那些被抓的人。然後,什葉派的武裝部隊,也會用同樣的方法對待遜尼派。

在不少開始懷疑他們信仰的穆斯林中,一位清真寺主持(imam伊瑪目)因此歸向基督,並成為熱心的傳道人。

因著多人信耶穌,有些教會甚至每星期有14堂聚會。在福音迅速發展之下,極需要更多傳福音、建立門徒的傳道人。正像當年耶穌看見許多人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就憐憫他們;讓我們都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收祂的莊稼。

圖3-《羅》1:16-17

在敘利亞的信徒中,有些人有機會移民出國,卻選擇留下來繼續為基督發光。VOM為他們舉辦退修會,其中一位Miriam也參加了。

Miriam是一位穆斯林背景的年輕基督徒,信耶穌後經常被家人毆打,但她堅持她的信仰,最後只能離開家庭。雖然如此,她依然熱愛她的家人,常流淚為他們禱告。她說: “如果我不愛他們,那麼,我對基督的愛必然很膚淺。”

已經結婚並有三個孩子的Saif 牧師,在敘利亞的一個主要城市裡帶領團契,並每個星期都忠心地去附近地區,探望那些被伊斯蘭極端分子侵佔過的村莊裡的基督徒,那裡的教會領袖都已經離開了。

儘管從村莊通往城市的路非常危險,隨時會被ISIS 控制,但Saif 牧師感到上帝引領他去幫助那些需要鼓勵和栽培的信徒。他的妻子 Zada 告訴 VOM 的同工:“我們很危險,我們的家庭也很危險,但我們服事的,是大能的上帝。”

Sabeen 是另外一位選擇留在敘利亞的信徒。她住的村子也曾被伊斯蘭極端分子侵佔過,目前那裡沒水沒電,她獨居、無人保護。一些來自不同地方的基督徒,不斷地邀請她到他們的國家去,讓她可以安寧地生活和傳福音,不必害怕遭到伊斯蘭極端分子的報復。

但自從叛亂分子趕走了村裡的兩個教會領袖後,Sabeen 就選擇留下來牧養留在村裡的基督徒。圍繞她村莊的山上有很多極端分子,有些可能是IS或al-Nusra的成員,隨時都會回來襲擊這個村莊。儘管如此,她仍然說:“上帝還沒有放手讓我離開。”

Samer 和Liena在感到上帝對他們的引導,要他們留下後,就把自己放在祭壇上,願意不惜任何代價,繼續在敘利亞服事上帝。

有一個晚上,他們的地區受到炮火攻擊,他們和兩個孩子在客廳縮作一團,Liena指著大門對孩子們說:

“看這個門,有一天上帝可能會讓一些恐怖分子進來……他們有大鬍子,可怕的臉,也可能拿著大刀。他們會把大刀架在我們的頸項上。他們會傷害我們……會看到一些血,會有疼痛。

“但不要擔心,只要閉上眼睛,到眼睛張開時,我們已經與耶穌在一起,和天使一起唱歌。”

那天晚上,上帝沒有把他們接去,他們還在敘利亞為耶穌發光。

      舉目向田觀看

耶穌說:“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原文是發白),可以收割了。”(《約》4:35)

正如當年在敘利亞一群熱心愛主的信徒的祈求,復興真的來臨,基督徒生命得到更新,穆斯林歸向基督,上帝的名得到榮耀。而這故事還在繼續中……

眼看這廣大的禾場,無論我們是在中東、北美, 或亞洲,讓我們都盡心盡性愛主我們的上帝,並為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

編註:

3877426-3x4-700x9331. 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Hafez al-Assad,1965-)為敘利亞總統、武裝部隊總司令、敘利亞復興黨總書記和元帥。他曾在2000年、2007年和2014年三次當選總統。是領導敘利亞30年之久、已故前總統哈菲茲•阿薩德(Hafez al-Assad,1930-2000)之次子。

巴沙爾•阿薩德家族在宗教上屬於阿拉維派(伊斯蘭教什葉派的支派,占什葉派13%),巴沙爾走的是其父過去的世俗伊斯蘭路線,反對伊斯蘭原教旨主義。

雖然阿拉維派僅占敘利亞總人口的6%。但阿拉維派人士控制著該國的安全部隊,敘利亞政府也一直完全依靠著阿拉維派控制的軍隊來打擊反對政府的人。這些都使得民眾,包括佔多數的遜尼派積了很深的怨恨(穆斯林占敘利亞人口的87%,其中74%屬遜尼派)。

2. “阿拉伯民眾運動”(Arab Spring),又稱“阿拉伯的覺醒”、“阿拉伯起義”。導火線始於2010年12月17日,26歲年輕小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因遭受警察和市政官員的粗暴對待,抗議自焚身亡。之後在北非和西亞的阿拉伯國家和其它地區,產生一連串以“民主”和“經濟”等為主題的社會運動,以公開示威遊行和網絡串連的方式進行(見內文此運動之各地形式圖)。

造成這些動盪的主要原因包括:專制統治、人權侵犯、政府貪污腐敗、國民經濟衰退、失業率居高不下、政治經濟分配不透明等等。此抗議行動並延燒中東以外,影響世界的經濟和政治甚巨。

圖6-魏恩波牧師 (Richard Wurmbrand, 1909-2001)3. “殉道者之聲”成立於1967年,創始者為羅馬尼亞籍猶太裔魏恩波牧師 (Richard Wurmbrand, 1909-2001)。魏牧師原是嚮往並受過蘇俄秘密警察訓練的國際共產骨幹份子,於1938年信主。後分別在1948-1956年與1959-1964年間,因服事上帝而被逮捕、在獄中受到極度嚴厲的肉體與精神折磨。

魏牧師曾寫過18本書,翻譯成60種語言。所創立之“殉道者之聲”,目前在超過50個國家中服事,關懷為耶穌受逼迫的弟兄姐妹,特別是那些因傳福音而被宗教狂熱份子殺害者的孤兒寡婦,幫助他們能重新站起來,重建人生,甚至重建事奉。

作者來自香港,現住在美國東岸,精算專業。是受過訓的“殉道者之聲”(VOM)義務同工。他樂意免費到各教會或查經班分享有關世界各地基督徒為主耶穌受逼迫的見證,以激勵信徒,並推進自由世界的信徒與受逼迫的信徒的團契。本文多取材自VOM的資料。

2 Comments

3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敘利亞內戰與福音大復興(鵬)2015.11.29-大雨头条
  2. 好撒瑪利亞人?從聖經看接納敘利亞難民的困境(臨風) | 舉目 Behold
  3. 好撒瑪利亞人?從聖經看接納敘利亞難民的困境(臨風)-大雨头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