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久病床前作孝子(辛立)2019.09.17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19.09.17 辛立 經文:“當照耶和華你神所吩咐的孝敬父母,使你得福;並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申》5:16) “孝敬父母”是神在普世恩典中對所有人的要求;“孝敬父母”也是神要求神子民必須遵守的誡命。(它是神所頒布“十誡”中的第五條誡命)因此,“孝敬父母”的道德觀念,在所有的文化傳統中都有表述。 比如,在中國古代,“舉孝廉”是漢代推舉官員的重要方式。是否遵守《論語》中孔子“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的教訓,是衡量“孝”的重要標準。當然,人常常會本末倒置,據說為要博得孝名,不少人在父母死後,在墓地旁搭建茅庵,住在裡面守喪三年。結果,不少孝廉之士忍不住七情六慾,除了吃喝玩樂、竟然在此生出一群子女。 對於神的兒女來說,“孝敬父母”和敬拜、事奉獨一真神聯繫在一起,“孝敬”這個希伯來字所包括的內涵,遠遠超過中文“孝”字的內涵。聖經中對“孝敬父母”的要求包括: 使有尊榮:孝敬、尊榮、尊貴是同一個字根,原意是“有分量、有重量”。孝敬父母就是使父母有尊榮、尊貴。 聖經說,“你們各人都當孝敬父母”(《利》19:3)。英文新國際版本將“孝敬”翻譯為“respect”(敬重)。孝敬父母就是敬重父母。 保羅說,“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裡聽從父母,這是理所當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弗》6:1-2)孝敬父母就是在主裡聽從、順從父母。 因此,孝敬父母是基督徒生命的一部分,是榮耀神的見證。孝敬年邁的父母、特別是得病的父母,即久病床前作孝子,也是我所經歷的蒙恩道路。 我父母1993年來美探親,為了使他們生活舒適,我買了一套公寓讓他們居住;但我更關心他們的救恩,1993-1997年間,我們夫妻每天堅持為父母的救恩禱告。我媽媽1997年決志;1999年和我爸爸一起受洗,開始過穩定的教會生活。 我們夫妻2009年回中國宣教,那時我們常常向神禱告,求神看顧年邁的父母,賜給他們健康的身體,使我們在國內安心事奉。感謝神,藉著住在附近的大妹妹,照顧了我的父母。 2014年,我媽媽摔倒骨折,左腿換了義肢;住院期間又出現精神暴躁的症狀;出院後雖然逐漸恢復,但身體、情緒,和家人的關係也越來越差。鑒於此,我們夫妻於2016年回到美國,希望可以照顧父母。當回到北美的生活逐步穩定後,我們就將88歲的媽媽接來同住。開始一段時間,媽媽的身體和情緒都有好轉。然而,她時刻都離不開家人的照顧,我們就帶著她參加教會的許多事奉,她也很高興。 在一次探訪的歸途中,她因太累、情緒不穩定,下車時摔倒。在急診病房,醫生診斷出她左手腕骨折、髖骨骨裂。治療的過程中,醫生用了止痛和鎮靜劑,這些藥副作用非常強烈。同時,醫生診斷出媽媽患有嚴重的Senile Dementia(中文翻譯為“老年癡呆症”,其實,這樣的翻譯非常不準確,Dementia 源自demented ,意思是狂躁、精神錯亂狀態。–作者註) 在急診病房的前3天,止痛藥和安定藥帶給媽媽強烈的副作用,她在昏睡中用右手把左手的石膏撕掉了6次;她不吃飯、不喝水;將輸液針管拔掉,流了滿身血;她醒來時就罵醫生和護士、拒絕見我和師母。因此,醫生決定停止給她輸液,並告訴我們,她病情好轉的可能性很小,只能聽憑自然。 在醫院照顧媽媽時,我為媽媽、為自己禱告,求神憐憫:“神啊,求你醫治我媽媽。如果她現在就走了,這樣的痛苦和壓力我承受不了。”第三天早晨,我拖著疲倦的身軀從急診病房出來,累的不想開車,就坐在醫院大廳休息。不知過了多久,有人問我:“牧師,你在這裡做什麼?”我抬頭一看,是一位在醫院做義工的姊妹。我告訴她,我媽媽摔倒了,住在急診病房。她主動要去樓上看看;我默許了,自己仍然坐著沒動。 一分鐘後,這位姊妹打來電話,讓我立刻來病房。原來她進入病房時、發現我媽媽要從病床上往下跳。她趕緊叫來醫生;護士將我媽媽腳腕和手腕綁起來,並安裝了24小時監測設備。護士說,如果不是這位姊妹及時發現,我媽媽從床上爬下來時再摔倒,就永遠起不來了。感謝神,聽了我們的禱告,藉著這位姊妹,讓我們看到神眷顧我媽媽的真實。 停止打點滴後,媽媽兩天未進食、進水,身體非常虛弱。教會的弟兄姊妹們為她迫切禱告,和媽媽關係密切的弟兄姊妹為她做可口的晚餐,哄著喂她吃。但每天的進食量達不到維持生命的水平。同時,媽媽Dementia的症狀很強烈,她懷疑別人給她的飯裡下毒,常常把食物吐出來。我們就禱告、求神幫助我們。 在急診病房住了5天,媽媽仍然拒絕護士給她喂早餐。我給她喂了幾口,她很快就將所吃的飯食吐出來。當護士把飯食收走時,我請求將水果留下。我開始為媽媽禱告,求神讓她裡面的飢渴和求生慾被激發起來,主動吃東西。半小時以後,我睜開眼睛,看見媽媽的手從綁著她的塑膠帶中抽出來,拿水果吃。我的眼淚奪目湧出!感謝神!聽了我們的禱告,讓我們再次看到神眷顧我媽媽的真實。 從媽媽開始吃飯的那一刻,我們就向神禱告:減輕媽媽的疼痛,請醫生停止用止痛藥和安定藥;並且針對她的Dementia 、用合適的藥物。在停用止痛藥、對症下藥後,媽媽的情緒逐漸平靜。這時,我們為她閱讀聖經,用經文禱告。逐漸,媽媽睡在床上的姿勢從平躺、到逐步升高枕頭,再慢慢開始坐起來。隨著更多禱告,媽媽開始重複說一句話:“神愛我,讓我上基督教小學時就認識神,我還在聖誕節演過天使。” “神愛我”成為媽媽在急診室恢復過程中的力量,她從開始吃飯、到對護士說謝謝、再到叫出探訪者的名字,媽媽逐步從死蔭的幽谷中走出來。住進急診病房10天左右,醫院開始安排媽媽轉到康復中心,我問她:媽,你相信神會幫助你恢復健康嗎?她說:“神愛我、神救我;我要恢復健康,證明神愛我!” 只有當一切人為的光環都褪色時,只有當一切人為的努力都無效時,只有當我們什麼都抓不住、且對曾經抓住的東西深感失望時,我們才會向上看——看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榮光。我們也向內看——看到在神光照中親情的良善和美好。我們從照顧媽媽的過程中,經歷了被神憐憫的事實。 當我和師母立定心志,願意在久病的母親床前作孝子孝女;當我媽媽確信“神愛我”的事實,要以康復的生命見證神的榮耀時,神的手就開始做更奇妙的工作。媽媽在急診病房住了14天,奇蹟般地找到了一家康復中心。經過一個多月的恢復,她推著輪椅去急診病房感謝照顧她的醫生、護士時,沒有一個人相信,這就是一個多月前那位88歲、瀕臨絕境的中國老太太。 禱告:主,我們真感謝你!你不僅救了我媽媽,也救了我。求你讓我們真知道“孝敬父母”,就是在神的愛中經歷被愛的事實,是用神的愛去愛我們的父母,使他們有尊榮、尊貴、有分量、被敬重、在主裡聽他們的話。禱告奉耶穌的名求,阿們!