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特教會尋求福音派的支持(漁夫)2016.04.01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4.01

科普特正教在英國的安戈洛斯主教(Bishop Angaelos)最近舉行記者招待會,向媒體控訴中東的“種族屠殺”。他在會中,拿出2015年伊斯蘭國在利比亞屠殺科普特教會21位信徒的照片,以及相關的一疊文件,。

安戈洛斯主教出生於開羅,後來隨父母親移民澳洲。在澳洲唸完大學與法律專業。1990年回到埃及,加入聖彼受益修道院(Monastery of Saint Bishoy)。在那裡,被按立為神父,成為科普特教會教宗的秘書。1995年,教宗沈努達(Pope Shenouda)差派他到英國的教區。

Coptic Bishop Angaelos Of Coptic Orthodox Church

    安戈洛斯主教

 

Coptic Christians Being Led to Execution_600

    伊斯蘭國押解21名科普特正教信徒

科普特正教是《馬可福音》的作者聖馬可在主後55年,羅馬皇帝尼祿時代所建立的,是中東最大的基督教派。在埃及中部曾發現主後200年代左右的新約聖經手抄本,其中包括用科普文所寫的《約翰福音》。

在早期教會歷史上,現在的科普特教會被稱為亞歷山大教會,因為亞歷山大城是當時埃及基督徒最大的教會所在。科普特教會(亞歷山大教會)的聖亞他那修主教在訂定尼西亞信經上有諸多貢獻。他在亞歷山大擔任主教長達46年(327年至373年)。

Coptic Clergy

   科普特教會神職人員

Coptic Icon. FlightToEgypt (1)

科普特教會有關約瑟與馬利亞帶著嬰兒耶穌逃到埃及的聖像壁畫

除了埃及以外,科普特教會也是蘇丹與利比亞兩國最大的基督徒教派。在主後400到800年間,埃及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基督教的信徒。甚至在穆斯林征服埃及後,仍舊保持這樣的狀況,一直到10世紀中葉。即使後來,基督教還繼續是相當分量的少數人的信仰。

亞歷山大教會(科普特教會)雖然在早期教會有許多的貢獻,但是,在羅馬與君士坦丁堡於1054年東西教會分裂之前600年,亞歷山大教會就在451年的迦西頓公會後,因為拒絕接受迦西頓信仰定義而與在羅馬帝國內其他的基督教會分割。

迦西頓信仰定義宣稱基督是“一個本質(hypostasis),兩個屬性(nature)”。這個定義成為羅馬公教,東正教與宗教改革後新教所共同持有的正統信念。科普特教會(亞歷山大教會)認為這個定義將基督的神性与人性分割。他們相信基督是“來自兩個屬性,而合為一個屬性”。道成了肉身,所以,基督不是有兩個屬性,而是來自兩個屬性:完全的人性,完全的神性(not in,but from,two natures:full humanity and full divinity)。

他們特別申明,這不是否定基督的兩性,而是相信來自兩性的“合體”。他們認為,在迦西頓公會後,羅馬主教是基於政治立場而開除亞歷山大教會。直至今日,亞歷山大的基督徒中,有95%的是科普特正教教會的信徒。

Coptic_Christian_Church_relief_wall

科普特教堂裡的眾聖徒像,上排左起第三位是彼得。

在羅馬帝國的統治下,科普特教會曾經受到極大的迫害,但是,他們堅持對基督的信仰,拒絕去敬拜羅馬皇帝。而在641年,另外一波不同層次的迫害,又在阿拉伯人擊敗羅馬帝國、佔領埃及後產生。他們不但要面對伊斯蘭教的信仰挑戰,還要承受社會上語言與文化改變的壓力。很不幸的,在後來的數百年間,大多數的科普特人失去基督的信仰,而轉為穆斯林。

現在,在亞歷山大的科普特基督徒只佔人口的少數。但是,科普特人散居到世界各地。有數據顯示全世界大約仍有一千萬的科普特基督徒。

從神學的角度來看,科普特教會與羅馬天主教以及東正教的信仰非常相近。他們自認是基督的門徒,是基督大公教會的一部分。但是,他們就像天主教那樣,重視功德與行為,而沒有強調信徒與基督耶穌之間的個人關係。

安戈洛斯主教在3月10日的記者招待會中指出:“這些被伊斯蘭國殺害的科普特基督徒唯一的‘罪名’就是因為他們是基督徒。”

記者招待會後數小時內,他又向英國全國福音派協會(NAE,全福會)的全國委員會,解釋他們的基本信仰。他說:“科普特正教名稱的意思就是埃及正教”。他告訴這些福音派的領袖們:科普特正教的信仰與福音派信仰之間,相同之處大大的超過不同。科普特教會在建立尼西亞信經上貢獻良多,也是創立修道傳統的先驅(著名的聖安東尼就是科普特人。)迄今,尼西亞信經仍為許多教會敬拜時所朗誦的,而修道院後來也傳至西方。

他說:“當我在世界各地的飛機場,甚至街上,看到天主教的修女或修士,我會立時的感到親切,因為我們有共同的傳統。”

在21位科普特基督徒為主殉道後的一年間,安戈洛斯不斷的去和不同的信仰團體建立橋樑。為被迫害的人尋找支持。他去探望許多的穆斯林難民,又努力的向福音派的信徒解釋:正教乃是基督眾羊群中的一部分。

他在與全福會委員們見面後,接受記者訪問時,說:“作為基督徒,我們要能饒恕人。我們要知道上帝要我們與人和解,因為上帝恨惡衝突。”他提及那21位為主殉道的科普特信徒:“他們為信仰堅持到最後一口氣。真正顯示力量的不是那些把刀擺在他們脖子上的恐怖分子,而是這些弟兄們。全世界都看到基督徒的見證是更為有力的”。

在漫長的埃及歷史上,科普特人曾多次的面對嚴厲的迫害,甚至科普特文化都曾經面對過被全面抹殺的壓力。歷史上曾經有科普特人,因為在公共場所用科普特話交談而被割掉舌頭。

在過去20年間,中東的基督徒比例從25%降到5%。而這5%的基督徒,80%都在埃及。

在2010年的洛桑世界福音大會中,安戈洛斯聽到一位福音派的領袖稱東歐正教國家為“ 未及之民”(unreached)。他感動良深,於是,發起了“洛桑正教創議” (

Lausanne-Orthodox Initiative),目前正在籌備在伊索比亞(中國大陸翻為埃塞俄比亞)召開第四次國際大會,去推動福音派與正教之間的互相了解與認識。

他在向全福會致辭時說:“我願意向各位挑戰,以弟兄姐妹的角度去看基督的身體。基督的身體不分東西。基督只有一個身體。”

全福會的主席雷斯∙安德遜(Leith Anderson),歡迎安戈洛斯來參加他們的會議。他在會後告訴記者說:“安戈洛斯主教在會中有力的指出基督徒共同的目標。我們為中東的基督徒在面對殉道及其他的迫害時,能堅持對主忠心,而感謝上帝“。

安戈洛斯在向全福會致辭後表示,他努力的要打破基督教內分裂的各方,對彼此所持有的刻板固定的看法。“有些福音派的基督徒認為正教太過古老,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而正教內也有人認為福音派太過新潮與空洞,信仰缺乏根基。我們需要彼此面對面認識。我們要能彼此尊重與對方不同的地方。”

雖然科普特教會主要是在埃及,但是,在埃及以外大約一百萬的科普特教會信徒住在美國。安戈洛斯經常到美國去探望這些信徒。他尤其對青年事工特別關注。

除了護衛受迫害的科普特信徒,以及向福音派伸手以外,安戈洛斯經常鼓勵他們教會的信徒參加主日學,以及青年團契的活動。就像其他基督教宗派那樣,在信心與知識上不斷增長。

在英國,他還督促許多的活動,如電影事業(“我們自己的奧斯卡獎”),足球,籃球競賽,要包括在週末的查經與敬拜,包括領聖餐。

Coptic Communion

科普特正教聖餐禮

“我們在他們還是孩童時就開始關注他們的信心。如果等到他們成為青少年時才去努力,那時要得到他們的興趣與關注,可能會太晚了。”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