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救我脫離情慾的沉淪和憂鬱的沉陷呢?(新羽)2016.08.31

文/新羽

本文原刊於《舉目》79期及2016.08.31

BH79-10-8277-圖1-by Josch13-white-temple-370899 W1000

沉迷

我生性散漫,喜好無拘無束、獨來獨往,這大部分是遺傳了父親的基因。父親終生從事藝術工作。藝術工作者往往不修邊幅、天馬行空般地想像,活在理想的世界裡。

我母親作為家庭主婦,她的簡樸與對生活的細緻梳理,或多或少影響著我對生活各個層面的理解。特別是在消費上,相較於同齡的80後,我很能精打細算、永不“月光”(每月把錢花光)。

父母雙方對我性情和生活方式的影響,在我的性格中形成了兩股張力,這也導致了某種內在的不安——因為我始終無法恰當地理解、處理“自由的生活”與“簡樸的生活”之間的關係。

印象中,我大約6歲左右的年紀,就經歷了生理和心理的成熟轉變。那時,我總在父親的工作室偷偷地看他買來的人體藝術畫冊。那些充斥著西方裸體藝術的繪畫,嚴重地衝擊著我的內心,勾起我內心澎湃的慾望,使我尚未建築起來的精神堡壘坍塌。

從此在成長過程中,我一直沉迷在眼目的情慾中。我不認為這有什麼大不了,頂多是一種個人行為。只要不觸及法律,不影響他人的生活,就是沒問題的。何況,身邊太多的夥伴都自覺或不自覺地加入到這種眼目情慾的狂歡中。

 

驚恐

那是一段何等驚恐的時光!整個青春期,本該是意氣風發,我卻感到,身後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將我拉攏,使我無力抵抗情慾的洪流。它仿佛一個病毒,猝不及防地侵入我的免疫系統已經紊亂的肌體。

伴隨而來的,是生活的混亂、學習成績直線下降。當然,也嚴重影響我的睡眠,導致青春痘猛烈增長。

我不知道,從小被視為“乖乖男”的我,內心為何隱藏著這麼多的陰暗?這些無法見光的思想和行為,究竟來自哪裡?它本就根植於我的基因,還是那些畫冊惹的禍?如果我一直沒有機會接觸這些畫冊,是否這一輩子就可以免於情慾的苦害?

從我天然的道德性,我可以確定情慾帶來的苦果——不合理的慾望,一定會帶來不可遏制的毀滅。

理性上,我也知道那是不對的,並為此付出了努力——試圖將能勾起我慾望的畫冊全部焚毀。但是我發現,這種外在的隔離是毫無作用的。深夜難眠時,頭腦中總會冒出來一些念頭,它們都與“聖潔”無關!

我以為通過杜絕不良書籍,就可以將黑暗從我的生命中剔除,就可以抑制內心的慾望,就可以讓我的生活步入正軌。但沒想到,那些黑暗依舊存在,且有愈演愈烈之勢!

 

掙扎

經過一段時間的折騰,父母覺察到了一些什麼。

父親看重我的尊嚴,沒有當面說明,只是做了一個徹底清潔,將家裡他所認為的過於暴露的藝術作品徹底消除。而作為基督徒的母親,仿佛更能看穿情慾背後的那股看不見的力量。

記憶中,有一天晚上,我聽到母親誠懇而迫切的禱告。她祈求上帝赦免她和父親管教不當之罪,並且祈求上帝使我能夠回轉。祈求上帝將祂豐滿的恩典和慈愛,彰顯在我的生命中,並為我造一顆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

BH79-10-8277-圖2-談妮攝-DSC_0460 W1000

雖然,從小我就會唱很多讚美詩,家裡也常接待弟兄姐妹,但是我從來不認為母親所信的上帝,和我有什麼關係。

直到那一晚,聽到母親為我的禱告,我的內心充滿了懊悔,也感受到一種不可言喻的力量,在叩擊我的心門。我切實地經驗到,仿佛在我的黑暗之外,有另一處光明;在我的汙穢之外,有另一處潔淨。當我無法接納自己的本相時,上帝就已經在基督裡接納了我。

我不知道母親那晚的禱告,究竟產生了怎樣的效果,但毋庸置疑的是,從那晚開始,母親的持續禱告,使我和上帝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縮短。

每當幽暗的思想襲來時,我的內心一邊沉淪,一邊想到的是與上帝有關的事物。當這兩股力量同時發生作用時,生命就如同一個戰場。

身處戰局中的我,沒有必勝的把握,甚至屢次敗下陣來。即便我理性上已經認識到上帝的真實存在,但仿佛缺少一種實質的力量,可以助我戰勝那些彎曲的思想。

多年之後,已成為基督徒的我,終於在保羅的體驗中,瞭解了這種內心爭戰的確切表達:

“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我是喜歡上帝的律。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21-24)

 

破碎

似水流年,日子就在這種內心的交錯中緩緩流走。我內心的情慾,仍會偶爾氾濫。一番爭戰之後,又是懊悔和羞愧的淚水。

一個人若失去了對內心的掌控,會帶來多麼惡劣的結果啊!

我無法任憑自己墮落,這不符合父母對我從小到大的期望,也不符合我一貫的閱讀和思考。青春期的我,崇尚自由,熱愛魯迅對國民劣根性的批判,然而到最後,我卻發現真正的問題不在外界和他人身上,“我”才是最大的問題!

意識到自己的本質,這是上帝在我身上施行的一種拆毀和破碎。上帝通過那些被我所鄙夷的細節,映照出我內心的面孔,讓我無法直視自己的內在。我的心靈越發地煎熬、痛苦。

我感受到心靈和外界之間的張力,又因為學習壓力,我先後被兩名專家級的醫師分別診斷為患上重度憂鬱症,以及情感性意識障礙。接下來,開始了漫長、糾結的治療。

輾轉兩年的治療,沒有太多的效果,高額的費用卻成為了家庭的重擔。母親的禱告,似乎也成為一種形式。後來,聖靈催促我的母親,連同教會的其他阿姨,在我的家中開始了家庭敬拜。

第一次大家帶領我查考聖經、唱讚美詩的時候,我體驗到上帝的話語所產生的力量!就好像一個迷失在外的浪子,歷經多少年風餐露宿,終於在一個雨後,聽到了父親的聲音。

我突破了之前對上帝的理性認識,不再視基督信仰為一種宗教。我終於明白,上帝與我,就是父與子的關係。

閱讀聖經,我瞭解了上帝對我生命的計劃。祂的愛並不是放任的,祂希望祂的兒女能越來越有祂的性情。甚至為了雕刻祂的兒女,祂會採取一些令人痛苦的方式。

類似下面的一些經文,使我熱淚盈眶。我相信這是聖靈的光照,讓真理本身向我說話,使我裡面隱藏多年的黑暗,徹底無處可逃:

“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6:8)

“凡從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上帝的道存在他心裡;他也不能犯罪,因為他是由上帝生的。”(《約一》3:9)

“生身的父都是暫隨己意管教我們;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祂的聖潔上有分。”(《來》12:10)

BH79-10-8277-圖3-談妮攝-W1000

站立

持續一年多的家庭敬拜,讓我越來越渴慕閱讀聖經,喜歡生活中響起讚美的旋律。令人驚奇的是,原本醫生判定我需要終生服藥,可是在這一年多的日子中,憂鬱症幾乎不治而愈,困擾我的失眠也逐漸消失了。

我生命中的情慾問題,也在深度的禱告、讀經、敬拜中得到了醫治。

真理的聖靈使我看到,情慾的背後,是愛的渴求不被滿足,而世界所給予我們的愛,註定是短暫和殘缺的。唯有切實經歷上帝的慈愛和赦罪的恩典,人內心的隱藏至深的饑渴,才能得到飽足。

雖然我明白了這個道理,卻並不代表,我的人生就完美了,生命就完全聖潔了,我就可以靠著主,過得勝、喜樂的生活。

我想,班揚在《天路歷程》中描述的基督徒所面臨的各種挑戰,是持續一生的。也許,只有等我們離開世界,徹底與基督聯合,才能完全擺脫罪。

當我的情慾問題醫治之後,其他問題又不請自來。特別明顯的是在飲食上。大量服用激素類藥物之前,我並不貪食。可是服用激素後,饑餓感時常發作,以至於有段時間因為飲食的不節制,我開始發胖。

至今,我都無法通過各種努力,讓身材恢復原樣。但是,“節制”是聖靈的果子之一,我學習在飲食上操練節制。每當我無法忍受饑餓時,耶穌的話給我力量:“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耶和華口裡所出的一切話。”(《申》8:3)

當我饑餓時,就趕緊找來聖經閱讀。奇妙的是,上帝的話總是能讓我忘卻饑餓,帶領我進入更高的滿足。有段時期,我堅持每週一天禁食禱告。雖然體重沒有明顯下降,但是心中的喜樂、對待生活的心態,都是非常積極和陽光的。

回首自己走過的路,真是有軟弱,也有重新站立之後的穩妥。人生,其實永遠無法抵達一個完善之境。而就是在這種磕磕碰碰、踉踉蹌蹌的路途中,我們看見恩典,並且願意被上帝的話一點點修正。

 

作者現居西安。

圖4-BH-All medias-QR Code-for BH-繁體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